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零七章呂書記的刁難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回事情。」 向梅臉色就變得有點難看了,在洋河縣不買自己姨夫面子的人還真不多,過去不管是吳書記,還是哈縣長,那都要給自己留點情面的,哪像這個季書記,今天還讓自己碰了一鼻子的灰,想起來就綴氣。

?事情議到這裡也差不多了,季子強就轉換了一個話題,讓紀檢委曲書記把市裡將要檢查的黨務公開問題給大家做了個彙報。

紀檢委曲書記就的博的博的說了個大個小時。

季子強心裡不得不佩服啊,這曲書記真是一張好嘴啊,能有這麼多的話說,而且人家連水都不用喝,尿都不必去放,自己想找個機會結束這場會議,都一直找不到介面。

大家又堅持了一會,季子強總算是找了一個曲書記咳嗽的空隙,他果斷的,乾脆利索的結束了常委會議。

到了晚上,公安局的王隊長也聽到了消息,就給季子強打來了電話,一定要請季子強出去坐坐,說是要表示感謝,季子強在這個節骨眼上哪能和他出去,萬一有人看到了還說自己和王隊長有什麼利益關係的,所以就回絕了,對他說:「我不是才告訴過你嗎?要低調,要老實,你又忘了,你這事還沒徹底的定下來,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

王隊長就嘿嘿的笑笑說:「有你老人家在呢,我不擔心,但就是想意思意思,不然以後見你都不好意思了。」

季子強就說:「你哪來的那麼多的意思意思,,不好意思見我以後就不要見,乖乖的呆著,事情黃了你不要後悔。」

那面王隊長也趕忙連聲的答應說:「領導放心,我哪都不去了,就在家看電視,不過領導啊,你也該把電視台管管啊,他們怎麼老是放壯陽的廣告,好像我們洋河縣男人不是陽~痿,就是早~泄的,有損我們光輝的形象。」

這一句話就把季子強給逗笑了,想想也是,自己很少看電視,不過經常聽到大家說,一到了晚上,那壯陽補腎的廣告就滿天飛的,那一個個白鬍子,白頭髮的老頭,老太婆,裝出一副學者的模樣,在那津津樂道,興緻勃勃的講一晚上,口才比今天開會那曲書記都好。

而冷縣長今天晚上也讓向梅叫了出來,兩個人坐在一個茶樓里,都愁容滿面的唉聲嘆氣著,當然了,冷縣長那是裝的,向梅心情沮傷那是真的,向梅就說:「季書記這人也真是的,怎麼就軟硬不吃呢?」

冷縣長心裡一愣,這向梅的話中有話啊,什麼是軟硬不吃,難道她找過季子強,還給季子強做過工作,那她向梅說的「軟」是什麼?是她的身體吧,她那兩個胸部就夠柔軟?

冷縣長現在的心情有了一點不爽的味道了,看來自己在洋河縣還是不怎麼樣,人家對自己是沒有什麼信心的,自己那樣答應了她,她還是不放心,還是要找季子強,唉,什麼時候自己才能坐上那個位置,在洋河唯我獨尊呢?

這人都是這樣,當他權利不大的時候,他的期待也就不高,但當他上了一層的時候,他又會渴望去攀爬更高的頂峰,這就是人性的貪婪。

冷縣長無精打採的說:「我也沒想到啊,我會前還專門說過這事你姨夫呂書記打過招呼的,他在會上還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也難怪,人家現在風頭正勁,誰都不當成一回事情。」

向梅臉色就變得有點難看了,在洋河縣不買自己姨夫面子的人還真不多,過去不管是吳書記,還是哈縣長,那都要給自己留點情面的,哪像這個季書記,今天還讓自己碰了一鼻子的灰,想起來就綴氣。

她就拿起了電話,當著冷縣長的面給呂書記打了個電話:「姨夫,我是梅梅,嗯,我正難受呢,今天的事情黃了。」

呂書記那面聲音就嚴厲了起來:「不是我給冷縣長打過招呼了嗎,怎麼他沒幫你啊?」

向梅還真有點難受起來,帶著委屈和哭腔說:「冷縣長在會上提了的,但季書記帶頭否決了,在會前冷縣長還專門的找過華書記的,但季書記說誰來說情他都不認,他就知道原則,不認識呂書記,鐵書記的。」

這話說的,連冷縣長都有點吃驚,心裡才暗暗的說:這就是女人啊,誰都可以得罪,但女人是一定不能得罪。

估計那面呂書記聽了這話也臉上掛不住了,他就說:「季子強這個同志啊,太不低調了,那現在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你們只是縣上,我插手多了也不好,等以後有機會在說吧。」

向梅就嘟著嘴,又說了幾句委屈的話,才掛上了電話。

冷縣長就不斷的安慰著向梅,兩人又坐了很長時間,可惜的是向梅今天心情不好,最後也沒有陪冷縣長纏綿在今宵,兩人各自回家去了。

這樣一晃就過了兩天,市委檢查組就一大早到了洋河縣開始檢查黨務公開工作。

市委的查檢組是由市委專職副書記呂旭帶隊,還有市紀檢委的方巧為副組長,坐著好幾輛小車就開進了縣委大院。

季子強是帶著縣委和政府的一堆主要領導早早的就在縣委恭候了,接到交警電話,說車隊已經進了縣城,季子強不敢怠慢,和所有的領導都來到了大門口,迎接住了進來的檢查組。最近幾天,季子強沒少下功夫,他專門就抓這個檢查,雖然是大家都知道這事務虛,但你不務好就是你的錯了。

呂副書記的車剛剛停穩,冷縣長就快步的過去把車門打開了,季子強笑呤呤的上前就準備招呼說:「呂書記,你好埃」

但呂書記卻沒有聽到,他親切而有微笑著和冷縣長說著話,這讓季子強很是尷尬,其他一同相迎的幹部也看出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都放緩了一下腳步,不想搶在季子強的前面來。

季子強只有繼續的走到了呂書記的身邊,說:「呂書記,你來了,歡迎,歡迎埃」

這兩人也就只有一米的距離了,呂書記不能聽不到了,他像是才看到季子強一樣說:「小華啊,不錯,不錯,真是年輕有為。」

按常規下級和上級見面,要等上級伸出手自己才能去握手的,但今天呂副書記把這握手的禮節給忘了,一直沒有握手的意思,季子強那手就動了幾動,後來見呂副書記總算是把手抬起來了,季子強剛一伸手,呂書記卻用手摸了摸頭髮,季子強的手就在半路上懸著,到底沒有握上呂書記的手。

人家不握手也是沒有辦法啊,大家就陪著呂副書記一起,到了縣委的會議室,會議室里茶水,水果都早已經備好,這一下子就做的滿滿的了,季子強和冷縣長就向檢查組詳細彙報了洋河縣黨務公開的各項情況。

季子強說:「總結我縣黨務公開工作有以下特點:一是加強組織領導,夯實工作責任。我縣成立了縣委書記為組長,縣紀委、縣委組織部主要領導為副組長和相關職能部門負責人為成員的黨務公開工作領導小組。推行縣委常委包抓聯繫點制度,定期進行工作督查和考核考評,不斷提升全縣黨建水平。」

縣紀委、縣委辦、組織部、宣傳部、政法委、縣機關工委、縣農工部黨委公開領導小組成員單位負責同志參加了座談會。

檢查組組長呂副書記到沒有多說什麼,他一直在聽,最後季子強請他講話的時候,他就說:「我們先去下面看看吧,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季子強是做了兩手準備的,一個就是不得已的情況就下去看看,在一個要是能不下去,那就在縣委會議室坐坐,休息一下的,一會直接就去吃飯,過去一般檢查都是如此,聽聽彙報,吃吃飯,喝點小酒,最後在隨便的看看,就算結束了,但現在聽呂副書記這樣一說,也不敢勉強,就點頭說:「那行,本來還想讓書記休息一下,既然書記要先下去看看,那回來在一起坐坐。」

呂副書記就沒再說什麼,站起來就離開了會議室,到樓下上了自己的車,這一下,呼啦啦的,一大片人都急急忙忙的各自上了自己的車,開出了縣委。

大隊人馬就一路出城,實地查看了永安鄉青槐社區、雲蓋寺鎮黨委和岩灣村、回龍鎮和坪村、青銅關鎮、審計、國稅、衛生等部門黨務公開情況。

呂副書記很是認真的看,也和這幾個單位的領導做了親密的交談,但不管是在那裡,他都能很快的找出一點問題來,本來那玩意就沒個標準版,所以很多事情說不清的,這檢查組和陪同的人員,都暗暗叫苦,只怕今天洋河縣的檢查要出問題了。

看完以後,呂副書記也沒多說什麼,基本都是方巧在講一些,這一圈子看完就到了吃飯的時間了,季子強在呂副書記上車的時候就過去問:「書記,現在是不是先吃飯,然後需要繼續檢查了我們吃完飯在看。」

呂副書記看了看錶說:「那行吧,隨便吃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