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八十九章瘟神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美,說他果斷剛毅,敢做敢當,是真正的男人,豪爽坦蕩但並不缺乏謀略。 象這樣的讚美之詞,特別是對一個縣上領導的讚美之詞,在洋河縣已經是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 這樣怎能讓齊陽良高興的起來。<...

?副縣長好說歹說,季子強就是不離開,他也無奈,只好給劉黑煞反覆的交代,不要惹事,明天早點把錢給他們,讓這些個瘟神趕快離開。

那劉黑煞也是無可奈何的答應了,這副縣長才過來,又給季子強說了好多的客氣話,最後說怕這裡晚上冷,請季子強和他們到縣城去,自己給季子強洗個塵,喝點小酒。

季子強說:「酒算了,我今天要和這些礦難家屬住在一起的,你要是有誠意,就讓礦上給找點被子什麼的,我們在這將就一晚上,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

這副縣長搖搖頭,就真沒見過官場中還有這樣的人,也只好說:「那行吧,我讓他們找點被子,改天書記到了新平縣,記得一定過來坐坐。」

季子強說:「那是一定的,以後去了少不得要你破費,今天先記上。」

副縣長苦笑一下,過去又和劉黑煞說了一會,這劉黑煞就安排人員找被子,棉絮去了,季子強也招呼大家,到附近找些乾柴什麼的,點起了幾大堆火來,一起坐那聊天烤火了。

冬季的夜來得總是很快,還沒等山野上被日光蒸發起的水氣完全消散.太陽就下了西山,於是,荒野里的寒風帶著濃厚的寒意,驅趕著白色的霧氣,向山下遊盪;而山峰的陰影,更快地倒壓在原野上,陰影越來越濃,漸漸和夜色混為一體。

冬天的夜真的很冷很冷,但是礦難家屬們的心卻是溫暖的,多少次的奔波哀求,現在即將結束,多少次的無望眼淚也將不再去流,他們就這樣帶著希望等待黎明的到來。

季子強也沒有睡,他在看著天上的繁星,想著心事,嘴裡吟起了杜牧的秋夕: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

天階夜色涼如水,看牽牛織女星。

第二天,這個劉黑煞拿到了90多萬元的現錢,雙方也在季子強的主持下籤了一個協議,事情算是有了個結果。

當給礦難的家屬們每戶分到八萬元錢的時候,他們每個人都流下了感激的淚水,一個個對季子強說著感謝的話。

季子強沒有絲毫的高興,他就這樣默默的看著他們,這有什麼值得感謝的,難道政府不是為人民服務的嗎,難道幹部就不能為群眾出力費神嗎,或者,這就是老百姓對幹部的一種誤解。

洋河縣帶來的這10名幹警們對季子強更是刮目相看,他們還沒見過這樣火暴的書記,他來到洋河縣時間不長,就讓他們多次露了臉,一掃過去那種畏手畏腳的形象,給了他們信心和自尊,辛苦了兩天,但大家都很興奮。

在回去的路上,季子強靠在後背上睡著了,他昨晚就沒好好的睡覺,所以睡的很香,小車的顛簸,讓他猶如在童年的搖籃里一樣,於是,季子強就做了個夢,他夢到自己做了省長,然後找到了昨天見的那個什麼常務副縣長,自己上去一陣的大嘴巴,抽的那常務副縣長給自己跪了下來,一轉眼那個叫劉黑煞的怎麼也跪在了自己面前,剛才大嘴巴把自己手抽疼了,季子強就改用腳踹,一下踹到了車門上,把他自己踹醒了。

醒了以後的季子強再也沒睡著了,想了想剛才的夢,他自己都笑了,我還做了省長了,那辦公室應該更大吧,是不是直接可以到中南海去開會,自己的車應該比奧迪要檔次高,他就這樣想象了一路當省長的好處。

回來沒幾天,對於季子強提出的這個洋河縣的領導班子搭配,市委也全部同意了,這讓季子強很高興,特別是郭局長和黃主任的提升,讓他對縣政府就有了直接的信息和掌控,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冷縣長的坐大。

當然了,這兩人現在都還沒有通過洋河縣的人大通過,不過那都不是什麼問題了,季子強就為兩位新縣長開了一個見面會,自己又和冷縣長把他們的分管工作商量了一下,基本一切都還理想。

還有不長時間就到元旦了,這就讓整個縣委和政府開始忙碌起來,季子強也是每天幾個會,開始安排元旦和春節期間的很多問題,節日食品供應,蔬菜調運,配合鐵路春運,軍民共建,防火,防盜,值班等等。

華悅蓮的調動也暫時沒有辦理,季子強的意思是過完年開春了再說,華悅蓮也想不急在一時,兩人最近都忙,只有電話多聯繫,見面的時間也沒有,本來季子強還認為當了書記可以清閑一些,現在看來也未必,閑不閑在於個人的責任感,和職位關係好像不是太大了。

副書記齊陽良表面對季子強畢恭畢敬的,但心裡的嫉恨一點都沒有消散,特別是他在這次的洋河縣政局變化中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更讓他心情鬱悶,別人都當書記,當縣長,局長提副縣了,自己還在原地的踏步踏,真是難受。

但他不是一個隨便就放棄的人,他繼續到處關注著,季子強的任何活動他都在打聽,他相信會找到更多可以致季子強於死地的東西。

前幾天,在傳來季子強去新平縣煤礦幫礦難家屬要錢的消息時,他暗自高興,季子強帶著幹警,帶上礦難家屬,那肯定會發生事故,肯定會和外縣引起大糾紛,這樣的話,也許就有了再一次讓他倒霉的機會。

就這樣等啊等啊等到了後來,消息傳來了,錢要到了,要的還不是一般的多,縣城裡已經又一次開始了對季子強發起了讚美,說他果斷剛毅,敢做敢當,是真正的男人,豪爽坦蕩但並不缺乏謀略。

象這樣的讚美之詞,特別是對一個縣上領導的讚美之詞,在洋河縣已經是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

這樣怎能讓齊陽良高興的起來。

季子強是沒注意這些,他也沒時間管這些問題,每天都忙成馬了,

今天財政局的肖局長又彙報說,到年底了,按常規縣上的主要領導要到省上送禮活動下,這樣明年縣上的扶貧款才定的高點,不然明年的日子就更難過了。

季子強也是知道每年的財政撥款和扶貧款項是要走走後門的,如果不去活動,人家誰關照你,100萬是給,200萬也是給,就看人家的心情了,你去要飯吃,自然要對人家主人笑笑是吧。

季子強就回答說:「老肖啊,怎麼個活動法你再考慮下,準備好了我陪你去。」

那邊肖局長忙答應:「是是,我準備,不過書記,這去了可是要花點大錢的,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季子強就問需要到多少。

肖局長說:「那地方就不把錢當錢,都把錢當成樹葉子,一頓飯幾千,唱歌光小費就幾千。」

季子強也就說:「我知道,活動哪有不花錢的,你準備就是了,實在費用緊張,就還從開發賣地的款子里支出一點吧,過一項算一項。」

下午肖局長來給他彙報了去省城活動的安排和準備,這次去主要是到省扶貧辦和省財政廳兩個地方要指標,縣政府就是馮建副縣長帶隊,財政局是肖局長和兩個預算科正副科長,禮品有當地的茶葉,人蔘,好煙好酒。

季子強就問,把我們自己酒廠的酒帶些去送。

肖局長差點笑了出來說:「那他們一定會從樓上給你扔下來的。」

季子強不服氣的說:「媽的個腳,他們也太牛了。白給都還要挑埃。」

聽到肖局長這樣一講,他想想就有氣,又對肖局長說:「我們趕快把經濟開發搞上去,以後不問他們要錢。」

肖局長見他有氣就小聲的問:「那季書記,你看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好。」

季子強想想說:「還是過幾天吧,我這兩天要把有兩家考察後來簽投資協議的工作安排下,好不容易人家來投資了,我們要想周到點,你先回去準備好,到時候我通知你」。

肖局長一走,他就帶上秘書小張一起去了招商局,今天有兩家來簽投資協議了,他就找來局長詳細的問了情況,也再三強調,除了把握政策,還要靈活機動,只要是來的人,就一定要想辦法讓他把錢留下。

對這個道理他自己是理解的很透徹的,哪怕現在縣上吃點虧,那怕什麼,以後人家把錢砸在了你的地盤上,你要掙多少啊,不要和投資人老是計較那一點點的小問題,眼光看遠。

這裡忙了一會,他又跑了一趟新屯鄉,看看這裡年底的一些工作都落實了沒有,王鄉長陪著他檢查完整個工作,對這次的檢查季子強他還滿意。

這檢查的一路上王鄉長是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熱情的有點過頭,也難怪他,一個小小的鄉長可以如此親密的和一個書記在一起工作幾個小時,那是何等的榮耀,也讓鄉里那些不服氣的傢伙看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