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五章關鍵一步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除了這酒桌上坐的,在洋河縣的很多辦公室,很多基層單位,都已經準備好了酒宴和禮品,都在準備為這個洋河新的一哥表示下敬意和親熱,他們有的人也開始勾畫起自己美麗的未來,那是一種多麼燦爛的景象埃 所有...

?她說想試一試坐在椅子上是什麼感覺,季子強就笑著說:「和坐沙還不是一樣嗎?」

華悅蓮害羞的說:「不一樣,沙發是軟的,椅子是硬的。」

季子強便把她抱到椅子上,原想把她放椅子上,她說她不要坐椅子還坐他腿上,他就抱著她坐下去了。

她搖動起來,她問:「這椅子承得住我們嗎?會不會散架了?」

季子強說:「應該不會的。」

華悅蓮搖動著說:「這麼搖也不會嗎?」

季子強說:「不會的,搖個一年半載就說不定了。」

華悅蓮就咯咯的笑著說:「那就不要搖吧,搖散架我們就摔地上了。」

季子強笑了,覺得她像個小孩子,其實女人到了某種程度的時候比小孩子還小孩子……

這個周末對季子強來說是快樂和幸福的,他的真箇身心都融入到了一種激情之中,在他離開柳林市,準備回到洋河縣的時候,他一路都在和司機,和趙科長開著玩笑,但這樣的好景並不太長。

當季子強在洋河縣又待了兩天以後,一件不可迴避,也是比然來到的事情就降臨了,市委組織部們用了最快的速度,超越了正常的程序,把組織摸底考察工作是如此簡蹈魴問憑突氐攪聳欣鎩

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哈縣長要上來了,洋河縣又一次的沸騰起來,所有人都開始算計著自己會在這異常的變化中得到什麼,或者是失去什麼,在季子強的陣營里,也有了一種潛移默化的轉變,很多人雖然沒有辦法有可能投靠到哈縣長那面去,但也開始變得謹慎和小心了,對季子強也保持開了一定的距離,因為他們知道,或者接下來上面在對哈縣長任命的同時,季子強也該走下坡路了,他們渴望季子強能把他們帶出來,但又矛盾的不願意和季子強一起沉淪下去,這樣的心情很痛苦。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這樣,至少縣委那幾個和季子強一鍋的常委是沒有辦法離開季子強的,相反,他們在憂心忡忡之中,還不斷的過來找季子強,希望藉助團結這個力量來迎接未來的驚濤駭浪。

是的,他們是沒有退路的人,不管他們怎麼想,也不管他們有沒有機會去投靠哈縣長,現在都來不及了,在一個春風得意的人面前,他們已經沒有多少份量和機會了。

季子強沒有顯示的過於緊張,該來的總會來,他一點都沒有什麼意外。

他還在等待,等待著機會的到來。

他的機會是什麼呢?沒有人知道,但他卻等來了哈縣長的正式任命書,一早,市委組織部的組織部長周宇偉親自就來到了洋河縣,對哈縣長任命洋河縣委書記和常務副縣長冷旭輝升任為洋河縣代理縣長做了公布,這也是所有參會人員意料之中的事情,大家都沒有什麼詫異,只是唯一感覺到哈縣長這次事情很順利,不管是速度上,還是程序上都很順利的。

當然了,也有很多人知道葉眉市長是在這個問題上反對的,據說在最後一次常委會通過決議的時候,葉眉市長依然不依不饒的對哈縣長和這次任命做了強烈的抨擊,但這有什麼用呢,一點用處都沒有,哈縣長還是完成了自己人生的一個轉折,成功的登上了洋河縣最高統治地位,對他來說,這一切是來之不易的,花費了太多的心血,劈荊嶄刺一路走來,想想都是感慨萬千。

在周部長對任命會做了最終的發言后,大家都鼓起了掌,季子強也鼓起了掌,但他不是為了哈縣長在慶祝,他是很有點佩服哈縣長在整個上位過程中的巧妙設計和精心謀划,特別是他可以把自己作為一副催產的中藥,送到了華書記那裡,送到了市常委會上,就沖這一點,自己不想佩服都難。

酒宴是必不可少的,既是對周部長的歡迎宴會,也是哈縣長的慶功宴會,熱鬧是肯定的,討好和獻媚也是肯定的。

不管是心懷鬼胎,還是傷心失望的人,都在為哈縣長唱著讚歌,周部長也笑著說:「老哈啊,你這是修鍊出來了,以後要再接再厲更上一層樓呦。」

哈縣長是謙遜的,他說:「這都是你們領導的關心和幫助,沒有你們的教導,也不會有我今天的進步,來大家端起酒來,給周部長敬上一杯。」

所有人一起就站了起來,包括季子強,也端起了酒杯,在周部長和哈縣長那爽朗的笑聲中,大家整齊劃一的一楊脖子,喝光了手中酒。

冷縣長也站了起來,這個戰役中,他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勝利,他跨越了副書記齊陽良,一舉拿下了縣長的位置,他的激動和快樂是難以掩飾的,他站起來笑著,很蔑視的看了一眼副書記齊陽良,心裡暗暗的說:「聽說你老小子沒少往市裡跑,怎麼樣,傻了吧。」

他來到了周部長的身邊,換上了討好的神色說:「我單獨的敬部長一杯酒,謝謝你們,謝謝領導的重任,我一會不給你們抹黑。」

周部長就笑了起來:「冷縣長啊,你的成績和任勞任怨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說在這次幹部調整中,你是沒有多少爭議的,所以還請你堅持下去,做好工作,不要辜負了市委對你的期望。」

冷縣長很感激的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絮絮叨叨的又說了很多感謝的話,最後他又走到了哈縣長的面前,再一次表白了心意。

哈縣長是矜持的,也是莊重的,他不再是一個縣長了,從今天起,他將是一個洋河縣獨一無二的書記,一個最高的權利掌控著,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有了變化,他更自信,也更穩重,在他掃視到每一個在座的洋河縣領導時,這中感覺尤為明顯。

冷縣長很恭敬的給他到了一杯酒說:「哈書記以後還要繼續多給我一些支持和教誨,其他我都不說了,一切盡在酒中。」

哈縣長笑笑,說:「怎麼現在就改口了,還是叫縣長我聽著順耳一點,呵呵呵。」

冷縣長忙說:「那不行的,從現在大家都要改口的,大家說是不是埃」說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冷縣長是提高了聲音,看著大家說的,人們也跟著一起高呼起來:「就是,從現在起就叫哈書記了。」

場面的氣氛一下熱鬧起來,連周部長也笑了起來。

是啊,誰能不笑呢,除了這酒桌上坐的,在洋河縣的很多辦公室,很多基層單位,都已經準備好了酒宴和禮品,都在準備為這個洋河新的一哥表示下敬意和親熱,他們有的人也開始勾畫起自己美麗的未來,那是一種多麼燦爛的景象埃

所有的人都在笑……

季子強也笑了起來,不過,他的笑卻另有深意,而且他感覺這實在是值得大笑的一次,自己的步驟已經快要走完了,而哈縣長卻為自己完成了最為關鍵的一步,也是自己難以控制的一步。

那就是在這個局勢未明的狀態下,哈縣長沒有耐心的等待,也沒有讓華書記好好的思考,就急急忙忙的搶上了縣委書記的位置。

假如他們再一直很小心的等待下去?

假如他們一直按兵不動的等到最後,在整個省委的局勢明朗以後再斟酌這次的任命,那麼,或者自己只能放棄這個大計劃了。

然而,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假如呢?

沒有後悔,沒有如果,一切都是殘酷和現實的,於是,當這宴會結束,當這所有的偶塵埃落定的時候,季子強刺出他這長久忍耐,精心設計的一劍,他也相信,這一劍,將是那樣的風華絕倫。當天下午,季子強已經坐在了柳林市政府的市長辦公室里,他們沒有坐在沙發上,兩人面對面的坐在辦公桌的兩邊,對於季子強的突然到訪,葉眉有點奇怪,今天應該是哈學軍的任命之日,季子強在哈學軍剛剛任命后就來到這裡不是是何用意。

葉眉心裡微微的有點擔心,是不是季子強有什麼想不通的地方,想來給自己述下苦,這種心態不好,既然事已至此,就要正視和勇敢的面對。

她溫言細語的說:「子強,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不過一個大男人就要拿得起,放的下才好,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

說這話的時候,葉眉心裡還是有點鬱悶的,任何人都不會對自己的失敗無動於衷,葉眉也是一樣,她一直就把這次哈學軍的任命通過看成是一次自己和華書記較量的失敗。

季子強從葉眉的表情上看出了這點,他本來是很正經,很嚴肅的,但在葉眉說話的時候,季子強的表情就逐揭荒ㄐσ猓這是一種陽春三月般的微笑,先是從嘴角流露,再就是瀰漫到了整個面部,最後連他的精神和氣質都有了變化,他開始出聲的笑了,雖然那聲音並不高,僅僅是自己和葉眉兩人能夠聽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