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三十章葉眉的憤怒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書記,省長什麼的,她終究首先還是個女人,她有嫉妒,有多愁善感,也會有怨恨。 葉眉心裡很不好受,但她還必須強壓住自己的情緒,還是要保一保季子強的,他出了事情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葉眉就張口...

?韋市長就眯起了眼睛,不錯,我是查不實這件事情,但你季子強也說不清你和這女人到底有沒有關係,他就猶豫了一下說:「先放你手上吧。」

秘書點點頭,很快就收拾哈桌上的這封信,給韋市長添上了茶水,悄無聲息的退出了他的辦公室。

這樣就平平靜靜的又過了一天後,剛好市委有一個會議,韋市長就準備在這個會上發起一輪攻勢了,在他的發言中,他先是給大家做了工作方面的一些講話,最後他說:「同志們,一個地方的發展好壞在很大程度上是取決於我們當地的幹部品質,更要體現公平,公正和公開的原則,最近我就接到了一封群眾的來信,這是一個洋河縣局長的來信,他就對洋河縣的書記季子強同志發出了質疑。」

本來大家都很隨便的聽著他的講話,這洋河縣和季子強幾個字一出來,大家都一下關注起來,因為都是知道季子強意味著什麼,他就是代表葉眉,韋市長對季子強的發難,會不會是一次對葉眉的發難呢?

葉眉也是一樣的,洋河縣那三個字一出來,她就心裡一緊,上次在會上呂副書記已經對季子強有過說辭,還好,後來呂副書記在第二次會上把那事情給忘了,沒有讓韋市長得逞,沒想到這韋俊海今天親自披掛上陣了,他又想搞什麼名堂。

韋市長看看大家都專註了起來,心裡暗暗一笑,繼續說:「在這封信中反映了季子強同志和洋河縣一個叫向梅的女同志關係不清不楚的,當然了,這是個人的問題,但嚴重的是,就在最近,季子強還不顧多數人的反對,直接把這個女同志破格提拔到了縣委辦公室做了主任,整個洋河對此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說多難聽的都有,讓洋河縣委的威信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損害。」

葉眉開始有點坐不住了,要說季子強在其他方面有問題,自己是敢於給他擔保的,但說到這個私生活上面,自己還真的不好下結論,季子強風流倜儻,人也年輕,難保不會在那上面有點出格的舉動,但他再怎麼做,也不應該就把對方提拔起來啊,這不是落人口實嗎?

不過想是這樣想,她的態度卻不能有絲毫的退縮,因為這不僅僅是季子強的一個人的問題,這裡面還涉及到自己的威信。

葉眉沒有等韋市長說完,就接上了話說:「俊海同志啊,我們應該注重實事求是,對這些道聽途說的事情有時候也當不得真,你說是不是?」

韋俊海就笑笑說:「是啊,我也沒有說要去查實,只是提出一點希望,至於這個向梅夠不夠資格做辦公室的主任,很簡單,請組織部去落實一下就清楚了,我相信事實勝於雄辯。」

葉眉真的有點擔心起來,看韋市長一副篤定坦然的樣子,估計這個叫向梅的女人確實有點問題的,這樣一想,葉眉心裡有多出了一份幽怨來,年前有傳聞說季子強和副縣長方菲關係特殊,自己也曾今見過方菲看季子強的眼神,自己也問過季子強,他也沒有一個正面的回答,看來那事情是真的,怎麼這次季子強現在又和這個女人好上了,他就一點不顧惜他的名聲,也不顧惜自己作為一個女人的感受嗎?你要說找個人結婚,我沒什麼話說,但你要找什麼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對得起我對你這幾年的愛嗎?

葉眉又想起了上次季子強拒絕陪自己,去找別的女人的事情了,對這件事情葉眉一直是耿耿於懷的,她也是凡人,不管她是市長,書記,省長什麼的,她終究首先還是個女人,她有嫉妒,有多愁善感,也會有怨恨。

葉眉心裡很不好受,但她還必須強壓住自己的情緒,還是要保一保季子強的,他出了事情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葉眉就張口準備說話了,但有個人比他還快了一步,這個人就是呂副書記,他知道季子強為什麼要提拔向梅,他也知道向梅不可能和季子強有多深的交情,同時他更不能讓相關部門去調查向梅,在向梅很多次的工作中,其實還有他的一些痕在裡面,所以他必須把這件事情扼殺在今天會場中,扼殺在搖籃里。

呂副書記笑容滿面的說:「我看我們一天工作還是太輕鬆了一點,呵呵,為什麼這樣說呢,不就是一個縣上副科級的幹部的調整嗎,嗯,我聽說只是個副主任,我們用的著在這上面花費精力嗎,我們柳林市難道各項工作都走到全省的前列了嗎?同志們啊,我們差的還很遠,我們應該把全部的精力和智慧都用到改變柳林是經濟面貌上來,對不對埃」

他這話一說,韋市長立馬就瓜了,本來他想的是自己要是一提出,呂副書記一定會帶上他那一兩個人給自己遙相呼應的,沒想到呂副書記這話說的如此生分,倒像是自己不務正業,為雞毛蒜皮的小事在糾纏一樣。

韋市長的臉就有點紅了,但他沒有辦法和呂副書記叫板,對付一個葉眉已經顯得力不從心了,要是自己再把呂副書記推到了葉眉的陣營,那這個柳林市自己就不要再想玩轉了,他恨恨的咽下了這口氣,搞不清這呂副書記哪根筋給搭錯位置了。

不是說他一個人這樣驚詫,葉眉也是吃了一驚,這兩個人過去都市一唱一和的,今天怎麼到先給幹上了,嘿,好事情,那今天這韋俊海就該他倒霉掉價了。

葉眉就笑笑,看了韋俊海一眼,爭取把韋俊海和呂副書記的矛盾在加大一點,她就說:「嗯,我贊成老呂同志的話,這也是我想說的,我們要看長遠,看大局,著眼點放高一點,這樣就會像老呂說的那樣,讓柳林市的經濟工作走上一個新高點。」

葉眉也和呂副書記一個腔調,那就是你韋俊海無聊,柳林市之所以現在搞不上去,就是因為你沒有長遠的眼光,看不到大局。

韋俊海吃了一個悶虧,也無法分辨,只能呵呵的笑笑說:「我就是這樣一講,也不是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費多大的精神去研究,只是希望我們基層同志可以把工作做的更好一點。」

呂副書記見自己的話收到了效果,也就接上說:「韋市長的用意是好的,我們也都理解,柳林市的落後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不過最近我還是感覺各項工作都很有起色的,這還是韋市長指揮得力,不管別人怎麼說,我是很佩服老韋的。」

說完他就很友善真誠的對韋市長笑笑,韋市長也回應了他一個親切的微笑,不過心裡憤恨的罵了句:老傢伙,今天吃錯藥了,害得我如此難堪。

葉眉見這事情也過去了,不想在繼續的糾纏在這個上面,她轉變了一個話題,又講了幾個其他的問題,才散會了。

葉眉一路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她的怨憤才逐漸的流露出來,一種過去從未有過的孤獨和失望悄悄的湧現在了葉眉的心頭,她呆坐在靠椅上,手裡漫無目的的擺弄著簽字筆,散亂的眼光漠然的看著前方。很多事情,很多過去自己和季子強的事情,都一一的閃現在了眼前,對季子強她還是牽挂,但今天卻有多了一種失望,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副職了,他是洋河縣的挑梁大哥,難到還能像過去那樣隨隨便便嗎?

他是單身,自己可以理解他對女性的渴望,他也很年輕,自己也知道他強烈的需要,但這都不能是他忘記責任的借口,他要為洋河幾十萬百姓負責,他要為自己負責。

葉眉拿起了坐上的電話,她認為有必要給提醒一下季子強,電話接通了,但那面傳來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喂,你好,我是洋河縣書記辦公室,你那位埃」

葉眉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沒有開口,她的眉頭鄒了起來,在對方有一次「喂,你那裡?」的時候,葉眉冷冷的說:「叫季書記聽電話。」

那頭很柔媚的聲音就又響起了:「他啊,嘻嘻,還在衛生間呢,要不一會你再。」

葉眉沒等她說完,就掛上了電話,她的眼光中有了很冷的一種光芒,她拿起電話,撥通了季子強的手機,但響了很長時間,那面都沒人接,這個時候,葉眉的眼中就好像出現了季子強正在那裸身翻滾的畫面,她使勁的壓斷了電話,用手抱住了頭,就這樣,抱了好幾分鐘,她才抬起頭來,長吁了一口氣,人也恢復了往日的鎮定自如。

季子強在幹什麼呢,他今天跑了幾個點,也是剛回來,還沒放下包,就見向梅敲門走了進來,給他送來了一份在省交通廳立項要款的計劃,這也是他前兩天交代向梅準備的,主要就是在這次立項要款中,洋河縣應該準備那些基本的條件,比如都找省,市那些人,每個人身上最多花多錢,是送禮品還是準備現金等等的一些基礎數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