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一十八章惹一身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過什麼了,最近才發現自己變的很懶,今天他決定寫點什麼。 想法是好的,可實踐起來很難啊,還沒寫幾個字,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接上一聽,是副縣長馮建來的電話:「季書記,今天沒事了吧,你看要過年了,...

?季子強揚揚眉毛,知道她在胡說八道,哪有送人禮品還說是山寨貨的,但也很佩服她的這個理由編造的很合情合理,是啊,又不是送給自己的,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季子強笑笑搖了下頭說:「那我就代她先謝謝你了,向主任在這裡還成吧,有什麼不習慣的,或者吃不準的,多和汪主任問問,我都給他交代過的。」

向梅莞爾一笑說:「謝謝書記的關心,以後書記有什麼事情也儘管吩咐,我們辦公室就是為書記服務的,千萬不要見外。」

季子強說:「向主任這說法有點不對,辦公室是為全縣老百姓服務的,可不是為我服務埃」

向梅也不爭辯,就說:「行,我記住了書記的教誨了,晚上書記有應酬嗎,我和老蔣想請書記坐坐。」

季子強很為難的說:「今天只怕不行,最近每天事情很多,過段時間吧。」

向梅感覺季子強是在搪塞自己,就說:「書記,我這次調動都是你一手提攜的,不讓我表示一下,我真的是於心不安,書記就騰出一點時間吧,讓我們兩口子聊表心意。」

季子強見向梅說的也很真誠,就也很實在的說:「向主任,不是我有意駁你面子,最近這段時間每天都安排的有應酬,你對辦公室工作熟悉一點你就知道了,我不是客氣推辭,真的沒時間,你先把這頓記下,等以後閑一點了,我一定吃你一頓,怎麼樣?」

向梅聽季子強這樣一說,也不好在勉強了,只有等以後找機會請一下季子強,不過來日方長,自己已經是到了縣委,以後天天和書記見面,有的是機會。

向梅和王隊長是高興和興奮的,但在此同時,他們兩人也忽略了一個基本的問題,那就是所有人的獵奇和忌妒的心理,有一句話說得好,人們可以容許千里之外的人升官發財,卻見不得自己的鄰居超越自己。

王隊長的提升到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因為他本來也夠這個資格,不過是過去上面沒關係,一直沒遇見個好的伯樂,所以就耽誤了。

但向梅提升的消息一經公示,自然就引起了人們的議論,因為她是女人,又因為她長得夠漂亮,那閑話就少不得,要是一個長得很難看的女人得到了提升,或者閑話就少了一點,於是有人說:「做女人就是好,只要褲腰帶一松,就連政治待遇也提高了」。

還有的打趣的說:「恨自己生為男人,就算鬆了褲腰帶,也沒有哪個領導領這個情。」

一時之間,在小小的洋河縣針對向梅的議論就掀起了一個高巢。

向梅剛從季子強房間出去,走到了辦公室的門口,就聽見辦公室里有好幾個人在一起議論自己,她悄悄的躲在門外聽他們說什麼。

只聽一個局長的老婆,也在辦公室待了好幾年的一個悍婦說:「你們還不知道吧,這個向梅真是不簡單呢,不單是季書記啊,就連冷縣長聽說和她也有一腿。冷縣長還和她一起跳舞呢。剛剛她又去季書記房間了,一去就是這大半天,誰知道他們在搞什麼埃」

其他人也驚奇的問:「真的?她那麼有能耐啊,怪不得一個公安局的小科長就提拔重用了呢。女人嘛,就是比我們男人有資本,哈哈哈。」

「經典,哈哈哈「哈哈哈」幾個人就笑了起來。

向梅有點委屈的站在外面,一時也不好進去了,她最委屈的就是別人說她和季書記曖昧,這讓她很慚愧,自己提升了,把季子強給摸了一把黑,她就在心裡想,什麼時候給季子強還一場情意,他沒吃羊肉都是一身的騷,那就一定讓他吃一次,好好的吃一次。

想到了這裡,向梅頭一揚,還沒等他們笑夠,她故意在門口乾咳了一聲,就走了進去。

屋子裡的議論聲馬上停止了,她就裝作什麼也沒聽見一樣,大大方方的往自己那裡走去。看到她來了,其他部門說閑話的幾個人也魚貫而出,只剩下他們辦公室的幾個人面紅耳赤的面面相噓,向梅她像沒事一樣坐在自己的辦公桌旁,拿起一本書,嘩啦啦的翻來翻去。

辦公室里的人做賊心虛,誰也沒有講話,屋子裡的沉默讓人感到沉悶而壓抑。

送走了向梅,季子強有開始忙了,不停地會議,不斷的應酬,還有很多文件的下發和簽字,這幾天特別的忙。

季子強就這樣的忙忙碌碌的過了幾天的時間,就到了年底,還有三天就是大年的初一了,縣委辦公室里,家遠的已經可以走了,家在本地的也找個機會就偷跑去準備年貨了,季子強知道是這樣個情況,所以他就沒到各部門去看,他不願意自己對下屬過於的苛刻,他一個人就呆在辦公室里,,寫寫東西,他已經很久沒寫過什麼了,最近才發現自己變的很懶,今天他決定寫點什麼。

想法是好的,可實踐起來很難啊,還沒寫幾個字,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接上一聽,是副縣長馮建來的電話:「季書記,今天沒事了吧,你看要過年了,你也要回柳林市,今天我準備了點菜,想把你巴結巴結下。」

季子強就哈哈笑了起來:「你還用巴結我啊,不給我墊磚頭我就高興的很。」

馮建沒有了笑聲,很鄭重的說:「和你搭班子時間雖然不長,但我從心裡佩服你,我雖然不能對你象社會上那樣說兩肋插刀吧,但以後不管什麼事,一定儘力給你做好。」

馮建的話是發自內腹的,過去哈學軍做縣長的時候,哪裡把他們幾個副手當回事,有點好處的事輪不到他們,麻煩的時候就派上了他們,那時候他們真還比不上一個局長有實權,吃個飯,報銷個發票也要先選個好日子,免得哈尋君說上幾句扎氣的話。

季子強聽他這樣真誠的說,也有點感動,自己也要靠這幾個副手儘力協助,不然自己就是有日天的本事也玩不轉這諾大的洋河縣,他就沒有推辭作假,爽快的答應了。

下午到了馮建的家,幾個副縣長和幾個常委都坐在裡面,見他進來一起站起來相迎,現在他的季子強已經不是剛來時候的那個他們可以不當會事的年輕人了,且不說他現在是洋河縣絕無僅有的書記,就他那超人的膽氣和過人的智謀,也讓他們自愧不如,大家是從心裡尊敬他。

季子強帶給他們了全新的認識,也帶給了他們過去沒有的權利。

季子強一看這麼多人就說:「洋河縣的地方小啊,有點好吃的,都聞到了。」

馮建哈哈笑著說:「也沒什麼好吃的,就是都辛苦一年了,大家一起聚會下,輕鬆一晚上。」

新來洋河縣任職的副縣長姜瑜昆也心情不錯,笑著說:「你們晚上都有辦法輕鬆,可我們華書記晚上怎麼輕鬆啊,該不是自己解決吧。」

方菲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奇怪的問:「自己怎麼解決?」

幾個人一起哈哈笑了起來,方菲臉一紅,罵了一句:都是流氓。

很快菜就端上了桌,看來馮建在家混的還不錯,也老實不客氣的坐了上來,他媳婦一個人忙裡忙外,馮建給大家到好了酒就說:「季書記,奧,應該是明天要值班,後天就回家了,我就代表他們今天請你過來,也算是給你先拜個年,希望你明年工作更順暢。」

幾個人都站起來一口乾了。

喝了一會,紀檢委曲書記就問了一句:「季書記,明年你不會就走吧。」

他的話一出口,大家都全靜了下來,在他們的感覺里,季子強很有背景,不然怎麼可以在進入仕途的這麼短時間就走到了書記這一步,他們可都是老官場的人了,知道混上來這一路的酸甜苦辣,本事算個屁,靠的就是吹,拍,送和後台,季子強他們是看到的,吹,拍,送沒有,那就只有一條後台硬了。

大家見過很多有後台的,到下面來就是為了刷層金粉,過段時間就一個跟頭上去了。

季子強不能有絲毫的猶豫,他知道必須馬上回答:「呵呵,看來你們還是不歡迎我啊,要不怎麼的,就要趕我走。」

紀檢委曲書記連忙解釋說:「季書記,你知道我不是這意思,其實大家都希望你可以在洋河呆的時間長點,但以你這趨勢看,升遷只怕是遲早的事。」幾個人都不由的也點起了頭。

季子強想了想說:「我如果說我這是僥倖,你們也許不相信,但我可以這樣說吧,借你吉言真有一天我提升了,我也要把洋河縣發展好了再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