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二十一章拜年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那趙遠大想想都是懊惱,自己就想了一下子酒,把三個三都窩在手裡浪費了。 打完牌,幾個人就都散夥了,趙遠大帶上季子強給他的酒,一定要拉上季子強坐他那破麵包車,上車后就要季子強陪他去洗腳,...

?由於路上跑的慢,到了下午,季子強才趕到了柳林,本來打算是要留下司機吃完飯走的,但司機希望回洋河縣吃團圓飯,季子強也不好過於強留,叮囑了幾句,讓他路上小心,開慢點,就讓他先回去了。

季子強給家裡帶來了很多年貨,其實家裡也準備了好多,但季子強在年前收了那麼多的煙酒,食品,禮物,家裡不幫他分流一點,他那縣委的辦公室只怕也裝不下了。

一進家門就看滿屋子都是人,什麼大舅,姨媽,姑父,姑姑的很是熱鬧他也就一個個的招呼,發煙,陪笑臉,聽誇獎,說:那裡那裡,客氣客氣。

大家也像是久別重逢的人一樣,一個個的和他說些虛假和客套的話。

在吃飯的時候姨媽就專門的站起來給他敬了一杯酒,在接酒的時候季子強就知道,一定有麻煩事了,他這個姨媽那可是個撲紅踏黑,只做錦上添花,決不雪中送炭的人,今天給自己敬酒,後面一定是有事要說果然,喝下這杯酒後,姨媽先是大大的誇讚了他一翻,然後說:「澤兒啊,你現在是混出來了,你看你這個小表妹還在街道的鞋廠工作,一天又苦又累的,你給想個辦法調動下吧」。

季子強一看這上真的來了,本想先推下,也提升點難度,但看到表妹那可憐巴巴的眼神,也就隨口答應:「好,以後有機會我會幫她調動下。」

這話一出,所有的人,包括他爸他媽都臉上掛起了燦爛的笑容我的兒子多牛氣,往常過年那有今年親戚來的這麼整齊。

季子強在不斷的誇獎和羨慕的眼光里吃完了這頓飯,他感覺自己臉上的肌肉也因為陪笑而僵硬了很多。

晚上哥們叫趙遠大來了個電話,約他去打牌,估計是惦記那給他帶的好酒,季子強就問了問還有誰,又叫上了幾個朋友。

哥們叫趙遠大最近生意很好,他老婆到是過來了,他現在是度日如年,老婆就象名偵探阿蘭一樣,對他防護森嚴,等閑的女人那是很難靠的上30米之內,今天也就是借季子強的名頭,出來混混,他老婆也知季子強,就只好解開了韁繩,把他放入了花花世界。

季子強從家裡帶了好些酒,準備送給他們,在進酒吧的時候那門迎小姐很是為難了他一會,怕他自帶酒水,最後他就把東西全部放在了吧台才算通過。

一會人就到齊了,四個人一起說了些不鹽不淡的問候話,就開始了戰鬥,打了一會哥們叫趙遠大就牽挂起那酒來了,問:「兄弟,剛才你不是說給我帶東西嗎。」

季子強看他猴急的樣子就說:「誰的事都可以忘記,你老人家的事,那是堅決不忘的,酒都在吧台保管好的,一會走的時候拿。」。

在哥們叫趙遠大正高興的時候,季子強用二個四張牌的聯子,練翻了他。

季子強嘴裡就說著:「這一把打的好,半瓶酒錢打回來了。」

那趙遠大想想都是懊惱,自己就想了一下子酒,把三個三都窩在手裡浪費了。

打完牌,幾個人就都散夥了,趙遠大帶上季子強給他的酒,一定要拉上季子強坐他那破麵包車,上車后就要季子強陪他去洗腳,他準備在老婆一會打電話查崗的時候,用季子強做擋箭牌,季子強也只能答應啊,兩人就跑了幾家足浴店,才找到個有妹妹的,很多小妹妹都回家過年去了,這家還好,留了3.5個。

一進門就見那牆上寫道:「春天洗腳,昇陽固脫;夏天洗腳,暑濕可祛;秋天洗腳,肺潤腸濡;冬天洗腳,丹田溫灼。」也不知是真是假,管他娘的,試下。

來了兩個小妹妹,一人端上一個大盆,裡面的水是熱氣騰騰,一陣的揉、捏、搓、扣、敲,讓季子強難受又疼痛,那小妹妹的小手,還不時的在他敏感的地方按那麼兩下,讓他一陣陣的過電,不過真的可使緊張的身心得到松解,焦急的心情也可以消除很多,他也就慢慢的開始適應,趙遠大到是舒服的很,眯上眼,很是享受。

一起出來已經是半夜兩點了,但街道上年輕人還是很多,兩個人分手后,季子強走在這個曾經那麼熟悉的街道,感慨很多。

葉眉已經回了省城,季子強給她打了個電話,祝福了一番,他準備去韋市長那去坐下,一是拜個年,在一個就算是緩和下關係,當初自己搞的那個洋河縣工業園的事情,一定讓韋市長心裡不舒服,這個疙瘩要不解開,以後自己麻煩很多。

他也就沒有等晚上,在中午2點多就去了韋市長的家,他過去還沒來過韋市長的家,就先在樓下給韋市長打了個電話,看看人家方便不方便接待自己,也順便問個門。

韋市長接上他的電話,有點詫異:這季子強怎麼也會這一手,是來給自己送禮,還是想來道歉,緩和關係呢,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讓他上來了。

季子強帶了幾瓶好酒和兩條中華,進了門韋市長還是很客氣的,一點也沒有對他不滿的情緒,招呼他坐了下來,問了些工作方面的問題,季子強也盡量的往好的方面說,韋市長也就隨便的鼓勵了幾句。

在季子強後來告辭的時候,韋市長還是很熱情的要留他吃飯,季子強也是很委婉的推辭了晚上他又帶了點禮品,專門去了趟張秘書長家,張秘書長正在家看電視,他們也是很長時間沒見過了,對季子強來說,張秘書長既是自己的朋友上級,又幫過自己一些忙,所以對他是格外的客氣,見面就問好:「張秘書長過年好啊,今天給你拜個年,平時你也忙都沒敢經常打擾你。」

張秘書長對季子強也是很看好,他有今天自己也算幫過忙,沒想到小子能耐還不小,沒幾天就到了縣委書記的位子,來日只怕不在自己之下,他就很客氣的說:「呵呵,要說忙你比我還忙,現在是父母官啊,過癮吧。」

季子強給他發了支煙說:「也就是個巧合吧,要沒你們在上面撐著,就我這點能耐,還混什麼。」

張秘書長接過煙來,季子強給他點上,張秘書長的老婆剛好泡了茶給他們,看到他抽煙,就瞪了他一眼,把個張秘書長緊張的,假裝咳嗽兩聲,對季子強說:「最近嗓子不好,少抽點,少抽點。」就放下了香煙,季子強也要摁滅煙,張秘書長就說:「你抽你的,沒關係。」。

看他老婆一走張秘書長就拿起來有抽開了。

抽了兩口就對季子強說:「你沒去韋市長那兒?他這個人你要多注意點」。

季子強回答道:「謝謝張秘書長提醒。」

他並沒有說今天自己去過的話。

兩個人又諞了一會,季子強看看時間不早了,就告辭回家去了。

初四,天剛放亮,季子強就提上包到了車站,他本來可以要個車,或者讓哪個朋友借給自己一輛車送他去省城,但自己過去也是苦日子過慣了,就準備坐公交車去,到了車站一看,過年這幾天外出的人很少,還能買上車票,他心裡塌實很多,不用排隊,不用去擠就買到了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一個縣為書記坐公交,也算是體驗下民情。

走半道上他就給華悅蓮打了個電話:「悅蓮,我快到省城了,你那面給家裡說的怎麼樣了,我方便過去嗎?」

華悅蓮說:「你來吧,我昨天給老媽說了,她說歡迎你來,老爸我還沒說呢,最近幾天他也忙,一些老同志都輪換著請客,不過今天好像不出去。」

季子強叱了下牙,心裡還是有點七上八下的,就說:「要是你爸趕我出來,你可要為小民作主埃」

華悅蓮就咯咯咯的笑了一會說:「不怕,大不了我陪你浪跡天涯,咱們兩人私奔。」

季子強呵呵的笑了笑,放鬆了一下神經說:「也行,柳林郊外有座大山,我們就上那去,我織布來你耕田,你去挑水我澆園,怎麼樣。」

華悅蓮就「嘿」了一聲說:「你想的好事啊,怎麼重體力的活都讓我干。」

兩人又說笑了幾句,才收了線。

季子強知道這次來了,是躲不過華書記的,見就見吧,反正自己是抱定了一個宗旨,絕不像上次那樣激動,他批評就批評,他挖苦就挖苦,自己就給他來個臉大皮厚,誰讓自己想人家的閨女呢。

主意打定,季子強也就放下了包袱,眯起眼休息了,班車就慢慢的搖著,一路走走停停,上人下人,再搖了個把小時,到了省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