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九十七章形象打壓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催下,你那面資金應該沒問題吧?」 就聽肖局長相當謹慎的回答:「資金啊,書記,你怎麼不早點給我說這事情,我這基本沒錢了,前幾天還剩一些,冷縣長全部調出去,說是給政府部局發年底福利了。」 ...

?黃副縣長也不俗,慢理斯條的,看著兩邊的人微微得意的說開了,「我可能講得沒兩位好,但我勉為其難吧!一男子回到家中,兒子和老婆都沒睡。

兒子:「老爸過來1

男子剛要過去,老婆道:「老公過來1

男子對兒子說:「你媽也在喊我,她是我老婆,你是我兒子,我到底該去誰那邊?」

兒子沉思片刻,一臉嚴肅,道:「你應該清楚自己姓什麼1

哈哈哈,所有的人都一起笑了,笑過之後,大家繼續的喝起了酒。

今天大家都很高興,酒喝的也還好,沒有誰醉倒,馮副縣長就建議幾個人一起去喝歌,而且還要拉上方菲一塊去。

季子強站起來道:「真不好意思,我要失陪一下,最近不太舒服,你們玩,我先回去了。」大家勸他不住,也只好放他走了。

季子強離開是有原因的,就在剛才大家講笑話的時候,季子強接到了一個電話,是白龍鄉李鄉長打來的,他說他們鄉上現在手上的錢已經用完了,本來不好意思給書記打電話催的,但實在是不敢耽誤,一停工就麻煩了,再想招來民工,又要耽誤時間了。

季子強在酒桌上不好怎麼說,只能是不斷的:嗯,哈,好,最後說了句:「我知道了,明后兩天一定解決。」

放下電話,他也不好當大家面問方菲,所以就急著趕回去,想落實一下。

回到了辦公室,季子強感到頭重腳輕,胃裡也翻騰得難受,今天雖然沒醉,但也他喝的不少,這幾天連續接待,陪看陪吃,確實也有點勞累,不然喝這點酒也不會如此渾身難受。

季子強想了一會,看看時間,還不算太晚,就決定乾脆給財政局肖局長打個電話問下,季子強撥通了肖局長的電話:「喂,肖局,呵呵,我是季子強啊,你也好,你也好,我想問個事情,你現在方便嗎?」

那面肖局長估計也沒休息,很客氣的回答:「哪有什麼不方便的,書記的電話就是最高工作指示,呵呵,你問什麼事情啊?」

季子強就客氣了兩句才說:「前一陣子,我給冷縣長說了要給白龍鄉大棚種植蔬菜安排點資金,不知道你那裡資金準備好了嗎?鄉上只怕已經頂不住了,我想問問,能不能快點。」

季子強考慮到自己已經不在政府上班了,有的事情自己感覺好像手長了一點,心裡就有些不大自然。

本來也是沒什麼關係的,書記是有權利管這一切,只是冷縣長和自己關係過去一直不太順,現在雖然表面不錯,但季子強還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發現冷縣長對自己並不真誠,季子強不想為小事加深兩人的隔閡,儘可能的減少矛盾,政府的事情也就很謹慎。

那面肖局長就有那麼短暫的一陣沉默,然後很奇怪的回答:「你是說白龍鄉大棚種植蔬菜款項??可是在我的記憶里,應該是冷縣長沒有交代過啊1

季子強就也很奇怪了:「不會吧?冷縣長說前幾天才又給你安排過。」

財政局肖局長就猶豫了,他就很小心的說:「這樣啊,那是不是我記錯了,你在從側面問問冷縣長吧?」

季子強聽肖局長的話很矛盾,也很猶豫不決,就知道有問題了,一個近十萬元的款項,縣長給他交代了兩次,他怎麼可能記錯,就算是真的記錯了,現在自己提醒了,他也應該可以記起來,但他還是堅持讓自己去問問冷縣長,這裡面就很有蹊蹺了。

季子強心裡明白了一點,但不露聲色的「呵呵」笑著說:「一定是冷縣長忘了告訴你,好的,我在去找冷縣長催下,你那面資金應該沒問題吧?」

就聽肖局長相當謹慎的回答:「資金啊,書記,你怎麼不早點給我說這事情,我這基本沒錢了,前幾天還剩一些,冷縣長全部調出去,說是給政府部局發年底福利了。」

季子強大吃一驚,才發現事態嚴重性了,這冷縣長的一手真夠狠毒。

季子強也就不說什麼了,放下了電話,季子強的臉色就逐漸變得陰沉,他目光銳利的眼睛眯成一條細縫,冷峻的看著桌上的電話,他知道,自己已經被冷縣長涮了。

冷縣長的目的是再明確不過,那就是要通過這件事情來打擊自己,讓自己在基層,或者是在全縣給人留下一個說話不算數的形象。更為可惡的是,冷縣長是拿一個正在等著急用錢的工程在打壓自己,就算自己可以忍受,可以不去計較名譽的得失,但工程是不能拖,找來的民工要吃飯,要發錢,鄉上哪裡能多等,又哪裡能夠承受的起。

季子強的眼中有了怒氣,他的胸中也有了憤慨,他幾乎就想馬上給冷縣長打個電話,和他好好的理論一下。但很快,季子強就感覺自己有點過於衝動了,自己已經是一縣的最高統帥,自己已經不是過去的季子強了,自己現在是一縣的支柱,顧全大局是自己的職責,不管做什麼應該考慮的長遠一點,洋河縣的發展才是第一位,他點上一支煙,慢慢的吸了一口,他要好好的在想一想。

許久,他長吐一口長氣,吹散眼前的煙霧,他要很平靜的好好想想,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自己現在還不能把這筆錢要回來,這或許又是冷縣長的一個連環計,自己一但要了回來,全縣已經聽到要發福利的幹部會怎麼看待自己,只怕都會在背後把自己罵成一團,看來只好忍下這口氣了。

季子強壓制住了自己不很理智的衝動。以自己現在的地位和形勢,是不應該和冷縣長鬧的過僵,自己剛上來,屁股都還沒坐穩當,這就又開戰了,給別人一個什麼印象啊,好像自己就是個動亂分子一樣。

自己還是要在看看,在忍忍,在等等,為官之道,多看大局,還是要小心才能使得萬年船埃自己要盡量避免跟冷縣長發生正面衝突,但同時也不能讓冷縣長把自己的遷就和忍讓看成是害怕和懦弱的表現。

他就再一次的拿起了電話,撥通了那個修賓館的王老闆的電話:「呵呵,王老闆,你好啊,忙,忙啊,今天想請你給幫個忙。」

那麼王老闆就問:「什麼事情啊,書記你儘管說吧?只要能幫上的,我二話不說。」

季子強說:「那我先謝謝王老闆了,是這樣的,我這裡一個鄉上急需8萬元錢,我想問下王老闆方便嗎,這個錢過兩個月,一開春就還給你。」

王老闆自然是不能拒絕了,對季子強的信用他還是很放心的,再說了,書記親自開口了,那還能不借,他就說:「沒問題的,反正我樓也不是三兩個月就修得好,只要你那方便了及時給我還回來就可以了。」

季子強很感謝的說:「這你放心,說開春換就沒問題。明天我讓財政局過去辦理借款怎麼樣?」

王老闆說:「行啊,那沒問題的,來就是了,我賬上有錢。」

兩人又說了幾句客氣話,季子強這才掛上電話。

到了第二天一早,季子強睜開眼先給華悅蓮去了個電話,把她從睡夢中叫了起來:「懶蟲,起床了,要不遲到不要怪人。」

華悅蓮在朦朦朧朧中答應了一句,好像還沒有睡醒,季子強又大聲的叫了幾下,那面華悅蓮聲音才說的清楚了一點:「好了好了,我知道啊,煩不煩啊,起床了。」

季子強很溫馨的笑笑,收起了電話,每天早上自己叫她起床,她都要說自己兩句,好像很不情願一樣,但假如哪天自己不給她打電話,她又要抱怨好久,沒辦法啊,這就是女人。

季子強也在床上伸個懶腰,他先把房間的空調打開,預熱一下,這才起床洗洗刷刷,準備迎接新的一天到來。

一會秘書小張也過來了,泡上水,吃過早餐,季子強就給財政局的肖局長去了個電話:「肖局長,我季子強,你今天到老闆那裡去一趟,對,是王培貴,我已經和他說好了,你從他那裡縣借8萬元錢,給白龍鄉撥過起。」

肖局長一面答應,一面問:「好的沒問題,不過季書記,這錢將來從哪一塊還。」

季子強就說:「錢到時候在說,下午不是要開個政府工作會嗎,到時候在說這個問題。」

肖局長就趕快去辦理了。

季子強又給方菲去了個電話,說自己已經把錢解決了,讓她通知白龍鄉,趕快過來把款轉回去。

方菲就問起了資金的事情,季子強嘿嘿的笑笑說:「財政已經沒錢了,這是我幫你借的。」.

方菲愣了一下,就說:「季書記,有點問題呦,這兩天下面部門都說要發福利了,是不是把錢用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