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百章賣酒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頂頭上司。 等季子強彙報完了,韋市長才做了幾個指示,還告訴他:「洋河縣能不能在明年搞上去,對柳林市的關係很大,希望你有所準備和設想,還有你們一些過去遺留的項目,工程什麼的,你也要心裡有數,要有...

?季子強就說:「知道你嫌棄,就沒給你多帶,讓你嘗下,今天想找你幫忙。」

張景龍看看那酒說:「爛酒你拿走,有事麻利說。」

季子強就把縣上酒廠的銷售不暢給他講了講,知道他們年底要去看退休幹部,企業職工等等,用酒的地方多,想讓他買一些送,也算是個宣傳。

張景龍感到這事不大,就當下同意了,季子強就又隨便的說想到政府門口的廣場擺點酒,便宜賣給政府的一般人員,張景龍感到這事也不大,就也答應了。

一出政府大門,季子強就馬上忙了起來,從那大車上卸下些七零八數的東西,時間不長,一個銷售攤位擺了起來,後面是成箱的酒,前面一個紅色大橫幅,上面寫著:「洋河政府年底優惠專供酒」。可那洋河兩字季子強讓卷到了後面,不注意的人一看上面寫的就成了:「政府年底優惠專供酒」。

門衛一來認識他,再聽說張景龍也答應了,就沒人來干涉。

往來政府辦事的人,一看這是政府優惠專供酒就三三兩兩的站下來看看,也有人就掏錢買幾瓶。

到了下午,那人來買的越來越多,連市裡其他機關的也都趕了過來,看看價也不高,年底正好要用,就整箱整箱的買,門口那小廣場多少年也沒這樣熱鬧過了。

把個馬廠長高興的,串上串下,看看酒不多了,趕快打電話安排廠里送酒過來,季子強一看沒自己什麼事了,就準備到葉眉那去報個到,去了一問,人不在,下縣城裡去了。

市長韋俊海剛才聽到秘書說季子強拉了幾車酒在政府門口賣,感到好笑,就知道這小子一定是幫他洋河酒廠來推銷酒的,讓秘書給他打個電話,到自己這來下。

季子強接到電話後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該來柳林市,他是有點不想見這個市長的,想到當初自己拿洋河工業那事情埋汰人家韋市長,季子強就后心裡發涼,沒辦法就硬著頭皮過去了,走的時候帶了兩瓶水河大麴。

敲門進去,見市長韋俊海正在看東西,他也不敢打擾,自己坐在了沙發上,剛坐下,想想不對,自己是不是有點太拽,就又趕忙站起來給韋俊海把水添上。

韋俊海這時抬起頭來說:「酒賣的如何啊,怎麼不給我帶2瓶嘗嘗。」

季子強笑笑指著沙發旁邊說:「給你帶了2瓶。」想了一下又說:「剛才就想過來,看下你們市政府年底要不要買點酒,我們這酒又好喝,又便宜,很實惠」。

市長韋俊海說:「你還把生意做到我這來了,你這次帶來了多少酒。」

季子強說:「帶了3車,快賣完了,廠里晚上還要送幾車,給你們市政府也留些吧。」

市長韋俊海卻一下轉了話題:「留點就留點,一會再說,現在說點工作上面的問題」。

季子強就只好耐心的給韋市長做了個彙報,但感覺韋市長並不是真的很想聽,只是要讓他彙報一下罷了,或者就是在他面前展示一下他的權威,讓季子強知道,自己是他的頂頭上司。

等季子強彙報完了,韋市長才做了幾個指示,還告訴他:「洋河縣能不能在明年搞上去,對柳林市的關係很大,希望你有所準備和設想,還有你們一些過去遺留的項目,工程什麼的,你也要心裡有數,要有個解決的思路,不要什麼事情都推到市裡來,那就失去你們基層幹部的意義了。」

季子強聽出來了,這是韋市長對自己的一次嚴重的警告,再要拿那些過去的爛事來做文章,就不要怪人家對不起了。

季子強只能裝著聽不懂,唯唯諾諾點頭,答應,又說了很多保證啊,努力啊的話,韋市長才把他放掉了。

下午的酒賣的更好,一車車的貨都被搶購了,很多從其他地方趕來的單位,都交了定金,季子強高興,馬廠長更高興的很,下午吃完飯又來了幾車酒,季子強給馬廠長交代,叮囑了一番準備和華悅蓮約會去,兩人今天已經通了好幾個電話了,就等著季子強這面一忙完,兩人就來個悶得迷。

季子強剛要走,人還沒離開,葉眉的電話就來了,讓他去她的辦公室,她說自己剛從下面縣上剛回來,看到他們酒廠在政府門口,知道只有他才有這個膽子敢把攤子鋪到政府來。

季子強連忙答應了,又邊走,邊給華悅蓮打了個電話,說葉眉書記要和自己談話,過一會再和她聯繫,華悅蓮聽說柳林市老大要和季子強談話,也趕忙說:「你今天忙了一天,把你身上灰土也收拾乾淨,收拾整整齊齊的去葉書記,免得人家說你邋遢。」

季子強答應了,裝上手機,就把自己上下左右的拍了幾下,整了整西服,到了市委葉眉的辦公室。

好久沒見葉眉了,她還是那樣的成熟和風韻,房間的空調很暖和,葉眉今天她穿著一件漂亮帶暗花的緊身的毛衣,沒有了西服的遮掩,就讓她的身材顯的更且魅力,高挺的胸脯,纖細柔和的腰身,整個曲線恰到好處的顯示出了葉眉的婀娜多姿,她的整個身體都蘊蓄著美的想象和一種誘~惑。

葉眉笑著招呼季子強,她很久沒有看到他,現在就目不轉睛的注視著他,好一張翩若驚鴻的臉!只是那雙眼中忽閃而逝的某中東西,讓人抓不住,卻想窺視,不知不覺間人已經被吸引,還有那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這時卻漾著另人目眩的笑容。

欣賞完了季子強,葉眉給他倒了杯水,兩人一起坐在了沙發上,季子強把這一階段的工作,給她做了詳細的彙報,包括自己在洋河縣目前的處境,以及對副書記齊陽良,縣長冷旭輝的擔憂,都原原本本的給葉眉講了一遍。

對季子強在洋河縣的行為和表現,葉眉其實也是多少聽到了一些,她有很多的其他渠道,總的來說,她對季子強還是比較滿意的,葉眉的心裡也是感到欣慰的,畢竟這個人是自己發現並且一手提攜,自己就像是一個伯樂,在一萬馬叢中找到了一匹千里馬。

這樣的喜悅是一個伯樂最大的快樂,和滿足,當然了作為千里馬,它是感受不到的這份快樂的。葉眉聽他說完,沉吟著說:「子強,對於過去那些反對和排擠你的勢力,你還是要多點忍讓,你要知道,我們兩人都是剛剛上來,在很多事情上,我們還必須妥協,權利的構架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有的人有名無權,有的人有權無名,這一切都有個過程。」

對於這一點,季子強也是深有體會的,他知道,在目前環境中,就算對方真的對自己和葉眉發起了進攻,他們也只能暫時的迴避,在錯綜複雜的柳林市,和洋河縣,他們的勢力還不足以輕鬆對付這些人,何況自己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對付誰。

季子強就說:「謝謝葉書記的教誨,我明白其中的利害,我會小心謹慎的處理這些關係,請葉市長放心。」

葉眉滿意的點點頭,她也是相信季子強會很好的理解局勢,他也一定能恰當的處理這些問題,洋河縣由他統帥,自己應該可以放心,不像有的縣,華派勢力集中坐大,自己一時也不好插手和控制,只有假以時日,慢慢的滲透。

搖搖頭,葉眉甩掉了最近一些工作中的不快,語氣變得溫柔起來對季子強說:「子強,晚上就不走了吧,住下來。」

季子強感覺到葉眉的意思,她是希望自己今天陪她一下,但華悅蓮怎麼辦,她還在那麼眼巴巴的等著自己,自己難道能去欺騙她嗎?

而且,在最近的這一階段和華悅蓮的戀愛中,季子強內心深處有了一種專註和坦誠的情愫,他也不想再像往常那樣放任自己,他渴望自己能夠找到一種心心相印又可以地老天長的愛情。他有點猶豫起來。

作為一個女人,葉眉有敏感和細膩的感情,她很快的就感覺到了季子強的猶豫不決,她的心就開始收縮起來,她感到了一種失落。

在失落的同時,葉眉還有一種對自己的哀憐,她有良好的氣質,而且氣質是不能投機取巧移植複製,也不能一蹴而就,必須有歲月的積澱才會在舉手投足間不經意的流露,自己初嫁時滿臉嬌差,後來經過這些年的淬鍊,褪卻了青澀,也逐焦人的氣度。

但再出色的女人如果身邊空空就使人覺的凄涼,自己的感情是一地清冷月光,沒有溫曖的感情,只有些許的悲哀。

過去葉眉有時只是覺得季子強是個孩子,她儘可能讓自己保持心態平和,處事不驚。

葉眉知道自己應當算是成熟的女人了,再棘手的事情也能理得清,再大的挫折也能直面,她知道成熟的女人應該內斂,忌諱張張楊處世,心態從某種程度上說是一種圓潤成熟的處世哲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