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一十四章向主任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水樓台先得月,它就好比是一個皇宮裡的副總管一樣,不要說一般的副局長,就是那些正職局長,見了面也會客客氣氣的。 要是運氣好的話,過個三兩年後再上一個台階,做了正主任,那立馬就能進常委,這就把所有...

?季子強抬起頭來,收斂起深層的表情,微笑道:「沒有啊,剛才我們在談論如何把這個五指山開發出來,蔣局長給我出了個好點子,我正在消化呢。」

蔣局長恭順的笑了笑說:「季書記你也太謙虛了,我就是隨便說了幾句而已。」

季子強道:「蔣局長這是點睛之筆啊,不然我可沒有想到那麼多。對了,這件事情很重要,在很多環節上都要有個得力的人協調才行,唉,不瞞你們兩人啊,縣委辦公室在處理這個方面的力度還是很弱。」

向梅笑著道:「縣委辦公室不會多配幾個副主任?就汪主任一個,哪忙的過來。」

季子強點點頭道:「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呢,但一時又沒有一個合適的人選,這人要拿得出檯面,還有能力,素質,靈活度一樣都不能少,還真是難找。」

向梅就軟軟的說道:「是季書記的眼界太高了點,洋河這麼大,哪能沒個人才。」

或者今天向梅感覺自己和季子強熟悉了許多,說話也就隨意了一點,她就為自己的沒有提升抱屈起來,說出的話裡面,多少有點醋意和不滿來了。

這話一說完,季子強就看向了向梅,眼光深邃難測,向梅起初還滿面含笑的,但在季子強的眼光中很快就有點一份局促不安來,她感覺自己說話有點隨意了,是不是引起了季書記的反感,她老公蔣局長也瞪了她一眼,心裡說:這個蠢婆~娘,話都不會說,大家奉承都沒機會,你還說書記沒眼光。

他就真的有點後悔把這老婆帶來了。

季子強還在看著向梅,他的眼光很專註,已經看的向梅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了。

旁邊的華悅蓮有點急了,就走過去搖了一下季子強的胳膊說:「看什麼呢,怎麼不說話了。」

季子強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哈哈的笑了起來說:「好,不錯,我看這個縣委辦公室副主任有著落了。哈哈哈。」

幾個人這才知道他又想起了工作,都一起鬆了口氣,蔣局長擦了下額頭,其實那裡並沒有汗水,這只是他一個緊張后的習慣行動作。

向梅也是暗暗長吁了一口氣,心裡想到,這個季書記的確讓人生畏,一會是陽春白雪,一會是雷霆萬鈞,深不見底,難以猜測,誰要和這樣的人為敵,真是太過恐怖了。

華悅蓮就扭著頭問季子強:「子強,你看上誰做辦公室副主任了。」

季子強笑笑說:「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他這話音一落,那向梅就「哎呦」了一聲,她手中一抖,那杯水溢出了許多,到在了她的腿上,好在水已經放了一會了,否則就要燙傷自己,但就這也讓她驚出了一僧。

她的驚訝不完全是水到了出來,剛才她正想喝水,突然就聽到了季子強的那句「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話,她芳心一陣的亂跳,手中的水也就灑了出來。

看看眼前這幾個人,老公是局長,不可能去做辦公室副職,華悅蓮在柳林市,再說她才工作幾天,也沒有資格做副主任,那眼前豈不是就只有自己了嗎?

這縣委辦公室的副主任級別也算副局,但意義就很重大了,所謂的近水樓台先得月,它就好比是一個皇宮裡的副總管一樣,不要說一般的副局長,就是那些正職局長,見了面也會客客氣氣的。

要是運氣好的話,過個三兩年後再上一個台階,做了正主任,那立馬就能進常委,這就把所有的局長都扔在後面去了。

她有點激動,用有點顫動的嗓音問:「季書記開玩笑的吧?」

季子強搖搖頭說:「開玩笑?我沒有啊,向科長我們接觸也好多次了,我感覺你這人大氣,豪爽,場面上也鎮的住,人嗎,當然也是蔣局長有福氣啊,找了個漂亮的媳婦,如果你去縣委把辦公室力量加強一下,要不了幾年,你一定能頂起一片天。」

向梅和蔣局長都有些興奮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們就一個勁的想,這次來爬山真是來對了,來對了,看起來以後在洋河縣,也該我們出人頭地了。

向梅好半天才換過來,說:「我真的能擔負起那樣重要的工作嗎?」

季子強輕描淡寫的說:「肯定能行,就算真有什麼問題,不是還有我在支持嗎,特別是蔣局長下一步的五指山修路工程,將來少不的和省交通廳打交道,副廳長又是老蔣的同學,你向主任代表政府縣委出面做工作,成功率就又大了許多,是不是。」

蔣局長忙說:「那是那是,我那同學海建峰在交通廳很有實權,向梅也和他很熟悉的,她去協調最為恰當。」

向梅就有點驚喜的暈了頭,要不是老公在,要不是華悅蓮在,她怎麼的今天都要給季子強來個熱吻的,她趕忙表態說:「季書記,你要是信任我,到時候和省交通廳的要款工作就交給我,說什麼我也要把海廳長拉下水,讓他給我們解決資金過來。」

這一高興,她就又說了真話,現在向梅已經是想好了,為了這個位置,為了給季子強立上一功,為將來向辦公室主任,常委,一步步的攀爬,就算是舍了自己這一身的肉,也一定要把海廳長拉下水的,一定要他給洋河縣立項,劃撥資金。

不過現在大家都在高興著,沒有人細想她的語病來,他們兩口子高興那是不用說了,季子強心裡也是高興的,本來他一直在強顏歡笑,為了避免自己幾面的強敵,他不得不違背心愿,做出政治妥協,準備提升向梅,以化解市委呂副書記的攻勢,今天來不過是想找個機會把這件事情做的自然一點,給自己留下臉面。

沒想到出人意外的是談到了開發五指山的問題,這就讓季子強有了想法,假如可以把這個向科長來個廢物利用,靠她的潑辣,靠她的關係,拿下了五指山修路的指標,這就是一個意外之喜了,也很附和自己下一步對洋河縣的旅遊開發大布局,所以季子強現在是真的高興。

喜悅和興奮交織在了一起的向梅,臉色紅紅的,半天才嬌聲說道:「好了,今天華書記和華悅蓮是來玩的,我們就不要談工作上面的事情了,現在時間差不多了,恐怕華書記餓壞了。」

蔣局長就對季子強討好的笑著說:「季書記,你看我這老婆,還沒進縣委,已經準備當你總管了。」

季子強哈哈哈一笑說:「好啊,這就是進入角色快,適應環境能力強,就這兩天,我就把她這事情定下來,現在我們吃點,看看這都有什麼好吃的。」

在山區吃飯,自然要吃這裡的土雞、野生蘑茹,還有一些野味了,向梅已經很快的投入到了副主任的工作中,跑出跑進的,一會安排老闆上菜,一會有去檢查廚房。

很快的,好多個菜就上來了,老闆笑說道:「你們這是好福氣,昨天剛弄了兩隻野兔,你們今天就來了。」

季子強笑道:「有野味當然好啊,不過兩隻不知道夠不夠吃。」

華悅蓮道:「兩隻我們能夠吃完嗎?」

季子強說:「應該沒問題,我們一邊喝酒,一邊慢慢吃吧,今天我和蔣局長少喝點酒,你們倆個女士陪我們喝,你們要多喝點。」

華悅蓮看著向梅,說:「向姐酒量肯定比我大。」

向梅謙虛地說道:「我酒量也不行。」

很快東西就都上齊了,幾人品嘗了一下,味道果然不錯,比起餵養的家兔來,好吃了很多。蔣局長對季子強說:「華書記,這裡當地自己泡的散酒也很不錯,今天請書記就試一下。」

季子強來了興緻,說:「散酒好,我很多年沒喝過了,來點。」

蔣局長讓老闆先打了一斤泡酒來,這是一種純糧食做的酒,這是農家自己壤的酒,勁大,口感好,不像現在酒廠出的酒,都是勾兌的。

四人一邊喝酒,一邊吃著這一桌子的土雞,野兔,野菌,蘑菇,到也份外的悠閑爽快。

今天是星期天,季子強的心情也好了起來,他也準備放開量喝一下,但想到一會還要開車,就只好忍了一忍。

今天季子強和向梅這幾個人待的時間長了一點以後,感覺也還不錯,自己還能和他們談的來,氣氛倒也融洽,至少沒有過去那種厭惡和反感了,其實這兩口子還算直爽,心裡到沒有太多的彎彎繞。

有時候季子強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但有時候他更希望別人頭腦簡單點,最好沒有自己聰明,這樣有安全感。

一會華悅蓮和向梅都要給他敬酒,季子強不喝,他說:「我要開車的,警察叔叔抓住了,罰款算誰的。」

華悅蓮就說:「罰款算向主任的,今天她提升了,該好好破費一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