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零三章年底工作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過一次幹部問題,考慮到原來的公安局副局長已經辦理了退休手續,準備把公安局刑警隊的王隊長動一下,升為公安局的副局長,這個職位對冷縣長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一個問題,一個副職而已,當時他是同意了。 ...

?在那麼多的節目里,就有一個小品是季子強喜歡一點,那是省城的幾個演員表演的《家庭趣事》,演的不錯,季子強忍不住開始捧腹大笑,他們表演的惟妙惟肖,妙趣橫生,倒是真的讓季子強笑了一會。

零點的時候,在兩位主持人洪亮的聲音中:「這次聯歡會圓滿結束了1,拌著歡快的歌聲,結束了這次聯歡會,大家又迎來了新的一年。

季子強也不由的感慨著自己回憶自己在這一年裡的收穫,是啊,很多的危機,很多的刺激,想一想真的有點后怕的感覺。

元旦很快就過去了,但工作依然很忙,春節又有一個大假,這對整個縣委和政府的工作也是一個考驗,所有的人都要把自己手頭的事情做完,輕輕鬆鬆的過一個春節。

但就在這個時候,冷縣長依然沒有放過季子強,上次白龍鄉大棚種植基地撥款的問題,自己讓季子強不動聲色的涮了一把,這讓冷縣長很不舒服,季子強太可惡了,他不僅搶奪了一次對全縣幹部賣好的機會,還把自己的一輛車給說沒了,應該說自己在和季子強的第一次較量中徹底的輸了。

但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他總是有堅韌的頑強的,他也總是認為自己會更強,更聰明,在這個思想的指導下,冷縣長就再一次對季子強發起了一次進攻。

前幾天季子強和他商量過一次幹部問題,考慮到原來的公安局副局長已經辦理了退休手續,準備把公安局刑警隊的王隊長動一下,升為公安局的副局長,這個職位對冷縣長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一個問題,一個副職而已,當時他是同意了。

但這個風一放出來,就驚動了一個人,這人就是上次郭局長他們請客的時候,他們公安局的那位女科長向梅,此人不要小看,她的姨夫就是柳林市專職副書記呂旭,這層關係冷縣長因為是當地人,他早就知道,但季子強是不知道的,

當向梅坐進了冷縣長的辦公室之時,冷縣長就靈光一閃,準備在這個問題上做點文章了,他笑著招呼了一聲:「向科長,你怎麼越來越漂亮了,人說三十女人豆腐渣,你怎麼就還是豆腐塊呢?」。

向梅一聽就嘻嘻的笑了起來,這女科長本來就性格開放,再加上到公安局歷練了多年,什麼人沒見,什麼事情沒經歷過,一點都不怯場,她就靠近了冷縣長說:「縣長,那你說豆腐渣好還是豆腐塊好,你喜歡吃那個?」

這一下反倒讓冷縣長有點不好意思了,看著越來越靠近的大胸,他忙退了一步說:「我什麼都不吃,我吃的很飽。」

向梅就笑著說:「你吃什麼了,吃的很飽,都是土豆,蘿蔔吧,嘻嘻嘻。」

冷縣長搖搖頭,這樣的女人他是有點怯場的,他就對向梅說:「今天怎麼想到跑我這來了,你坐,我給你倒水。」

向梅說是說,但也不能讓領導服務,自己也不過是沾了個女性的光,要是一般的科長到縣長這裡,只怕縣長甩都不會甩他的,向梅就連忙抓住了冷縣長的手說:「不敢勞你的大駕,我自己來就是了。」

冷縣長一個激靈,他在這樣一個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的觸摸下,就感覺一根神經直通全身,忍不住一顫,忙說:「沒關係,沒關係,愛護婦女兒童是我們的美德。」

向梅就只好放開了手,出於禮貌,她也沒有坐下,站在冷縣長的身邊,看著他到水,冷縣長就聞到了一股子幽香,他也是心神一盪,差點把水灑在了手上,站起來看著向梅腰是腰,胸是胸,胯是胯,那成熟和風韻讓他就呆了一呆。向梅也覺察到了冷縣長的變換,心裡一笑,感覺事情是有點門了,就款款的接過了水杯,那小手漫不經心的又一次摸著了冷縣長那老手。

冷縣長有點慌亂,也有點不自然的說:「最近你們工作繁重吧,要過年了,治安是個重要環節,一定要多加強這方面的力度。」

向梅說:「工作都安排好了,不過就那樣一回事,對了。郭局長升縣長了,副局又退了,現在局裡沒人管事,都在瞎混呢。」

冷縣長眉頭皺了一下說:「郭副縣長還是兼任的公安局局長埃」

向梅撇一下嘴說:「他一天忙的,縣上工作一大堆,有多少時間到局裡去。」

冷縣長想想也是,就說:「不過也快了,最近你們局裡要動一下。」

他有意的拋出了這個信息,其實這消息向梅也聽說了,今天來就是為了攻關的,但消息歸消息,縣長說出來了,那就是絕對的事實了。

她忙問:「聽說你們已經內定了,給我透個底吧,冷縣長。」

冷縣長沉吟了片刻,他要好好的想想,到底應該怎麼把這個文章做的更好,他說:「暫時已經有人選了,但都還沒有確定,怎麼?難道小向也有意角逐一番。」

向梅一聽冷縣長這話,心裡一陣的狂喜,她從冷縣長的話中已經聽出了一種可能性,要是真的確定了,冷縣長怎麼會由此一問,她就忙說:「冷縣長啊,你看我有這個資格爭取一次進步嗎?」

冷縣長笑笑說:「能,但是難?」

他需要給向梅一點勇氣,讓她參與進來,但還要讓她有所準備,必須拿出一些特殊的手段才有可能獲得這一位置。

向梅就喜憂參半了,從冷縣長的話中,她看到了希望,但難度也是毫無疑問的存在,就她聽到的消息,好像是華書記已經有意把這個位置給刑警隊的王隊長了,這也是她今天先來找冷縣長探聽消息的一個原因,對華書記她還不是太熟悉,兩人僅僅是吃過幾次飯而已。

向梅就小心的問:「冷縣長,那你看難點在什麼地方。」

冷縣長這次沒有猶豫了,他已經在剛才全盤想好了這個問題,他就說:「一個呢,在常委會要獲得提名才有可能,另一個,就算有個別人提名,只怕力度也有限,最好上面的領導也關注一下,那就好說一點。」

向梅想了想,決定還是先從冷縣長身上下手,她嫵媚的笑笑說:「冷縣長,我們交往也時間不短了,你就幫一下我吧。」

說著話,就站起來,走到了冷縣長的辦公桌旁,端上了冷縣長的茶杯,走了過來,遞給了冷縣長,但冷縣長接過水杯后,向梅卻並不離開,靠近冷縣長也坐了下來。

冷縣長有點緊張了,這是辦公室,一點來人看到這個樣子,自己就難以解釋,他忙放下水杯,站起來準備保持一點距離,向梅曳這媚眼,帶著誘惑的說:「冷縣長,你很害怕我?怕我這豆腐渣噎著你了。」

冷縣長很尷尬的站那,離開也不好,不離開也不好,他就說:「我怕你做什麼,只是你這問題有點複雜。」

向梅也站起來說:「我知道肯定是很很複雜,誰也不能保證能成,我也不會賴上你,看你緊張的,晚上我請你一起唱個歌,怎麼樣?」

冷縣長心裡一動,再看看眼前這風韻萬千的女人,想象自己老婆,那真不再一個級別了,他努力的剋制住自己的情緒說:「晚上啊,晚上再聯繫吧。對了,最近市委呂書記那裡你去過嗎?」

向梅就笑笑,她已經領會到了冷縣長的意圖,她說:「我姨夫那裡我經常去的,上次還說到你,就說什麼時候你到市裡去,他陪你吃個飯。」

冷縣長不置可否的笑笑說:「很長時間都沒有聽到過呂書記的聲音了,他講話還是很有水平的。」

向梅嘻嘻的說:「不說他了,晚上我和你聯繫,不見不散。」

說完,她就轉身的離開了冷縣長的辦公室,留下冷縣長一個人在辦公室里想入非非。

到快下班的時候,冷縣長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冷縣長接上一聽,神情就變得很恭敬起來說:「你好啊,呂書記,我是冷旭輝。」

呂副書記就在那面說:「冷縣長,最近你沒到市裡來過啊,我聽向梅說,你對她工作的支持和幫助很大,什麼時候來市裡了過來一起坐坐。」

冷縣長連忙客氣的說:「最近工作忙,我也一直都想去看望一下你的,向梅是個好同志啊,在呂書記你的熏陶下已經很成熟,我準備在適當的時候給她身上加一點擔子,年輕人有壓力才有動力。」

呂書記就呵呵的笑笑說:「她的每一點進步都和你的領導分不開,呵呵,不說她的事情,她在洋河縣我很放心的。」

冷縣長就討好的說:「有我在洋河縣,呂書記你就不用多費心的,向梅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一定會有一個滿意的結果。」

呂副書記就哈哈哈的笑了幾聲說:「那就拜託冷縣長了。」

兩人又隨便的說了幾句,呂書記才收了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