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九十一章看望安子若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點。」 安子若想了下說:「胖瘦都沒關係,主要看你心態變了沒有,有很多人一旦得勢就會忘乎所以,不過從你今天談話里,我到還沒有發現這點。」 季子強就說:「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只怕...

?喝開了酒,嚴副廳長就和藹了很多,敬酒的來了他都要鼓勵幾句,時間不算很長,幾瓶五糧液就喝了個盡光,季子強暗暗瞠舌,原來自己還認為自己的酒量不錯,今天看看人家廳長,一半的酒都是人家喝了,人家還可以說一些很有教育性的話,看來自己以後回去還得好好練練洋河大麴。

在賓主友好的氣氛中,看看宴會將要結束,肖局長就拿出了兩個紅包,一個給了省廳朱處長,一個就給嚴副廳長,那嚴副廳長並不用手去接,肖局長就很乖巧的把他塞進了嚴副廳長的口袋。

今天的事情辦的還算順利,大家心情也都不錯,回到省政府招待所以後,肖局長和馮副縣長,還有汪主任都來到了季子強的房間,一起聊了一會天,看看離睡覺的時候還早,季子強就想,自己是不是應該和安子若見一面,雖然彼此已經放棄了對方,但朋友,同學之情還是不應該割斷,他就笑著對肖局長說:「你們先聊,我給朋友打個電話。」

這幾個人一聽他要打電話,都連忙說:「季書記那你就縣休息,我們幾個去扣兩把撲克了。」

季子強笑笑,手裡拿著話機對他們揮揮手,也就沒有挽留。

他撥通了安子若的號碼,幾聲的振鈴過後,那面安子若就接通了電話:「子強,你好,在忙什麼?」

聽著安子若清喉嬌囀的聲音,季子強就一下子想到了往昔那蔥蔥的歲月,他說:「我在省城來辦點事情,就想到了你,問候一下,你最近過的還好嗎?」

安子若笑了一聲說:「謝謝你還能惦記我,我就這樣,每天工作很忙。」

季子強說:「忙點好,人更充實,活的才有價值。」

安子若說:「現在你忙完了吧,出來一起坐坐,看看你又提升了,人有沒有變化。」

季子強就哈哈的笑著說:「你感覺我應該怎麼變,變胖點還是變瘦點。」

安子若想了下說:「胖瘦都沒關係,主要看你心態變了沒有,有很多人一旦得勢就會忘乎所以,不過從你今天談話里,我到還沒有發現這點。」

季子強就說:「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只怕短期還不會變。」

「那就好,住哪的,我過去接你。」安子若說。

季子強就告訴了她地點,說自己一會下樓去等她,兩人就掛斷了電話。

季子強稍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今天酒自己到沒多喝多少,自己這面帶的人多,用不上自己去衝鋒陷陣,但身上的酒味倒也不小,他就進了衛生間,簡單沖洗一下,換上了乾淨的衣服,又刷了牙,這才離開了招待所大樓,到外面等待安子若去了。

站在招待所的大門外,季子強放眼省城的夜色,這裡的白天是喧鬧的,從天邊升起第一道霞光,人們就開始了一天的忙碌。每個人似乎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在白天永遠都顯得那麼的緊張和浮躁。

只有當夜幕降臨時,省城才會顯露出別樣的寧靜來。城市的夜是閑適的。夜晚,街頭的各種燈都亮了起來,五彩的霓虹燈為人們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些許亮麗的色彩。雖繁華,但並不喧鬧。街上的人們輕鬆自在地走著,談論著一天的經歷和見聞。人們似乎都能理解他人的辛苦和勞累,說話的聲音很小,生怕打攪了他人的休息。那一閃一閃的燈光掠過街心花園,投向更遠的地方。

這樣看看,季子強感覺也挺愜意的,自己也輕鬆和祥和了許多。

等的時間並不長,安子若就開車過來了,季子強對安子若的這部車影響很深,記得從那次坐過以後,他還專門的在網上看了看這部車的性能,價格,其實也不是羨慕,就是一種好奇。

安子若沒有下車,她把車緩緩的溜到了季子強的身邊,在很遠的地方,安子若就看到了季子強,他的挺拔和瀟洒,很容易就可以讓安子若在忙忙人海中鎖定。

兩人相視一笑,有太多的話意和感情都在這一笑中傳遞給了對方,安子若說:「上來吧,我們好好的聊聊。」

車子在城市的夜色中融入了車流,季子強沒有問到哪裡去,他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看著窗外閃過的建築和各色絢麗的霓虹燈。

安子若也沒有說什麼,她很專心的開著車,或許,這個時候,兩人都在回憶過去那浪漫的時光,也在感嘆命運的無常。

安子若把車停在一個叫「蘇格蘭酒吧」的門口,酒吧的門外,寧靜的夜色,涌動的旋律,講述著原始與人性的衝撞,千奇百怪,極限嘗試,口味不同,各有所好的人群在這裡來來往往。

季子強下車就感到了這個酒吧的豪華和奢侈,酒吧的建築是一幢很老很大的花園式洋房,外牆的四周青藤纏繞,大門裡面的裝修卻很現代。前面有大大的停車場,停車場里停有許多豪華轎車,富商們來酒吧不是要聽這裡每晚必演的爵士樂,也不是為了長得漂亮的服務員和小姐,他們需要的就是這種高檔次的社交場合,需要的就是這種氛圍,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就是來銷金的。

這酒吧消費比其他酒吧一定貴的很多,季子強有點擔心自己身上的錢是不是能夠應付的下來,但先不管它,季子強還是很有派頭的帶著安子若,義無反顧地進去了。

季子強和安子若選了靠中間的吧台,環顧四周,不同的包裝人群,帶著一種妖嬈的讓人窒息的美麗,這裡頭髮是思想也能勾勒出激情,虛幻也能呼喚出本能。坐在吧台旁邊的季子強,因為是第一次來「蘇格蘭酒吧」,他還帶著新鮮與好奇,打量著四周,不斷的側著頭和安子若聊著。

忽而發現,原來旁邊坐的還有一個金髮碧眼的老外,還算「標緻」!這讓季子強不得不想到了有一次自己在網上看到的那些個歐洲美女們,不知道現在自己身邊的這個老外是不是也是那樣的大口徑。

酒吧的人越來越多,吧台邊上的人也越來越多,侍應生不斷在增加位子,季子強和安子若的邊上也加了幾張,和鄰座的挨得好近,一抬酒杯,手老撞一塊,大家只能是歉意的相視而笑。

安子若始終在默默的注視這季子強,記得上次兩人把話說清楚了以後,自己渾渾噩噩過了幾天,她覺得自己很難撐的下去了,就算季子強說他沒辦法愛自己,就算自己也說願意放手,但自己還是感到很凄苦,這樣的感覺延續了很多天。

安子若不是沒喜歡過別人,她不是非季子強不可,她只是不想這樣不做一點努力就輕而易舉被打敗,至少現在她是喜歡他的,她不能對不起這份喜歡,安子若害怕的是,如果自己沒給自己一次努力的機會,等自己老了,會想到就充滿遺憾。

安子若一直固執的以為面對什麼事情自己都能夠坦然的微笑,可是,終於在季子強轉身決定放手的一剎那,她淚如泉湧,不可抑制。這是,過往的幸福嘲笑著心中的疼痛,原來,世界上最痛的痛是離開。痛定思痛以後,她還是想明白了,或者是彼此都沒有成為對方認定的那個人吧,那就放手,解脫對方,也解脫自己。

再見了,自己也曾今那麼那麼愛他,雖然有過失誤,也很笨拙,但也努力做了好多,所以自己不遺憾了。現在,自己把愛情還給他,也希望他把自己僅有的一點點驕傲還給自己。

看著安子若的眼光,季子強很溫柔的笑笑說:「在想什麼?怎麼今天不大說話?」

安子若看是那樣看著季子強說:「在想你,不知道以後你會找個什麼樣的女人。」

季子強就笑了,他的腦海里就閃現出華悅蓮那嬌羞柔美的容顏,他說:「不管我找一個什麼樣的女人,但對你,我是永遠都要牽挂,在我的心裡,也總有那麼一個地方,放置著你和我的那浪漫時光」。

安子若的眼中有了一層迷離,她感到了一些安慰,那就這樣吧,有時候回憶也是很美麗的。

季子強端起了裝著紅酒的酒杯,對安子若說:「為我們的過去,干一杯。」

安子若也端起了酒杯,兩人輕輕一碰。

呡了一口酒後,安子若問:「大書記,以後你對洋河有沒有什麼規劃,構想呢?」

季子強一談到工作,就精神煥發,他對安子若說起了自己對洋河縣的想法,說到了旅遊,說到了開發,他也知道安子若做了怎麼多年的生意,對經濟社會的認識一點都不比自己差。

後來安子若就說:「你的構想很美麗,已經連我都有點心動了,說說,有什麼具體的項目,我也過去投資一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