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九章哈書記的倒台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p> 華成飛也沒有對華悅蓮說的更細,他不能把自己戰敗的故事給每一個人講述,男人有淚不輕彈,打斷門牙肚裡吞。 何況華悅蓮聽了又能如何,讓她給自己報仇嗎?這好像不是荊軻刺秦的那個時代了。 ...

?哈縣長,奧,不對,應該是哈書記現在在忙什麼呢?他已經開始盡情的揮霍起他的權利,享受起他的未來了,最近幾天他沒有停歇的接受宴請和禮品,他的說話語氣也逐獎浠,每每在講話中,那一種由心底產生的霸氣就油然而生,他自認自己是一個成功者,對於一個七,八代都是洋河縣的農民子弟來說,他也確實夠輝煌,夠努力了,可惜的是,他除了努力和勤奮之外,還有一些貪婪,而這個貪婪卻最終結束了他所有的夢想。

他是被秘密抓捕的,當他搖搖晃晃的剛剛結束了一場給他舉辦的慶功宴后,當他正準備走回自己的住處的時候,榮處長和郭局長站在了他的面前,他有點詫異,他看到了郭局長憎惡和嚴厲的眼神,當他們給他宣讀了逮捕證的時候,哈學軍竟然沒有奔潰,他看看黑暗中的自己家裡的窗戶說:「你們到底還是找上來了。」

郭局長冷淡的說:「你應該知道,遲早你是跑不掉。」

哈學軍呵呵一笑:「是啊,所以我一點都不意外,也不會驚慌,只是假如時光可以倒流,或者我會做的更隱秘一點。」

是啊,在他的心裡並沒有想過要是自己不做這些事情多好,他沒有這樣想,他知道,就算回到起點,自己還是會這樣做的,因為自己渴望權利和金錢,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華書記在得到了省公安廳給柳林市的通報后,他一下子就衰老了幾歲的樣子,作為一個資深的宦海中人,他知道這意味這什麼,沒有通過柳林市當地的黨委和政府,省廳直接插手,那就清楚的表明了自己在省委高層受到了質疑,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自己的仕途也是畫上一個句號的時候了。

而隨著事態的明朗,他也知道這一切都是季子強一手策劃和組織的一個反擊,只是季子強的這個反擊太過強烈,他的規模和力度是柳林市建市一來最為強悍的一次,他讓兩個書記都在這次反擊中喪失了還手之力,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值得慶幸的一點是,自己和哈學軍還沒有太大的利益糾葛,那麼或者自己還可以留點臉面的離開這裡。

他沒有再猶豫,他很快的給省委打了一個報告,說自己在用人上犯下了很大的錯誤,說自己已經老眼昏花跟不上時代的腳步,說自己不想素食餐位的佔據著這個位置,請求省委可以讓他退居二線。

省委針對此事專門召開了一個常委擴大會上,省委季涵興副書記和人大程南熙主任對華書記進行了猛烈的抨擊,按他們的提議,應該對華成飛做出一個徹底的調查,看一看他在柳林市還犯下了那些錯誤。

其他一些參加這次擴大會的常委和領導們,都很清楚華成飛和李雲中的關係,所以大多說出來的話還是比較含蓄,立場不很明顯的,誰願意得罪一個剛剛上來的新省長呢,何況華成飛的好壞,又和自己有多大的關係呢?

這個會上,省長李雲中都是面色陰鬱的,誰都知道華成飛是自己的人馬,但還是有人堅決的站出來抨擊了華成飛,除了讓他感到自己的威望還不夠以外,這樣說,讓他臉面也有點掛不住,省委季涵興副書記說他華成飛,自己還能想得通,那是他和自己在省長位置的角逐中敗北而後的仇恨。

但你人大程南熙參和什麼,這與你有什麼關係?

作為李雲中,他是不了解柳溝修路的很多事情,所以他就不明白程南熙和華成飛那心中的一些疙瘩。

會議後來開的很沉悶,在大部分人都發言后,輪到省長李雲中發言了,他態度模糊的說了幾句話:「這個華成飛同志應該吸取這次教訓,有時候我們的同志在工作中取的了一點成績就會忘乎所以,這個苗頭要不得。」

李雲中沒有具體的談到應該怎麼處理,不過細心一點的人,還是可以聽出他的玄外之音,那就是華成飛在柳林市還是有些成績和功勞的。

李雲中說完以後,就淡淡的看了一眼樂書記,他希望樂書記可以幫幫自己,這也許就是一次兩人之間對聯盟的一個考驗,說得好不如做的好。

樂書記也看到了李雲中的眼神,當然了,他也明白李雲中的心情,他就說話了:「涵興和南熙兩位同志的發言我很認真的聽了聽,是的,我理解你們的意思,也理解你們心情,不過我想的是,柳林市還是以穩定為好,這件事情是我們在改革中的一個教訓,但絕不能成為影響我們工作的一個因素,你們二為領導感覺怎麼樣?」

大家見樂書記有顧全華成飛的意思在其中,畢竟兩個主要領導的意見是最為關鍵的,而省長李雲中的想法自然是不言而喻,現在樂書記又如此一說,其他人都不好在堅持什麼了。

樂書記見大家沒再說了,就笑著對省長李雲中說:「雲中同志,今天這會我看就開到這裡吧,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李雲中面無表情的搖搖頭說:「我沒什麼說的。」

樂書記就說聲散會,大家都離開了,在李雲中要走的時候,樂省長留住了他,對他說:「老李啊,你看看這件事情怎麼處理為好。」

李雲中不置可否的說:「還是聽聽同志們的意見吧,我尊重大家的決議。」

樂書記笑笑說:「我看這樣吧,同意華飛成同志退下來,當然,可以把他調到省政協來嘛,這個同志還是可以發揮點餘熱,至於柳林市,就讓葉眉市長擔些擔子,你看這樣行不行。」

樂書記的話很親和,但李雲中還是明白,自己是沒有什麼餘地的,只有拿一個柳林市委書記的位置,來換回自己的威信和臉面,他點點頭說:「謝謝樂書記對老同志的愛護啊,這個華成飛啊,也確實是暈了一點,行吧,我支持書記你的提議。」

兩人就點點頭各自離開了。對這件事情的處理,樂書記是有自己的打算的,樂省長不是一個想要趕盡殺絕的人,他要的是柳林市的權利和控制,他並不想要很多人進監獄,把事情鬧的沸沸揚揚。

他還要給省長李雲中留些面子,所以,在他和李雲中的協商下,保住了華成飛,讓他到了省政協做副主任,從級別上講,華成飛還算上了一個台階,只是那個地方再也沒有發號施令,馳騁權場的機會了。

也許,對一個長期擁有過權利的人而言,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了。

柳林市裡,華成飛的報告很快就得到了回復,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他有點留戀柳林市,他喜歡這裡的一切,更喜歡回想一下那過去的崢嶸歲月,可是他只能離開了,省委為了便於讓葉眉更好的掌控柳林市,必須為葉眉清理一切障礙和阻力,所以,李雲中親自給華成飛打了電話,請他早日到省政協上任。

華悅蓮呢,她不想跟隨老爸和老媽到省城去,在省城和柳林之間,她更傾向於喜歡柳林市,這裡有她太多的故事。

對於這次華成飛的離開,華悅蓮是不太明白其中的很多原因,似乎這就是一次正常的調動,也似乎是因為老爸感覺自己有了點失誤,所以有點內疚,想離開這裡。

對於在整個事件中,季子強所起到的至關重要的原素,華悅蓮是一無所知,這樣複雜的很多環節,假如沒有人給她詳細的講述,她很難看的透。

華成飛也沒有對華悅蓮說的更細,他不能把自己戰敗的故事給每一個人講述,男人有淚不輕彈,打斷門牙肚裡吞。

何況華悅蓮聽了又能如何,讓她給自己報仇嗎?這好像不是荊軻刺秦的那個時代了。

但他還是和華夫人一起勸了好久的華悅蓮,希望她能和他們一起到省城去,後來看看沒有太大的效果,兩人也就不再勸了,對他們來說,這也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遲一段時間華悅蓮再過去也行

很快的,葉眉就代理了華成飛的書記一職,而市委也沒有用多長時間,就下發了對季子強的任命通知,內容就是:洋河縣縣委書記由季子強暫時代理。

洋河縣的幹部和群眾都蒙了,哈學軍的倒台已經讓他們大吃了一驚,而季子強的突然提升,更讓他們明白,洋河縣的政治格局又會有一次大的變化了。

這似乎就是一個傳奇的故事,而這個故事也在縣上流傳了很久,很久。

省公安廳的調查和偵破工作還在進行,從范曉斌自己的交代里他們知道整個案件的經過:2年前,北山煤礦發生過一次小型礦難事件,但當時知道的人不多,范曉斌就沒有給相關部門彙報,他把這事隱瞞了,礦難的三個民工是外地的,家屬起初也沒來找,范曉斌就把三個的屍體在後山處理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