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零四章副局長的候選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導,你慢點埃你們男人都是這樣魯莽,一點兒也不知道憐香惜玉」 她一邊摁了摁腳一邊昂起頭帶著幽怨的眼神望著冷縣長,就那一眼,冷縣長倒有一種被刺穿的感覺! 他延著臉說:「向美女,我剛才是不小...

?冷縣長就笑了,他感覺自己的這個網已經撒開了,就等季子強一頭鑽走進來。

吃完了飯,冷縣長對老婆說自己要去縣政府,有幾個事情還沒處理完,老婆當然不能耽誤他的工作了,自己家的老冷當上了縣長,忙是忙了一些,但好處卻更多,自己也儼然是了洋河縣的第一夫人,走到那裡都市一片的羨慕和嫉妒的眼光,奉承的話也是每天可以收集一籮筐,家裡的禮品和紅包也是翻了倍的漲,真是辛苦他一個,幸福全家人。

冷縣長到了縣政府,政府大樓,冷冷清清。他徑直到了辦公室,他有點魂不守舍的,也有點興奮和激動,他一時竟不知自己該做什麼。他在辦公椅上坐下來,把頭靠在後背上,想讓自己沉靜下來,卻不能。

他抱著手機默想,覺得自己心慌慌的,說不出個滋味,這樣的情緒延續了很長時間,直到手裡的電話想起,傳來了向梅嬌柔的聲音:「領導,在忙嗎?我已經定好了一個包間了,我們唱唱歌,跳跳舞,放鬆一下。」

向梅把放鬆這兩個字咬的重了一點,讓冷縣長的心怦怦直跳,他忙說:「我不忙,那你稍等啊,我一會就到。」

放下了電話的冷縣長就變了個樣,他的精神也煥發了,心情也愉悅了,剛才那貓抓一樣的情緒都消失殆荊

他們兩人在包間里見面了,現在的向梅沒有穿警服,他身材保持的就像風華正茂的芭蕾舞演員,加上豐富的成熟閱歷韻味,舉手投足透出的淡定自如,風韻猶存,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冷縣長的眼球。

在音樂響起的時候,向梅拉起了冷縣長,說:「我們跳舞。」

冷縣長已經有點魂不守舍了,他機械的靠近向梅,用有點戰抖的手握住了向梅的小手,用另一支手攬住了向梅那肉感很強的腰身,而向梅在不長的時間后,就全身貼了上來,用自己碩大的胸,緊緊的擠壓住了冷縣長,讓冷縣長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舞曲終了時倆人仍然在舞池裡輕輕的搖悠著,直到音樂全無,冷縣長才意識到舞曲終了,他訕訕的笑笑,放開手回到各自的座位上,一面說:「小向跳跳得實在不錯。」

她抬眼看看他,冷縣長正沖她獻媚般地笑著,向梅就揉揉腳說:「鞋子有點緊,把腳夾的很疼。」

冷縣長就低頭去抓住了向梅的腳說:「那裡疼,我看看。」

向梅嬌呼了一聲說:「領導,你慢點埃你們男人都是這樣魯莽,一點兒也不知道憐香惜玉」

她一邊摁了摁腳一邊昂起頭帶著幽怨的眼神望著冷縣長,就那一眼,冷縣長倒有一種被刺穿的感覺!

他延著臉說:「向美女,我剛才是不小心,要不我再用憐香惜玉來補償補償你?」

接著他用充滿了衝動的眼神看著她。她從他的眼神里讀懂了他的意思,矜持的站起來說:「我走了」,但她的動作明顯的表現出了一種欲走還休,她緊張的轉身,去沒有離開,這個動作讓冷縣長略加緊張卻又忐忑不安的心彷彿吃了一粒定心丸。

冷縣長再也沒有給她機會,猛地站起身抓住了她的雙臂,她往後退試圖掙開他,他也並沒有抓緊她,她卻一下跌坐在包間里的沙發上,待她遲疑時,冷縣長便逼過去,俯身看著她,雙手按在沙發扶手上,控制她無法逃離,她半仰著對視著冷縣長,眼神里透出一種渴望的神態,一絲欲拒還迎的意念一閃而過說:「你要幹什麼?不要這樣。」

冷縣長沒有說話,只是用充滿愛~欲的目光看著她,頭一點一點的靠近她,她看著他靠近,她推著他的手其實是軟弱無力的,雙手纖細的手指因黑色衣服的映襯顯得更加白皙,女人有時真是有意思,明明不想抵抗,還要說出那樣的告白。

她將頭背了過去,只紿了冷縣長一個肩膀。「請不要這樣,我不是隨便的女人.」

冷縣長沒有繼續下去,她緩緩的轉過頭來,見他目光所在,又慌亂且羞澀的垂下了長著長長睫毛的眼皮。

冷縣長乘勢的吻了下去,她扭動著反抗,但一點都不激烈,更像是一個老道的女人對一個男人的挑~逗。

冷縣長開始瘋狂的親吻她的臉龐、髮際、耳垂。

她抵抗的力量越來越弱,她變得全身癱軟,她緊閉著眼,呼吸急促,額頭上出現了細密的汗珠兒,豐腴柔嫩的肌膚混合著淡淡的女人香,不住的衝擊著冷縣長的視覺和嗅覺。

一會冷縣長停了下來,她感到有些意外,睜開了因含羞而緊閉著的雙眼,冷縣長就勢慢慢靠近她不斷喘息的嘴辱,她猛然抱住他的脖子,將嬌小的嘴湊了上來,吻住冷縣長的嘴,冷縣長迎了上去,兩隻舌頭糾纏在了一起,冷縣長知道她己徹底放棄了抵抗!

冷縣長也剋制不住了,他沒有在乎這個地方是不是適合自己的身份,也不去擔心自己會不會讓人發現,他整個人已經完全瘋狂起來。

終於,長江呼嘯著奔騰入海。也許是那些天空虛、壓抑得太久了吧,他們瘋狂了起來,她幾乎把冷縣長穀倉里儲存己久的穀粒掏空吃荊

過後,她什麼也沒說。只是很溫順的趴在冷縣長的懷裡,用紅腫的雙眼委屈、哀怨的望著冷縣長,冷縣長將她摟住,用右手輕輕的梳縷著她剛才因瘋狂而零亂的秀髮......良久,她輕輕的觸了他一下,用無助的語氣喃喃:「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冷縣長更緊緊的抱住她說:「也許這是上天紿予我們的緣紛,天予不取,反受咎之,不要太過於自責了,像你這樣即端莊賢淑而又風情萬鍾,即苗條柔嫩而又阿娜多姿的女人,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會動心的。」

她默不做聲了,躺在冷縣長懷裡很久...很久......後來,她又問:「你們什麼時候開會。」

冷縣長知道她問的是什麼會,就嘿嘿的一笑說:「明天下午開,放心,我會提你的。」

看著她有點興奮的眼神,冷縣長更加緊緊的抱住了她,他對自己這次一箭雙鵰的計劃感到很滿意。

第二天季子強一早就跑了一個單位,也是參加人家的座談會,開完會季子強就趕快的回來了,他還有自己的很多事情要做,他先給給公安局的王隊長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今天就要討論他的問題了,讓他最近注意點,不要有什麼事情。

王隊長那歡喜的樣子雖然季子強是看不到,不過是可以想象的出來,王隊長在那面說:「謝謝,謝謝季書記,你放心好了,最近我一不喝酒,二不亂跑,一定不會讓你為難。」

季子強很嚴肅的說:「不喝酒是對的,但不跑就有點問題了,你還沒當上局長,怎麼就準備天天窩辦公室享受了,恩,這有點要不得吧。」

那面王隊長急的是話都說不展了:「任..華書記,不是啊,我意思是說說我不亂出去,出去。」

季子強就截斷了他的話,說道:「看嗎,說了半天你還是不想出去干工作。」

那面王隊長急的都快哭了,季子強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說:「就這膽量還想當公安局的副局長,我看你啊,算了,不開玩笑,反正最近注意點,掛了。」

掛上電話,季子強想想的就有點好笑,這人啊,一到了利益面前,都會六神無主,患得患失,自己會不會呢,難說,估計真遇到這種情況也差不多和這王隊長是一個樣子了。

他正在好笑,就聽到了敲門聲,季子強喊了聲進來,見公安局的向梅科長手裡提著一個包,走了進來,今天的她是收拾的很特別,烏黑的頭髮,挽了個公主髻,髻上簪著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著流蘇,她說話時,流蘇就搖搖曳曳的。她有白白凈凈的臉龐,柔柔細細的肌膚。雙眉修長如畫,雙眸閃爍如星,小小的鼻樑下有張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彎,帶著點兒妖嬈的笑意。

季子強現在已經收斂了很多,他好像也成熟了起來,不再像過去那樣見了美女就去想象,季子強一下子也收不住剛才好笑的表情,他微笑著招呼她:「向科長,你好啊,坐吧,坐吧。」

他的口氣也很隨意,沒有高高在上的感覺,也沒有色色迷迷的意思,向梅是有備而來的,冷縣長已經讓自己擺平了,剩下的這個年輕的書記,自己也一定可以拿下,她的心裡有很高很高的希望,她想憑藉自己的長相,自己的氣質,自己的性感和開放,那是一定可以讓他拜倒在自己的裙下,那麼自己的目的也就一定可以達到。

她沒有去感受下季子強的情緒,也沒有去想象下應該怎麼來實現自己的目標,她有點盲目的自我陶醉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