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一十七章逃過一劫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點什麼出來。 其他人事不關己,也沒怎麼注意這呂副書記的講話,感覺是老生常談了,既沒新意,也沒營養,所以聽完后,大家都用近乎麻木的神態,轉過了頭,平靜的望著葉眉。 葉眉也就對著呂副書記點...

?季子強看著大家一個個急慌慌地表白髮言,惟恐落到別人後面的樣子,心裡有著說不出的舒坦,不僅舒坦,而且滋膩。這種舒坦而滋膩的感覺,他已經好久沒有了,他已然對這種感覺有些陌生,今天這舒坦而滋膩的感覺重又獲得,讓他心裡鼓鼓漲漲的好不滿足!

會議室里煙霧繚繞,熱鬧異常,笑聲朗朗,低眉順目之人環繞四周,恭維奉承之聲不絕於耳,使得會議室里的味道變得很複雜,很不同尋常,很有些撩撥人心,他在這樣的環境里陶醉了,也興奮了。

季子強就笑了,他說:「看來這個人今天是一定要通過了,你們都這樣說,那一定有道理,我們一貫的原則就是民主嘛,那我也只好同意了,旭輝同志,你的看法呢。」

季子強收起了嘲弄的表情,很自然,也很認真的對冷旭輝問。

在季子強的心裡是期望冷旭輝不同意的,按照一般人的習慣,按照敵人同意的,我就堅決反對的理論來說,冷旭輝是應該站在反對的立場,那就剛好,自己也有了點回擊冷旭輝的題材了。

但季子強的心裡又很顯然的知道,這個理論在冷旭輝身上是不適合的,因為冷旭輝不是笨蛋,他的智商未必遜色於自己。

冷旭輝怎麼可能反對,他知道這個向梅是什麼來路,也知道季子強這一招不僅躲避了自己的圈套,還有一些反擊的味道,他是不會上這個當的,他說:「大家都這樣說,我也沒什麼意見,這個同志我本來上次就要調動的,因為程序問題,最後沒能達成,這次也好,算是解決了遺留問題。」

他這話也就是說給季子強聽的,你可以識破我的計謀,但想讓我上當,只怕還差點道行。

季子強依然笑著,既然對方不鑽這個套子,那就收手吧,機會有的是,不怕你精似鬼。

季子強說了:「大家都沒有反對意見,這很好嘛,表示了我們常委會的團結和步調統一,嗯,那這事就這樣定下了,手續可以緩一步慢慢辦,先把人挖過來,先把工作開展起來。」

汪主任就準備繼續的表表忠心,他問季子強:「手續其實也很簡單,我看這一兩天都可以轉過來了。」

季子強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說:「呵呵,汪主任比我都心急啊,好了,今天會議到此為止吧,沒其他事情大家就散了。」

汪主任就張大了嘴,知道自己這馬屁是拍到了馬腿上。

季子強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你市委的呂副書記不是就為這事情想要收拾我嗎?我現在是給足了你的面子,直接把向梅調進了縣委,這比那公安局應該好了很多,後面就看你給不給我面子了,我現在就拿這個人做人質,你給我留了後路,我就把向梅的手續痛痛快快的辦了,你要一點面子不給,那這手續我就難辦了,說不定向梅過些天還得回去。

汪主任是不明白季子強的心思的,但他知道自己現在該做的就是先調人,手續壓壓在說。

在會議以後接下來的這幾天,冷旭輝都是悶悶不樂的,這次的計劃被季子強看穿和破解,讓他很是鬱悶,自以為很巧妙的招數,現在到了季子強那裡就完全的暴露了出來,季子強一定不會就此罷手的,真的他要是對自己發起難來,自己是不是能抵擋得住啊,就算韋市長對自己有什麼默許,但很多事情後果難料。

在季子強大享受的時刻,柳林市委也召開了一次會議,這是一次很嚴肅的常委會,葉眉和韋市長都靜靜的坐在那裡,聽著組織部介紹著一撥幹部調整方案,這樣的氣氛實際上是不搭配這個會議議題的,因為方案誰都知道是怎麼來的,那是結果了幾輪的磋商,是葉眉點頭認可的方案,大家也就是擺擺關注的神態,其實每一個人早就成竹在胸,知道怎麼表態了。

這樣的過場還的走,於是在組織部長周宇偉講完以後,大家稍微的等待了一下,看看會不會出現未料的意外,經過等待和觀察,感覺這個方案是具有統一的認可,他們就不用在等書記和市長先說了,這樣通常的情況就會是自由發言了,每一個人都說點不關痛癢的話,談一談雲山霧罩的事情,然後表示了贊同。

提案順利的通過了,就在大家認為會議將要結束的時候,韋市長卻說話了,他看了看市委專職黨群呂副書記說:「對了呂書記,你上次說到那個黨務公開檢查的事情,洋河縣是個什麼情況,上次是民主生活會,沒有詳談,今天可以借這機會說下埃」

呂副書記就理直氣壯的說了:「是啊,上次說了一半,這次我就在補充一點。」

葉眉的心一緊,就冷冷的看了呂副書記一眼,也提高了警惕,準備好對付的策略,而韋市長就向呂副書記關切的點著頭,鼓勵他說下去。

呂副書記就繼續的說:「以後我有個建議,到下面去檢查,就是應該輕車簡行,不給下面帶去麻煩,我們的很多同志,已經習慣於到下面像欽差大臣一樣的受到招待和追捧,這個思想。」

這呂副書記就一通的慷慨激昂的發言。

但葉眉和韋市長都迷糊了,特別是韋市長,他才不希望聽到的是這些,他更希望呂副書記提起季子強的問題,今天就是個好機會,但他到底還是失望了,呂副書記估計是歲數大了一點,上次他講的什麼現在他自己都接不上了,都給忘了,在他說完這一大堆話以後,他竟然說:「嗯,我今天就暫用大家一點時間,講這麼多了。」

然後他就閉上了嘴巴。

葉眉在呂副書記講的時候,心裡是有一點擔心的,她也知道,韋市長突然的發難,想要借呂副書記的口,把季子強的問題再次搬上議案,對韋市長這個做法,葉眉心裡是很不舒服的。

結果就又一次的出乎了她們的預料之外,呂副書記是壓根就沒有提起一句季子強的名字,看來這人上歲數了也有好處,老呂今天把上次的問題給忘了。

葉眉就用絕對的,毫無一點感晴色彩的平靜眼神看這韋市長,就像是在問他,沒事了吧,你還想折騰點什麼出來。

其他人事不關己,也沒怎麼注意這呂副書記的講話,感覺是老生常談了,既沒新意,也沒營養,所以聽完后,大家都用近乎麻木的神態,轉過了頭,平靜的望著葉眉。

葉眉也就對著呂副書記點點頭,又稍稍的強調了幾句,然後宣布了散會。

這次季子強得以僥倖逃脫,也算他運氣好,如果沒有方菲的提醒,只怕以夏季子強對洋河縣的理解成度,他未必能知道向梅和呂副書記的關係。

過了幾天,公安局刑警隊的王隊長就正式的下文提升為公安局的副局長了,同時調動的還有公安局的向科長,她被調到了縣委辦公室做副主任,這兩人的心情可想而知了,都親自到季子強的辦公室來表示了感謝。

王隊長是帶了一個紅包來的,裡面估計也應該有好幾萬元錢,不過讓季子強劈頭蓋臉的一陣呵斥,他灰溜溜的離開了,走到了門口又轉回來說:「領導,那你不要紅包也可以,飯總要讓我請一頓吧,不然你讓我情何以堪。」

季子強真是讓他給逗笑了,說:「你還拽上詩詞了,會寫那幾個字嗎,真是的,我最近工作忙,應酬也多,這樣吧,等到春節過後,你好好的請我一頓,怎麼樣?」

王隊長高興的說:「好好,沒問題,到時候你想吃什麼菜,想喝什麼酒,一句話,洋河縣沒有的我到柳林市買,柳林市沒有的我到省城買,省城。」

季子強一口就接了過去說:「你到北京去買,是不是,趕快滾蛋,再不走。」

那王隊長不等季子強把話說完,早就撩開腳丫子跑了。

季子強笑笑,也自己忙起了工作。

到了下午,向梅也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她已經到這面報到上班了,也沒穿警服了,收拾的到很莊重大方,不過就算是如此,她身上那特有的風韻和嬌媚依然很難完全的掩飾住,一舉一動都能勾人心魂。

向梅她經過上次的試探,也知道季子強是不會要紅包的了,她專門的買了一件高檔的女士服裝,說是給華悅蓮買的,讓季子強幫著帶過去,這讓季子強就沒有辦法推辭了,人家又不是給自己的。

季子強拿起那服裝看了看,是個名牌的,心想這隻怕沒有個三五千也下不來,就有點猶豫的說:「向科長,這有點太高檔了,我怕華悅蓮穿不起埃」

向梅就嬌笑著說:「什麼啊,你不要看牌子,現在都是山寨貨,便宜的很,就兩三百元錢的事情,這和季書記沒關係,是我們兩姐妹的交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