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二十九章冷縣長的想法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只怕冷縣長一定要用他。」 季子強搖一下頭說:「這由不了他。」 正說著話,秘書小張進來彙報道:「書記。交通局新任局長尹偉過來說要彙報工作,在我那面等著的。」 季子強臉上露出了一絲...

?冷縣長冷笑了一聲說:「量你也沒那個膽量去干這些,算了,不說這事情了,等吧,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幫你說說,優美效果我不能保證。」

就這個時候,冷縣長腦中就閃過了一個想法,他有笑笑說:「也是你命不好啊,你看看人家公安局的向梅同志,和季書記認識才多久,人家就提升了,你看看你混的。」

那何斌就面連不屑的說:「人家向梅有本錢,長的好,男人都喜歡,我哪裡比得上。」

冷縣長就似笑非笑的說:「你老何,不要亂說,這要是傳到了上面,季書記還不得倒霉,本來向梅的提拔就有點不正常的。」

何斌就說:「不是我編的這話,你去聽下,全縣誰不知道啊,那向梅經常到季書記的辦公室去,進去就關上門,誰知道他們在裡面搞些什麼,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做了還怕人家說。」

冷縣長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兩聲,站起來幫他到了一杯水過來,何斌連忙用手接著,放到了茶几上,又給冷縣長發了一根煙,幫他點上。

冷縣長吸了以後煙,徐徐的吐了出來,才說:「唉,現在的幹部啊,膽子真大,要是誰把這事情給上面捅上去,只怕有他季子強喝一壺的了。」

何斌的眼睛就眯了起來,他一下子不說話了,冷縣長也低頭抽了幾口煙,兩人都沉默了一會,何斌小心翼翼的說:「只怕市裡也沒人管這事情。」

冷縣長若無其事的說:「當然了,要是一般的匿名信那當然是不管用,但誰要真的有點原則,就實名舉報一下,特別是韋市長一直對季子強上次的洋河工業園報告,都耿耿於懷呢,他要知道了,能不管?」

何斌就下意思的點點頭說:「那到也是。」

冷縣長看著他笑笑說:「唉,不說這閑話了,反正我看季子強在洋河,你這事情就麻煩,只好以後看機會了,能幫你我就盡量的幫你,幫不上你也不要怪我。」

何斌忙說:「怎麼會怪縣長你啊,現在洋河縣我也就全靠你幫忙了。」

冷縣長就開始抽煙了,不再提剛才的話頭了,兩個人坐坐,也沒其他的事情,何斌就告辭離開了,那包錢依然在沙發的坐墊下,也不知道冷縣長注意到沒有。

但就這樣一個小小的縣政府家屬院,何斌到冷縣長家去的事情,還是很快的傳到了季子強的耳朵里,季子強就很蔑視的笑笑對黃副縣長說:「隨便他去活動,我這不開口,就不相信他何斌能活動出個局長來。」

黃副縣長還是有點擔心的說:「怕只怕冷縣長一定要用他。」

季子強搖一下頭說:「這由不了他。」

正說著話,秘書小張進來彙報道:「書記。交通局新任局長尹偉過來說要彙報工作,在我那面等著的。」

季子強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點頭道:「讓他進來吧。」

很快,一個中年男子便走了進來。他的身形微瘦,一雙眼睛卻是炯炯有神,他恭敬地對季子強和黃副縣長道:「季書記,黃縣長,我是尹偉,來給您彙報工作。」

其實縣委組織部剛剛將他的任命通知下去,他也就是試著來看看能不能見到季子強而已。

黃副縣長就先告辭了,說自己還要到下面幾個礦上去看看。

季子強也沒有留他,就招招手,算是告別了一下。

季子強對尹偉說道:「來,尹局長,坐下來說吧,小張,你給尹局長到點水。」

小張在那面泡水,尹偉就說:「謝謝華書記。」他小心的坐下了半個屁股。

季子強打量了一下,從尹偉的表面上看來,此人確實是一個比較正直的人,當然,這只是第一印象而已。而很多人卻是不能按照第一印象來判斷的。

「縣委組織部已經通知你了吧?」季子強淡淡地問道。

尹偉欠了欠身,道:「是的,季書記。」

季子強道:「以後主持交通局的工作。你有什麼打算沒有?」

尹偉來之前,便想過這個問題的,既然是來彙報工作,當然就要有所準備,現在他稍為一頓就說道:「季書記,上任以後,我將從下面幾個方面開展工作,一是嚴格按照縣委、縣政府的方針,做好本職工作,二是對全縣的交通狀況進行勘察,儘快拿出一個可行的方案供縣委、縣政府決策,三是從多方面組織資金。做好公路的修建和維護工作。對於第三點,我是這麼想的」

季子強點下頭說:「你再詳細的談談你的構想,最好具體一點。」

接下來,尹偉又就如何組織資金修路進行了闡述,首先是從上面各級部門要錢。其次是集資修路,這主要是針對一些重要的幹道,另外還有一個辦法就是鼓勵各鄉鎮、各村自行組織修路,而交通局則負責協助解決一些資金、炸藥、雷管等東西。

聽著他的彙報,季子強的心中比較高興。看來馬部長給自己介紹的這個人確實不錯,工作能力還是有幾分的。

季子強就說:「嗯,思路不錯,前幾天我和黃副縣長還有郭副縣長也討論了一下。準備在洋河縣試試鄉村公路村村通的工程,主要就是要解決各鄉鎮、行政村的交通問題,促進我縣的經濟發展。」

聽季子強介紹了一下這個村村通的工程,尹偉的心中也很興奮,高興。興奮的是,季子強這麼說的話。肯定是想大幹一場,那麼自己到交通局當一把手,肯定會很快就干出成績來。

高興的是,自己的思路,竟然跟季子強的思路比較吻合。

當然了,季子強的思路更加開闊一些,另外季子強的提法不僅貼切,而且十分地新穎,這一點尹偉就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是難以做到的。

季子強道:「村村通的大致思想你也知道了,你上任以後的第一項工作,就是把村村通這個工程規劃一番,要從全縣的大局著眼,不能僅僅開著村村通,村裡面的公路通了,難道縣裡面,縣與市裡面的公路就不通嗎?你從全縣一盤棋的角度出發,儘快地把方案弄出來,然後去市交通局、省交通廳去化緣,到那個時候我有個人可以派給你協助。」

尹偉就看了一眼季子強,帶著疑問,他不明白季子強說的這個派人協助是什麼概念。

季子強笑笑說:「縣委辦公室的向梅同志在省交通廳很有點關係的,這樣你們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尹偉一聽還有這安排,心裡也有了一點底氣,就站起來,堅定地道:「書記放心,我馬上就著手去做,一定以最快地速度完成。」

他當然知道自己之所以忽然被調到交通局上班,主要是季子強對交通局的工作作風有意見,自己上去要讓交通局都動起來。

第二天,縣委組織部的馬部長就陪著尹偉一去去了交通局任命了。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柳林市政府的韋市長辦公室里,韋市長的秘書正把一封群眾來信交到韋市長的手上,韋市長疑惑的抬起頭問秘書:「什麼信,你看過了嗎?」

秘書很謹慎的說:「這是洋河縣原交通局長何斌對他們縣委書記季子強的一封舉報信,信上羅列了季子強幾大錯誤,其中最為嚴重的是季子強隨意的提拔幹部問題。」

韋市長看了一眼秘書,心裡微微的猶豫了一下,才接過信來,對這樣的舉報歷來都很多,但如果僅僅是一個任用幹部問題,似乎激發不起韋市長的多少興趣,這種問題很難上綱上線,不適合作為一次攻擊的時機,但秘書為什麼要給自己送來呢?這個秘書也跟了自己幾年,他很了解自己的思維方式,或者這信里真有什麼玄機不成?

韋市長展開信紙,慢慢的瀏覽了一遍,他的臉上是看不出喜悅或者生氣,他放下了信,用牙齒咬著下嘴唇,思考著,秘書也沒有說話,他在等待韋市長的決定。

對韋市長來說,這封信好像沒有太大的價值,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看點的話,那也就是這個叫向梅的女人了,她實際上的資歷很淺,按說是沒有資格擔當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的,而且好像從舉報信中看的出來,她和季子強還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但這個問題又很難得到證實,因為那都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怎麼調查,怎麼取證,難不成還讓人家再來幾次讓你抓住不成?

至於這個女副主任的資歷問題,現在也不大好說,很多情況只需要用一個中國特色和特殊情況這兩句話,天下的事情就都可以完全的解釋過去了。

他用手指敲了敲桌上的這信封對秘書說:「轉給洋河縣吧,按程序處理。」

秘書很快的說了聲:「好的,我馬上照辦,只是韋市長,其實這裡面也有點內容的。」

韋市長抬頭看看秘書,淡漠的說:「很難查實。」

秘書笑笑說:「也很難解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