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零六章沒溝通好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老馬啊,你們這提議還是想的周到,也很及時,公安局確實需要趕快搭好班子,也給郭副局長減輕一點壓力,不過我看啊,那個法制科的向梅同志也很不錯的,你們也可以做下考察,有比較才能鑒別,呵呵,我就說到這裡,其...

?馬部長也搞不清楚季子強知道不知道市委呂書記是向梅的姨夫,他也不好多問,這個事情有點敏感,他看了一眼季子強,也就說了聲:「好的,那我下午就按書記的意思提王安強。」

馬部長離開以後,季子強才算輕鬆了一下,剛才向梅還真的讓他有點小緊張,不過也就是那會不舒服,現在事情一過,季子強也就不在把這事放在心上了,他也不是小肚雞腸的那種人。

吃完了午飯,季子強在裡間小眯了一會,也就20來分鐘的樣子,起來以後人精神了許多,擦把臉,坐下來看了幾個文件,也就到了上班的時間。

昨天已經是通知過的,今天要開會,季子強就在辦公室坐著,繼續的看文件,他要等時間差不多了,那面的人都到齊了,自己才好過去。

要說這常委會議,季子強坐上書記后還沒怎麼開過,他也是個不喜歡開會的人,有什麼事,一個電話,說清楚就是了,開會人都集中起來,也沒那必要,太麻煩,和人家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事,把人家叫來有什麼意義,不是糊弄洋鬼子嗎。

但今天的會不開說不過去,一個是過兩天市裡要來檢查全年的縣黨務公開工作,據說是要評分,在柳林市挨個排名的,這是不能忽視的一個大事情,在一個就是王安強提升副局長的事情,雖然是涉及的就他一個人,只能算是微調,但畢竟是縣上的一個幹部調整,這個樣子還是要裝一下,設了常委就要人家適當的時候閃爍幾下,免得以後有人說自己是眯眼子看太陽一手遮天。

開會的時間還差幾分鐘,秘書小張就來請季子強過去了,季子強到了縣委的小會議室,大家都到了。見他來了,都一起招呼他,常委會不同於其他的場所,大家是不用站起來招呼,一般就隨意的點點頭,嘴裡隨便說句什麼。

季子強也很隨意的和他們打個招呼,辦公桌裡面頂頭那個座位沒人敢坐,給他留下的,這也不是去吃飯,沒必要推讓下座位,他徑直就到了裡面,縣委的通訊員就給他把水倒好就關上門退了出去。

季子強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看來看身邊的冷縣長,低聲說:「現在就開始吧,你們那面估計事情也多,早開早結束。」

冷縣長點點頭,附和的說;一句:「最近就是忙,書記你也不輕鬆埃」

季子強笑笑,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伸出手,掌心向下,做了個讓大家安靜下來的動作,這時候所有的人都安靜了下來,臉也轉向了他,筆記本和鋼筆也都打開,會場有了點嚴肅的氣氛,這種會議應該是縣上比較重要的會議,許多重大決策和人事調整都要在這個會上出現,全縣也就只要他們幾個可以定,所以說,只要能參加會議,那怕就是來睡了一覺瞌睡,也是很牛的,嚴肅點就在所難免了。

季子強見開會的氛圍已經形成,就清了下嗓子說:「同志們,今天有兩個議題,先說第一個,過兩天市委和紀檢委要來我縣檢查黨務公開的工作,我們要早做準備,這次檢查意義重大,希望大家重視起來。」

說到這,季子強就停頓了一下,看了看相關的幾個常委,他們也都點頭表示已經聽清了,也做好了準備。

季子強就轉入了第二個話題說:「這個問題就先不說了,一會相關的同志在詳細給大家彙報一下準備工作,我們說第二個事情,目前縣委和政府的主要領導,現在已經都調整好,也就位了,最近組織部門對公安局這一塊有個提議,那就先請馬部長說說看法,大家有什麼建議都可以暢所欲言,也歡迎有不同的意見埃」

這樣說的時候,他是真心的,但他也相信大家不會對他的決定有太大的抵觸,因為基本上這都提前吹過風,亮過耳朵的,誰會來節外生枝埃

看到大家都在點頭表示理解,季子強就準備踏踏實實的走走這個過常

下面的人也知道這就是個形式,要是自己也可以決定誰提誰降,那你說下,還要個書記做什麼,我們一貫就是民主集中制,來這就老實的待著,帶個耳朵聽,要想說,那就等會開完了在下面說,沒聽人家講,要會上不說會下說嗎。

季子強點頭示意組織部長馬德森,讓他把個提議給大家說一下,馬德森就講了:「同志們,這次沒有大範圍的變動,我們考慮著春節將到,縣上的公安系統要在春節擔負很繁重的治安執勤任務,而郭副縣長這一塊的工作也很重,現在公安局的老副局長又剛剛離開,所以我們建議儘快的把公安局副職配上,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我們組織部感覺公安局刑警隊的王安強同志比較適合這個崗位,不知道大家是什麼看法,我就先說到這裡。」

馬部長說完,大家都暫時的沒有表態,其實這也就是個小事情,誰都知道公安局副職一般外面的人進不去,在說刑警隊也是出局長的地方,一般人去了也拿不下那工作。

更不用說這個提議的嚴肅性了,明面上是組織部提的,要沒有季書記的首肯,給他馬德森三五個膽子,他也不敢亂提。

也就是一兩分鐘的時間,大家就準備發言支持這一提議了,也算是給季書記的一個面子,但就在這時候,冷縣長卻說話了:「老馬啊,你們這提議還是想的周到,也很及時,公安局確實需要趕快搭好班子,也給郭副局長減輕一點壓力,不過我看啊,那個法制科的向梅同志也很不錯的,你們也可以做下考察,有比較才能鑒別,呵呵,我就說到這裡,其他同志也可以說說看法嗎。」

一下子會議室就,顯然的,冷縣長有不同的看法了,難道季書記沒和冷縣長溝通好,不應該啊,一般這種事情他們是要提前碰頭的,那要是說過了冷縣長還這樣來一下子,問題就複雜了。

所有的人都不好開口了,因為搞不清這裡面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也不知道季子強心裡怎麼想的。

季子強怎麼想的,他也有點蒙了,這事情早就給冷縣長打過招呼,他今天這樣是個什麼意思,難道是他忘了,還是當時自己沒給他說王安強的名字,好像是說過的埃

季子強就心裡起了疑惑,但他沒有馬上制止,也沒說什麼,他的表情若無其事,他不露聲色的掃了冷縣長一眼。

再一看大家都不說話,都在等他表態,他想想就說:「剛才冷縣長也提了一個同志,這個向科長我也是認識的,也是一個很不錯的同志,不過呢,我還是感覺組織部的人選更有利一點,為什麼這樣說,因為副局長一般要負責刑事案件等具體的工作,業務能力要求高一點,從這一點看,王安強同志已經更為合適。」

這一下大家都看出了季子強的意思了,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就說:「我也支持組織部的提議,王安強同志一直以「能吃苦、善作戰、肯奉獻、敢碰硬」而被同行和一方百姓所稱道。按慣例來說,刑警隊的隊長早就應該是副科級了,由於我們縣上的一些原因,已經耽誤人家兩年了,現在應該讓人家名正言順,要不基層的同志會寒心的。」

他這一帶頭,其他常委也陸陸續續的表示了贊同,但副書記齊陽良沒有明確的意思,他很模稜兩可的說了些虛話,因為他也知道向梅的底細。

而冷縣長在大家一片的贊同王安強的聲音中,一點都沒有感到失望和不爽,相反的,他心裡高興的很,他也知道自己提出那個向梅是肯定的通不過,在常委會要說自己真真能夠放心的,其實也沒有幾個人,而季子強就不一樣的,就不算副書記齊陽良,常務副縣長馮建,也不算方菲,他依然有絕對的優勢在。

所以今天的結果他早就知道,在昨天向梅到自己辦公室的時候他就知道會是這樣的局面,但他就是要讓季子強反對,反對的越激烈越好,這樣自己就悄無聲息的給季子強樹立了一個對頭,還不是一個小對頭,那是市委的副書記埃

季子強見大部分人都表示了贊同,他也不想把事情搞的太生分,希望下來再和冷縣長好好說說,於是,季子強就說:「行了,這個問題看來大家的意思還是比較統一的,冷縣長也是為工作考慮,所以提出了這個人選,不過沒關係的,今天就先不定,等過幾天我們在研究一下。」

季子強的話,多少還是讓冷縣長有了點失望,他是很想讓季子強就在今天這個會上把事情拍板定下來的,那樣對向梅的刺激應該更強一點,但他不能自己給季子強轉變態度,讓季子強感到毫無阻力的現在定這事情,因為就這樣大的一個洋河縣,自己今天在會上說的每一句話,到了下午就一定會傳到向梅的耳朵里,自己才不能讓她感覺到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