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零八章騎虎難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後面支持了他的提議,把自己提出的向梅這個人選在第一個回合就否定了,好多人看著自己的時候,眼神中都有點不以為然的神色,好像自己就是一個以卵擊石的傻瓜。 但他們誰又能想到今天的這個局面呢,呵呵,笑...

?季子強就帶上了這大隊的人馬,一路開到了酒店裡面,縣委辦的汪主任早就準備好了一切,冷盤也全部上來了,好酒也擺在了桌子上。

呂副書記在大家的擁簇中跨進了包間,他一看到這滿桌子的酒菜,臉立馬就垮了下來,冷冷的對季子強說:「你沒接到市委的通知,說過了這次檢查不能大吃大喝,你還搞的如此奢侈,是什麼意思,工作沒有干好沒關係,但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改進,只怕你想錯了。」

檢查組的人和洋河縣的幹部都傻了,一個個看著呂書記發脾氣不知道說什麼好,呂副書記說完話,轉身就走。

這一下季子強慌了手腳,忙上前說:「呂書記,你批評的對,我也沒想到下面人把這樣搞,是我工作不細緻,我馬上讓撤了這些菜,我們簡單的吃點。」

呂副書記看看季子強說:「簡單一點也可以,那就到你們縣委的伙食上去吃一點。」

季子強就大吃一驚了,縣委的伙食上,根本就沒預備啊,季子強的頭上就有了汗水。

季子強趕忙說:「書記,我看還是在飯店吃吧,來回跑的,你們今天也太辛苦了。」

呂副書記奇怪的看看季子強說:「檢查通知專門強調了,不允許請吃請喝的,你要讓我犯錯誤埃」

季子強心裡就不以為然了,這每一次上面通知都會寫上一句不能請吃,請喝,大擺宴席的話,但哪一次有單位按那個話做過,你要是真的按那個話來做了,你看最後檢查怎麼過的了關。

在說了,昨天季子強還專門的讓辦公室汪主任問過相鄰的幾個縣的檢查流程,人家都是搞了酒宴接待的,也都是這些人,難道他們今天一下就變得正規了。

季子強也不敢多想了,就準備再勸一下呂副書記,那曾想,呂副書記說完話就帶頭走出了酒店,上了車,其他的檢查組人員,一看呂副書記走上了小車,也連忙的就跟了上去,呂副書記的車動了起來。

季子強知道要糟糕,上了自己的車,一面就給縣委辦公室汪主任打電話,讓他趕快通知縣委廚房,暫時不要給縣委職工賣飯了,把廚房收拾一下。

這汪主任也是看傻眼了,怎麼大家都往縣委開去了,這一接到電話,就說一聲:「球了,今天要出事。」

他就一面的給縣委廚房打電話,一面對坐在旁邊的縣委辦公室小張說:「你趕快聯繫,換地方了。」

等他把縣委廚房的電話掛通,已經來不及了,小車都進了縣委了,本來從酒店到縣委也就尿長的幾條小街道,幾分鐘的事情,就趕到了。

季子強車子還沒有停穩,就急忙開了車門,但他車本身就拍在後面的,他下來,人家那些檢查組的人都下來了,正跟著呂副書記一起往廚房走去。

季子強也來不及阻攔了,到了廚房門口,往裡一看,我靠,那飯廳里早就坐滿了人,大家也是知道今天要市裡來檢查,都不敢回家,怕萬一有點什麼事情,一時找不到自己也是問題,所以平時坐不到一半的餐廳,今天算是紅火了一次,來了個人滿為患。

所有的人都瓜了,一起看看季子強,季子強也是頭大的很,他快步進了餐廳,就見賣飯的大師傅也正憂傷的看著他,電話顯而易見的是晚了那麼一會,飯菜都賣完了,季子強就伸長脖子往裡在一看,檯面上那飯盆,菜盆已經是空空如野了。

季子強幾句嘆口氣,轉身看來看那些正在吃飯的幹部,這些幹部也突然被他們這一大堆人嚇住了,一看人家也是來吃飯的,一個個就趕忙的站起來,讓座的,收拾餐桌的。

汪主任就戰戰兢兢的來到季子強身邊說:「我我已經,已經通知飯店那面了,馬上把飯菜送過來。」

他不緊張是不可能的,這接待門來就天經地義的是他辦公室發展的,現在搞成這個樣子,讓季子強怎麼收場,好在季子強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沒有責怪他什麼,只是說:「估計來不及了。」

呂副書記就看了看大家,嘴角帶上了一絲嘲弄,說道:「呦喝,今天看來季書記是沒給準備吃的埃」

他又轉過頭,看了看身後檢查組那一張張莫名其妙的臉說:「好在我們離市裡也不遠,大家再堅持一下,一兩個小時就回去了,那就走吧。」

說完話他那大手一招,率先轉過身去走了。

檢查組的那一二十號人,怎麼辦,老大都走了,他們還能繼續等啊,一個個也都滿臉的二十四個不高興,個別人在嘲笑著,還有個別人在嘴裡罵著,都是一鬨而散。

季子強想要挽留,怎麼留,呂副書記的車已經開了,後面人那裡留得住,他們就只好眼巴巴的望著車隊消失在縣委的大門口。

季子強這個綴氣啊,他媽的,今天這呂副書記真是發瘋了,給來了這一出,不是埋汰人嗎?可是不已經,已經已經了,怎麼辦,發了一會呆,那酒店就把盤子,碗碗的一溜一溜的又送來了,季子強咬咬牙,招呼縣委,政府的陪同檢查人員一起吃,不吃怎麼辦,這一堆的,丟了多可惜,人家酒店做都做好了,你現在退回去,能退的了。

這裡邊吃,季子強就邊想,這下倒好,檢查團來了你季子強不給吃的,人家檢查團一走我們大吃二喝的,不知道情況的,到感覺我們是有意和人家檢查團過不去呢。

想到這,季子強也就沒有了多少胃口,草草的吃了幾口,就先離開了。

整個的一個下午,縣委的氣氛都很凝重,大家也感覺這事情不大妙,這樣的情況在洋河縣還沒有發生過,也不要說洋河縣了,恐怕在整個柳林市都沒有過,也不知道下一步誰來倒霉。

夜深了,睡意困擾著季子強,面對今天白天檢查團的事情,季子強沒有過多的精力去猜想了,不過,這件事情總是讓季子強有點心神不寧的感覺,他有好幾個疑問,但一時又沒法把它們都串聯起來,到後來,季子強還是困了,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今天的事情冷縣長是暗暗得意,呂副書記這麼這一摺子,冷縣長他是心知肚明的,對冷縣長來說,今天給他最強烈的感覺就是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鬥爭史,政治不可能沒有鬥爭和矛盾,在鬥爭到來的時候,縱觀歷史,聰明的政治家總是能沉著應對,特別是當受到打擊時,不慌不亂,避其鋒芒,在被打倒被流放時,仍能不消沉不氣餒,等待時機,然後東山再起。和這些政治家比,自己以後還要學習很多東西。

前兩天的常委會,似乎是自己被季子強一棒子打翻了,大部分常委都跟著他的屁股後面支持了他的提議,把自己提出的向梅這個人選在第一個回合就否定了,好多人看著自己的時候,眼神中都有點不以為然的神色,好像自己就是一個以卵擊石的傻瓜。

但他們誰又能想到今天的這個局面呢,呵呵,笑道最後的應該不是傻瓜吧。

他就沒有陪季子強吃那賓館送到伙食上的飯菜了,他憋住笑,便直接回到了家。

老婆已經做好了飯,自從冷旭輝做了縣長,已經很少有時間按時的回家吃晚飯了,今天難得他能回來,他老婆就歡天喜地的擺上了飯菜,叫他一起吃。

冷縣長雖然從戰略上已經暗暗的有了優勢,但從感情上講,他還是有很多的憂慮,對季子強的為人他也理解一些,過去他和季子強沒有過太多的正面衝突,但季子強在對付哈縣長的那些事情他還是多少知道一些,有時候他也有點擔心,怕自己最後激怒了季子強,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但現在自己也是騎虎難下的,有什麼辦法,上次韋市長也說了,季子強一直在自己背後搞自己,自己總不能就這樣讓他搞倒吧,十點手段來壓他一壓,否則他也太不把自己當成一回事情了。

他老婆還以為冷縣長心情不好,就嘆口氣說:「旭輝,今天怎麼了,感覺你有心事。」

冷旭輝淡淡的說:「沒什麼的,就是想些工作上的事情」。

老婆就說:「你也不要太辛苦自己了,回家就好好的輕鬆一下,來,先聽聽音樂,都是歡樂歡快的,再看看大片,都是我今天剛買回來的經典愛情片。」

冷旭輝沒有心思聽音樂,他將她抱到懷裡,說:「我就想抱了你靜靜地坐坐,什麼也不想。」

他抱了她坐在沙發上。她溫順地偎在他的懷裡,任由他撫摸。

現在冷旭輝的心情平靜了許多,也從容了許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