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九十章王鄉長的邀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上鄉長也是心裡美滋滋的。 回到政府已經是吃晚飯的時候,他剛吃了也不餓,就一個人在院子里散下步,吃完飯路過的人都熱情的和他打著招呼,他也有一種很滿足的心情,在這個大院裡面,做做一哥,感覺還不錯。...

?在檢查完工作以後,這王鄉長就多了個心眼,反覆強調領導應該體察下情,今天要到他家吃個飯,了解了解群眾的生活,季子強推辭不過,就帶上小張一起隨他到了家裡,走了一會便道,就見一幢2層兩間的磚房,院壩收拾的還算整齊,房子里雖然沒有太多的傢具,但牆白地光乾乾淨淨。

王鄉長那肥胖的老婆正在廚房裡忙活,鍋里也是里啪啦的響著,你還別說,季子強跑了幾個小時,還真餓了,聞到那味道挺香的,看來王鄉長家裡也是早有準備,只怕他今天跟上跟下的目的就是要請華書記來吃個飯,哎!做個鄉長也不容易埃每天是開會學習參觀檢查,迎來送往上傳下達,春種夏管催糧派款,民事調解打胎流產。

除了這些還得巴結比自己官大的領導。

季子強環顧四周一下就說:「鄉長啊,看來你小日子過的還不錯麻。」

王鄉長就很謙虛的說:「全靠黨的政策好,全靠領導帶著跑」。

靠!!!隨便說個什麼都可以和領導掛上關係。

在堂屋王鄉長擺上了經常不用的大桌子,泡好茶,季子強就見他那個8.9歲的兒子正在寫作業,小孩滿憨厚可愛的,歪著個小腦袋,嘴裡咬著鉛筆,好象在思考問題的樣子。。

季子強也是無聊,就走了過去,見那小孩在做語文作業,看了兩眼季子強就實在是憋不住笑了起來,小張不知道季書記在笑什麼,也湊過來一看,見那孩子剛做了一個造句,題目是要把「懇求,和哀求」連在一個句子里。

小孩是這樣寫的:今天我們吃雞,沒煮熟,啃球不動,我就丟地下了,爸爸罵我說:你挨球的不吃也不要丟了,浪費。

兩個人都笑了起來,王鄉長還以為自己兒子寫的好,也傻傻的跟他們一起笑。

一會的工夫,一大盆干山筍熬土雞就端了上來,季子強看著雞就想到了那娃的造句,又笑了,鄉長見今天華書記真是高興,心裡也舒坦的很。

季子強今天沒讓拿酒,說晚上還有事情,王鄉長勸了幾次,看季子強態度堅定,也就算了,幾個人就隨便的聊了一會,隨便問了些其他的問題,飯也吃完了,今天吃的還舒服,城裡土雞很少的,吃起來就是沒這味道好。

吃完了飯,季子強感到有點想尿了,就走出了堂屋,到了院子里那個豬圈旁邊的小房子,門口也沒寫男女之類的標示,農村都是這樣,他也沒多想就進去拉開拉練,掏出有點膨脹的水槍放了起來,就在這時,他看到了對面破爛草簾的後面,一個碩大白肥的屁股正在「刷刷刷」的強力排水,那下面捲曲的一些毛毛草草的,都讓季子強一眼看到了。

這應該是汪鄉長的老婆,季子強一陣的驚慌,不等放完水,收起水槍就撤了出來,生怕別人發現說他流氓。

看看時間也不早了,他就和鄉長握握手告辭返回,離開的時候鄉長一直把他送上車,直到看不見車的時候才回去,一路上鄉長也是心裡美滋滋的。

回到政府已經是吃晚飯的時候,他剛吃了也不餓,就一個人在院子里散下步,吃完飯路過的人都熱情的和他打著招呼,他也有一種很滿足的心情,在這個大院裡面,做做一哥,感覺還不錯。

天也漸漸的暗了下來,他回到了辦公室,還沒進門,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就響起,他連忙快步接起了電話,電話是華悅蓮打來的,那頭不斷傳來的咯咯笑聲,他也慶幸自己回來的及時,要不然這電話也接不上了,他們聊到了很多事,他還告訴她可能過幾天要到省城去出差,問華悅蓮到省城去看父母嗎?要是去的話,可以一起走。

華悅蓮說:「馬上就要放假了,等放假在回去吧。」

季子強也沒在強調這事情,兩人有說了一會所謂的情話,這才掛斷。

放下了電話,季子強就想了一會華悅蓮,他們之間的感情是那樣的真誠和純潔,他喜歡這樣的感情,但是對葉眉和安子若呢?

他迷茫了,自己也說不清,也許都有愛吧,他又自問自己,難道男人的愛可以分配給很多女人嗎?答案他不知道,但他還是希望可以分配給很多女人的,因為他本來就是個多情種子。

過了一天的下午,季子強把工作都做了個安排,又和幾個領導開了個會,讓他們抓緊招商工作,提高效率,儘快讓簽了協議的進入本縣,協調好個部門,杜絕卡,拿,要等辦事習慣,自己明天要到省城去,家裡這一攤子就請大家多上點心。

幾個領導也都做了筆記,讓他放心的去省城。

第二天剛吃完早餐,肖局長就帶上兩個科長過來了,季子強帶上縣委辦公室主任汪真就一起出發了,他們的車在前面,財政局的車在後面跟著,路上他也沒有和汪真聊的太多,他在想自己的心事。

在路上他們吃了點東西,這時候他才想起問肖局長錢帶夠了嗎,肖局長說:帶了5萬多呢,應該差不多了,煙酒,禮品都買好裝在車上的,到時候光取就是了,那兩個財政局的科長他也見過,就是不太熟悉,就隨便的聊了會,聊過才知道。那個預算科的科長,有個親戚是省財政廳的處長,每次都是他引見人家廳長的,所以每次去辦事那是離不開這小科長。

知道了這個關係,季子強對這個朱科長也是不敢小瞧了,心裡想:「看來這洋河縣還真是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以後還是要多留意點。」

剩下的路也就不是很遠了,不到兩個小時他們就來到了省城,好長時間沒進省城了,季子強還多少有了點感慨。

現在也顧不的多想了,先安頓住下在說,他們就開到了省政府招待所,肖局長給季子強定了個單間,其他人都是兩個人的標準間,為了節省費用,他們也就不等明天了,那個朱科長就聯繫了自己的親戚處長,看廳長有沒有時間晚上出來吃飯,電話打了,大家就在房子里等消息,那也不敢跑,過了個把小時。那面來電話說,廳長沒時間來了,副廳長可以出來,還說一般情況他們小縣城來的正副廳長都是不接待,不出來的。

朱科長在千恩萬謝他那親戚后,馬上就聯繫吃飯的地方,等閑的地方那是拿不出手的,吃的好壞不說,至少要進一桌子幾千元的酒店。

一聽這話,把個季子強心疼的,可也知道沒辦法,割肉賣血也要撐住,不然來年自己更惱火。

還沒到預定的時間,他們就早早的趕過去,本來自己帶了幾瓶酒想節省點錢,那裡想到酒還沒進包間,人家酒店的服務員就把他們狠狠的教育了一番說:「這是大酒店,不是街邊小吃,你們不吃都可以,但酒是堅決不能帶進來,」

沒辦法就把酒又放回了車裡,打開酒水單一看,同樣的酒,比他們自己買的多了上百元,大家滿懷悲憤的心情還是點了幾瓶。

剛把酒菜點好,朱科長的哪個處長親戚就帶著省財政副廳長走了進來,這副廳長姓嚴,人長的比較瘦小,但官氣十足,舉手投足間給人以不可小視的威嚴。

大家都起身讓座,嚴副廳長也不推辭,就徑直坐在了面對門口的上座,坐下以後用炯炯有神的目光掃視了大家一圈,立馬確定了季子強是他們的首腦,就對他開門見山的說:「你們的事,下午朱處長已經給我說了,事情也不大,我們就是個順水的事,你們只要和省扶貧辦談好數目,我這裡保證不卡,不留,至於明年的辦公費用劃撥,我還要和廳長碰個頭,儘可能的照顧下你們。」

一聽副廳長如此痛快的表態,季子強,肖局長都是感激萬分,季子強馬上回應道:「嚴廳長真是體恤下情的好領導,感謝。感謝。」

那嚴副廳長沒有一絲的驕傲,繼續說:「不過你們下面這些基層的同志啊,也要把工作做好,不要動不動就是問國家要補助,要支援,大家應該具有獨立自主,自立更生的思想,要是大家都象你們這樣,社會怎麼進步,小康怎麼實現,國家怎麼富強。」

季子強邊聽邊點頭,一副認真領會的表情,心裡卻罵道:「我靠,我們兩個換個位子看看,老子比你說的還好,你去下面基層試下,你就知道了。」

想是這樣想,嘴上卻說:「嚴副廳長話很深刻,也抓住了我們基層問題的要害,回去以後我門就要組織每個下面的同志,好好學習廳長這段話,認真理解話里的精神。」

嚴副廳長看到大家都領會了,也就不想過於苛刻,又說:「思想的提高會有個過程,我也不指望你們完全了解我的精神,路也是一點一點走出來的嗎。」

說完了這些,也就不等大家招呼,自己端起了酒杯。

季子強等人一見領導端起了酒杯,也是立馬的舉起了酒杯,各自說著不同的祝酒詞是一飲而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