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八十七章強橫的老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公室直接以洋河縣委的名義派個人到新平縣政府去協調。對,明天你就找汪主任,請他馬上辦理。」 張局長心裡是知道那協調也不管用的,就說:「那錢的事???」 季子強生氣的說:「什麼錢錢錢的,給...

?季子強還想勸一下說:「你是大老闆,我是干實際工作的,該省得時

許老闆立即說:「聽到要錢我就頭疼,煩死了,今天再別提錢,咱們好好喝酒。」

季子強也就不好在說什麼,身邊那小妹妹就給大家都添上了酒,四個然先是一起碰了三下,季子強看看這兩個剛來的美女,人家一點都沒有懼意,看來酒量也都是很不錯的了,也不知道許老闆是到那淘來的這兩個妹妹,人漂亮不說,酒量還如此了得。

酒菜上全,話題轉到本縣的政治上,談論交流一陣。話題又轉到過去季子強過去手吳書記和哈縣長迫害的一下事情上了。

許老闆就說:「你們有矛盾,害的我啊,差點就做了叛徒。」

季子強就笑了起來,知道他說的是上次市裡紀檢委調查自己受賄的問題。

許老闆又說:「最近平安了吧,以後洋河縣在沒人惹你了」。

季子強立即說:「喝酒喝酒,今天我們莫談政事。」

許老闆就哈哈哈一笑說:「好,不談國事,不談國事,來,小妹妹你給我們說個笑話吧。」

他身邊那個小妹妹就嘻嘻的笑著說:「笑話我是沒有,不過前幾天我們幾個朋友一起看了《花木蘭》之後探討。一個朋友說:這故事肯定是假的,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一定會被看穿的。另一個朋友就說:你真笨啊!換了你和她睡一起,你會告發嗎?」

季子強一聽哈哈哈就笑了說:「我覺得很有道理,換了我也不會去告發啊,呵呵」。

季子強旁邊的妹妹也就說了:「小孩把技院養的鸚鵡偷回家,一進門,鸚鵡便叫:搬家啦!看見他媽媽又叫:老闆也換啦!看見他姐姐又叫:小姐也換了!看見他爸爸又叫:哎喲!還是老客1

季子強和許老闆都笑翻了,那個沒講笑話的妹妹起初還表情嚴肅,喝著水做沉思狀,在季子強他們笑過後約一分鐘,這妹妹算是反應過來了,直接笑噴了一褲子的水。

幾個人正在大笑,季子強的電話又響了起來,季子強就打個手勢,讓他們不要說話,接上一聽,是縣勞動局的張局長就給他帶來了煩心事:「季書記,看來要你關注一下才行,我實在是沒辦法對付了」。

季子強就問道:「什麼事情啊,你慢慢說?」

張局長就說:「前段時間勞動局來了十多戶本縣的農民,找到勞動局,說自己的兒子在旁邊一個萬山市的縣礦做民工挖煤,誰想到夏天的時候雨大,山上滑坡把礦上的民工大棚給埋了,他們這一村同去10多個人都埋了進去,得知了消息,家屬都去礦上找,但礦老闆很霸道,說他們不是在礦洞出的事,是天災,一分錢不給。」

季子強又問:「你們可以用縣政府的名義和那個縣協商一下埃」

張局長說:「函也寄過去了,人也跑了多次,想找那縣上協調,到現在那個縣也沒給個準話,勞動局也實在沒了辦法,就想讓縣裡先給點錢把這10多家的家屬先安頓下,讓他們回去等消息,但冷縣長說這事情他做不了主,讓我問你」。

季子強臉上就有點不快了,這事情本來就是你政府的,怎麼你到做不得主了,把事情往我這推了,他壓了壓心中的不快,但還是口氣強硬的說:「是不是天災也要給個交代了,難道這10多個人就白死了嗎,你說,是哪個縣。」

張局長見他動怒,就小心的說:「新平縣。」

季子強是知道這個縣的,新平縣不歸柳林市管,但是離洋河縣不是很遠,開車過去3.4個小時就到了。

兩個縣好像過去還是經常有來往的,這2.3年走動的少了點。

季子強就滿含氣憤的說:「他們縣上領導也太不象話了,張局長你把這情況明天去給辦公室汪主任說下,就說我說的,讓他們縣委辦公室直接以洋河縣委的名義派個人到新平縣政府去協調。對,明天你就找汪主任,請他馬上辦理。」

張局長心裡是知道那協調也不管用的,就說:「那錢的事???」

季子強生氣的說:「什麼錢錢錢的,給錢也是新平縣的礦上給啊,為什麼問洋河縣要。你叫他們再等兩天。」

張局長看看沒什麼希望,只有按季子強說的,明天在跑跑縣委了辦公室了。

季子強是剛剛好轉了一點的心情又給他一下子攪和壞了,喝酒也沒了情緒,就對許老闆說:「老徐,今天就喝到這裡吧,我也吃飽喝好了,改天在一起坐坐。」

許老闆忙說:「季書記,你看這時間還早,一會帶著兩個妹妹出去玩玩,你也要不能老跟個和尚一樣過吧?」

季子強心裡不爽,也不想和許老闆糾纏,就說:「你也聽到電話了,我要過去看看,聽說那十多家人很焦急的。」

這談起了工作,許老闆也就不好強留了,看著季子強離開了酒店。

季子強回去已經,心情一直不太好,一個是為這些無助的人們感到傷心,一個也為冷縣長這樣推諉責任很不滿意,冷縣長是知道最近縣上沒有什麼錢的,他完全可以實話實說嘛,他還把勞動局的張局長支到自己這裡,那是什麼意思,要解決不了問題,拿不出錢,是不是就要看自己的笑話。

唉,這領導有時候真不好當,不是工作難做,而是人的問題最難對付,從自己來到洋河縣,自己幾乎沒有一天不頭大,煩心的事也比過去多,難道這就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嗎?

他一個人在縣委的院子里走了很長的時間。

過了兩天,縣委辦公室派到新平縣協商處理民工遇難事務的人回來了,明白無誤的告訴季子強,那面縣上是沒人管的,都在推,他看縣裡是沒希望解決了,就又專門去了趟煤礦見了那個號稱劉黑煞的老闆,沒想到那老闆強橫的很,一聽說他的來意,就讓保安趕人,還口出狂言說:「老子有的是錢,就是不給,想不通到北京告狀去車票老子給報銷。」

季子強一聽這話那是雙眼圓睜,目光灼人,嘴裡學人家四川人說了句:「格老子的,你龜兒子這麼橫。」

這一下把他辦公室幾個彙報的人都逗笑了,季子強自己也笑了,他就準備把這事情好好想下,總不能就這樣把人給白死了吧,

但季子強也不是個匹夫之勇的那種人,在他沒有想好辦法以前,他也不敢吹大話,他就對彙報的兩個辦公室幹事說:「那先這樣吧,等我在考慮一下,看有沒有其他的什麼辦法處理。」

這兩個也不能再問什麼,都打個招呼離開了。

季子強打發走他們,他一個人在辦公室坐了很久,也不想把這事情繼續的推了,就準備自己出手。

在考慮了很久后,他拿起了電話通知勞動局張局長,讓他把礦難家屬帶上,明天6點集合。

他又給縣委的辦公室去了電話,讓辦公室聯繫2輛大轎車,再準備點米面,蔬菜,借幾口大鍋,明天6點集合。

這幾家都安排好以後,季子強想想,又給公安局郭局長打了個電話,叫他安排兩部警車和10名警察,明天6點集合。

當這一切都安排停當,他在放下心來,重新看起了材料。

第2天早晨6點,季子強就帶上10名幹警和10多戶,40多名礦難家屬一起向新平縣進發,在出發前他沒有做過多的說明,走在半道上,他換到了大轎子車上,幾十位礦難家屬現在都知道他是洋河縣的書記,見他陪同大夥去討還公道都是激動的鼻涕,眼淚一起流。

季子強等大家激動完以後就給大夥做了詳細的交代,去了怎麼怎麼做等等。

上午10點左右他們趕到了煤礦,季子強也沒進去找人,就把大轎車橫在了煤礦的大門口,堵住了出路,然後讓礦難家屬找來磚塊石頭支起幾口大鍋做起了早飯,一時間礦門口是煙霧升起,熱鬧非凡。

一會工夫,就從辦公區沖幾個保安,手提著警棍,嘴裡吆喝著,撲了過來,季子強就根本沒下車,那些礦難的家屬也早聽到了吩咐,一個個埋頭做飯,理都不理那幾個保安。

幾個保安到了近前,心裡就有點發虛了,步子也慢了下來,他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情況,對方人又多,外面還有警車,搞不清狀況,也就一時不敢靠近。

通常情況下,保安動手的原則是:對方要比自己人少,對方要比自己弱小,對方不能是幹部。如果不是這樣三種情況他們很少動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