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一章拜年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242字

?由於路上跑的慢,到了下午,季子強才趕到了柳林,本來打算是要留下司機吃完飯走的,但司機希望回洋河縣吃團圓飯,季子強也不好過於強留,叮囑了幾句,讓他路上小心,開慢點,就讓他先回去了。

季子強給家裡帶來了很多年貨,其實家裡也準備了好多,但季子強在年前收了那麼多的煙酒,食品,禮物,家裡不幫他分流一點,他那縣委的辦公室只怕也裝不下了。

一進家門就看滿屋子都是人,什麼大舅,姨媽,姑父,姑姑的很是熱鬧........他也就一個個的招呼,發煙,陪笑臉,聽誇獎,說:那裡那裡,客氣客氣......。

大家也像是久別重逢的人一樣,一個個的和他說些虛假和客套的話。

在吃飯的時候姨媽就專門的站起來給他敬了一杯酒,在接酒的時候季子強就知道,一定有麻煩事了,他這個姨媽那可是個撲紅踏黑,只做錦上添花,決不雪中送炭的人,今天給自己敬酒,後面一定是有事要說......果然,喝下這杯酒後,姨媽先是大大的誇讚了他一翻,然後說:「澤兒啊,你現在是混出來了,你看你這個小表妹還在街道的鞋廠工作,一天又苦又累的,你給想個辦法調動下吧.......」。

季子強一看這上真的來了,本想先推下,也提升點難度,但看到表妹那可憐巴巴的眼神,也就隨口答應:「好,以後有機會我會幫她調動下。」

這話一出,所有的人,包括他爸他媽都臉上掛起了燦爛的笑容----看我的兒子多牛氣,往常過年那有今年親戚來的這麼整齊.......。

季子強在不斷的誇獎和羨慕的眼光里吃完了這頓飯,他感覺自己臉上的肌肉也因為陪笑而僵硬了很多.......。

晚上哥們叫趙遠大來了個電話,約他去打牌,估計是惦記那給他帶的好酒,季子強就問了問還有誰,又叫上了幾個朋友。

哥們叫趙遠大最近生意很好,他老婆到是過來了,他現在是度日如年,老婆就象名偵探阿蘭一樣,對他防護森嚴,等閑的女人那是很難靠的上30米之內,今天也就是借季子強的名頭,出來混混,他老婆也知季子強,就只好解開了韁繩,把他放入了花花世界.......。

季子強從家裡帶了好些酒,準備送給他們,在進酒吧的時候那門迎小姐很是為難了他一會,怕他自帶酒水,最後他就把東西全部放在了吧台才算通過。

一會人就到齊了,四個人一起說了些不鹽不淡的問候話,就開始了戰鬥,打了一會哥們叫趙遠大就牽掛起那酒來了,問:「兄弟,剛才你不是說給我帶東西嗎。」

季子強看他猴急的樣子就說:「誰的事都可以忘記,你老人家的事,那是堅決不忘的,酒都在吧台保管好的,一會走的時候拿。」。

在哥們叫趙遠大正高興的時候,季子強用二個四張牌的聯子,練翻了他......。

季子強嘴裡就說著:「這一把打的好,半瓶酒錢打回來了。」

那趙遠大想想都是懊惱,自己就想了一下子酒,把三個三都窩在手裡浪費了。

打完牌,幾個人就都散夥了,趙遠大帶上季子強給他的酒,一定要拉上季子強坐他那破麵包車,上車後就要季子強陪他去洗腳,他準備在老婆一會打電話查崗的時候,用季子強做擋箭牌,季子強也只能答應啊,兩人就跑了幾家足浴店,才找到個有妹妹的,很多小妹妹都回家過年去了,這家還好,留了3.5個。

一進門就見那牆上寫道:「春天洗腳,昇陽固脫;夏天洗腳,暑濕可祛;秋天洗腳,肺潤腸濡;冬天洗腳,丹田溫灼。」也不知是真是假,管他娘的,試下。

來了兩個小妹妹,一人端上一個大盆,裡面的水是熱氣騰騰,一陣的揉、捏、搓、扣、敲,讓季子強難受又疼痛,那小妹妹的小手,還不時的在他敏感的地方按那麼兩下,讓他一陣陣的過電,不過真的可使緊張的身心得到松解,焦急的心情也可以消除很多,他也就慢慢的開始適應,趙遠大到是舒服的很,眯上眼,很是享受.......。

一起出來已經是半夜兩點了,但街道上年輕人還是很多,兩個人分手後,季子強走在這個曾經那麼熟悉的街道,感慨很多。

葉眉已經回了省城,季子強給她打了個電話,祝福了一番,他準備去韋市長那去坐下,一是拜個年,在一個就算是緩和下關係,當初自己搞的那個洋河縣工業園的事情,一定讓韋市長心裡不舒服,這個疙瘩要不解開,以後自己麻煩很多。

他也就沒有等晚上,在中午2點多就去了韋市長的家,他過去還沒來過韋市長的家,就先在樓下給韋市長打了個電話,看看人家方便不方便接待自己,也順便問個門。

韋市長接上他的電話,有點詫異:這季子強怎麼也會這一手,是來給自己送禮,還是想來道歉,緩和關係呢,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讓他上來了。

季子強帶了幾瓶好酒和兩條中華,進了門韋市長還是很客氣的,一點也沒有對他不滿的情緒,招呼他坐了下來,問了些工作方面的問題,季子強也盡量的往好的方面說,韋市長也就隨便的鼓勵了幾句。

在季子強後來告辭的時候,韋市長還是很熱情的要留他吃飯,季子強也是很委婉的推辭了.........晚上他又帶了點禮品,專門去了趟張秘書長家,張秘書長正在家看電視,他們也是很長時間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