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七章驚喜和禮物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檯燈、地燈等軟性柔和的光源,將室內渲染得既堂皇又富有親和力。 客廳的沙發、茶几給人的感覺很簡練、舒適、大氣。幾樣花品、草木的陪飾,增添了這裡的人文氣息。 葉眉對自己面前這位新上任的省委...

?小車在辦公大樓前面的停車場聽了下來,葉眉叮囑了一句司機,讓他在這裡等自己,她就拿上包,繞過了前面的辦公大樓,到後面一幢小樓去了,那裡才是樂省長的辦公之地。

到了門口,依然有一道崗哨,葉眉說明了來意,兩個武警中的一個就拿起了值班室桌上的電話:「喂,你好,魏秘書,我這裡是小樓值班室,有位柳林……..好的,是,是位女同志,好的。」

放下電話,那位武警很正規的給葉眉行了一個軍禮,葉眉有點尷尬,她經常來都會遇見這樣的情況,她不知道自己是應該還禮,還是應該握手,也不知道自己應該笑笑,還是應該嚴肅一點。

樂省長在二樓辦公,葉眉剛走上樓梯口,就見樂省長的秘書魏華已經站在了樓梯口,他戴著一副還無光澤框架的眼鏡,留著一頭黑髮,看起來有點老成,彬彬有禮中卻少了一份年輕人的熱情和活躍,給人的感覺他很虛幻,一眼看不到底。

魏秘書笑笑,客氣的說:「樂省長一個人在辦公室,你到我那裡坐坐,我先進去看看。」

葉眉也很客氣的道了聲謝,她卻沒有走進魏秘書的辦公室,她在過道里輕輕的踱著步,等著魏秘書的通報。

很快的,魏秘書就走了出來,對她做出了一個邀請的手勢,就轉身在葉眉的前面帶路到了樂省長的辦公室門口,魏秘書沒有敲門,輕輕一推,那厚重的實木刻花門就打開了,葉眉跟著魏秘書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大開間的辦公室,外面的會客廳很大,會客廳裡面還有一道假門,從外面可以看到裡面的辦公桌和辦公桌後面高大厚實的書櫃,再往裡面還有一道門,那也許是樂省長休息的地方。

樂省長已經在會客廳沙發上坐下了,

掛燈,壁燈,檯燈、地燈等軟性柔和的光源,將室內渲染得既堂皇又富有親和力。

客廳的沙發、茶几給人的感覺很簡練、舒適、大氣。幾樣花品、草木的陪飾,增添了這裡的人文氣息。

葉眉對自己面前這位新上任的省委書記樂世祥是很熟悉的,換句話說,在所有的地市級領導中,葉眉已經算的上是樂世祥選中的同盟了,準確的說是希望葉眉做他的鐵杆,葉眉也明白樂世祥不像有的省委書記那樣光芒四射,因為引領時代潮流而名聞天下。

樂世祥思維敏捷,性格剛毅,行事低調,講求實際。是那種明確目標后,不折不撓,頑強前行的人。在社會上,也極少能聽到關於他的負面消息。在駕馭全局能力方面,樂世祥高屋建瓴,運籌帷幄,有條不紊地實施著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在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的過程中,國有經濟比例龐大的江北省,存在的問題和困難很多。

樂世祥無論是在領導經濟工作上,還是在處理官場複雜紛爭中,採取的策略是循序漸進、以柔克剛。在一般人的印象里,越是地位高,越是官職大的人,講起話來越是「大宏觀」,越是「大道理」。動則「重要講話」,「重要指示」。

但是,樂世祥卻常講老百姓話,常嘮家常嗑。比如,他常掛在嘴上的話是:「官場不是作秀的舞台」,「老百姓的肚皮比領導幹部的臉皮要重要的多1「當官不收禮,只收好建議。」

樂世祥看著葉眉走進來,他溫和的笑笑說:「怎麼了,看你急急忙忙的來,一定是有什麼重要事情把,給你20分鐘時間,說吧。」

葉眉是知道的,一個省委書記一般和下面的這種談話都是10來分鐘,給自己20分鐘,已經很難得了,因為他們每天的工作量很大,時間也往往是安排都是很滿,自己只怕還是插隊進來的。

葉眉就不敢多耽誤了,也不能過於客氣,像平常在下面談話那樣先虛扯一會了,她連忙說:「樂省長,嗯,應該叫書記吧,」

樂世祥揮揮手,沒有說什麼。

葉眉就繼續彙報說:「我想給你彙報一下柳林市出現的一種新問題,或者可以說是我和華書記之間出現的一種新分歧。」

樂世祥不置可否的看了葉眉一眼,說:「怎麼了,你們有了嚴重的矛盾嗎?」

葉眉讓樂世祥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她也就不遮遮掩掩了,直接說:「樂書記,你是我的老領導了,我就不瞞你,我和華書記有了一個很大的分歧,我希望樂書記可以支持一下我,我不想在這個時候讓柳林市出現一種不穩定的局面。」

樂世祥明白葉眉說的支持是什麼意思,樂世祥沉思著,他無法立即回答是,或者不是,因為這關係很重大,作為柳林市,它對全省也是有重要作用,它的穩定和繁榮,對自己在上任初期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他看了看葉眉說:「到底有多大的分歧,你可以說具體一點。」

葉眉就把自己和華書記在常委會上因為洋河縣縣委書記一事發生爭執,最後華書記不顧自己反對,任人唯親,強行的通過了這個任命的事情說了一遍。

樂省長依然沒有說什麼,他知道葉眉還是沒有說道重點,她絕不會因為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任命問題,就連夜趕到自己這裡,所以他不用問,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

果然,葉眉說到這裡,就從包里拿出了一份材料和一個錄音帶遞給了樂世祥說:「這就是華書記強行任命的縣委書記」。

這時候,樂世祥知道才到了重點,他轉頭找了下眼鏡,葉眉連忙站起來,從旁邊的一個茶几上給他拿了過來說:「要不我給你簡要的彙報一下,你自己看,會過於疲倦。」

樂世祥搖一下頭說:「沒什麼,我大概看看。」

這樣看了三兩分鐘,樂世祥的眼中的露出了寒意來,他放下了手中的材料,指了之那個錄音帶說:「那是什麼?」

葉眉小心謹慎的回答:「這是洋河縣公安局在他們副縣長季子強同志的指揮下,錄製下來的這個書記和犯罪分子的對話。」

樂世祥想了想,面無表情的說:「這個副縣長膽子不小埃」

葉眉心裡一驚,本來她是想通過這件事情讓季子強能在樂書記的腦海留下一點印象,以便於季子強將來的發展,現在聽樂書記這樣毫無傾向,難以猜測的一句話,她有點為季子強擔心起來,這件事情就看領導是怎麼理解了,所謂的上意難測,就是這個意思。

葉眉稍微猶豫了一下說:「他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也給我彙報過一些情況,我……」

樂書記就打斷了葉眉的話說:「我不是想要批評他,你也不要緊張,特事特辦我能理解。」

葉眉呼出了一口氣,心裡稍微的平定了一些。

樂省長望著葉眉笑笑說:「看起來你很關心他埃」

葉眉沒有想到樂書記的觀察是如此敏銳,自己剛剛說了半句話,他就可以洞悉自己的思想,她認為有必要解釋一下,不然會讓樂書記感覺到這是一場陰謀,葉眉淡淡的說:「他是我過去的秘書,也一直在柳林市受到華書記的打壓。」

樂書記「哦」了一聲說:「這樣啊,想必這個副縣長也是深受葉市長的熏陶了,你對下一步洋河縣是怎麼考慮的。」

葉眉聽到這裡,一下子就欣喜若狂,樂書記這句話對自己和季子強來說,都將是有劃時代意義的一句話,他輕描淡寫的誇獎了一句季子強,這還不算,他又馬上馬話題轉到了洋河縣的未來上,毫無疑問,他看出了自己對季子強的信任,也感覺到了季子強在這件事情上的能力,要是要送給自己一個驚喜和禮物,也算是給了自己一個人情,他在暗示季子強下一步在洋河縣是可以擔當重任的。

那麼照此推理,自己是不是也會擔當重任呢?是的,如果自己都沒有擔當起重任來,那季子強又怎麼可以上的來呢?

葉眉的思維是很快的,她忙接上樂書記的話說:「洋河縣我想是要好好的整頓一下,那裡的工作風氣和習慣已經難以擔負起日新月異的改革步伐,也不知道我這樣想對不對?」

樂書記笑笑說:「避實就虛,呵呵呵,行了,這件事情明天我就會安排公安廳秘密偵辦的,到時候就不通過你們柳林市了,到是可以讓他們和洋河縣的那個副縣長聯繫一下,做做配合,力爭儘快破案,早日把一切犯罪之人繩之以法。」

葉眉答應著,她也知道自己該離開了這裡,她就說:「樂書記還有其他的什麼指示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