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二十三章想法的改變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也不好受。 吃飯中途,華悅蓮不斷的給季子強使眼色,起初季子強還不大明白,後來知道華悅蓮的意思了,她是要讓自己對她父母提出兩人的事情。 季子強心裡發虛,遲疑了好久,最後就鼓足了勇氣,囁嚅...

?華夫人就有點嗔怪的說:「什麼李處長,叫阿姨就行了,在家裡還這樣客氣。」

季子強笑著說:「知道了,阿姨教訓的對。」

華成飛沒有說話,好像他對季子強他們的談話很漠然,一點都不關注,但他沒有把季子強的任何話漏掉,他從季子強那句「事情已經過了」的話中,聽出了季子強一種自負和霸氣,他也在心裡暗暗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季子強真的了不起,老呂那性格自己是知道的,他老謀深算,陰森狡詐,他很少出擊,但只要出手總是要見血才回。

這次黨務檢查的事情,華書記也是略有所聞的,他不清楚到底季子強和呂副書記因為什麼發生了衝突,但呂副書記敢於面對葉眉的權威和袒護,直接果斷的對季子強出手,也說明了呂副書記是有的放矢,做足了準備。

但就這樣一個可怕的人,在季子強的眼中卻並不擔心,這絕不是季子強不知道深淺,只能說他又一次擺脫了呂副書記的攻擊,逃到了安全地帶,那麼這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他是如何做到這一切。

華書記就充滿了好奇和疑惑,他想問個究竟,只是不好問出口來,看樣子這就永遠是個迷了,就像是季子強對付自己一樣,很少有外人能夠看清季子強和自己的倒台有什麼關聯,只有身在其中的幾個人,才能看的懂那條攻擊的線路。

華書記的在疑惑中又一次的皺起了眉頭,他看了華夫人一眼,這個表情作為和他生活了幾十年的華夫人是讀得懂的,她知道他渴望了解這個謎底,她也知道老華是不好自己詢問,她就說:「沒事情了就好啊,說說你們到底有什麼矛盾,能早點化解最好。」

季子強本來以為話題已經結束了,沒想到華夫人又扯了回來,他沉吟著說:「嗯,是一點小誤會,已經解釋清楚了。」

華夫人緊追不捨的又問:「是什麼誤會,你年輕,有時候不知道深淺,說出來,我們幫你分析一下,看看以後會不會在引起什麼麻煩。」

看來華夫人很是領會華書記的心意,她不問出華書記的疑惑,就絕不鬆手。

季子強只好說了:「是關於人事上的一點變動,有人讓他誤會我了,後來我讓他感覺到了我的誠意,現在真的沒什麼事情了,阿姨你放心,要再有什麼麻煩,我會來想你請教的。」

「呵呵呵,請教不敢當啊,阿姨就是關心你。」華夫人看了華書記一眼,見他鬆開了眉頭,知道他已經聽懂了,就不再問這個問題了。

華書記當然聽懂了,裡面的很多細節他不需要了解,但大概的線路他是明白了,有人給季子強下了套,讓呂副書記誤會他,但季子強發現了這個問題,亡羊補牢,有扭轉了局面,也就讓呂副書記停止了攻擊。

看起來這個季子強確實適合官場這個陷阱密布的地方,他都敏銳,夠聰慧,也知道等待和忍耐,如果在加上一點好的運氣,指日定能大放異彩。

這樣想想,華成飛就對季子強的怨氣少了許多,官場就像是深林,每個人都在其中艱難跋涉,斬荊披棘一路前行,當他們為了前行揮舞著鋼刀利斧開道的時候,其實他們在黑暗中並不知道會砍傷什麼,或者是藤條,或者是花卉,或者是樹苗,也許自己就是季子強前行中無意砍到的一把荊棘,自己不倒,他又怎麼能夠繼續前進呢?

華成飛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中。

餐桌上的菜很快就擺好了,大家也沒怎麼客氣就一起坐在了餐廳,華悅蓮的媽媽今天很熱情,這和她最近一段時間的心態有關係,她很滿意現在的工作和生活,這些年意思哈是自己主內,老華主外,現在有了一點微妙的變化,自己已經能和老華平等相對了。她不斷的給季子強夾菜,那父女兩個就蹩蹩嘴,斜眼看著她,這樣的場景讓季子強很是不好意思。

華悅蓮的媽媽還問了季子強一些問題,什麼縣上苦不苦啊,伙食好不好啊,工作忙不忙啊華悅蓮就搖搖頭說:「哎,相當年我在外面,老媽都沒這樣關心過,真是人比人活不成氨。

季子強現在算是明白了,被人過分的關心,那滋味也不好受。

吃飯中途,華悅蓮不斷的給季子強使眼色,起初季子強還不大明白,後來知道華悅蓮的意思了,她是要讓自己對她父母提出兩人的事情。

季子強心裡發虛,遲疑了好久,最後就鼓足了勇氣,囁嚅著對華夫人說:「阿姨,我..我想說件事情。」

華夫人就很隨便的問:「子強,什麼事情,你說吧。」

季子強就冒出了一句:「我想娶悅蓮。」

一下子,吃飯的幾個人都停止了動作,華悅蓮是滿心歡喜的,華夫人有點遲疑難決,華書記有點吃驚。

他們都看著季子強,每個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後來華夫人剛想說點什麼,華書記就一口搶到了前面說:「悅蓮剛參加工作,這事情先緩一緩,過一兩年再說吧。」

他的語氣平淡,但毫無商量和妥協的意思。

華夫人不滿的看了他一眼,但也沒有再說什麼,到是華悅蓮撅起了嘴說:「老爸,我都工作一年了,又不是小孩。」

華書記看了她一眼,說:「急什麼,日久見人心,路遙知馬力,時間是考驗一個人,一件事情的標準,我不會害你的。」

季子強低下頭,他想就這個理論辯解一下,但看看華書記那冷冰的臉色,他閉上了嘴,對華悅蓮眨了下眼,就低頭吃飯了。

華悅蓮還想說點什麼,她老媽給她使了個眼色,讓她不要在多說什麼了,意思是到時候自己幫她們慢慢做工作。

幾個人都不再說話,氣氛有點悶悶的,很快就吃吃完了飯。

到了晚上,季子強說要先去外面登記個房間,華悅蓮就說她陪他過去,然後一起去看花燈。

華夫人就說:「今天外面人多,你們注意安全。」

華悅蓮說:「我們會小心一點的,不過可能晚上我們還要到酒吧去跳舞。」

華夫人忙說:「那些地方亂的很,你們不要去。」

華悅蓮說:「我是警察,還怕亂啊,不說了,走了,也許我們要玩一個通宵呢。」

華夫人剛要阻攔,華悅蓮已經換好鞋,拉上季子強出了門,華夫人也就只好搖搖頭,關上門,坐在了華書記的旁邊,一起看電視了。

季子強和華悅蓮就出了家屬院,在旁邊不遠的一個地方找到了一家賓館,兩人進去看了看,條件還不錯,季子強登記好房間,把東西放在了房間,這個時候兩人才有機會好好的親熱一下。

季子強伸手在華悅蓮緋紅的雙頰上輕輕撫掃,很柔嫩很細緻,她閉起眼睛時,他的雙唇已經印在她的朱唇上,很柔軟。當他的舌頭游到她唇邊,她很自然地張開小嘴,讓他舌頭穿過她的皓齒,侵入她暖暖的小嘴巴,搜索她的舌頭,然後互相卷在一起。華悅蓮雙手摟著他的腰,他也熊環著她的背,兩個人越來越緊密地貼在一起。

她已經動了情,雖然隔著衣服,季子強的嘴很快就移到了她的胸前,看到華悅蓮閉著眼睛享受他的親吻,季子強知道她陶醉了,但季子強並沒有過深的舉動,他不想這樣匆匆忙忙的完成一次渴望的纏綿,他放開手說:「我們去看花燈吧,電視上講,今年省城的花燈規模很大,從初三就開始,一直到十五。」

華悅蓮也調息了一下激動起來的喘息說:「是啊,我一直也沒去看,就想等你來了讓你陪我一起去看。」

季子強就又在華悅蓮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說:「走,我帶你去。」

拉著華悅蓮那皓腕如雪的小手,兩人就一起到了街上。

他們沒有打車,一路追逐嬉笑著,到了省城最大的公園,今年的花燈,比以往花燈都不太一樣,因為隨著經濟的發展,人們逐漸富裕起來,燈也隨之好看了起來。天氣雖然寒冷,但寒冷擋不住人們的熱情,前來觀看的人真是不少,扶老挾幼的,拖兒帶母的,到處是人。

公園花燈也開始點燃了,雖然風俗是正月十五鬧花燈,但現在的省城已經急不可耐的提前了花燈時間,情人也有了個相會的場景,如今的花燈製作更為精良,增添更多時代內容,到處是流光溢彩,泉水倒影,芳華盡顯,星光與燈光相映,月光與煙花爭輝。

一些商家也擺上了擂台,放起了宣傳的廣播,這裡不僅燈好看,還處處充滿商機。

遠處還有煙花在不斷的騰空而起,好美的夜空,只見深藍色的天空布滿了五彩斑斕的禮花,開放的禮花如一個個綵球,似一朵朵雪花,像一顆顆拖著彩帶的流星,把漆黑的夜空照的如同白晝一樣一朵朵綻放的禮花把天空點綴的絢麗無比,他們兩人也象小孩一樣不斷的驚叫,不斷的擁抱,在這樣美麗又激動的時刻,他們的心就貼的更近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