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零九章呂書記的打壓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后,他們就恍然大悟的說:「是這樣啊,看來我理解錯了,但為工作,還是要注意你自己的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是人民的,不是你一個人的。」 靠!這話都想的出來。 看起來,這整個會議的氛圍還是安靜...

?冷旭輝的老婆是一個中學教師,比冷旭輝還小好多歲,年齡是不到40歲,認識她的時候,冷旭輝當時還是基層鄉上的一個小幹事,他老婆也是剛剛畢業,分配在那個鄉的學校,他們接觸了很長時間,冷旭輝才大著膽子約她出來,記得那時候的她一身白色的連衣裙,猶如一支翩翩起舞的蝴蝶,長長的頭髮,帶著別緻的小眼鏡,就在那一次的約會中,冷旭輝顫抖著手,摟住她的腰,她的身體微微一顫,但是沒有拒絕他,於是他更大膽了,順勢給了她一個濕吻。

他妻子年輕漂亮得讓人羨慕,白凈.豐滿.高佻,他們在結婚的時候,很多人都十分羨慕冷旭輝娶了一位如此漂亮的美人,就連女人見到他妻子都要仔細地看一番,當然麻煩也不少。

娶了這樣的美女,當然就少不了一些麻煩,坐大巴有一些眼睛憋得焦綠的男人直往她身上蹭,到家時她就把衣服脫下來泡在水裡。跳舞時也會有一些男人因爭風吃醋大打一團,或在跳舞時往臀部或胸部上偷偷地摸一把過過手癮。邀請吃飯的人更是多得很,妻子控制的很好,她就抱怨的說男人沒好東西。女人總是賦予幻想,冷旭輝發現在尚床的時候給她講個桃色新聞,她會激動不已。

但這些年過去了,那些美好和漂亮在歲月的侵蝕下,都黯淡了很多,老婆也好像沒有過去那樣水靈了,自己和她做那事情的時候也沒有過去的激~情了。

特別是這幾年冷旭輝手中有了權和錢,很多年輕的姑娘,還有很多年輕的少婦們,越來越多的在他眼前晃悠了起來,就像是公安局的向梅一樣,她們總是可以對自己投懷送抱,慢慢的,他在家的時間也少了,對老婆也變得客氣卻沒有了幻想,他信任老婆,也愛這個家,但卻很少和她在親熱了。

今天冷旭輝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了興趣,或者是因為季子強就要倒霉,所以他要把這份快樂找個人分享一下,他在亢奮中就記起了老婆。

老婆也發覺他今天有點異常,就很乖巧的先收拾了一下,自己到了室,冷旭輝在外面看了一會電視,也來到了室,妻子已經尚床了,冷旭輝默默的走過去,和妻子偎依在床上,粉色的燈光燈給室籠罩了一層曖昧的色彩,他在燈下觀看妻子,可能是心情的緣故,發現妻子比平常憑添了一絲的嫵媚,頗有幾分夜下挑燈賞美人的意思。

妻子的臉上泛起了紅暈呼吸變有些急促。冷旭輝擁抱住了她,輕輕的吻著她,但這個時候他卻突然的想到了前幾天他和向梅的那一場風花雪月,兩人是那樣的酣暢淋漓,翻雲覆雨,還有**蝕骨,究竟用那四個字來形容好呢?一時難以決定。說實在的那天晚上自己表現確實不錯,輕易得就把向梅送上了巔峰,最後在她嬌柔無力的抗拒下,快感轟然來臨將滿懷的激情盡情的宣洩出來。

冷旭輝在老婆的喘息中,又回到了現實,是啊,那就是一次遊戲,過了就過了,何必再去回味。

他開始吻著老婆,吻她的身體,他們就這樣維持著,再看她的臉,卻變成一陣紅一陣白了!

她說:「你還猶豫什麼,來吧,」

冷旭輝說:「我幫你在下面墊個東西吧,我怕你腰不行。」

老婆笑笑說:「你還怕我進醫院不成。」

冷旭輝呵呵的就笑了起來說:「我怕一會把你弄傷著。」

老婆就說:「沒關係,我這結實著呢。」

冷旭輝感覺時機成熟了,他就急不可耐的一頭扎了進去。

這一場陰雨連綿好幾天,讓人感到格外的鬱悶和不爽,洋河縣的各項工作還是按照既定計劃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但在平靜的表面下,卻隱隱約約的出現了很多謠傳,特別是季子強和冷縣長兩人不和的傳聞是越說越嚴重了,連上次的公安局幹部提升問題,在大家的描繪中,也成了兩個人一次較量的對攻。

還有就是關於季子強給檢查組大擺宴席,讓市委書記當面呵斥,最後袖手而去的事件,也傳的沸沸揚揚了,有說是季子強準備好了飯菜,呂副書記一看準備的太奢侈,發脾氣走了。

還有說季子強堅決按國家規定,不給他們大吃大喝,什麼本來辦公室已經安排好的飯菜,季子強把桌子給掀了,等等吧,在秘書小張給季子強彙報這些謠傳的時候,連季子強都忍俊不止笑了,真是的,看來人民群眾的想象力就是好啊,他一笑,小張也笑了,難得看見這幾天季子強心情好點。

不過季子強有點高興的太早了一點,很快的,洋河縣就接到了柳林市的通報批評,在此次黨務公開檢查中,洋河縣出人意料的拿了個全市最後一名,這對季子強直接就是一個打擊,為這次的檢查,季子強是花了很多氣力,做了很多工作的,光是開會,就搞了好幾次,現在倒好,拿了個全市的最後一名,他臉再厚,也有些掛不住了。

一會的功夫,就來了好幾個電話,都是安慰他和對市上檢查發牢騷的,說:「這是什麼檢查啊,不就是沒吃到宴席嘛,他們至於如此變態埃」

季子強是不這樣看待這個問題,他已經有了一種感覺,這次的事情不是單純和偶然的一件事情,呂副書記異常的態度,也許才是整個事件最為關鍵的一個問題,那麼呂副書記為什麼會如此呢?

難道他是為華書記在報仇,但這個概率已經很小的,呂副書記是政客,他不是大俠,但是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只怕隱藏在整個事情背後的還不止這一個評選的最後一名,換句話說,這只是一個開始,后招應該接踵而來。

所以在這幾天里,他是客氣的回應著這些安慰,一面自己也暗暗的警惕著,等待將會出現的變故,這樣的變故是沒有辦法預測和定位的,只能是等待,自己是沒有一點的主動權。

就這樣,他耐心的等了好幾天,但沒有發生什麼他所想象的意外,一切還是那樣,還是平淡和單調的工作,還是所有人都客氣的每天見了他招呼,討好的對他微笑,說著那些老生常談的奉承話,這到讓季子強反倒有點奇怪了。

就在季子強對自己的判斷快要做出否定的時候,在柳林市的市委辦公室里,正在召開著一次民主生活會,會議由葉眉主持,與會的有市裡所有掌權的老大們,大家就蜻蜓點水般的做一些自我批評,互相之間輕描淡寫的指出一些無關痛癢的錯誤,更有甚者,他們可以找出你本來是優點的一個問題出來裝著批評你,在你解釋過後,他們就恍然大悟的說:「是這樣啊,看來我理解錯了,但為工作,還是要注意你自己的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是人民的,不是你一個人的。」

靠!這話都想的出來。

看起來,這整個會議的氛圍還是安靜祥和的。

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就扯到了黨務公開的檢查上來了,就這樣有人提出了這次檢查的事情,呂副書記就很快的接上了話題:「這次評選啊,也讓我們看出了很多問題來,你就說洋河縣吧,從這次檢查評選中,我們就發現了一些內在的問題。」

葉眉和韋市長都一眼看了過去,這個洋河縣對他們來說,都是有一些解不開的情結在裡面,韋市長從呂副書記的語氣中,感覺到他是一定要表達一些意見了,這正是韋市長需要的,他就哈哈的笑這說:「看來呂旭同志在此次檢查中還很有體會嘛,那說說看,你發現了什麼。」

呂副書記也對韋市長笑笑接著說:「我是感覺到啊,每個幹部其實都是有他的局限性,你就說季子強同志吧,他在搞活洋河縣的其他方面,那確實很有成效,但要說到在黨群建設和一些對文件,對政策的理解上,我就感覺他有點跟不上了。」

韋市長點頭凝神的聽著,時不時的還給予呂副書記一點支持和肯定的眼神,這讓呂副書記就更加想要表達自己的意思了,他說:「今天是民主生活會,本來不該扯這些,但話已經說道這裡了,那我就說完,我建議在座的領導,在用人方面,以後是不是可以考慮取其長處,避其不足,就那季子強來說,完全可以讓他繼續搞專業方面的工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