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九十九章售酒的門路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是聽懂了他的意思,奧,,原來想找我幫你賣酒啊,不過剛才這廠長馬屁拍的還算到位,特別是那個有膽略有謀略的話,恩,比較舒服,那就幫他們想想法子。 季子強這才開口說:「難怪你賣不出去,看你小氣的,就...

?大家都認為這方法不錯,福利也有了,大棚基地的錢也有了,只是方菲和財政局的肖局長都有點明白了,他們看出了這裡面的一些蹊蹺,仔細的一想,都暗暗好笑,知道這冷縣長吃了個暗虧,讓季子強把他給涮了一把。

縣上已經好多年沒有發過福利了,這一下全縣的幹部都喜氣洋洋的,交口稱讚季子強,都說這人真不錯,上來沒幾天就給大家送來了禮物,對他那種為洋河縣經濟發展,寧願不讓政府換小車的舉動也是大為贊同:「就是啊,縣上就這個破樣,還換什麼小車,有坐的就不錯了,比我們121的走路強多了。」

季子強就偷著笑,這次是和和氣氣的涮了冷縣長一把,希望他能記著這個教訓,不要在自己面前搞什麼小聰明,好好的工作。

高興了沒兩天,這過去的辦公室黃主任,也就是現在的黃副縣長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他今天帶來了一個人,準確的說是來了一個送禮的人,這人就是縣酒廠的馬廠長。

因為季子強他幾次成功的出手經歷,象一陣風一樣的傳遍了樣河縣,在這樣的感召下,這馬廠長就想來沾點光了。

黃副縣長和馬廠長他們兩人拿著一瓶酒送到了他辦公室,季子強感到了既奇怪又可笑,奇怪的是有人敢明目張的到縣委來送禮,好笑的是要送你送多點,一瓶算送個什麼,還是本地的土酒,那能值多錢。

酒放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季子強光笑,他不動聲色的等他們兩人說話,黃副縣長和馬廠長臉上都有一些難為情的樣子,互相望望,都想等對方給季子強說。

季子強也不問,就看他們今天想說點什麼,最後還是馬廠長官小,知道只有自己說了:「季書記,我們送你瓶酒讓你嘗嘗。」

看到季子強依然沒有接話,他咽了口唾沫一橫心又說:「我們酒很不錯的,但這幾年被外地酒壓的很慘,廠里庫存都銷不出去,工人工資也發不下來了。」

季子強似懂非懂的帶著疑問還是沒說話,馬廠長也不管了,就接著說:「全縣人民都在誇你有膽略有謀略,今天來就是想讓你幫我們想個法子,怎麼可以打開銷售渠道。」

季子強算是聽懂了他的意思,奧,,原來想找我幫你賣酒啊,不過剛才這廠長馬屁拍的還算到位,特別是那個有膽略有謀略的話,恩,比較舒服,那就幫他們想想法子。

季子強這才開口說:「難怪你賣不出去,看你小氣的,就給我帶一瓶啊,我酒量不小啊,少了嘗不出來。」

馬廠長和黃副縣長見他開起了玩笑,都也笑了,馬廠長連忙說:「外面車上還多呢,只要你幫我們想辦法,要多少就給你送多少。」

說完這話,馬廠長一想,糟了,有點錯,這話說的,難道季書記不幫我想辦法,就不給人家季書記喝酒了嗎?

季子強現在還沉侵在那句有膽略有謀略的話上,還沒聽出來他說錯的話,就說:「你們酒為什麼賣不掉,總有個原因吧。是價錢貴,還是味道不好。」

黃副縣長這時候才介面道:「都不是,味道還可以,價錢也便宜,只是現在外面的酒都在做廣告,咱們縣窮,沒錢打廣告,幾年下來就成現在這模樣了。」

季子強也就不再客氣,打開酒蓋,找了個水杯給自己到上,先聞了聞,香味還成,過去說個良心話,這二三十元的酒,他還真的很少喝過,他就小口的抿了一口,在嘴裡感覺了一會,說:「還成,就是包裝有點爛,有沒有好點的盒子。」

馬廠長忙說:「有,有,有。自己喝的我沒捨得裝好盒子。」

季子強呵呵一笑說:「你還是小氣啊,這樣吧,我一時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你們先回,我想好了給你們打電話。」

馬廠長見他答應了,喜笑言開就說:「我給你留電話。」說話中就把自己電話寫在了季子強辦公桌面的日曆上。

黃副縣長他們兩人和季子強又客氣一會,就離開了。

季子強拿這這酒瓶,來回的看看,但一時還真沒什麼好主意,就先放在了一邊,忙其他事了。

看看也快元旦放假了,下午他召集了幾位常委開了個會,聽取了今年全年的黨政建設工作彙報,又定了幾個來年較大支出的項目,對進入冬季后的工作做了一些準備,還是老一套,什麼計劃生育,森林放火,防搶防盜什麼的。

會上大家不知道是誰,對他上次帶隊去新平縣礦山的事也做了友好的提醒,說萬一他在那出個事,洋河的經濟發展就要受到影響,希望他以後不要獨自去犯險。

季子強聽了也是很感動的,知道大家為他安全做想,於是他就很高調的對大家做了自我批評。說自己組織觀念淡薄,有個人英雄主義等,他一批評自己,又換來了大家的同情,勸他的話比他自我批評的話還要多。

開完會大家就都吵做要找人請吃飯。

找來找去就找到了副縣長馮建,為什麼要讓他請客呢?大家都說他是縣長裡面最幸福的人就他有個兒媳婦,聽說還很漂亮。

馮建剛說了句自己今天回去還有事,方菲就來了句:「是不是又回去給兒媳婦洗褲頭埃」

他一張嘴那說的過這上十張嘴啊,只好帶大家去吃一頓。

幾個人就到了一個他們經常去的飯店,老闆一看,嚇了一跳,我的個乖乖,縣上領導怎麼都到齊了,真是少有啊,趕忙是泡茶,上瓜子,切水果的一陣忙活。

今天可又是一場好喝,季子強是他們幾個的老大,少不了讓人家敬幾杯的,這是他每次的待遇,想推都難。

吃完了飯,季子強一個人回到了辦公室,這時候他看到了酒廠馬廠長給他送的那瓶酒,想起了馬廠長求自己想辦法銷酒的事,一個念頭一閃而過,本縣銷不了酒,不會銷外地啊,不錯就這個主意他拿起電話就給馬廠長打了過去,給他做了詳細的安排。

第二天,他到縣委辦公室把工作都做了安排,又和幾個在家的縣委領導碰了個頭,商量完一些事以後,就帶上馬廠長,還有酒廠的幾輛貨車向柳林市開去。

一路上馬廠長很高興,和季書記如此近距離的相處,這不是每個廠長都有的機會,市場打不打的開,那是后話,至少自己現在和華書記是混了個臉熟,這次要是真打開了市場,那更是喜上添喜,..他美滋滋的不斷給季子強發著煙抽。

季子強來洋河縣以後,煙隱也是大了許多,有時候他就想,是不是官當的大,煙隱和酒量也會加大啊,脾氣也大,所以才有幾大幾大的會議召開吧。

馬廠長這人很是乖巧,路上把季子強拍的是雲里霧裡的,季子強知道這都是馬屁,可還是很舒服的聽了一路,閑也是閑著,聽了耳朵怪享受的。

到柳林市區已經是吃午飯的時候了,馬廠長想好好請下季子強,可被他拒絕了,季子強說吃完飯還要回家一下,下午政府上班了還要辦事,大家就簡單吃點。

這些人就點了些熱潮涼拌的菜,也沒喝酒,隨便的填飽了肚子。

吃完回家的時候,馬廠長好說歹說還是硬塞給季子強了一件洋河大麴,說是孝敬季書記家人的。

季子強就收下了這一箱子酒,等車把他送回去了,老爹一看,呦喝,這兒子有出息了,過去是一瓶瓶的給家裡拿酒,現在都變成整箱的了,等到跟前認真的一看牌子,切,還沒有一瓶五糧液值錢。

老爹就笑著說:「子強啊,你準備來推銷你們洋河的酒了嗎?」

季子強大吃一驚,咦,這老爺子都知道啊,了不起,不愧是自己的老爹,他就說:「這酒很不錯的,就是牌子差點,你沒事請村上的老頭們喝喝,嘗嘗,,也多幫著宣傳一下。」

老爹說:「這當然是沒什麼問題了,我當年散酒都經常喝呢,這酒我喝過幾次,還行,但你不要犯錯誤啊,老往家裡拿東西。」

季子強呵呵的笑著說:「你放心喝,我有分寸。」

老爹想想也是,自己的兒子別的不說,還是有大原則的。

下午一上班,季子強就帶上馬廠長進了市政府,找到了市政府秘書長張景龍,張景龍是剛喝了酒,打著酒嗝和季子強寒暄起來:「你季老弟是運氣好啊,下去做個土皇帝感覺不錯吧,聽人說你們現在是;職務不高,工資不高,血壓血脂血糖高;政治不突出,業務不突出,腰椎盤突出;大會不發言,小會不發言,前列腺發炎,哈哈哈。」

季子強和他還是比較熟的,也不和他貧嘴,就讓馬廠長拿出兩瓶酒放在他面前。

張景龍一看是洋河大麴,就說:「你小子,這什麼爛酒,也敢朝我面前放。」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