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九十五章韋市長的意思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139字

?「嗯,是啊,可惜哈學軍啊,不知道自愛,辜負了很多人對他的期望,你以後要引以為鑒,不要重哈學軍的覆轍啊。」韋市長搖著頭感嘆著說。

冷旭輝連連的點頭:「是是,我明白,我明白。」

「對了,這次你們縣上的領導班子調整,本來是沒有考慮你的,你和哈學軍在會上爭議很大,後來哈學軍出事情了,要不是我堅持,只怕你這個任命也會作廢的,所以你一定要自愛,不要忘乎所以,市裡很多雙眼睛都在盯著你們洋河縣的。」韋市長看冷旭輝恢復了鎮定,這才把話轉到了正題上。

冷旭輝很謹慎的回答說:「我知道的,前段時間我就聽說了這個消息,對韋市長的提攜之恩,我會牢記在心,也一定不會給你丟臉。」

韋市長擺了一下手說:「不存在什麼提攜之恩的說法,都是為了把工作搞上去,我是早就聽說你很不錯了,現在就算是給你一個平台,看你發揮發揮。」

冷旭輝嘴裡又嘮叨了幾句感謝,但韋市長這時候話鋒一轉說:「你和哈學軍上次是為那個煤礦跑的手續,是不是最近出事的那個北山煤礦?」

冷旭輝就愣住了,韋市長今天怎麼會提出這個問題啊,對於北山煤礦范曉斌那一塊,自己可是從來沒有插過手,那都是過去雷副縣長和哈縣長在裡面,自己上次也不過是順便的和哈學軍一起來了一趟,至於辦的什麼手續,自己是不太清楚的。

冷旭輝有點緊張,他怕韋市長把這倒霉的北山煤礦和自己聯繫到了一起,就囁嚅著說:「韋市長,這個煤礦我是沒插手過,上次也是哈學軍來辦的手續。」

韋市長就臉上嚴肅了起來,他冷冷的看著冷旭輝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難道你們季書記......難道別人會冤枉你嗎?有的問題市裡已經接到很多反映了,我暫時壓在手上,就看你以後工作的情況。」

冷旭輝明白了,是季子強早背後搞的鬼,他心中就有了一股無名的怒火,看來他是想把哈縣長的手下一鍋端啊,不要看他經常笑嘻嘻的,也太他媽的虛偽了。

冷旭輝也不知道韋市長手上都掌握了多少自己的問題,因為要嚴格的來說,自己也確實有一些一些問題,但話說回來了,現在的官場,誰有能保證自己一塵不染呢?

韋市長見冷旭輝已經心許了,就繼續說:「嗯,一個領導光有能力還不夠啊,要走上重要崗位,擔當起重大責任,還需要品行和理念,對了,你今天也到葉眉書記那裡去過了吧。」

韋市長話鋒一轉,眼神中也露出了咄咄逼人的冷峻來。

冷旭輝就一下子感到了頭暈目眩,他的大腦裡面養分明顯有點跟不上了,他知道韋市長和葉眉書記的不和,自己剛才還說是專門過來給韋市長彙報的,看來人家早就得到了自己先到市委的消息了。

冷旭輝結結巴巴的說:「本來是專門過來給你彙報工作的,後來我們季書記給葉眉書記帶了點東西,我就縣過去送了。」

他不得不解釋一下,但在解釋的同時,他也展開了一次有效的反擊,季子強給葉眉帶的有東西,但沒有給韋市長帶,這是不是會讓韋市長對季子強產生點怨氣呢?

韋市長果然臉色一沉說:「你倒是很聽季子強的話嗎。」

冷旭輝一聽韋市長這口氣已經有了一點對季子強的怨恨了,忙說:「人家是書記,很多時候我還要聽他的安排。」

韋市長哼了一聲說:「我們干工作是要堅持原則,不是看誰的官大,這個季子強我就一直不怎麼看好,我也希望你能堅持自己的原則,他對的地方你當然要服從,但不對的地方,要堅決的制止,我最討厭模稜兩可,合稀泥的幹部。」

冷旭輝半天才有點囁嚅著說:「我...我知道了。」

韋市長沒有說話,他只是冷冷的望著冷旭輝,良久以後,韋市長才逐漸的緩和下了神態說:「你明白這點就好,你要有原則的,不能隨波逐浪,暈暈諤諤的,一個人就怕盲目的抱有一些幻想,那最後會害了你。」

冷旭輝聽明白了,韋市長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他不希望自己游離在葉眉和他之間,更不會允許自己兩面討好,要是那樣,他一定會拋棄自己。

而自己一但被他拋棄了,後果會很嚴重,季子強也已經準備對付自己了,自己會內外交困,幾頭打壓,這個縣長就難坐穩當了,看來只有跟上韋市長,才能穩住咯咯位置。

辦公室安靜下來,這樣的安靜更加大了冷旭輝的恐慌心態,他哆嗦著手,掏出了自己的香煙,試探著給韋市長遞了過去。

韋市長看著冷旭輝顫動的手,凝視了一會,在冷旭輝尷尬的正要縮回手的時候,韋市長長嘆一聲,悠悠的嘆了口氣,接過了冷旭輝的香煙,冷旭輝連忙給他點上,自己是不敢在抽煙了。

韋市長還是沒有說話,等這支煙抽的差不多的時候,他才說:「旭輝同志啊,算了,過去的都不說了,既然華書記和哈學軍過去都很看好你,我今天也見你很實在,我這人還是念舊,以後你有什麼困難就儘管來找我。」

冷旭輝有點激動的望著韋市長,立馬就表態了:「請市長放心,我一定嚴格要求自己,堅持原則,對季子強同志一些錯誤的做法,及時彙報和堅決制止。」

韋市長見冷旭輝終於說出了自己想要的回答,這才轉變的笑容說:「好好乾,我是絕對信賴你的,市裡是一定會支持你的工作。」

冷旭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