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二十八章村村通工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馮建說道:「季書記,您在會上講得非常好,我們的一些常委埃自身工作都不積極,怎麼能夠起到帶頭作丹呢,所以我覺得是不是可以在常委中間,也實行考核制。」 季子強點點頭道:「常委們的工作是要加強,不...

?其實他剛才提出建設局副局長尹偉這個人,一方面確實因為尹偉此人工作能力不錯,而且還比較廉潔,另一方面他和尹偉的關係也不錯。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季子強一聽就直接答應了下來,這讓他有些意外,不過他的心中也對季子強十分地感激,季子強這麼做,就相當於給了他一個安排自己人的位置。

第二天。

季子強便召集了常委會,在會上。季子強主要提出了兩件工作,一是討論全縣交通建設規利。二是對交通局的人選進行調整。對於組織部馬部長提出來的人選,會議上以八票贊成。三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了。

這讓齊副書記和冷縣長,還有常委武裝部部長曾偉心中十分鬱悶,他們感覺,自己三人好像成了縣委常委會上的閑人一樣。

雖然出席了會議,可是除了帶著個耳朵以外,根本就發揮不了什麼作用。

「這樣的常委會還有個屁的開頭1冷縣長心中鬱悶地想到,在會上他也是提出了反對意見的,因為何局長本來就是他的人馬,在一個他很反感的是,這次動何局長季子強並沒有按常規方式提前和自己商量,這讓他憤恨,也恐懼。

今天只是動了一個位置,但以後呢,如果讓季子強形成了這樣一個獨斷專行的慣例,以後自己在洋河縣就徹底的失去了人事制約權,這是很被動的一種局面。

可是他的發言讓季子強巧妙的迴避過去了,季子強給過他很長時間的機會,但他老是這樣的消極怠工,季子強就決定該給他一點壓力了。

當然,跟他一樣鬱悶的還有其他兩個人。

看著前面正在慷慨陳詞的季子強,冷縣長只覺得這個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的年輕人,簡直就是一個可惡的魔鬼一樣,自從季子強當了縣委書記以後。他就感覺自己的日子就跟著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了。

這讓他感覺十分地窩囊,同時心中又對當初的決定感到無比的後悔和痛心。當初季子強初來乍到,還是副縣長的時候,他以為季子強就算再厲害,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所以在哈縣長對季子強發動的幾次攻擊中,冷縣長都是置身事外的,他不相信季子強能坐大到那裡去,沒想到短短的時間內,季子強就將洋河縣弄了個底朝天,還自己坐上了書記的位子。

季子強還在講話:「嗯,我發現,我縣的一些部門,工作作風非常散漫,這樣子下去。還談什麼為人民服務,還談什麼為人民謀福利。因此我三番五次地強調,要加強工作風建設,希望各位常委回去以後,召集各自分管的部門,好好地整頓一下工作作風問題,我會隨機抽查,發現有問題的,縣委一定嚴肅處理,我可不想在發生交通局這樣的事情埃」

聽了季子強的話,眾人都感到季子強這次是來真的了,此前僅僅是強調了一下工作作風的問題,而這次卻是直接處分了交通局的局長,看來以後不注意的話是不行了。

這時季子強話鋒又一轉,道:「當然。在要求下面各行局轉變工作作風的同時,我們在做的常委,首先就要從自我做起,先改變自我的工作作風,對於常委會交代的任務。一定要全面、及時、保質保量地完成才行。」

紀委書記曲書記一聽,臉上微微有些發燒,季子強這麼說。就是在說他啊,昨天季子強還在批評他的工作效率不高呢。

散會以後,常務副縣長馮建跟著季子強來到了辦公室,季子強也不知道他有什麼事情,還是很客氣的給他到了杯水,請他坐下。

馮建說道:「季書記,您在會上講得非常好,我們的一些常委埃自身工作都不積極,怎麼能夠起到帶頭作丹呢,所以我覺得是不是可以在常委中間,也實行考核制。」

季子強點點頭道:「常委們的工作是要加強,不過對於常委們的考核。不過各位常委都是市管幹部,縣委進行考核的話,也不太好操作,當然,對於個別常委,我們可以加強監督嘛,實在不行,可以在工作分工方面進行調整。」

馮建喝一口水,微笑說道:「季書記的思路果然開闊一些,比我想的周到妾了。」

季子強呵呵的笑道:「好了,馮縣長就不要吹捧我了。現在的問題是想辦法弄點資金來修路,這才是頭疼的事情。」

馮副縣長說:「對了,對於全縣的交通工作,我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要有一個全面的規劃,這樣到時候書記去拜菩薩也要好拜一些。」

季子強想了一下,忽然眼睛一亮。道:「這倒有一個好主意,既然要修路,那就乾脆把眼光放開一些。不僅要修好幾條主要的幹道。還要將縣城到各個鄉鎮,各個鄉鎮到個行政村的路也都要修好,要保證每個鄉鎮、每個村都要通公路才行。」

馮副縣長讚歎道:「書記這可是個大手筆啊,這樣的話,投入非常大,就怕錢不夠氨

季子強抽口煙,站起來來回的在辦公室走了幾圈,才說:「是啊,要想修好路,上面的支持肯定少不了,但是我考慮了一下,各鄉村的公路,對大家都是有好處的,因此也要讓基層民眾處處力,縣裡面不可能將所有的費用都負擔起來,到時候規劃一個比例出來,由縣裡面負責一部分資金,然後看下面各個村裡面,怎麼實施。」

馮副縣長點頭道:「書記說的對。如果不讓他們自己也出點力的話,這個公路在他們看來就來得太簡單輕鬆了,反而不知道怎麼珍惜埃」

季子強這時想起了一個比較時髦的名字。,他就說道:「我給這個工程想了一個好名字,就叫洋河縣公路交通村村通工程。」

「村村通」馮副縣長念了一下。興奮地道:「書記這個名字取得好啊,十分貼切形象,書記果然有水平。」

聽著馮副縣長的吹捧,季子強苦笑了一番,心想自己這也是從報子上看來的而已。兩人聊了一會兒,馮副縣長便告辭而去了。

季子強便將自己的構想在小本子上寫了幾條,這樣到時候去找人要錢的時候,也好給人吹噓嘛。

小城的消息很快,當天晚上,交通局的局長何斌就聽到了消息,他是五雷轟頂一般,眼看著這位置就不保了,他怎麼能不焦急,不心疼。

他就帶上一個紅包,到了冷縣長的家裡。

冷縣長今天一直心情不好,老婆去學校了,他一個人看著電視,有好幾個電話邀請他出去娛樂,他都沒有去,今天的常委會讓他氣餒和失敗,但他沒有當面跳出來直接去挑戰季子強的勇氣,他明白自己的劣勢,他絕不盲動。

當何斌敲開了他的房門時,他依然不想掩飾自己的不爽,他沒有招呼何斌,也沒有給他倒水,在他心裡也有一種對何斌無能的厭惡,要不是這個人,自己今天也不會如此沮喪。

何斌很小心的自己坐了下來,他瞅瞅冷縣長的臉色,有點膽怯的說:「冷縣長,都是我不好,讓你也受累了,聽說你在會上為我講話,我很感激,謝謝你。」

冷縣長看一眼何斌,憤憤的說:「謝個屁,上班就好好的上,亂跑什麼,現在好了,局長換成人家的人了,你也舒服了。」

何斌哭喪著臉說:「冷縣長,這事情也怪我,但季子強那就明顯是在找事情,縣上所有局的工作作風都差不多的,他怎麼就偏偏挑我交通局,這是有意為難我們。」

他一定要把交通局的事情和冷縣長聯繫在一起的,這是他一個目的。

冷縣長要下頭說:「還你的交通局,現在都成人家的了,怎麼說你啊,唉,現在你來也沒用了,會上已經表決了,誰都改變不了。」

何斌說:「我知道,但我還是要來給縣長你表示一下感謝的,聽說你在會上為我說了不少好話。」

說著話,他就從包里拿出了那個紅包來,冷縣長一看就知道是現錢,而且應該還不少,冷縣長就說:「現在你感謝也沒用,已經定了。」

何斌就把紅包放在了屁股下面沙發的坐墊下,說:「我知道定了,但下一步縣上對我不知道怎麼安排?」

冷縣長才明白他是準備為下一步找個好地方來探路的,心裡很有點鄙視他,就這樣把一個位置弄掉了,一點都不傷心,馬上開始想後路了,這種人也不知道當初哈縣長怎麼就看上了,還給他那樣一個重要的位置。

冷縣長就說:「下面你怎麼安置還不好說,會上我也問過,季書記的意思是先緩一下,至於怎麼緩,緩多久,那就很難說了。」

何斌這個苦啊,他就咬著牙說:「媽的,我一沒抱他孩子跳井,二沒挖他祖墳,他為什麼這樣收拾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