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零二章甜蜜時刻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海中給淹沒了。 過元旦的時候,他也沒有回的去柳林市,縣上搞了幾個活動,都邀請他參加,煙廠也是廠長帶隊,幾個廠領導盯在季子強的辦公室,硬是把他請到了廠里,煙廠最近兩年還有點效益,他們專門市裡和省...

?華悅蓮就說:「你吹,你就吹吧。」

季子強一本正經的說:「真的啊,葉書記表揚我,我實在不要意思了,我對葉書記說:書記,你不要這樣在表揚我了,這樣會讓我驕傲的。」

華悅蓮就忍不住了,一下笑成了一團,歪在了季子強的懷裡。

季子強就又說了很多今天賣酒的事情,聽的華悅蓮一陣陣的發笑,兩人嘻嘻哈哈了一會。

等季子強和華悅蓮笑過以後,那對面的高挑女人和那個猥瑣的男人已經不見了,季子強想想就笑,怎麼自己有時候像個色郎一樣,對美女總是會有一種關注。

吃完飯,兩人快樂的相擁著往回走,每次站在夜色中,季子強總是會獲得一些恍惚的暗示,他是城市中一個習慣傾聽的人,他總是喜歡仰望寂寞的天空,看到有飛鳥寂寞的身影斜斜地從自己眼前消散.在這個時候,他的思想綿延整個世界,布拉格的第一場雪,布魯塞爾喧囂而空洞的機場,上海昏黃的天空和外灘發黃的外牆,拉薩甚喇,蘇州深遠悠揚的暮鼓晨鐘,麗江古老的青石板路。

在很多的時候,季子強也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他也很快發現了自己的沉默,他搖下頭,把那些想象都拋在腦後,手上加點勁,擁著華悅蓮在寒風中慢行著,在市委家屬院附近,季子強放開了手,對華悅蓮說:「你先進去吧,我買包煙。」

他是擔心人別人看到自己和華悅蓮這麼晚了還在一起,對華悅蓮影響不好。

華悅蓮也看出了季子強的顧慮,她調皮的一笑說:「我家還有好多煙哩,不用買了,給你幾條。」

說完她就揶揄的看著季子強抓耳撈腮的,她憋著笑,很正經的說:「真的,都是好煙,不用在花錢了。」

季子強只好說:「我怕抽不管別的牌子煙,你先進去,我一會就到。」

華悅蓮就放聲的笑了出來說:「好,我先進去了,你慢慢的買。」

季子強不好意思的站住了腳,看著華悅蓮走進了家屬院,他掏出了一支煙,點上火,在外面抽了起來。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季子強才走進了家屬院大門,看門老頭正在那專心的看著一個什麼京劇,也沒怎麼注意季子強。

季子強到了華悅蓮的家門外,敲開了門,好多天不見了,他想她了,心急與性急並重,無法分清哪一種心情更為迫切一些。

季子強也從她柔情蜜意的微笑里,窺見了思念點燃的欲~望之光,他以少有的衝動,擁抱她時就把手伸進她的內衣,華悅蓮嫣然一笑,把胸脯挺高,任憑他的誇張動作繼續下去。

「想沒想我?」季子強面帶嬉笑的神情,又問。

她不能不回答。把額頭頂住他的下巴,輕聲說:「想的,哪裡都想。」

他們接吻,由於站立姿勢不穩,他拽著她,她撲向他,一塊倒向門。門板發出刺耳的響聲,他們警覺一下,旋即更為瘋狂地擁抱與深吻。

季子強的嘴唇從她的嘴唇移開,順著下巴滑落到頸項,手忙腳亂地脫她的外衣。

「進屋。客廳冷。」她喘著氣說。

他們像兩個小學生,伸長脖子伸長嘴,擁吻著往室挪動碎步,來到床邊,他把她放倒在床上,她在積極地回應中,右手就在摸索床頭柜上的空調遙控器。

他和她仰躺著,兩腳垂地,他匍匐在她的身上,她打開了空調,一堆衣服散落在腳邊。。

現在他們已經靜靜的躺下了,兩人都揮霍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氣,移動也不想動,先前,他覺得渾身燥熱,此刻激情過後,他感到陣陣發冷,冷得直打哆嗦,他們一塊躺在枕頭上,她拉出被子覆蓋在他身上。然後,她安靜地躺在他身邊,面帶愜意的微笑,靜靜地凝視著他。

「你不擦擦?」稍事休息,季子強問。

「不」她含情脈脈地回答。

他笑了笑,又將她摟在臂彎里,繼續撫摸她的豐滿白體,更想激發自己第二次慾念。

「洗洗,我還想來一次。」他說。

她順從他的意,起身跑進衛生間,多聽話、多溫柔,一個難得的美女。

她回來時,光著身子躡手躡腳,拿了一捲紙。她還是那麼遮羞、那麼有意思,她一弓身鑽進被窩,從被窩裡伸出手臂,遞給他一捲紙。

「放在你那邊。」她柔聲說。

屋內溫度已經上升到攝氏26度,房間開始暖和起來。

季子強感到自己又可以戰鬥了,先前依靠**本能,隨後憑藉心神意念。

「親親我1他對她說。她挪動一下身體,送上她的嘴唇。她從他的額頭吻起,沿著鼻樑滑到嘴唇,接著移到下巴、脖子、胸脯,滑向他的心窩。

他收緊肌肉,僵硬身體。他的目光緊盯著她的額頭和嘴唇,透過蓬鬆的發間,偶爾可以窺見她那鮮紅的蠕動的舌尖。

他在細心體會與感受中,開始緊張,身體扭動,呼吸加重。彷彿血液一股腦地灌向頭頂,鼓脹起血脈。

他按捺不住地摟緊她,與她再次重疊在了一起。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在他懷裡動了一下,用她的手掌在他的胸口慢慢磨娑。他也一聲不吭地享受著這美妙的一刻。

突然她張開眼抬起下巴看著他說:「你很愛我嗎?」

他用手指撥開她蓋住臉頰的頭髮說:「傻孩子,我當然愛你,而且是很愛你。」

他也問她:「你愛我嗎?」他也知道自己問的似乎是傻話。。

華悅蓮臉上馬上浮現出孩子般的笑容:「我愛你,因為你很幽默,很細心,很寬容,而且你懂得很多。」

過了一會兒她又問:「那我們結婚吧?」。

季子強就很溫柔的看著她說:「我也希望有一個完整的家,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你家人能不能同意,因為華書記對我應該很有看法。」

華悅蓮嘆口氣也說:「他們現在都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等過春節我到省城以後,和老爸老媽好好的談談。」

季子強點點頭,對這個問題他真的一直很有顧慮的,華悅蓮不知道自己和華書記到底有多深的糾葛。

她抱著他,緊緊地貼著他,生怕他突然會消失,她輕輕的說:「我會說服他們的,你放心好了」。。

他們就這樣在床上,聊了很久,很溫馨也很開心,一直到他們困得睜不開眼睛。

這次的柳林市之行,讓洋河縣酒廠起死回生,季子強回到了洋河縣,少不得又有很多人來讚歎和吹捧他了一番,季子強嘻嘻哈哈的接受著大家的馬屁,他心裡也清楚這都市逗他玩呢,全不能當真。

生活還要繼續,工作還要繼續,季子強又開始了工作,元旦還有幾天就到了,季子強不得不打起精神事無巨細的安排和檢查起來,所有的工地他都去看看,各個部門也去轉轉,年底的會議更是一個接著一個,工作總結會,表彰會,明年的工作計劃會,他整個人就在這會海中給淹沒了。

過元旦的時候,他也沒有回的去柳林市,縣上搞了幾個活動,都邀請他參加,煙廠也是廠長帶隊,幾個廠領導盯在季子強的辦公室,硬是把他請到了廠里,煙廠最近兩年還有點效益,他們專門市裡和省城請來了一些三,四,五流的演員,準備了一場慶元旦的表演會。

12月31日晚上季子強就到了煙廠,同來的還有幾個縣上局級領導,整個禮堂是煥然一新,電燈上掛滿了閃閃發亮的彩條,兩面牆壁上還貼的有一些表示吉祥的畫,最上方寫著「元旦聯歡會」幾個字。

季子強被安排在了煙廠大禮堂的第一排中間的位置,前面還放了一個小茶几,堆滿了瓜子水果的,他們聽說季子強喜歡和鐵觀音,就特意買了一點好的,給季子強泡上。

季子強也難得享受一下這個待遇,雖然聽說演員不怎麼得,但這個排場和待遇還是不錯,煙就更不用說了,煙廠你想下,那沒有印刷商標的煙直接就用一個盛菜的盤子裝上,防盜茶几上,你隨便的抽,哪怕你一次接三根都由你。

元旦聯歡會開始,兩位主持人宣布聯歡會開始時,廣播中發出了新年祝辭,大家聽了后都不約而同高興的鼓起了掌。

本來預定的有一個季子強的講話,但最後作為季子強出席的條件,讓他給砍了,一年四季都在講話,今天也讓自己休息一下,那些工人師傅也是一年四季的聽領導講話,今天也讓他們清閑一點。

一會就開始表演節目了,第一個節目是市裡歌劇團幾個人跳了個什麼舞,季子強也不大看得懂,反正感覺人家跳的很賣力的,他也就不斷的鼓掌,他一帶領,那掌聲就相當的大了,大家也都熱情高漲的看了起來,人家華書記都喜歡,這節目一定很有深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