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九章哈書記的倒台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230字

?哈縣長,奧,不對,應該是哈書記現在在忙什麼呢?他已經開始盡情的揮霍起他的權利,享受起他的未來了,最近幾天他沒有停歇的接受宴請和禮品,他的說話語氣也逐漸的有了變化,每每在講話中,那一種由心底產生的霸氣就油然而生,他自認自己是一個成功者,對於一個七,八代都是洋河縣的農民子弟來說,他也確實夠輝煌,夠努力了,可惜的是,他除了努力和勤奮之外,還有一些貪婪,而這個貪婪卻最終結束了他所有的夢想。

他是被秘密抓捕的,當他搖搖晃晃的剛剛結束了一場給他舉辦的慶功宴後,當他正準備走回自己的住處的時候,榮處長和郭局長站在了他的面前,他有點詫異,他看到了郭局長憎惡和嚴厲的眼神,當他們給他宣讀了逮捕證的時候,哈學軍竟然沒有奔潰,他看看黑暗中的自己家裡的窗戶說:「你們到底還是找上來了。」

郭局長冷淡的說:「你應該知道,遲早你是跑不掉。」

哈學軍呵呵一笑:「是啊,所以我一點都不意外,也不會驚慌,只是假如時光可以倒流,或者我會做的更隱秘一點。」

是啊,在他的心裡並沒有想過要是自己不做這些事情多好,他沒有這樣想,他知道,就算回到起點,自己還是會這樣做的,因為自己渴望權利和金錢,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華書記在得到了省公安廳給柳林市的通報後,他一下子就衰老了幾歲的樣子,作為一個資深的宦海中人,他知道這意味這什麼,沒有通過柳林市當地的黨委和政府,省廳直接插手,那就清楚的表明了自己在省委高層受到了質疑,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自己的仕途也是畫上一個句號的時候了。

而隨著事態的明朗,他也知道這一切都是季子強一手策劃和組織的一個反擊,只是季子強的這個反擊太過強烈,他的規模和力度是柳林市建市一來最為強悍的一次,他讓兩個書記都在這次反擊中喪失了還手之力,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值得慶幸的一點是,自己和哈學軍還沒有太大的利益糾葛,那麼或者自己還可以留點臉面的離開這裡。

他沒有再猶豫,他很快的給省委打了一個報告,說自己在用人上犯下了很大的錯誤,說自己已經老眼昏花跟不上時代的腳步,說自己不想素食餐位的佔據著這個位置,請求省委可以讓他退居二線。

省委針對此事專門召開了一個常委擴大會上,省委季涵興副書記和人大程南熙主任對華書記進行了猛烈的抨擊,按他們的提議,應該對華成飛做出一個徹底的調查,看一看他在柳林市還犯下了那些錯誤。

其他一些參加這次擴大會的常委和領導們,都很清楚華成飛和李雲中的關係,所以大多說出來的話還是比較含蓄,立場不很明顯的,誰願意得罪一個剛剛上來的新省長呢,何況華成飛的好壞,又和自己有多大的關係呢?

這個會上,省長李雲中都是面色陰鬱的,誰都知道華成飛是自己的人馬,但還是有人堅決的站出來抨擊了華成飛,除了讓他感到自己的威望還不夠以外,這樣說,讓他臉面也有點掛不住,省委季涵興副書記說他華成飛,自己還能想得通,那是他和自己在省長位置的角逐中敗北而後的仇恨。

但你人大程南熙參和什麼,這與你有什麼關係?

作為李雲中,他是不了解柳溝修路的很多事情,所以他就不明白程南熙和華成飛那心中的一些疙瘩。

會議後來開的很沉悶,在大部分人都發言後,輪到省長李雲中發言了,他態度模糊的說了幾句話:「這個華成飛同志應該吸取這次教訓,有時候我們的同志在工作中取的了一點成績就會忘乎所以,這個苗頭要不得。」

李雲中沒有具體的談到應該怎麼處理,不過細心一點的人,還是可以聽出他的玄外之音,那就是華成飛在柳林市還是有些成績和功勞的。

李雲中說完以後,就淡淡的看了一眼樂書記,他希望樂書記可以幫幫自己,這也許就是一次兩人之間對聯盟的一個考驗,說得好不如做的好。

樂書記也看到了李雲中的眼神,當然了,他也明白李雲中的心情,他就說話了:「涵興和南熙兩位同志的發言我很認真的聽了聽,是的,我理解你們的意思,也理解你們心情,不過我想的是,柳林市還是以穩定為好,這件事情是我們在改革中的一個教訓,但絕不能成為影響我們工作的一個因素,你們二為領導感覺怎麼樣?」

大家見樂書記有顧全華成飛的意思在其中,畢竟兩個主要領導的意見是最為關鍵的,而省長李雲中的想法自然是不言而喻,現在樂書記又如此一說,其他人都不好在堅持什麼了。

樂書記見大家沒再說了,就笑著對省長李雲中說:「雲中同志,今天這會我看就開到這裡吧,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李雲中面無表情的搖搖頭說:「我沒什麼說的。」

樂書記就說聲散會,大家都離開了,在李雲中要走的時候,樂省長留住了他,對他說:「老李啊,你看看這件事情怎麼處理為好。」

李雲中不置可否的說:「還是聽聽同志們的意見吧,我尊重大家的決議。」

樂書記笑笑說:「我看這樣吧,同意華飛成同志退下來,當然,可以把他調到省政協來嘛,這個同志還是可以發揮點餘熱,至於柳林市,就讓葉眉市長擔些擔子,你看這樣行不行。」

樂書記的話很親和,但李雲中還是明白,自己是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