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一十六章捅破茅草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嚴重,我們洋河縣在以華書記為首的領導下,現在已經邁入了一個快速和嶄新的時刻,辦公室的工作更為重要,要起到領導參謀和協助的功能,我同意汪主任的提議。」 馬部長也許能猜到一點季子強為什麼要這樣急切...

?呂副書記愣了一下,他也搞不清季子強是早有此意還是現在反應過來重新考慮的,但不管那種情況吧,都說明他還是知道厲害,這就夠了,以後向梅還要在人家手下混,得饒人處且饒人,呂副書記就說:「嗯,看來季書記想問題還是深刻,我知道了。」

他並沒有問的更詳細,有的話是不用說的,他相信季子強今天能給自己打這個電話,那就表明了季子強一定會解決好這個問題,所以自己完全不用再多說什麼了。

季子強就又說:「本來這事情我們上過幾次會的,但可能向梅同志不了解情況,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那公安局要求業務性很強,太辛苦,一個女同志不合適,我原打算不給你彙報這個事情,但怕書記你誤會我,呵呵,先彙報一下。」

呂副書記也就呵呵的笑笑說:「小季啊,還是你想的周到,不過這種事情在你職權範圍,我也不能說什麼,但我謝謝你這樣看重我,好了,那就這樣,掛了。」

電話是掛斷了,但呂副書記心裡就有點猜疑起來,這個冷旭輝是不是想把我當炮灰啊,明明他們會上都商量過調向梅到辦公室去的,他還躥騰向梅去爭那個副局長,看來他是別有用心了。

掛上電話,季子強也嘿嘿的笑了,不管呂副書記怎麼想,但至少他會停止對自己的攻擊了。

季子強現在是可以輕鬆一下的,同時,在最近一階段,季子強也明顯感覺到,他使用起吳書記這些人的時候,很順暢,沒有一點的抵觸和消極,從他們的言談表現中,也可以發現,他們的論調正在逐步的向自己靠攏過來,這對季子強來說,應該是個好兆頭,他是官場中人,不會為過去一些宿仇去打擊和嫉恨他們的,在這裡是沒有仇恨和友情,有的只是需要和利益,因為這就是工作。

所以在隨後的幾天里,馬部長和汪主任都在努力的把這件事情辦好的,這是季書記他老人家親自交辦的事情,他們兩個也做好了全面的準備,找好了各項的理由,就算那個向梅同志是個禿子,他們也決定要把她說成是一朵鮮花,要說的縣委辦公室沒有了這個向梅同志,就像是馬上要關門一樣。

今天兩人又來給季子強把這件事情做了個彙報,說考察材料和其他準備工作都已經就緒。

季子強又問了問他們:「老馬你看還需要那些方面的支持?」

馬部長一點都不想給季子強添什麼麻煩的,他斬釘截鐵的說:「不用了書記,你放心,交給我的事情就沒一點問題。」

季子強很欣慰的點點頭說:「那就麻煩你們了,抓緊點,這一兩天就上會。」

兩人答應一聲,告別了季子強,繼續投身到編造工程中去了。

離過年很近了,季子強忙的都快飛起來了,最近還老是有人來找他,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鄉長,廠長,經理,老闆,和想要晉陞的幹部,給他不斷的送來了過節費,禮品。

季子強也不怎麼推辭,懶得多費口舌,煙酒留下自己享用,紅包就用老辦法,把財政局的肖局長叫過來,打個條子,進了財政收入,在收紅包的時候心裡就想:你們錢多,儘管送。

今天酒廠的馬廠長也來了,見了季子強就一陣的狠拍,最後拿出了兩條煙,兩瓶酒,一個紅包,季子強就問他了:「你這些東西和紅包的錢從那出的,要是你們廠里的就拿回去,要是你自己的我就收下」。

馬廠長的錢當然是單位的,這是每年都有的項目費用,他就說:「我這錢是我廠長固定招待費裡面留下來的,你不要,那我也要花掉」。

季子強也知道現在企業好壞不說,但企業領導都有一個固定比例的請客招待費用,他給自己比他拿去泡小姐好點,至少不會染病,還可以為縣財政出點力,也就照單收下了。

馬廠長見季子強收了紅包就又奉承了一會說:「書記啊,我發現和你在一起我進步挺大,要是經常見到你,我肯定會各方面有所提高」。

季子強知道他在拍自己,也不以為意,就說:「好啊,那以後你經常過來轉轉麻。」

馬廠長見有了縫隙就小心的說:「廠里忙沒時間經常跑啊,我在酒廠呆了10多年了,要是可以調到機關多好,聽說經委劉副主任開春就退了」。

原來這小子是想謀那個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的位子,季子強心裡笑笑,就對馬廠長說:「我還想提你做副縣長呢,但我才來多久,我一來就明確說過短期之內縣上幹部不做大的調整,你小子想讓我自己扇自己嘴巴」。

馬廠長忙說:「不是不是,我也就是這樣一說。」

季子強拿起那紅包又說:「看來這紅包不好收啊,你還是帶回去算了,免得讓你失望。」

馬廠長那裡敢再拿回去,一溜小跑就失去了蹤影。

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方菲來電話問今年過年看望老同志的標準是多少,季子強過去也沒經手過這樣的事,就讓她按去年的標準走,不過專門強調了下,給老同志拜年買的酒,就從洋河酒廠買。方菲就開玩笑說:「季書記也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埃」

季子強聽到她的玩笑,就說:「那是,當然不能亂流」。

方菲在那面想想的這個話不太對頭,但一時也想不出那裡有問題,季子強就把電話掛斷了。

過了一天的時間,季子強就把縣上的常委們召集到了一起,研究了幾個洋河縣比較亟待解決的問題,在會上也大概的談了談在年後對五指山以及溫泉等地進行開發的構想,大家聽了都是很振奮,要是這兩個地方可以開發成功,以後洋河縣就可以扭轉目前以農業為主的經濟結構,從而獲得更多的經濟來源。

同時在這次會上,汪主任就把準備抽調公安局的向梅同志到辦公室的問題提了出來,他當然是說了幾個必須,幾個重要性,最後說:「為加強我縣的經濟開發工作,我再次特請各位領導,能夠同意向梅同志到辦公室來工作。」

季子強是不用說了,在汪主任的整個發言中,他都是笑咪咪的看著汪主任,這也是今天汪主任越說越精神的一個原因,在過去,汪主任是很少這樣長篇大論的發言的,按他的排名,也輪不到他嘰哩哇啦的說著一堆,但今天的情勢不同,大家也明顯的看出來他的講話是有恃無恐的,所以所有的常委都很耐心,都很專註的聽著他的講話。

組織部的馬部長在汪主任講話剛一結束,就表態了:「汪主任這個請求我看是成立的,他們辦公室也真的缺員嚴重,我們洋河縣在以華書記為首的領導下,現在已經邁入了一個快速和嶄新的時刻,辦公室的工作更為重要,要起到領導參謀和協助的功能,我同意汪主任的提議。」

馬部長也許能猜到一點季子強為什麼要這樣急切的解決向梅的問題,因為他是知道向梅底細的,但這就不是他考慮的事了,他只知道季子強有這個需要,所以,旗幟鮮明的表示支持,那才是自己應該做的。

季子強果然對他也很溫柔的笑了笑,這讓馬部長猶如是沐浴在春風之中,那顆心就在剎那間感到了熏熏欲醉。

.

在馬部長講話一開始,冷縣長就心裡一緊,這個名字對他也太重要了,自己前一段時間實質上全都是圍繞著這個名字,但就在這一刻,冷縣長知道,自己的計劃和期待都將成為泡影,季子強已經成功的破解了自己的招數,就像是自己挖了個陷阱,上面蓋上了茅草,而季子強卻用一根很細的小棍,把這蓋在上面的茅草都挑開了,那個洞固然很大,但洞口已經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冷縣長沮喪的看了一眼季子強,不料想剛好就和季子強的眼光交織在了一起,在季子強那略帶幾份嘲弄的眼神中,冷縣長感到了失敗,這樣的結果讓他不能接受,但又無可奈何。

其他幾個常委也感覺到今天這個馬部長和汪主任的反常,按說坐在這裡的兩大首腦都未曾發話,他們怎麼如此篤定的表示了贊同,其間自然是有很多貓膩在裡面了,再一想,他們不可能是為冷縣長說話,因為他們本來就和冷縣長不是一個派別,那麼他們兩人在為誰在說話呢?毫無疑問,是為季子強了。

這個結論一旦得出,大家就爭先恐後的說了起來,而且都是毫無例外的表示了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