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八章省廳的協助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你願意調到柳林市去嗎?」 老公猶豫著說:「我不能去,你有你的工作,我也有我的課題。」 葉眉有點失望的說:「我其實也會經常想你和女兒的,可惜這次又見不到她了」 老公沒有吱聲。<...

?樂世祥搖搖頭說:「沒有了,你家應該在省城吧,回去看看,休息一下。」

葉眉笑笑,就告辭離開了這個江北省權利中心所在地,她是要回去看看,看看自己那老公最近脾氣如何了。

葉眉讓司機把自己先送了回去,司機就在附近的一個賓館住下,葉眉準備明天一早起來,還要趕回柳林市去。.

離家門越近,葉眉的心裡就越有點緊張,或者對很多人來說,家是來了就不想走的地方,常回家看看不能總停在歌喉里,而自己和這個家是不是也太過陌生了。

作為葉眉,她是希望,無論自己是貧窮還是富有,成功還是失敗,順利還是困厄,漂泊多遠,身在何方,家隨時接收容納她,保護她免受傷害。在這個世界上人最怕的是人,而不是洪水猛獸。而有巢氏正是發明了巢穴才被人們推舉為皇帝。有家的人是幸福的。

那麼,自己能為家做些什麼呢?葉眉茫然失措。自己是做一頭牛,還是做一匹馬?是做一盞路燈,還是做一束煙花?自己是成為一碗沙中的一粒米,還是成為一碗米中的一粒沙?

夜深了,葉眉輕輕的敲響了自己家的那扇門,很快的,門就開了,

葉眉估計懷疑老公一直就在門後邊躲著,要不怎麼自己剛敲過門不到一分鐘,他飛到了自己眼前?

在離開省政府的時候,葉眉是給老公打過一個電話,但電話中,葉眉是無法判定老公的心情如何,有時候,葉眉也很怕看到老公那雙憂鬱的眼神。

她想像以前一樣熱烈的抱一抱老公的脖子,但老公巧妙地避開了。飯已經餿了,再想讓它鮮嫩可口,可能嗎?何況,從遠遠的看見這座樓房起,葉眉的心就已經很緊張了。

室還是以前的室,這裡曾讓她倍感家的溫暖,使她覺得腳下生了根,而不再是一片隨波漂流的浮萍;老公也還是以前的老公,倔強、認真,婆婆媽媽,在他的身上,葉眉也體驗到了做女人的溫柔與快感。

這,都沒有變。變化的是自己的感覺,無論如何自己都無法回到從前。

老公也不說話,他給葉眉倒了杯水,默默地看她喝完,然後他就走進了室,躺到了床上,默默的看起書來。

葉眉多麼希望他可以對自己說:「來吧,我好想你。」

但什麼回應都沒有,她知道老公一定還在生她的氣,但是他真的不在乎自己嗎?恐怕也不是,否則,他怎麼會那樣快的就為自己打開了房門,他是怕自己在外面受到寒冷。

這樣一想,葉眉的心裡就又升起了一種溫馨,她跟進了室,說:「怎麼,一點都不想我是不是?」

老公沒有移開看書的眼睛,只是悶悶的說:「想有什麼用,你不是還喜歡在外面做強人嗎?」

葉眉不願意在和他討論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她們討論的次數太多了,老公永遠不能理解自己的理想和工作。

葉眉也不再去計較什麼尊嚴,她決定委屈自己,來遷就老公,她開始展示起自己的千嬌百媚,她靠在了老公的身上,讓他感受自己的熱量。

後來她乾脆的脫~光了衣服,去觸碰他的一些地方,後來,老公還是不住了,開始有點反應。

葉眉就對他的一切要求配合積極,好像兩人中間根本沒有發生過什麼爭吵。

她的溫柔逐漸把他帶進鮮花遍地的春天,陣陣花香包圍著他,讓他全身心舒暢無比。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頭挨頭躺到床上,葉眉撫弄著老公的胡茬,開始了正題:「我們為什麼老是要吵架呢。」

他說:「我不知道,可能是想你。」

她說:「想我就要吵架,這邏輯有點錯誤。」

老公說:「那沒辦法。」

葉眉又說:「我可能暫時還是回不來,你願意調到柳林市去嗎?」

老公猶豫著說:「我不能去,你有你的工作,我也有我的課題。」

葉眉有點失望的說:「我其實也會經常想你和女兒的,可惜這次又見不到她了」

老公沒有吱聲。

葉眉也知道暫時還要這樣,自己的事業剛剛有了轉折,怎麼捨棄的了。

於是她不再說話了,她決定好好的補償一下自己的老公。

這是瘋狂的一夜,老公像一隻怒極了的雄獅,恨不能把體內積蓄的能量一夜之間全部釋放,又像一個窮凶極惡的歹徒,一次又一次把子彈射向對手的心臟。

直到最後,老公兩腿不住發抖,難以支撐瘦削的身體,耳膜呼呼作響,像腦袋瓜子里裝了個大功率的鼓風機,嗚嗚的往外吹風,而喉頭幹得似生了的鐵球,稍一滾動就疼痛難忍,他實在不行了,他費力的抱住葉眉,呼呼的睡去了……

過了沒幾天,江北省公安廳下屬的一個二級局,刑事偵查局的一個處長,帶著幾個偵破好手就秘密的到了洋河縣城,這個處長叫榮民光,他很快的就聯繫上了季子強,季子強也到了他的電話,一點都沒有驚訝,他平靜的問清了他們歇腳的酒店,就帶上郭局長和王隊長一起過去了。

榮民光處長正在房間里和幾個幹警在研究著案情,見季子強走了進來,因為大家都穿的便服,他一時還沒有分清那個是華副縣長,季子強就先說話了:「你一定是榮處長吧,我是季子強,這位是洋河縣公安局的郭局長,這位是刑警隊的王隊長,我們歡迎你們的到來。」

榮處長這才笑笑先和季子強握了手,他目光炯炯,人長的很瘦削但勻稱,步履矯健,堅韌執著的目光始終盯住季子強,說:「我們是受命省廳前來偵破你們縣上的這個案子,當然了,你們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沒有辦法啊,這惡搞桃子看來我們是要摘掉了,哈哈哈。」

季子強溫和的笑著說:「我們是做了一些工作,郭局長和王隊長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現在交給你們來辦理,我們都很放心,也感到欣慰,謝謝上級的關注。」

郭局長也說:「你們的到來可以使整個案情快速完整的偵破,我們也高興,我們的目標就是一個,把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季子強見自己和郭局長說出來的話一套一套的,就跟作報告一樣,他就笑了笑說:「榮處長,你還有什麼不太清楚的地方,可以讓他們給你解釋一下,我們一定做好權利的配合。」

榮處長感覺這幾個人很不錯,就先請他們坐下說:「現在就是一個關鍵,這個范曉斌的手下蔣林志應該就是兇手無疑了,但他的行蹤你們有沒有掌握?」

郭局長說:「這個人已經在我們的預知地點,最近我們把專案組撤了,在加上哈學軍做了書記,他們已經開始大意和麻痹起來,前一天,這個蔣林志還給他一個舞廳的相好來過一個電話。」

榮處長就笑了,說:「這就好了,要說你們收集的材料和錄音也是可以把這個案子偵破的,但假如打草驚蛇,讓這個兇手逃脫了制裁,那就美中不足,有你們這句話就好,我們可以先把范曉斌和哈學軍監視起來,馬上聯繫省廳抓逃,那面一抓住,這面也就同時下手,你們看這樣怎麼樣。」

大家感覺這方案很穩妥,就都沒有什麼異議,一起繼續的商議起一些細節,包括洋河縣公安局要做的那些人員配合等等。

這一忙就到了下午吃飯時間,季子強本來要邀請他們一起坐坐的,但榮處長說現在他們拋頭露面不大好,最後就炒了幾個小菜,在房間簡單的對付了一頓。

等季子強回到政府辦公室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但季子強還是給葉眉打了個電話:「市長,你休息了嗎。」

葉眉說:「你不知道我作息時間啊,現在還睡不著,你那怎麼樣?」

季子強就說:「今天省廳的榮處長帶人過來了,我們一起商量了案情,他也給省廳聯繫了,一但外面那個逃犯抓獲,這面也要對哈學軍和范曉斌採取措施了。」

葉眉也很高興的說:「好,很感謝你為我做的這些,當然也不全是為我,也是為社會,為人民做出的貢獻。」

季子強忙說:「葉市長,你不用這樣誇我啊,呵呵,我會驕傲的。」

葉眉笑笑說:「你先不要驕傲,以後還要收起你這幅弔兒郎當的樣子,洋河縣的工作你還要在研究全面一點。」

季子強一下子不說話了,他從葉眉的話里聽出了一種味道。

葉眉見他不說話,又輕輕的笑了一聲說:「瞧你這點出息,這就瓜了,胸無大志。」

季子強嘿嘿的笑笑說:「謝謝葉市長這麼多年的教誨和幫助,很感謝你。」

季子強是真心的感謝,回想一下自己走過的這慢慢歷程,要是沒有葉眉,要是自己不是她的秘書,或者自己正在政府庸庸碌碌的瞎混著,雖然自己有理想,雖然自己也有信心,但誰來給自己這個舞台呢,一個沒有舞台的演員,只能算個業餘的票友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