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八十章季書記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個勝利者會如此給自己表態,這在官場是少見的,也是很難得的,他對季子強又有了新的認識,不由的心中嘆息:成大事者,莫過於此等人了。 要不了幾天,這風聲也就傳了出去,很多過去吳書記和哈縣長派系的人都...

?沒想到過了兩個月,來了個人,說是那三個礦難者的親戚,不知道他聽哪個民工告訴了他這事,就開始問范曉斌索要錢財,進行勒索,他沒想下這范曉斌是什麼人,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的給他那麼一大筆錢,談了幾次都談不下來,他就跑到縣上告了起來。

當時哈縣長和雷副縣長就把這事壓了下來。

這人見縣上不太管,就威脅要到上面去揭發,范曉斌本來就是黑道混起家的,哪吃他這套,就安排自己保安隊長賀軍把他除掉。

這個賀軍平常打個架什麼還可以,但聽說叫他殺人就不幹了,可又怕范曉斌滅他的口,找個機會就跑了。

范曉斌就叫另一個保安蔣林志把那個人收拾了,又怕賀軍出去亂說,就安排了人到處追殺他。

直到郭局長給季子強借槍,槍械管理員張麗把這情況說給了哈學軍,他知道了這情況,估計賀軍回來了,就派蔣林志去把他幹掉了。

後來蔣林志在外逃竄期間的幾次差點被抓住,都是哈學軍給報的信。

雷副縣長過去沒有交代這個問題,現在他又被重新提審,看來要完全搞清這些問題還需要時日的。

他們審他們的,季子強要忙起來了,他沒有搬到縣委去住,因為他自己認為現在還是代理書記,這就搬過去,給別人的感覺自己有點心急,壞了自己的名頭,反正那是遲早的事,就辛苦點縣委的同志,有什麼可以過來彙報。

現在的季子強也真正的承擔起書記職務,唯一讓他感到有點遺憾的是,縣長冷旭輝的任命並沒撤銷,這樣季子強就時刻的提醒著自己,不要大意,不要得意忘形,在冷旭輝那冷冷的眼神中,季子強感受都了威脅。

不過相對而言,現在的季子強在洋河縣的權威和影響已經達到了頂峰,所有的人都自覺不自覺的向他靠攏過來,就連哈縣長過去最為倚仗的幾個常委,也包括紀檢委曲書記縣委常委武裝部部長曾偉,也都在哈縣長出事後的的第一時間裡,到季子強這裡來委婉的表示了歸順的誠意。

紀檢委曲書記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他有點拘束和難為情,但季子強用輕鬆和淡定很快的讓他放鬆起來,季子強一面給他到水,招呼他說:「曲書記,你以後可是要多過來坐坐,你是老領導了,我很多事情都要想你請教一下。」

紀檢委曲書記趕忙客氣的接過了季子強端過來的水杯,一面說:「以後季書記不要這樣叫我,你就叫老曲就可以了。」

季子強哈哈的笑笑說:「你相當聖地延安啊,還老曲呢,我叫你曲書記一點都不錯,在紀檢委這個崗位上,你做的一直不錯,我們一直也很尊敬你。」

曲書記臉上一紅,有點慚愧的說:「季書記,過去我們的思維還是落後,很多時候都沒有跟的上你的想法,在這一點上,請季書記理解,以後還請季書記多給些教誨。」

委曲書記對這次突然的變故是最為痛心的,吳書記在的話,他還是很有希望再上一個台階的,但現在他的機會已經算是消失了,後來自己又跟了哈學軍,忽略了季子強的存在,也抵制和阻撓過季子強,就算季子強再怎麼寬宏大量,也絕對不可能接納自己了。

問題是,自己還要在他手下繼續的幹下去,就算他不接納自己,自己也是要給他表表忠心,有一個態度,或許這樣可以延緩一下自己在位的時間。

他的位置對於一個縣的領導機構來說,是舉足輕重的,這樣的位置,也是眾多心懷不軌之徒窺視多年了,現在自己這樣一個不尷不尬,不腥不素的人,季子強怎麼可能讓自己長久佔有呢?

所以他是沮喪和失落的,季子強呢,對他到是好言相對:「曲書記啊,你是老紀檢了,對於洋河縣的幹部建設和監督,你是最熟悉,最了解,更是功不可沒的,以後我還有很多地方要依靠你們這樣的老同志。」

曲書記就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的第一感覺就是季子強在說反話,在譏諷他,他的情緒就一下跌落到了極點.作者題外話:重要通知:系統故障,凌晨12點以後最新更的一章,會出現問題,請大家在早上8點后再看最新章節,萬一訂閱也不要緊,到早上8點刷新一下,就是正常章節,不會重複收費。

季子強是什麼人,他一眼就看出了曲書記的心思,自己就暗暗一笑,你老曲也太小看我季子強了,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不要說我現在手上沒有合適的人選,就是有,我也不會因為過去那一點點的隔閡來很快的換掉你.

一個,在當時那種大勢下,做什麼都是可以諒解的,那時候形勢不明,大家為了生存,或者說各為其主,兵戎相見是很正常的事情。

再一個,為了一個有名無權的紀檢委書記的位置,自己也犯不著背上一個排除異己,拉幫結派的惡名聲,現在的洋河縣已經不需要自己再去費那個勁了,一切都在掌控中。

在官場,拉幫結派,鞏固勢力是必不可少的環節,但這往往都是在幾方勢力不相上下的角逐中才會凸顯的很嚴重,在很多情況下,一方勢力佔據了絕對的優勢,那麼就不能太過分,去把對方趕盡殺絕,因為你永遠不能徹底清理所有異類勢力,想要一統天下,想要迷眼子看太陽一手遮天,那是很危險的。

就算下面的人一時拿你沒有辦法,但他們的仇恨,擔心,恐懼會讓他們時刻的準備著把你掀翻在地。

上面的領導更會因為你的鐵板性統治,讓他們心有顧忌和猜疑,擔心自己的政令難以有效快速的在你的轄區實施,他們永遠不希望看到這個局面的出現。

季子強就用看不出是真誠,還是假裝的真誠對曲書記說:「我剛才的話是肺腑之言,也許我們過去有分歧,有過對立,但這是工作,業的作風,我一直都很敬重,過去我和吳書記也有過分歧,你是知道的,但現在呢,他過去的很多領導我並沒有一點的排斥,還有方菲同志,和我也是有點過節的,這你也是知道,我和她依然還是好同志?」

曲書記有點感動了,他也有點慚愧,自己那點小心眼沒想到讓季子強一眼就看了出來,難怪這人如此了得,果然不同凡響,他就很謹慎的說:「謝謝季書記的開導,不管怎麼樣吧,我會做好我應該做的工作,這點請書記放心。」

季子強說:「希望我們在未來的工作中能夠很好的配合起來,這才是對洋河老百姓最大的負責。」

曲書記連連的頷首說:「一定的,一定的,我一定加倍的努力工作。」

季子強點頭笑笑說:「我能給你說這些話,自然就是很放心你了,也相信你的覺悟和黨性,放手干你的,不敢說三年五載一直讓你負責紀檢委的工作吧,但至少一兩年你還要給我好好把把關。」

曲書記一下子就抬起了頭,眼中有了光澤,這樣的話讓他驚訝,不管自己過去對季子強是什麼看法,但季子強很守信譽的,這一點是洋河縣公認的,沒想到一個勝利者會如此給自己表態,這在官場是少見的,也是很難得的,他對季子強又有了新的認識,不由的心中嘆息:成大事者,莫過於此等人了。

要不了幾天,這風聲也就傳了出去,很多過去吳書記和哈縣長派系的人都略微的鬆了一口氣,這樣的一個結果讓他們都很滿意,同時,很難得一見的是,季子強上台沒有給洋河縣任何勢力帶來驚慌,洋河的大局很是穩定。

所有人都很佩服季子強的從容淡定。

實際上,季子強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樣自如,雖然現在很多人投靠了過來,但他自己還是沒有多少真真的鐵杆嫡系在洋河縣,相對於冷縣長和齊副書記,他們有很多人脈和地域上的劣勢,季子強當然不希望這樣的劣勢加大,他只有吸收所有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的投靠者,來維持自己表面的強盛和威懾力。

沒過幾天,市委組織部就來到了洋河縣,找很多縣上領導做摸底調查談話,大家也明白這就是個形式,特別是書記的職務,下面說了沒作用,它不象縣長還要通過人大選舉通過,書記是連人大的表決都不需要的,那都是上面直接任命,所以誰也沒傻到說季子強壞話的份上,所到之處,讚譽不絕,所問之人,大都慷慨陳詞:大有季子強不做書記他們就集體辭職的味道。

市委組織部談話的人聽了,也就笑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