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零五章向梅的引誘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何一個人被別人強迫成這樣一個姿勢都不好受,何況是天生就具有很強防範意識的季子強。 他的不快繼續蔓延,但這樣的情緒被他習慣性的偽裝掩蓋了,他就笑著說:「最近忙啊,我看看材料,明天還有幾個會呢。」...

?向梅很有點驚喜的說:「呀,季書記還記得我名字啊,真是想不到。」

季子強繼續著剛才的笑說:「開玩笑呢,公安局的大美女我怎麼能不記得。」

向梅嘻嘻的笑了笑說:「我真是有點意外,我這小小的一個科長,那能入季書記的法眼。」

季子強聽到這心裡一動,自己說她是大美女,她都沒有謙虛一下,怎麼一句話就說到了自己是小科長上面去了,是不是她也聽到了什麼,想來趟一腳公安局人事變動的事情。

季子強就有了警惕,但常人自然是看不出來他的想法,他就說:「怎麼不能入我法眼,你的酒量也很不錯的,那次我就是讓你灌醉的,這個仇我一直記得。」

向梅做出了害怕的樣子說:「領導啊,你不會和我秋後算賬吧?」

季子強笑笑也就不再開玩笑了,問向梅:「向科長今天是來縣委辦事,還只專程來找我有事情。」

向梅連忙的縣把自己帶的包打開,拿出一個紅色的小錦盒來,走到了季子強的辦公桌旁邊說:「這是一個朋友從外地給我代的一個裝飾品。」

她看看季子強的臉色,見季子強有點疑惑的樣子,向梅就繼續說:「季書記上任我一直也沒機會表示一下,這個就算我的一點心意。」說著話就把那錦盒放在了季子強的辦公桌上。

季子強低頭看看,沒有說什麼話,把這個錦盒打開一看,裡面放著大拇指粗細的兩根金條。

季子強看著那反射出耀眼色澤的金條,他的眼中就有了一點冷淡了,他知道這個向科長真的就是沖那副局長位置來了,季子強眯起了眼睛,沉思片刻說:「向科長,你應該知道我這個人的習慣,上次市裡來調查我,鬧得動靜夠大了,我現在已經是驚弓之鳥,這個東西我絕不敢留,感謝你的好意,真的心領了。」

向梅一愣,她也聽說過季子強是不收重禮的,但她就感覺那純粹是扯淡的事情,過去不收,不代表他現在不收,那時候他是華書記的眼中釘,還有哈縣長和吳書記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看著他,他自然是要小心謹慎的,現在葉眉做了書記,他也成了洋河說一不二的老大了,你想下,他難道能真的那麼廉潔?

但現在季子強這話一出口,向梅就有點擔憂起來,因為她從季子強的臉上看出的不是客氣和虛假,對看人臉色,猜人心意,向梅自認是不會差的,那麼今天事情看來就有麻煩了,自己要好好的解釋一下這個問題,而且,關於提升的話是一點都不能說了。

向梅就囁嚅著說:「季書記,真的就是我的一點心意,我對季書記也很敬仰的,你來洋河這段時間,大家有目共睹,都在交口稱讚,還是請季書記給個面子吧。」

季子強沒有讓她的奉承拍暈過去,他依然一臉莊重的說:「向科長,我都說了,你的心意我領了,這個東西你還是拿回去,不然我會睡不好覺的,來裝回去吧。」

季子強就站了起來,把錦盒伸長了手臂給向梅遞過去,向梅遲疑著並不用手去接,但季子強很固執的沒有把手收回來,就這樣一直平伸著,眼中也滿是淡漠。

向梅知道不收回來是不行了,她就訕訕的笑了一下說:「沒想到季書記真的如此高風亮節,佩服。」

她接過了錦盒,把它裝在了自己的包里,季子強就很快的有變得隨和起來說:「坐吧,坐吧,等什麼以後有機會了,我還想再領教一下向科長的酒量,呵呵呵。」

他不希望讓對方過於難堪,畢竟現在的社會風氣就是這樣,也很難怪那一個人了。

向梅有點沮喪的說:「季書記不會怪我吧,我也是想表達一下自己的心意,沒有其他的意思。」

季子強就笑笑坐了下來,一面看著桌上的東西,一面應付著她,嘴裡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她說著話。

向梅就很靈巧的拿起了季子強辦公桌上的水杯,幫他把水添上,季子強點點頭,繼續看起手中的文件,他不想讓向梅提出人事變動的機會,因為她提出了自己也不會答應,倒不如大家都裝著昧著一回事情,免得傷面子。

向梅放下了水杯,就說:「書記看什麼呢,看的這樣認真。」

這樣說著她就走到了季子強坐的椅子後面來了。

季子強沒想到她在自己辦公室如此的隨便,不要說她,就是冷縣長也不會隨便過來看自己在做什麼,他就有了點不舒服的感覺。

但向梅也是沒辦法的辦法,昨晚上她搭上了自己的身體才把冷縣長搞掂,要是季子強這一關過不去,那自己是白獻身了,想想,也就這一買賣,牙一咬,不相信你不愛錢,連色也不愛,那你還是個人嗎,她就決定豁出來了。

現在季子強只能是坐著,因為身後就是向梅,季子強已經可以清醒的感覺到她那哈出來的氣息就在自己的後頸窩,所以他轉不了身,那樣會碰上她的臉,他就只能是獃獃的坐著,任何一個人被別人強迫成這樣一個姿勢都不好受,何況是天生就具有很強防範意識的季子強。

他的不快繼續蔓延,但這樣的情緒被他習慣性的偽裝掩蓋了,他就笑著說:「最近忙啊,我看看材料,明天還有幾個會呢。」

向梅沒有感覺到他的情緒,反而以為自己的親近獲得了他的好感,她就又轉到了側面來,用自己的豐~乳靠在了季子強的肩頭,季子強冷不訂的一陣反應,有了異樣的感受,向梅那明顯的超過常人大小的乳防給季子強帶來了強大的衝擊。

也許換個時間,換個地點,換個環境,季子強說不上就動情,來勁了,可現在他已經對向梅提前有了反感,現在的溫柔就不會再對他形成誘~惑了,除了本能的那一點點反應外,他還多了份厭倦。

向梅的錯誤就在於他不了解男人,特別是不了解那些美女環繞的男人,這樣的男人其實很賤的,你不理他,讓他追的越辛苦,追的越艱難,他就越是朝思暮想,而對於送上門來的美餐,他反而不想吃,這就叫牽著不走,拉著倒退,奧,這句話不太好,有點像是在說驢,讀者可以不看這句話。

所以季子強對她已經沒有了胃口,至少是現在沒有了胃口,他鄒了下眉頭,把自己的肩頭挪開了一點說:「你先坐吧,我把這一點看完了我們再說好嗎?」

向梅有點失望,這人怎麼這樣啊,自己的胸部難道不誘人嗎,她訕訕的坐到了沙發上,季子強就再也沒有抬頭,一直在看起了他的材料。

向梅幾次想打斷他,但看看他是那樣的認真,也就話到嘴邊咽了回去,心裡在不斷的鼓勵自己,再等等,再等等,他是男人,不會不喜歡自己這樣的女人。季子強的辦公室里,這樣的局面又僵持了一會,總算是來了一個救命的恩人,組織部長馬德森敲門走了進來,他進來一看,怎麼向梅在這裡,他就準備縮回腳退出去,因為他感覺下午開會自己就要提出公安局的人事變動問題,這個向梅在如此敏感的時候坐在季子強的辦公室,只怕也是沖這事情來的,自己進去不大好,要迴避一下。

但季子強那能讓他跑掉,就喊了聲:「馬部長,我還正要找你呢,材料都準備好了?」

馬部長就只能走過去說:「已經準備好了,我就是想請你先看看。」

季子強接過了他的材料,很認真的細細的看了起來,他這東一下,西一下的問起了很多問題,把個馬部長緊張的,是不是自己這材料不對季子強的胃口,他過去可不是這樣細緻啊,他就冒著虛汗,一個個問題的解答。

這裡向梅看看今天是沒有機會說話了,只好站起來說:「季書記,馬部長,那你們談工作,我先回去了。」

季子強就客氣的招呼她:「好,好,向科長你慢走啊,有時間了再聊。」

看著她離開,季子強就把材料給馬部長一放說:「嗯,不錯,就按你的這個意思辦。」

馬部長有點摸不著頭腦了,不知道季子強變化怎麼這樣快啊,這才叫著君心難測埃

馬部長就問了一句:「季書記其他沒有什麼問題吧?」

季子強搖搖頭說:「沒有啊,你組織部的很充分,很不錯,一個字都不用修改。」

馬部長苦笑了一下,看看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馬部長就準備離開,但他又想到了這個向梅,他小心的問季子強:「公安局那事情你看還需要做什麼補充。」

對這個向梅的底細,馬部長是心裡知道的,他擔心季子強顧忌到市委呂書記的關係,會不會在這次調整上變化,所以就問了一句。

季子強心不在焉的說:「沒什麼了吧,就按原來說好的人選提,先讓大家討論一下,能過就過,過不了找找原因,下次再上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