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九十六章講笑話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看到自己崇拜的演員拍那些驚險的動作,很是擔心他們的安全。 她老公不屑地說:「那都是由替身來做的1 老婆一聽,悠悠地說:「真讓人羨慕,名利雙收還安全1 「等我發達了,我也給你找個...

?這樣又過了一兩天的時間,季子強在縣委開了個會,剛一散會,馮副縣長和郭副縣長沒有離開,一路跟了過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季子強有點奇怪,不知道他們有什麼事情找自己,就說:「你們兩位縣長是有什麼事情嗎?」

馮副縣長就笑笑說:「上次都說想請你一起坐坐的,最近你也忙,今天晚上能不能抽個時間,我們幾個表示個感謝。」

季子強一臉正經的說:「感謝什麼?」

郭局長接上話說:「當然是感謝你的幫助了,沒有你的幫助,我們也不會進步的怎麼快,是不是馮縣長,我沒說錯吧?。」

馮副縣長也忙說:「對對,就是就是的,這不讓我們表示一下,心裡老是過意不去的。」

最近這馮副縣長對季子強是尊敬的很,不過話也說回來了,沒有季子強的舉薦,他這個常務副縣長也難坐上。

季子強又問了一下,說晚上黃副縣長和方菲都要參加的,看來人家已經準備好了,自己再推就沒意思了,他也不再推辭,答應晚上過去。

東忙西忙的很快就到了晚上,季子強也就到了酒店,今天晚上陪酒的有政府和縣委幾個比較重要的人物,冷縣長和新來洋河縣任職的副縣長姜瑜昆都有應酬,沒有參加,不過兩人也是給季子強打了電話的,說了些道歉的話,其他這幾個副縣長都在,另外還有兩三個局長。

這是一家新開的飯店。馮副縣長遠遠就在門口招呼著,看到季子強,立刻就迎上來。

這個酒店是新開張的,規模和裝簧在洋河縣來說,應該屬於中上,偏向於高檔次的那種,樓上樓下,足足有三層,幾十間包廂,一樓還有一個很大的廳,可以用來擺酒晏之類的,新來的店子,客人很多。

門口停滿了五花八門的車,季子強跟著馮副縣長進去的時候,看到那老闆娘穿得象妖精似的,搖著性感的腰肢而來。

「季書記來了。」看到季子強,這老闆娘臉上那燦爛的笑容,簡直就象花兒一樣。

季子強也沒見過這個老闆娘,只好嘴裡含糊的打個招呼:「你好!這店不錯啊!很有氣派。」季子強打量著這裡,客氣的贊道。

老闆娘就笑笑,「先上樓吧,我等下上來陪你們。」

一個服務員將幾人引到二樓的包廂。

季子強在過道隨口問這個小服務員:「什麼時候開的張?」

這漂亮小妹妹就嬌媚的笑這說:「開張沒幾天,以後還請華書記經常過來埃」

季子強有點小得意,連服務員都認識自己了,他不斷點頭說:「沒問題,沒問題。」

季子強和馮副縣長進了包廂,那幾個副縣長和幾個局長早都到了,方菲也在,她今天穿著一件很高檔的紅色披風,裡面是緊身的衣服配著一雙黑色的靴子,看起來高雅大方,季子強就笑話他們說:「你們幾個啊,一聽說吃不要錢的飯,比誰都積極」。

郭副縣長就嘿嘿一笑說:「馮縣長招呼呢。那一定要過來。」

郭副縣長就給季子強遞了根煙,黃副縣長幫他點上了,季子強問他:「老郭,在政府這面上班還習慣吧?」

郭副縣長就點頭說:「還好了,比起我那公安局一攤子是要複雜一點,不過最近熟悉了不少。」

季子強點點頭說:「那就好,慢慢來。」

說著話,大家就一起落座,準備吃飯了。

方菲坐在門口的,她怕包間的煙味太大,現在見人都到齊了,便朝門外站著的服務員喊了一聲,「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服務員應了聲,立刻傳話去了。這時候,那個老闆娘就拿著酒進來了,說:「各位領導是第一次到我這裡,這瓶酒我免費請大家品嘗,希望以後大家經常過來。」

大家就一起的客氣了幾句,剛好這時,服務員推門進來,上菜了。

「喝什麼酒?」馮副縣長問郭副縣長。

「五糧液吧!行嗎?」郭副縣長說。

季子強就忙說了:「太貴了嗎,都是自己人,隨便喝點!不過,盡量少喝。明天還有工作。」

季子強一面說,一面用筷子嘗了一下菜:「嗯,老闆娘,你這廚子是哪裡的?手藝不錯1

老闆娘就笑了,說:「看來我這回還真走對了,能得到書記大人的讚賞,很不錯哦。不過我說,這廚師可不是一位,兩個也是我在省城請來的大師。」

「不錯,不錯1季子強嘗了幾個菜,讚不絕口。

看看倒好了酒,馮副縣長就端起了酒杯說:「各位領導,今天請來季書記很不容易,來!大家敬書記一杯1

季子強也笑著和其他人立刻就站起來,大家碰了一下,很乾凈地一飲而盡,真的是好酒!

方菲就拿上了酒瓶,走過來,朝季子強微微一笑,那一笑,猶如春風拂面,風含情,水含笑,包廂里的幾個人都有點飄飄然起來。

在坐的幾個人都是洋河縣拿得上檯面的人物,方菲這般美麗的笑,好讓人妒忌,更讓人渴望。有的人就飄然入夢了,似乎看到了這樣美麗的女人,正與自己共赴巫山。

但是那一抹風情的笑,卻是很直接地面季子強,於是那些人的心就碎了,那是一種強烈的鬱悶感。有人更是將目光看向季子強,看到季子強也回報了一個自信而很男人的微笑,他的笑,很陽光,也那樣燦爛。燦爛得讓人自愧不如,可他們偏偏又不知道,季子強這種自信與微笑,來自哪裡?笑,也在一定的功底,笑得這麼自然,那就需要一定的底氣與勇氣。

「季書記,我今天要借花獻佛,先敬你一杯酒1方菲走過來說。

季子強怕她一帶頭,其他人都上來敬酒,那今天自己就完蛋了,他裝著沒有聽清方菲的話,對大家說:「來!今天讓我們為方縣長干一杯。同志們,方縣長酒量好的很,誰不服氣可以試下,呵呵呵」

季子強開著玩笑,他是洋河縣的老大,其他人是不敢不聽他的提議,於是大家站起來,端起了酒杯,一起要和方菲碰,季子強的腳上被人輕輕地踩了一下,那是方菲的暗示,季子強餘光瞟過去,果然方菲投來一個很埋怨的眼神。

只不過,那絲眼神一閃而過,別人不注意是看不出來的。所有的人都端著酒杯,說著一些言不由衷的話,方菲臉上著紅光,意味深長地看了季子強一眼,高聲道:「喝喝,大家一起。」

大家喝了酒重新落坐,方菲也只好回去坐那了,郭副縣長就提出來,「今天我們這難得一聚,真是高興,不如大家每人講個笑話吧!活躍一下氣氛。」

果然,有人的心思就活躍起來,在酒桌上講笑話,這個圈子裡倒是屢見不鮮。而且一般的人都有幾個拿得出手的成人笑話。半天不說話的黃副縣長來精神了:「這建議不錯,不過得加一條,如果誰的笑話有一個人不笑,那他就得罰三杯酒。」

「好1郭副縣長似乎興緻很好,回應得很熱烈。

「既然如此,那就從我開始吧,這個建議是我提出來。我隨便說一個,獻醜了。」馮副縣長朝眾人笑了笑,說道:一老婆看到自己崇拜的演員拍那些驚險的動作,很是擔心他們的安全。

她老公不屑地說:「那都是由替身來做的1

老婆一聽,悠悠地說:「真讓人羨慕,名利雙收還安全1

「等我發達了,我也給你找個替身1

「真的?」老婆不相信地問,

她老公接著說:「你就只管洗衣做飯這些安全係數較高的活,剩下的比如尚床之類的就讓替身去干1

「滾1老婆猛的踢了我一腳。

「哈哈……好想法,真的是好想法1有人立刻就笑了起來。

方菲到底是女人,她無法制止他們說笑話,就只能隨便笑笑,算是給講故事的人一個面子。

當然了,她也不太忌諱這些,每天都是應酬,自然碰上這種場面,她倒是見怪不怪了。要是哪一天,他們這些男人聚在一起喝酒,不說兩個黃色笑話,那就怪了。

接下來,是郭副縣長說了,他想了半天,才想到一個:某日,一樵夫在深山中偶遇一苦行僧,便與其閑聊起來。

樵夫問道:不知大師在此清修多少時日了?

僧人回答:約有三十個年頭了。

樵夫又問:大師清修如此,不知一個月仍會動情幾次?

僧人回答:貧僧功力尚淺,一個月仍會動情三次。

樵夫讚歎:大師果然已非凡人,在下佩服佩服!!

僧人嘆息:那裡那裡!!動情一次十天而已。」

郭副縣長這個笑話,還真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看到大家都笑了,郭副縣長就趁機端起杯子,「來!既然大家都這麼給面子,那我們再碰一杯。」又碰了一杯后,輪到黃副縣長講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