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二十四章新一年工作會議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她嬌嫩還在不停說話的小嘴。華悅蓮心裡一陣溫暖,她被季子強這強大而溫暖的愛打動著,她此刻幸福極了,季子強輕輕在在她的小嘴上吻著,然後伸出舌頭,那渴望的舌尖觸碰到華悅蓮的唇逢,輕輕試探著,季子強內心的火...

?當離開的時候,華悅蓮已經緊緊的挽著季子強的胳膊,她在感受這浪漫和幸福的一刻,帶著這樣的浪漫他們回到了賓館,進了門華悅蓮依然不願意鬆開挽著季子強胳膊的手,季子強用手指在她的鼻子上颳了下說:「想喝點什麼嗎?」

華悅蓮這才鬆開手說:「你這也就是白開水和茶了吧,茶我晚上不喝,就到點水吧。」

季子強給她到了水,不知道該讓她離開還是留下,他希望華悅蓮可以留下,剛才的浪漫溫馨也一樣的感染了他,但他也擔心今天兩個人一起出來,華悅蓮不回家,會不會讓華書記他們有什麼看法.。

華悅蓮卻不管這些,喝了口水就說要衝個澡。

季子強心裡還是很盼望這樣的,也就不去多想什麼,給她兌好了水,華悅蓮在裡面洗的時候,季子強已經就開始了幻想,那雪白的春色,那嬌柔的身子,豐膩的肉感,婀娜多姿的身材。

一會華悅蓮就圍著浴巾出來了,他急急的就想靠上去,華悅蓮假裝大叫著「非禮」,把他推進了衛生間,說:「洗好了在出來。」。

季子強心急火燎的,把那一會要用的幾個重要部位,三五兩下的一洗,他就走了出來,華悅蓮已經坐在了床上,也沒開電視,可能也在焦急的等待他吧,他也坐了上去,用手慢慢的把她抱在了懷裡,一陣的芳香襲來,華悅蓮的眼神也開始了迷離,但她的那種高貴氣質是與生俱來的,是的,那是一種清高的具有震懾力的氣質。

如果說女人如花的話,那麼她就是一朵未經許可不可隨便採摘的花但是她現在已經準備讓季子強來採摘了,因為她的心跳,她的喘息是這樣表示的,她渾身散發青春的氣息,身體很溫暖很有彈力。躺在溫暖的被窩裡,季子強摟著喬華悅蓮滑潤柔嫩的身體,她現在很享受似的在他懷裡輕輕扭動著,靚麗的容顏上滿是紅暈。

他低下了頭,她的身上淡淡的散發著一股香氣,不是很濃烈,但聞起來卻也令人心神蕩漾。她長長的秀髮披散在枕頭上,一派青春靚麗的氣息。真美,他情不自禁的讚歎著:「悅蓮,你真美。」

她的身體在他的懷抱里漸漸熱了起來,季子強立即就感覺到她的心跳的強烈,胸脯的起伏是如此快速,溫暖結實的胸一下又一下的擠壓著他的胸膛,讓他無比清楚的感受到她青春的熱力。

季子強的熱血沸騰著想要破體而出,腦海里只有一個強烈的願望,那就是溶入她溫暖熾熱的身體里。他的慾望如水般襲遍全身,親吻著她白凈的頸項,華悅蓮在他的挑逗下嬌喘吁吁,星目朦朧,靚麗的臉頰上滿是如火的紅暈。

季子強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忽然吻起她嬌嫩還在不停說話的小嘴。華悅蓮心裡一陣溫暖,她被季子強這強大而溫暖的愛打動著,她此刻幸福極了,季子強輕輕在在她的小嘴上吻著,然後伸出舌頭,那渴望的舌尖觸碰到華悅蓮的唇逢,輕輕試探著,季子強內心的火熱瞬間點燃汗水從身體的每個毛孔湧出,讓他們肌膚的觸感更加刺激他們再也支持不住了,都全身軟軟的倒在床上了,兩人完全都陶醉了。

第二天他們起來的很晚了,季子強睜開眼看到華悅蓮那調皮的表情,他就不得不去親吻啊,他醉了,在這美麗絕倫的妹妹面前,深深的沉醉了。

中午,華悅蓮說到她家去吃飯,季子強卻有點不敢,他怕萬一問起了他們昨天在那,自己不好交代,華悅蓮也就只好依了他,一起在外面吃了點小吃,正吃著,華悅蓮就接到了家裡老媽的電話,問她在那呢,季子強嚇的是只擺手,華悅蓮理都不理他回答說:「我和子強在外面吃飯呢。」

好在華悅蓮的老媽也沒人問他們昨晚做什麼去了,要是問起來他還真不知道華悅蓮怎麼回答。

幾天休假一晃就過去了,他又回到了那個他可以指點江山,發號施令的地方,手背後面,隨便的訓兩句話,看到別人謙恭的假笑,聽著人家違心的奉承,這樣的感覺是很奇妙的,一天即便是累個半死,但心理上卻有極大的滿足。

一旦回來了,那事情也就跟著來了,首先是趕快派人到省城去要點費用,不然就揭不開鍋了,他給財政局肖局長先去了個電話:「肖局啊,我任啊,你這兩天還得派個人到省財政廳去守一下,早點給縣上搞點錢回來,恩,你看誰去啊,我看就讓那個朱科長去,他不是有親戚在那嗎,對,對對,可以帶些東西送,你安排。」

這個是頭等的大事情,把這安排了,季子強背起手來,到辦公樓各部門轉了一圈,看看有沒有還在家過年的,也讓大家看看他已經過完年來了,還好,大部分人都在辦公室開始上班了,

不過一個個都是在諞自己過年的喝酒啊,打牌贏錢啊,什麼什麼的閑話,人們還沒有從節日的喜慶氛圍中清醒過來,上班的時間就已經到了。到辦公室上班的人們打著節日期間沒有打完的哈欠,聊著節日的碎片,有說有笑,一時間還沒法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也沒有一個正規的樣子,季子強也是法不責眾,機關都是如此,只有慢慢的調整,扭轉這種風氣了。

在縣委政府辦看到了向梅,過了個年怎麼更漂亮了,一頭如雲的黑髮挽成雲髻,彎彎的柳眉,一雙秋水般明眸如星辰如明月,玲瓏的瓊鼻,桃腮微暈,點絳般的唇,潔白如雪的瓜子臉嬌羞含情,嫩滑的肌膚嫩澤如柔蜜,身姿誘人,嫵媚含情,宜喜宜嗔。

季子強就笑著開玩笑的讚美了兩句,向梅又是喜歡又是不好意思的瞅了他幾眼,惹的辦公室一片笑聲。

過了一會縣委的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都陸續的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問好,請安,請客等等的事情,季子強就一一的招呼,該客氣的就客氣,能推的就推,推不掉的,也就只能先答應下來,說有時間一定賞光。

這樣稀里糊塗的就晃悠過去了一天。第二天一早縣委就召開了一個洋河縣新一年的工作會議,除了縣委這面的幾個領導之外,冷旭輝的帶領幾個副縣長也來到了小會議室,大家互相客氣著,相互問好,開著玩笑。

一會季子強就來了,這一下問好聲和討好聲就此起彼伏,很是熱鬧了一會,等大家該表達的情意都表達過了之後,季子強才收住了笑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這也是個信號,大家都知道現在該轉入嚴肅的工作中了,所有人很快的收斂起剛才嘻嘻哈哈的表情,一起注視著季子強。

雖然是新年的工作會,但實際上也沒什麼大事,有幾個措施季子強是想的差不多了,但他還要等等,因為這不是縣委的主要工作,他希望縣政府縣拿出一個合理可行的規劃,這樣在結合自己的商議實施。

只是可惜,冷縣長雖然也有個計劃,但那幾乎還是停留在紙上談兵的階段,根本無法落實,季子強暗暗的嘆口氣,在冷縣長講完了啟動工業,農產品配給,春耕,育林,計劃生育這一套之後,季子強不得不談談他的設想了。

季子強提出了一個最近幾天的一直在考慮的想法,他說:「我想我們政府的工作要分幾個步驟來,第一,對五指山和溫泉的開發可以作為第一目標,力爭在上半年有所突破,第二,對工礦企業的改革勢在必行,刻不容緩,但考慮到涉及的人員和企業較多,要慎重對待,但也應該在上半年有所行動,至少要拿出幾個試點企業。」

下面大家都在記錄著,不過冷縣長是不以為然的,開發五指山和溫泉說起來簡單,但都離不開一個錢字,不管這錢從何來,但總要有個出處啊,你書記當然很輕鬆了,嘴一張,就說突破,但工作要政府今天做,怎麼做?從那做?

同樣的,工礦企業的改革就要動人,就要裁減,那多餘出來的職工往哪分流,最後鬧起來**了,誰來負責?

所以冷縣長就是聽聽,對季子強和兩個提議,他是根本沒抱多少希望,也不準備去怎麼落實的,就他的感覺,這就沒辦法落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