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二十五章芳菲的看法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己,少頃,季子強一下想到了什麼,撲哧的一下也笑了出來,他明白了,方菲的這個表情一定是想到了最近一個手機上流傳的段子。 方菲見季子強笑了起來,就恨恨的瞪了季子強一眼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話,也不分...

?季子強也知道會有這樣,那樣的困難,也怕縣政府不能按自己的構想來實施,所以他就在最後說:「今天我在這裡先是給大家吹個風,但希望縣政府在一周之內,拿出一個具體的方案來,這一點我是強調過了,政府出不上力的話,我就要直接插手了,那時候你們這些縣長可不要說我手太長,奪了你們的權利,呵呵呵。」

大家就都笑了一下,但心裡是很明白,這絕不是季子強在開玩笑,他剛剛當上書記,他是需要一種新氣象和新局面,自己不踏上他的步點,只怕真的會想他說的那樣,最後把權給奪了的。

冷縣長也是心裡凜然,季子強這話似乎就是沖自己來的,難道年前的那幾樣事情,他季子強準備回擊自己嗎?

他多少還是有點緊張起來。

季子強實際上也就是給冷縣長說的這話,他不能眼看著時間最後流走,而自己沒有任何的業績出來,他希望大幹一場,給洋河帶來一個新的起點,但這一切都要依靠政府,特別是冷縣長的權利配合,光憑自己和縣委是沒有辦法來完成自己這所有的構想。

自從坐上了書記的位子,季子強明顯感覺到了書記的工作靈活性很大,很多事,可以管,也可以不管,不象在政府工作的時候,你口上的事情,你不管誰管,一天感覺很忙,現在主要是看自己了,想費心你就什麼都可以管,你管了,一般也沒有人敢說什麼,想清閑,你就什麼都可以不管,但人事權那是一定要抓在手上的,哪怕就是動個小小的科長,哪怕自己手再忙,字還是一定要親自簽。

季子強可以不計前嫌,對冷縣長的所作所為繼續忍耐,但絕不會容忍冷縣長的消極怠工,一旦發現他不好好的使力,自己就不管別人說什麼了,自己就親手參與到這些的具體事務中去,為了工作,為了洋河縣的大局,就算別人罵自己兩句,那也認了。

會議一直開到了上午下班的時間,其他這些人他們住的都近,就回家吃去了,幾個人邀請季子強去家裡吃,季子強自己怕去了麻煩人家,就一一拒絕了到食堂吃飯的人今天很少,就他們5.6個人。

吃完飯季子強休息了一下,到了下午上班的時候,門外敲門聲響起,方菲過來單獨的看望他了,她隔著辦公桌坐了下來,今天她收拾的確實很漂亮,黑髮的長發她挽成了一個雲髻,顯的端莊成熟又高雅,但在她看著季子強的時候又有一些嫵媚多情的樣子。

季子強昨天倒是見過方菲的,但人多,兩人也沒怎麼說話,現在季子強就望著方菲說:「過年怎麼樣,還開心嗎」。

「恩,就那樣吧,過不過年都一樣。」方菲帶點幽怨的說。

是啊,一個單身女人,也許過年還不如平常快樂點,平常至少還有工作,還可以充實點,但過年就只有孤單和寂寞了,外面的繁華或者會讓她更加的傷感。

季子強也一時無言以對,兩人悶坐了一會,

季子強找了個話題就問她:「你對洋河縣的以後發展怎麼看?」。

方菲沉思了下說:「照你現在這樣規劃,大的方面應該沒問題,但是工業上還是要有點難度,困難不少,啟動很難,但沒有動作吧,它會拖縣上後腿,洋河工業一直是個老大難,過去也想了很多辦法都沒什麼成效。」

季子強見她說的和自己擔心的一樣,就堅定了儘快對工礦企業變革的想法,他又問方菲:「對冷縣長這人,你怎麼看,他有沒有動大手術的魄力。」

方菲對冷縣長還是有所了解,就說:「冷縣長這人魄力和工作能力還是有的,但有一點就是喜歡拉山頭,心眼小,不太好對付,過去哈縣長雖然不怎麼用他,但輕易也不敢招惹他的,對他這個毛病,你還是要有所防備。」

對這點季子強看到,也是有心裡準備的,他就點了點頭說:「這個我也知道,就希望他可以和縣委的大政思想保持一致,個人有點恩怨和隔閡沒關係,但不要影響到工作。」

方菲有點擔憂的說:「現在一切都言之過早,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過季子強已經提前把棋子都布好了,你冷旭輝好好工作,好好配合大家都好,我在將來萬一升了,還可以把這個位子也給你留下,你要是想獨霸洋河縣,做第二了個哈學軍,那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兩人又談了幾句閑話,方菲就說:「晚上我請你到家裡去吃個飯吧,過年都沒在一起聚聚。」

季子強一下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她,季子強擔心自己不去會讓方菲面子上很難看,會破壞兩人剛剛緩和的這一點關係,但去的話,萬一方菲像年前那樣做,自己能不能保持住理性,控制住情慾呢,他開始對自己有點沒把握了,因為他知道,自己實際上就是個在誘惑面前很脆弱的人。

方菲看出了季子強的猶豫,她有點傷感的說:「怎麼,季書記還在記我的氣啊?」

季子強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不是和方菲記什麼仇恨和誤解,只是自己不想讓自己就此沉淪下去,在很多時候,他希望自己可以對得起自己所愛的人。

但他看到方菲那憂愁哀傷的眼睛,他就點點頭說:「我在想晚上你會給我做什麼好吃的。」

方菲的臉上又煥發出來了燦爛的笑容,她偏著腦袋問:「你想吃什麼?說出來我都可以給你做?」

季子強笑笑說:「隨便吧,哪怕你下面給我吃,都沒什麼關係的。」

方菲就一下子瞪起了眼睛,直直的看著季子強,季子強有點奇怪,怎麼了?

她為什麼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少頃,季子強一下想到了什麼,撲哧的一下也笑了出來,他明白了,方菲的這個表情一定是想到了最近一個手機上流傳的段子。

方菲見季子強笑了起來,就恨恨的瞪了季子強一眼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話,也不分個場合。」

季子強就大叫這冤枉說:「我真的就是隨口一說,唉,算了,呵呵呵。

方菲也就站起來,說:「那就這樣,我先過去了,晚上見。」

季子強點點頭,也沒有站起來送她,就這樣看著方菲走了出去,他有點為自己在這樣一種情況下無力的做出準確的選擇而懊惱,也許自己是為了團結和不願意傷害一個本來就很孤單的人心吧?

季子強開始給自己找起來一個合理的理由了。

夜色中的洋河朦朦朧朧的,季子強在第二次接到方菲的電話時,他才放下手中的材料,揉揉眼睛,站了起來,這時候,他才感覺到肚子真的有點餓了,穿上外套,他獨自走出了縣委大院。

方菲還是在老地方住著,季子強輕車熟路的就到了那裡,敲敲們,房間里很快就傳來了方菲歡快的腳步聲,打開門,兩人相視這笑笑,都沒有說什麼,季子強自覺的換上了方菲為他準備好的棉拖鞋。

方菲也接過了季子強的外套,看著季子強牧成,方菲趕忙又把整個房間的空調溫度再調搞了好幾度。

房間也就更加的暖和起來。

喝了一口剛剛泡上的熱茶,季子強渾身也溫暖了,他看看忙前忙后的方菲說:「要不要我個你搭個手。」

方菲調侃的問:「你能做什麼?炒菜還是做飯。」

季子強想想說:「既然是搭手,難度就不能太高了,比如撥個蒜啊,洗個菜什麼的,我還是能勝任得。」

方菲就呵呵呵的笑了說:「你就坐那喝點茶,看看電視吧,我一會就做好了。」

季子強也是客氣一下,要說做飯,他還真的不怎麼在行,他就拿起了電視調控器,隨便的按按,看看錶,還有幾分鐘才是新聞聯播的,就換到了中央電視台,等起了新聞聯播。

新聞還沒有看完,方菲已經把好多個才端上了桌子,季子強還想看看電視,方菲就喊了:「子強,菜好了,不看了吧,一會都涼了。」

季子強雖然是想看完新聞,但人家如此的盛情,自己表現的無動於衷不禮貌,他就一面說著:「好香,好香,今天我要好好的吃一頓了。」一面就走了過去。

的確菜很不錯,而且都是季子強最喜歡的幾個菜,這是過去兩人好的時候,季子強給方菲說過,沒想到方菲全部記了下來,今天都給季子強做出來了。

季子強心裡還是暗暗的感激,他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他們開了一瓶酒,兩人輕飲慢斟,他們說話很少,吃的很安靜,有時候季子強的咀嚼聲都會在這裡顯的分外響亮,季子強笑笑,端起了酒杯,和方菲碰了一下,兩人都沒有一口喝完,只是喝掉了一小半,沒有人勸酒,沒有人敬酒,可以這樣安靜和自然的吃飯,對它們兩個人來說都市一種很難得的享受。

後來方菲說:「和我一起吃飯你會感到無聊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