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八十五章一把手的基礎功課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去了。 縣城很快就被流甩到了身後。一路上,他都是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中,那陽光猶如一隻神奇的巨手,徐徐地拉開了幕帷,整個大地豁然開朗了,如一道畫卷盡收在人們的眼底,田野一條條銀渠縱橫交錯;山崗披上...

?一個城市的一把手,面對的都是實際問題的處理。什麼經濟的運行、工人的工資、城市的管理、社會的治安,事無巨細大協…一個比一個緊急,有多少文件在等待簽發,有多少事情在等待處理,有多少會議在等待你參加……一天無人在位,問題就會堆積一片。

季子強倒也沒有想要上台就標新立異的燒他幾把火。但很多陳年舊事,遺留的問題還是要先那處理掉,現在和過去自己當副職不一樣了,所有的大事情,都要自己當機立斷拍板定奪。他就先沉下了心來,在辦公室狠狠的窩了幾天,快速熟悉整個洋河縣的全盤狀況,為自己能夠儘快的進入角色做些基礎功課。季子強已經看了幾天材料和各項統計報表了,此刻秘書小張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給季子強換上了茶葉,泡好一杯茶。

他想法是有很多,但都不能亂動,本來他也不是個閑的住的人,可手太長別人一定會不高興,這他也可以理解,什麼叫此一時,比一時,說的就是這樣,當他權利只是很小的時候,他會希望稍微多一點點就可以滿足,當他多了那一點以後,過不了幾天他又會再想多那麼一點點。

季子強早就參透了這個問題,所以他暫時確定自己盡量抓思想,抓動向,抓人事,少去管政府的事,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矛盾,自己也是從政府出來的,知道最討厭的就是縣委不了解情況瞎指揮了。

這樣一來,他也落得個清閑半天,一個人,看看文件,喝點茶。

到了下午有一個工作會議,這也是前幾天天就說好,是商量下最近工業改革和外來投資的一些問題。

通知以後,除了紀檢委的書記有事情請假了,其他的縣上領導人都在。

到了下午看會的時候,季子強的新秘書小張就過來請季子強參見會議了,

季子強就和秘書一路到了會議室,秘書小張送他來了,就準備退下離開,季子強叫住了他說:「來,小張,你也坐下記錄吧。」

小張感激的看了季子強一眼,他知道,這是季子強有意的讓他露露臉,按說他是沒有資格參見這樣的會議,季子強的意思也很明顯,就是讓他和這些縣委,政府的大佬們見見,這對提高他的身價很重要。

季子強坐定以後,看看人都到齊了,他就喝了一口水講到:「同志們,今天我們召開一個工作會議,把一些亟待解決和難以確定的事情議一議。」

他稍微的停頓了一下,看到大家都是很認真的聽他說,就繼續講道:「大家也知道啊,目前很多久經商場的老手,頭腦靈活,眼光獨到,看上了這些年縣域經濟發展迅速,市場活躍,程卓敏銳的發現了這裡面的商機,開始把商業觸角伸向縣級城市,另闢蹊徑到縣城來淘金。

我們現在的經濟發展形式也算駛入了快車道,我們洋河縣的經濟要想取得更快更好的發展,還需要有一些大的項目做依託,我發現其它地區都在投資環境改造,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下了大力氣,做了很大的投入。我們有一種緊迫感,應該迎頭趕上。」

看看了大家他就又說:「在這個方面還請冷縣長多下點功夫。」

冷縣長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樣子很是認真,不過心裡卻想:這還用你說,誰不知道。

季子強掃了冷縣長一眼繼續說:「對於招引大項目這一塊,冷縣長有沒有確定下來可以實施的方案。」

說這話,他是明顯的看著冷縣長,冷縣長是想要不回答也不成了,這已經是具體的問題,不是「哦」一聲就可以回答的。

他也就只好斟字酌句的說:「措施正在落實,我們也制定了一些優惠政策,過段時間就報過來。」

「要考慮周全點,具體是什麼方案,我們在商討穩當點。」季子強在繼續追問著他,雖然自己不想插手政府的工作,但這件事情關係很大,季子強還是有點不放心。

冷縣長心裡很是不舒服,你個書記,搞好你的黨群建設就成了,管那麼多做什麼,怎麼做我心裡有數,他臉上就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沒有吱聲了。

季子強感覺到了他的抵觸情緒,也就有了點想法,沒再繼續追問下去了。然後與會的人員就對引進大項目的問題也展開了討論,看起來,除了齊陽良默不作聲,冷縣長冷眼旁觀外,其他人的熱情還是很高的。

一會,方菲副縣長就又提了一個問題,說是市農業局最近給撥了一點錢,讓縣上發展大棚蔬菜基地,但這個錢還差一點,所以希望縣上財政給支持下。

這個事情季子強是知道這個事情的,他當副縣長管農業的時候也為這事申請過幾次,這事情搞好了,對縣上幾個鄉的收入,對涉及到的附近農民收入提高,都很有好處,現在方菲接了自己的農業口,她自然是要考慮這事情了。

季子強立即就回答說:「可以的,由你負責這個事,我們不能老把提高農民收入停留在嘴上,一定要為他們辦點實事。」

季子強就轉過頭來對冷旭輝說:「冷縣長,這事情你看是不是再想點辦法,擠一點錢出來,最近不是又有幾塊地出手了嗎?應該手上有一點錢吧。」

冷旭輝聽著就更不舒服,但他不知道的是,方菲和季子強兩人的心裡都有點隔閡,方菲就希望可以彌補一下,所以最近給季子強的工作請示就多了一點,還有一個原因是季子強過去管的農業,方菲剛上手,有很多地方還不熟悉,也是要季子強給指點一下的。

但冷縣長心裡這樣想,嘴上是不好拒絕,就說:「嗯,錢是有點,我想問題不大。」

季子強把該討論的問題也都提出來了,大家也都發了言,基本也沒有什麼大的分歧,就讓散會了。

過了幾天,方菲就帶著白龍鄉的李鄉長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方菲說:「書記,我們選定了在白龍鄉作為大棚蔬菜的示範基地,已經開始動工了,今天想請你一起看看,指導一下。」

季子強就感覺不妥,自己是縣委這面的,雖然是黨領導一切,自己可以抓洋河縣的任何工作,但手伸的太長,別人肯定是會有意見,特別是冷縣長,那天開會就感覺到他對自己管事太多有點反感了,自己還是要注意一下,能夠避免的矛盾最好是避免。

季子強就有心推脫這事說:「方縣長啊,你也知道,我剛上手,最近我還忙啊,你叫冷縣長去看看吧。」

方菲嘴一撇說:「叫了,他說這事情是你安排的,還是讓我多和你聯繫。」

季子強心一沉,但因為有李鄉長在,他也不便說什麼,他還擔心方菲口無遮攔的在說其他話,把自己和冷縣長的矛盾完全暴露在了下面幹部面前,也不好,就只好說:「嗯,是啊,冷縣長工作也多,那我就去看看。」

本來季子強也是沒有太多的事情,每天在辦公室看文件,划圈圈,也實在無聊的很,他們三個人就坐上了汽車,一路到白龍鄉去了。

縣城很快就被流甩到了身後。一路上,他都是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中,那陽光猶如一隻神奇的巨手,徐徐地拉開了幕帷,整個大地豁然開朗了,如一道畫卷盡收在人們的眼底,田野一條條銀渠縱橫交錯;山崗披上嫩綠的綠衣衫,把整個山巒串連了起來,彷彿銀鏈串珍珠。

季子強望著樹林里,許多的小鳥在自由自在歡樂地飛翔著,高興起來,便唱出清脆悅耳的曲子。

季子強就和方菲坐在後面,開了幾句玩笑,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車廂里陷入一種沉靜,只有車輪摩擦著地面發出沙沙的聲音,路越來越難走,季子強頭也是越來越沉,眼皮越來越重。

就在他將睡未睡只差一點沉入夢鄉的時候,左邊的肩頭多了一點東西,圓圓的毛茸茸的還散發著香味,這事以後總令季子強有些迷醉的味道。

方菲的腦袋靠在季子強的肩頭,看來她睡起來更快,隨著車輛的搖動,肩頭那堆烏絲輕輕搔弄著季子強的臉龐。

癢,真的很癢,這種癢卻很舒服,讓他不忍心伸手去搔動,這份癢衝擊著他的**,血液、骨髓、甚至靈魂,如果自己還有靈魂的話。

慢慢隨著時間的推移,方菲的身體不斷地向季子強靠近,一團柔軟在對著他的胳膊發動著溫柔的衝擊,這樣的感覺來得這麼快,確實有種措不及防的感覺。

季子強小心慢慢的將身體傾斜一下,讓這份起伏的衝擊感受的更加有力。至於那份睡意早就被他遠遠地拋在了不知名的地方。閉上眼睛假寐,鼻子里聞著那股令他陶醉的體香,在眼縫中小心觀察著前排人的反應,司機師傅在專心看著車,眼前的路況不得不由他精心對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