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一十三章開發計劃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288字

?呵呵,這兩對人,爬山苦的累的現在不是兩個纖纖女子,而是兩個男人,特別是蔣局長,人也胖,還要背上這許多的東西,結果可想而知了。

可憐這肥胖的局長,才爬二十多分鐘,就開始氣喘吁吁,滿頭大汗了。

華悅蓮到是經常去健身鍛煉的,走起山路來健步如飛。

「我說華悅蓮同志,你怎麼那麼能呀!氣不喘,汗也不流!」蔣局長對華悅蓮一面說,一邊擦汗,一邊大口大口地呼吸,還要討好的手上幾句話:「這山怎麼那麼高呀,望不見頂呢!」

「我的局長大人,這也叫高山的話,就沒有矮山了!」華悅蓮笑著說,「看來,你的運動量是不夠的。」

「嗯,不得不承認了,我平常實在是活動的少了點。」蔣局長說。

季子強就開玩笑說:「聽說人家有的地方爬山都是有人背的,我們這怎麼就沒人做這個生意?」

向梅也喘著氣,嘻嘻哈哈的說:「季書記你早不說,早說的話我們今天就給你找幾個大力士來背你。」

「呵呵,」季子強笑著說:「那也得是女的背我,我才幹!」

「呸!想得美死你了!」華悅蓮啐道:「堂堂男子漢大丈夫,居然還要女的背,你有臉的話,全世界人都不用愁沒臉了。」

幾個人聽了,忍俊不禁,呵呵地笑起來。

到了山頂,太陽暖暖地照著,山下的湖泊里的水光山色格外誘人。原來,轉個彎就有一座小島,形狀好像一彎月亮,島上有亭台樓榭,倒映在水裡,蕩漾著色彩,美不勝收。

山頂上修築有平台和護欄,還有一個亭子供遊人歇息,大伙兒坐下一邊喝水吃東西,一邊說笑。

季子強扶著欄杆高聲地喊了幾句,誇自己如何如何偉大,對面的大山傳來了模糊的回聲。春風拂面,登高望遠,華悅蓮感到心曠神怡,拍了許多照片,把美景變成了永恆的記憶。

他們在山上滯留了個把小時的時間,看夠了,也歇夠了,季子強就說:「今天真的很愉快,好久沒有這樣活動了,感覺身上所有的筋骨都活動開了。」

華悅蓮就說:「以後你要多出來跑跑,這樣才能永葆年輕。」

向梅也說:「以後季書記想活動就叫上我們,人多一點才有意思。」

說了一會話,大家就開始下山了。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情況的確如此,看見蔣局長小心翼翼的,雙腿顫悠悠的樣子,向梅和華悅蓮又笑話起他來。

下山的時候,季子強走在後面,他在想,人的一生譬如爬山,從「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大家就不得安生,就開始去爬那峰高入雲的這山那山,你不能歇將,因為生活的鞭子總是象喀爾摩斯之劍懸在你的身後,儘管它換了個方向,可一旦你違背了上帝的旨願,它照例是會傷人的。

所以人們就得不停的前行,倒像極了大唐和尚玄奘,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目的,跋山涉水,飄洋過海,最終得成正果,懂得了這個爬山的道理,人便由此明白了許多事理,亦因為懂得,所以更加的寂寞。

季子強過去時常對身邊的人說:我是寂寞的。

他們照例笑他道:你還寂寞么?你結交的漂亮女子很多,如果這亦叫寂寞,我們倒寧願和你換作來過。

大凡越是寂寞的人,便越想找個熱鬧的所在去沖淡這樣的情緒,所以便即矛盾起來,總是喜歡清凈的所在,就同林妹妹一樣,成天的悶在瀟湘館裡,別的姐妹來了起身敷衍一下,或者話不投機,刻薄酸涼亦未可知,因為心裡只是在乎那麼一個影子,儘管這是前世種的因,

一會華悅蓮走慢了一些,拉著季子強的手,很溫馨的在山中穿行,季子強突然問了一句沒有來由的話:「你很寂寞么?」

她震了一下,然後笑得花枝亂顫,道:「輕柔蜜愛我都不缺,我寂寞什麼?幸福的人是不懂得什麼叫寂寞的,這個詞或許你再過個七年八年才能體會到。」

季子強輕嘆一聲,「朱纖義拂遺音在,欲是當年寂寞心。你爬過山么?」

華悅蓮點頭,季子強接著道:「人生就是爬山,不是在山底最最寂寞,而是在山顛最最寂寞,因為你征服,所以會厭倦。如果你還沒站在山顛上,你就沒資格說寂寞兩字,也不能妄意去猜度別人的心思,明白嗎?」

華悅蓮似懂非懂的點點偶,伸出欺雪賽霜的手,再一次握住了季子強的手說:「不管什麼時候,只要你寂寞了,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

在這一刻,季子強覺得自己突然之間有了比以前更多的生機,他想真正爬山了,不管這山路多麼崎嶇坎坷,這路多麼荊棘密布。

可對華悅蓮,季子強不是喜,亦不是愛,一種難以言表的情素在心底流動,起先只是一條絲,最後漸漸擴散成一團火,騰的一聲,便點燃了自己。

快到山下的地方,他們就看到了一個農家樂,很清靜,也很幽雅,在這樣的一個冬天,那院子旁邊的竹林中依然活躍這許多不知名的小鳥,嘰嘰喳喳的叫著,但它們的叫聲沒有帶來一點的喧囂,反而讓這裡更加顯得幽深靜蔽了。

四人就走進小院,一個很淳樸的農家夫婦就出來招呼著他們,蔣局長就說:「你們這裡能吃飯嗎?」

那對夫婦笑著說:「這就是吃飯歇腳的地方,什麼都有,雞,鴨,魚,肉。」

蔣局長看看季子強,季子強點點頭說:「那就在這休息一下,吃點東西。」

農家夫婦趕忙招呼大家進去,靠窗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