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一十章聯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季子強感覺到了一種無處著力,他的反擊也罷,挽回也罷,手段和智謀也罷,都全然沒有地方可用,因為對手離他太遠,對手的攻勢也不在眼前,這讓季子強就無力可使,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等待對方的進攻。...

?呂副書記也不是盲目的說這些話,他跟華書記也有幾年了,在很多問題上,他也經常和韋市長是遙相呼應的,他知道自己打壓季子強一定會很對韋市長的路。

不過葉眉就不一樣了,誰都知道季子強是葉眉的秘書出身,所以在這個說話中,呂副書記就很注重一個技巧,你看不出他對季子強有什麼成見,似乎他就是隨便的在談談,在就事論事一般。

韋市長就來了點興趣,他很認真的看看呂副書記說:「你這話我有點不大理解了,難道他現在不是在做專業方面的工作嗎?」

呂副書記就解釋說:「黨務工作肯定是不對季子強同志的特長,要是他到市裡一些業務局來,我感覺這才可以讓他更好的發揮強項。」

韋市長剛要說什麼,就聽葉眉接了過去:「呂旭同志這個想法是不錯啊,但洋河縣目前的勢頭還是不錯的,我感覺我們還是應該以穩定為主,有的想法確實不錯,但還有個多看看,多等等,不能以一時,一事來衡量一個同志。」

葉眉的話是軟中有硬,她很敏銳的看出了呂副書記和韋市長的一搭一唱,所以她不能讓這個話題在繼續的延續下去。

呂副書記就乾笑了兩聲說:「是啊,做什麼都不能看一時一事的,但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年代不同啊,這是一個大發展,大機遇時刻,葉書記,我們耽誤不起時間埃」

「不管是什麼時代,但都不能否定一條規律,那就是實踐檢驗真理,所謂的實踐,就是要有一個過程,你說對嗎?呂副書記?」葉眉冷冷的駁斥了他,沒有讓他的話來套祝

參加的人都感覺到了氣氛不是太好了,雖然看起來他們是笑著在說,可明眼人很容易就發現這兩人的話里都有了針鋒相對的味道。

葉眉要控制會議的氣氛,她不等呂副書記在說什麼,就又說了一句:「今天是民主生活會,我們就不討論其他問題了,等下次吧,下次開會這個問題在好好的探討一下。」

葉眉已經發了話,呂副書記和韋市長也都不能在繼續說什麼了,兩人相視一眼,點點頭,都面無表情的閉上了嘴,呂副書記隱隱的高興著,自己今天也算出了口惡氣,打擊了一下季子強,至於能不能把季子強打下去,那到還在其次,就是要表明一下,自己也不是吃素的,不要看你季子強有葉眉在撐腰,我照樣的讓你難受。

會後沒多長時間,呂副書記就接到了韋市長的一個電話,韋市長說:「老呂啊,今天你這一炮點的不錯,有點力道。」

呂副書記就一本正經的問:「韋市長說的什麼?什麼點了一炮。」

那麼韋市長就哈哈哈的笑了起來說:「你老呂不要給我裝行不行啊,我知道你看不慣那小子,也看不慣上面那位,是不是,嘿嘿。」

呂副書記就沉默了,自己不是看不慣她們兩個人,連你老韋我也看不慣,想讓我當大炮啊,要不是我為了向梅這事情,我才不管你們誰看不慣誰,有本事你就自己和葉眉斗去,不要想讓我打前鋒。

韋市長見呂副書記沒說話,又自己說:「老呂,我支持你的意見,下次會上我們一起來,就看她還能怎麼推。」

呂副書記想了想說:「這事情我就是那一說,萬一都認真了,也不大好辦。」

韋市長不以為然的笑笑:「有什麼大不了的,她還能把我們幾個吃了,柳林市還輪不到她張狂吧,好歹我們在這呆了這麼多年的,你放心好了,下次會上我先提出來今天的話頭。」

呂副書記感覺這樣也成,要說這次柳林市的幹部調整自己是很虧的,一點好處都沒沾上,現在葉眉上來一反常態的,經常還要擺出一副老大的樣子來,誰怕她啊,自己是老胳膊老腿的了,她能把自己怎麼樣,呂副書記就笑笑說:「行,只要你提出話頭,我就給你配合一下,也讓她不能小看我們這些老班底。」

韋市長很高興,這幾個月他也是讓葉眉抓住洋河工業的事情,把他壓的難受,現在問題不大了,他感覺也該藉助這次的事情,把季子強收拾一下,出口惡氣,對葉眉來說,也算是噁心她一下。

作者題外話:感謝感謝,感謝大家的支持,好幾位打賞的讀者,真是謝謝你們了,不過你們已經花錢看書了,就不要再浪費錢打賞我了,你們的支持我心領了,感謝你們!!很快的,季子強就得到了這個信息,問題的複雜性就凸顯了出來,對於市上的領導,季子強是無可奈何的,只是他百思不解,為什麼呂副書記會如此對待自己,從他會上的講話再追溯到他帶隊來檢查,把很多相關的事情結合起來,那就只能是一個結論:呂副書記是有針對性的這樣做。

季子強不得不好好的思考和回憶一下自己這一段時間的工作,希望從中搜尋出自己是不是在什麼地方得罪過呂副書記,但結果是浪費時間,不管是在市裡也好,還是自己來到洋河縣以後,他和呂副書記基本上是沒有什麼隔閡。

季子強心情鬱悶,作為季子強的性格來講,他不是一個輕易言敗,或者等待退縮的人,他性格中有剛烈和攻擊的元素,這種元素是與生俱來的,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但這一次,季子強感覺到了一種無處著力,他的反擊也罷,挽回也罷,手段和智謀也罷,都全然沒有地方可用,因為對手離他太遠,對手的攻勢也不在眼前,這讓季子強就無力可使,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等待對方的進攻。

今天剛忙完幾件事情,季子強就見方菲副縣長敲門走了進來,季子強就趕忙招呼一聲,笑著問方菲:「你這幾天忙的很吧,哎,我怎麼看你臉色不大好。」

方菲悶悶的坐了下來說:「怎麼好的了啊,現在那冷縣長太過分了一點,經常給人找事情,剛才在開會的時候又說到了大棚蔬菜基地的事情了,說那就是勞民傷財,明明知道那就是在你分管的時候搞的,他還有意的說,好像你真的馬上就要調走一樣。」

季子強不解的說:「調走,到那裡去,沒聽說市委書記和市長退埃」

方菲就奇怪的看看季子強,一點都沒有被他這個笑話搞笑,反倒說:「你真的了不起啊,沉的住氣,你沒聽外面現在都傳瘋了,說市裡呂書記和韋市長連起手來,準備把你這個書記撤了呢,你還想人家市長的位置,真是的。」

季子強心裡一沉,有點不祥之兆,看來真是無風不起浪啊,難怪今天出去有的幹部見了自己,臉上的表情是怪怪的,這傳言實在是快了點。

季子強就問:「你哪裡聽的這些話啊,一個縣上的主要領導了,還相信這些傳言。」

方菲搖頭說:「季書記,你也不要騙我,現在你就沒發現,很多幹部已經開始向冷旭輝靠攏了嗎?不管這是不是謠言,但至少從現在的形勢上講,對你不利。」

這一點季子強也是知道的,本來自己在洋河縣就沒有幾個真正的班底,過去哈縣長的勢力,自己借用了一段時間,隨著冷旭輝的崛起,很多人又都更加靠近了冷旭輝,而當初吳書記的班底,現在雖然是名譽上歸入自己的旗下,但真心的又有多少呢,他們總是在防範著自己,就算自己表現的再大度,對他們再客氣,但歷史性的矛盾積累,讓他們對自己不即不離,自己也不敢過於相信和使用他們,想一想,自己真的也很悲哀,偌大一個洋河縣,親信竟然盤指可算的就那麼幾個人。

方菲算嗎?或許吧,但假如她不是和冷旭輝矛盾很大,只怕也未必會歸入自己的門下。

季子強沉默了,他不知道應該怎麼來表達這件事情,方菲也看出了季子強的無助和無奈,她就有了一點心疼,這樣一個年輕人,他的優點是無處不在的,他有正義,有同情,還有一份官場中人少有的廉潔和義氣,看著他如此低迷不振,方菲真的就感到過意不去了。

她凝視著季子強說:「對上次黨務公開檢查鬧出的誤會你找到原因了嗎?」

季子強感覺她這話問的很突兀,但顯而易見,她對那件事是想要表達什麼意思的,季子強就謹慎的說:「應該不是誤會,是必然吧。」

方菲有點激憤的說:「你還聰明,對的,一點都不錯,就算你那天在機關食堂也準備了飯菜,但結果還是一樣。」

季子強看了一眼她,見她美麗的臉龐上已經因為氣憤顯得有點有點紅暈,季子強就笑著說:「方縣長現在看問題越來越深入了,這是進步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