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二十六章鄉縣的改革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季子強點點頭道:「是啊,黃縣長你說的有道理,我縣的道路交通問題確實十分地嚴重,就算從柳林市到洋河縣,這條路都還算是比較好的吧,可是到處都是坑坑窪法的。車子開起來,人都抖得渾身要散架了,至於縣城到...

?季子強搖下頭說:「沒有,相反我感到這種氣氛很好,我喜歡熱鬧和繁華,但同時也喜歡安靜和平淡,或者你會感覺我很矛盾吧,但我就是這樣。」

方菲笑笑說:「人在很多的時候其實都是矛盾的,就如我,有時候希望自己在這條仕途之路走的更遠,走的更高,但也有很多的時候,我會異常的厭倦官場這個地方,它一點都沒有讓我感到快樂。」

「是啊,很少有人會在這裡找到快樂。」季子強附和著她的話。

「那麼你在這裡有快樂嗎?」方菲問道。

季子強停下了準備夾菜的手,想了想說:「我也沒有多少快樂,如果一定要說有點快樂的話,那其實只是一種心裡的滿足和做出了一點成績以後升起的一種自豪感。」

方菲問:「你很自豪嗎?你有過自豪嗎?」

季子強說:「有時候會有這樣的感覺,你難道沒有過嗎?」

「我很少有這樣的感覺。」方菲有點黯然的說。

他們端起酒杯,各自呡了一點,這樣沉重的話題很快他們都不再想說了,他們就開始換了幾個輕鬆和搞笑的話提,一會,這房間的氣氛就開始了溫馨和柔美。

因為挨得近,季子強就聞到方菲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清香味道,這樣的美女。還有這樣的酒香,他有點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了!

而方菲,也開始嬌媚起來,她不斷的用眼神,用語氣,用輕輕的觸摸,來喚起季子強的溫情,季子強也覺得精力旺盛,慾火升騰,像打滿了氣的皮球一樣。

可還是忍住了,他要矜持,他還想細細體味,就如同品嘗一道美味的佳肴,要慢慢品咂,他就不斷的告訴自己:要淡定,要淡定!

方菲其實現在也是在渴望著,她本來就是個慾望很強的女人,季子強與她木廳長不一樣,他懂得用眼光欣賞她,用語言讚美她,讓她滿足,讓她興奮,讓她快樂,他還會挑~逗她,瘋狂地吞咽她,咀嚼她,讓她歡愉,讓她激~情,讓她的血液里充滿粘滯,味蕾里充滿甜蜜,感情里充滿熱烈,對這樣一個男人她怎麼可以不去渴望。

他們喝完了一瓶白酒,兩個人都有了一些朦朧和飄渺感,這點酒對他們而言,不算什麼,但這樣的溫情,這樣的浪漫已經讓他們兩個先醉了。

後來,方菲拉住了季子強的手,把他帶進了自己的室。

他們起初是擁抱著,她靜靜的躺了下去,季子強不得不破壞這浪漫的氛圍,他靜靜地躺在方菲的身邊,看著她的美麗,聽著她輕輕的呼吸,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芬芳,慾望在慢慢的強烈和急迫床邊檯燈柔和的光,映襯得她的肌膚更顯白皙柔嫩,那高高隆起的顫巍巍的胸部,那細軟裊娜的腰肢,那修長雪白的雙腿,那渾圓結實的臀,這一切是這樣的誘惑。

季子強輕輕的吻著她的眉,她的眼睛,她的耳朵,她的鼻子她也輕輕地回吻著他,吻他的下巴,吻他的脖頸,吻他的喉結她喜歡這樣的溫馨,她喜歡那種味道,也渴望他這熱烘烘的氣息。

方菲發出喘息,她抱緊他,在他的胳膊上輕咬了一口,小聲對他說:「你現在是越來越壞。」

季子強抬起頭說:「一會才讓你知道什麼是壞。」說完他低下頭繼續去品咂那種淡淡的,濕濕的,甜甜的味道。

她閉著雙眼,臉頰緋紅是的,就象是人間的尤物,珍品,又如同千年的美玉,稀世的寶石,季子強在疼愛珍惜著。

一周的時間過去了,季子強的耐心等待卻沒有受到多大的效果,縣政府那面在開發旅遊和工礦改革這兩件事情上面依然沒有多大的動作,會到是開了幾個,但就季子強從側面對會議的了解和觀察,幾個會議不過是繼續演繹假,大,空,沒有任何的實質意義。

季子強坐不住了,他不能就這樣讓時間白白的流失,現在季子強已經完全掌握了縣委的局勢,除了副書記齊陽良,縣長冷旭輝和那個陽奉陰違的縣委常委武裝部部長曾偉之外,在整個常委都基本能夠號令一致看,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他或許也就有了發揮自己才能和理想的空間了。

這兩天,季子強又召開了一次工作會議,他再次的提出了一些工作主張,強調了旅遊開發和工礦改革的重要性,並拿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案,對五指山的開發先從交通局上著手,力爭早日修通道路,為五指山啟動打好基矗

另外,季子強還將發展鄉鎮企業的工作特意提了出來,並督促黃副縣長多想辦法,要求招商局等部門要多配合,大力發展鄉鎮企業。

與會的冷縣長和齊副書記,看到季子強和這些下屬們一唱一和的,季子強等人談笑風生的樣子,他們的心中十分地沉重,好像這架勢要把自己幾個人架空一樣,以後他們的日子,將會過得非常地鬱悶埃

黃副縣長彙報說:「嗯,經過前期的工作,在小煤礦整治方面,我們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對全縣的煤礦安全工作進行了全面的檢查整頓。」

季子強搖搖手說:「今天不談成績,就手說困難和不足。」

黃副縣長臉一紅,忙說:「季書記,洋河縣的各項資源比較豐富,關鍵的問題是交通不便,因此我覺得,如果要想把洋河縣的經濟發展起來,最好是以公路為突破口。先把路修好,這樣招商引資方面,就要簡單得多,另外路修好了,物資活泛起來,經濟也跟著活起來了,不是說要致富,先修路嗎。」

季子強點點頭道:「是啊,黃縣長你說的有道理,我縣的道路交通問題確實十分地嚴重,就算從柳林市到洋河縣,這條路都還算是比較好的吧,可是到處都是坑坑窪法的。車子開起來,人都抖得渾身要散架了,至於縣城到各個鄉鎮去的公路,情況就更差勁了,還有很多地方根本就沒有撲上拍油,還是石塊鋪就的,外地企業看到這幅樣子,前來投資的意願確實受到打擊埃」

對於季子強說的情況,其他常委也是深有感觸的,馮副縣長也接上說道:「不過,我們也不能等到路修好了再來發展經濟,我們應該兩條腿走路,一方面開始進行道路的修建,另一方面也要加大開發,改革和招商引資的工作。」

季子強想了想就說:「這樣吧。我們分個工,冷縣長負責準備招商引資會,工礦改革。而我呢,則負責交通問題和旅遊開發,我看能不能拜拜那些有錢的衙門,如果能夠從上面擠點錢下來。先把洋河縣的一些道路修好。就算不是為了招商引資,對全縣人民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福利嘛。」

冷縣長見季子強點到了自己的名字,也不得不點頭道:「季書記說得對,時不我待,我縣的經濟發展正處在關鍵時刻,我們必須開動腦筋,奮力前行,季書記人脈豐厚。有季書記出面,肯定能夠給我縣的公路交通發展帶來好消息。」

他就直接把這最難的一塊也撂給了季子強,你能,那好吧,有本事你去搞錢,搞不到錢回來,看你還好意思再給我們吹什麼。

季子強笑了笑道:「冷縣長你就不要給我灌迷~魂湯了,全縣交通不好的地方不在少數,我到底能不能弄來資金,到底能夠弄來多少。這個問題還真不好說埃這樣吧,我下午去交通局走走,也不能什麼事情都靠我一個人,該發揮一下大家的積極性才行。」

季子強其實也是心裡沒譜的,其他事情都好說,但一談到錢字,不管是市裡還是省上,都難說話,但自己不出面看來也不行,要全靠冷縣長,只怕到明年的今天,他也還是這個要死不活的樣子。

下午,季子強著分管公交的郭副縣長,也沒有通知交通局,便直接驅車過去準備到交通局了解下情況。

交通局的院子裡面,不時有人進進出出的。司機開著車子,在交通局的樓下停好車,季子強和郭副縣長一左一右的從車上下來,走進大樓裡面,很快便到了局長辦公室。

門是關著的,也不知道有人沒有。郭副縣長上前敲了敲門,過了一會兒,卻沒有什麼回應。

季子強淡淡地道:「這個何斌。上班時間跑哪兒去了?」

郭副縣長道:「書記,我去他們辦公室問問。」

季子強點點頭道:「不忙,我們先參觀一下這裡的辦公情況。」當即,季子強和郭副縣長便從一間辦公室一間辦公室門口走走,通常在季子強和郭副縣長在門口觀看的時候,裡面的人都沒有誰注意他們兩個,要麼是在打電話,要麼就是湊在一起聊天,看都沒人看看他們。

季子強的臉色沉了下來,看來交通局的工作作風很有問題啊,上班時間,總體來說大家的工作態度都比較散漫。

「走吧,我們回去了。」季子強平淡地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