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八十二章利益劃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她來到了季子強這個餐桌上,對季子強說:「季縣長,奧應該是季書記,你今天沒應酬?怎麼在食堂吃飯。」 季子強開玩笑說:「你都不請我,我到哪吃去?」 方菲也大大方方的說:「哪行,現...

?郭局長離開以後,季子強就看了看今年的工作報告,對全縣的工作他早就有一個想法,但一直自己沒有實權,還要在窩裡斗,沒時間顧及到這些,現在是應該好好的整頓一下了,最主要的就是甩掉包袱,一些工礦企業效益很差,可以通過合併,收購來重新洗牌,以達到全縣工業整體贏利。

想法是這樣,但真的執行起來會很困難,因為任何一樣變化都會損傷到一部分人的利益,也必然會引起他們的反彈,這也是他決定加強縣政府力量的一個主要原因,自己今天位置變了,對縣政府也不能經常性的指手劃腳,那有點侵權,會惹起別人的反感和抵觸,而縣政府自己也沒有什麼得力和親近的人手,要想搞好洋河縣的經濟建設,讓自己的想法和思想在政府得到貫徹執行,不得不出此下策,在政府埋些地雷。

甩掉包袱外還有一個計劃,那就是對兩大院里富餘的人員進行精簡,通過他的觀察,很多部門並不需要那麼多的人,人多了反而有時候誤事,簡單的問題他們也來回的踢皮球,但這個問題要更加的慎重,怎麼做,怎麼裁,他還要再看看,等待時機的成熟,不要自己一上來就搞的雞飛狗跳的,那會影響到整個洋河縣的發展。

他坐下來,調節了下情緒,穩定了下喘息,給馮建副縣長掛了個電話,剛好他還沒外出,聽他招呼自己過去,就放下手上的事,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季子強從裡屋拿出兩瓶酒來,對他說:「別人送的,我這還有幾瓶,前幾天你請我,那是有點破費了,表示感謝一下,呵呵這兩瓶你拿去喝。」隨手就遞給他。

馮建副縣長接過來一看,是兩瓶好酒,就客氣的說:「多不好意思啊,你看現在還拿上你的了,好,那天再請你一起喝。」

說完就坐了下來,他知道叫他過來肯定不是就為這兩瓶酒的事,一定還有其他的工作要交代,就坐下等季子強發話.

季子強也走過來在沙發上坐下。

他就試探的問馮副縣長:「馮縣長,現在的洋河縣,會讓我們領導班子有一個重新的組合,你對將來班子的建設有什麼看法。」

馮副縣長一點也沒想到季子強會問他這個問題,一時大口張著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是一個很直率的人,最近,他也偶爾會想到下一步人事調整的問題,但那就是一閃而過,沒深想,再說也沒深想的理由,自己在上面也沒後台,唯一能幫自己,過去靠哈縣長,現在就只能靠冷縣長了,但冷縣長最近蓖調,對季子強也是恭恭敬敬的,他只怕也做不得主,所以想也是白想,他現在就不知道回答什麼好。

這一反應和季子強預想的一樣,他對馮副縣長也有過觀察和了解,象他這樣從下面摸爬滾打上來的幹部,有個最大的局限就是上不了太高,後面沒人頂,靠什麼上?

靠政績,你是副手,有一點政績也輪不到你沾那個光,靠錢夯,小官小吏還管用,再到上面就不行了,你就是有個豬頭也要找的到廟門才行。

季子強就又說:「我也是怕到時候措手不及,所以想聽下你的看法,我們在一起工作時間不長,可我感覺你很梗直,是個可以推心置腹的人。」

他這幾句話把馮副縣長說的是心裡暖暖的,沒想到華書記還這樣欣賞我,真是知己啊,馮副縣長就說:「我還真沒仔細的想過,如果上面不來人,應該是安步就班的動吧?哎,到底怎麼動我真沒想過。」

季子強知道自己該放懸念了,就說:「市裡對我們的班子到現在還沒定,他們是有那個想法,調幾個外縣的來,畢竟我們縣裡這一下幾個領導都了出事,上面對我們縣的領導已經很不放心了。」

馮副縣長一聽,心裡涼了半截,他媽的那幾個混蛋,自己倒了不說,還把老子們都連累了。他也相信和理解這樣的看法,誰讓自己倒霉呢,攤上了一些這樣的領導,他苦笑著,搖了搖頭,無語。

季子強心裡笑笑就又說:「但這事還沒定,我最近見了下葉書記,也對她談了談我的構想,我感覺縣裡幹部,特別是主要的這些幹部,都還是好的。」

馮副縣長睜大了眼睛在等他繼續說。

季子強又接著說:「有些領導的問題是他們的問題,和你們是有性質上的區別的,所以我對他們說的構想就是,有能力的本地幹部一定要用,象冷縣長,還有你,不僅要用,還應該動一下。」

馮副縣長的眼中已經有了感激之情,大有千古知音遇在一起的感覺。

季子強看時機到了,就揮揮手說:「我就對他們提議你動一下,做常務副縣長。」

馮副縣長已經是徹底的大喜過望了,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後蹦出一句:「下午我請你吃飯。」

下午季子強並沒有讓他請自己吃飯,其實陪別人吃飯也是一種負擔,他在食堂吃了飯,晚上還想把下一步的工作計劃在補充下,一旦修改好就拿到常委會上去讓大家討論討論,他相信只要可以認真的執行,那洋河縣還是很有機會幹的更好的,要是那樣,除了對洋河是有很大的好處,對自己更是大有益處,縣委書記應該不會就是自己仕途的終點吧,看來他已經很適應了這樣的環境,他的自信也增強了很多。

吃飯的時候,所有人都客氣和恭順的對他點頭微笑著,季子強的感覺也很不錯,但很多政府過去和季子強坐在一個桌子上的人都不過來了,這讓季子強有點孤家寡人的味道,剛好方菲也進來打飯,季子強就忙招呼說:「方縣長,來來來,我這有地方。」

方菲的心情自然在最近也是起起落落的,這個讓她愛過,讓她恨的人,一步步的登上了洋河縣的權力頂峰,對她是很有刺激的,她經常就後悔著,為什麼每次自己不能堅站在一起,要是那樣的話,自己現在該有多麼的自豪和風光。

她來到了季子強這個餐桌上,對季子強說:「季縣長,奧應該是季書記,你今天沒應酬?怎麼在食堂吃飯。」

季子強開玩笑說:「你都不請我,我到哪吃去?」

方菲也大大方方的說:「哪行,現在我們把碗放下,我請你吃大餐。」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了說:「唉,勉強的飯不香啊,算了,還是老老實實在這吃一點。」

方菲也笑了下,兩人悶頭吃了幾口,就見政府辦公室的黃主任也端著碗走了進來,季子強很奇怪,就問:「黃主任,你怎麼今天也在這吃,嫂子罷工了。」

黃主任只顧自己打飯,還沒看到這坐了兩個縣長,就忙過來說:「不是啊,我媳婦今天參加兒子的家長會了,我就沒地方吃飯了,怎麼你們兩位領導今天也沒出去。」

季子強一聽怎麼又提起了這個話頭,就說:「是不是黃主任感覺我應該天天在外面吃埃」

他是開玩笑的,但黃主任是個謹慎小心的人,這一句話說的他想了半天,生怕是季書記對自己有了什麼看法,拿這話來頂自己的。

餐桌上就都不說話了,季子強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話可能讓黃主任給誤會了,就主動說:「老黃,一會吃完飯我想和你聊一聊,你沒什麼事情吧。」

黃主任心裡一陣的蹦蹦亂跳,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他勉強的笑笑說:「我沒事,沒事。」

心裡就開始回憶過去季子強當副縣長的時候,自己是不是那次不夠客氣,或者是上一次把他定好的車給馮縣長派走了,邊吃邊想,這頓飯對黃主任來說是一場煎熬。

吃完了飯,季子強就帶上黃主任回到了辦公室,黃主任一進去,先趕忙看了看季子強放在辦公桌上的茶杯說:「季書記,要不要換下茶葉。」

季子強忙上去結果茶杯說:「不用,不用,你是客人,你坐,我給你倒點水。」

黃主任怎麼能讓他動手,眼明手快的搶過季子強手中的茶杯,幫他添上了茶水,又給自己到了一杯白開水,這才走了下來。

季子強見他坐定了才說:「老黃啊,今天想和你推心置腹的聊聊,要是那裡說錯了,你不要見怪。」

這一下黃主任就更緊張了,他虛虛的問:「不知道季書記想聊哪一方面的事情,你問,我知道的都可以說出來。」

季子強哈哈哈的大笑起來,站起來又拿出了香煙,給黃主任也發上說:「什麼我問你答的,又不是考試,我來洋河也一年時間了,我們的工作接觸也不少,對你這個人我還是有所了解,你對你目前的工作感覺如何?」

黃主任徹底有點傻了,真是一朝君主一朝臣啊,這季書記一上來,就要把我們這些老人掃除乾淨,他的心裡就有了一種悲憤和蒼涼,自己在洋河縣兢兢業業,膽小怕事的做了這麼多年的服務,也知道上面沒人,底子不厚,想要在上一層樓那是絕對不可能的,特別是過去的華書記和現在的葉書記,幾乎對自己都沒有過一點的印象,自己也是沒有那個渠道和膽量去給他們送禮,所以只求這樣慢慢的熬它幾年,以後退下來有個安穩飯吃,可是沒想到,就這都沒能保住自己的位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