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四章格局以定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系啊,但和你就有關係了,我看要不了多久我就要改口不叫你市長了。」 葉眉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忍不住問:「那你以後把我叫什麼?叫大姐?」 季子強就哈哈的笑了起來說:「想的美,以後叫你葉...

?本來她是快樂的,她一大早接到樂省長的電話,在電話里,她明確的聽出了樂省長的意思,他已經開始接手江北省的所有事務了,他鼓勵,也暗示葉眉好好努力,這讓葉眉心領神會,她本來以為自己的春天就要來到了。

但這一場會議,又一次的把葉眉打入了沮喪中,自己是前景光明的,但眼前的道路是黯淡的。

她坐在那裡,獃獃的想了很長時間,臉上的烏雲一直都沒有散去。

葉眉坐了一會就拿起了電話,撥通了季子強的手機說:「子強,我們剛剛開完常委會,你們洋河縣的班子已經定下來了。」

季子強在那面有點緊張的問:「市長,那結果如何?」

葉眉猶豫了一下說:「哈學軍和冷旭輝都上來了,本來我想至少你也可以動一動,但是可惜,你們洋河縣的那個聯名舉薦真來的不是時候埃」

季子強似乎也想到了這個結果,淡淡的說:「那應該是哈縣長的一個舉動,他無非就是想讓事情能夠儘快的明朗,也算是給華書記上了一道菜。」

葉眉深有同感的說:「我也估計那是他搞的鬼,這個人真是狡詐的很,只是這樣一來就把你委屈了,不過你也不要灰心,上面的格局已經定了,一切都會往好的方面發展的。」

季子強一聽這話,就有點驚喜的說:「已經定了嗎,樂..上來了?」

葉眉笑笑說:「他上來了,看把你高興的,這和你有關係嗎?」

季子強就嘿嘿的一笑說:「和我沒關係啊,但和你就有關係了,我看要不了多久我就要改口不叫你市長了。」

葉眉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忍不住問:「那你以後把我叫什麼?叫大姐?」

季子強就哈哈的笑了起來說:「想的美,以後叫你葉書記埃」

「少亂說,情況未必如你想象的那樣,高層之間的情況很複雜,好多事情我們是看不清楚的。」葉眉也是如此想的,政治博弈的嚴酷性就在於它的變化多端,當你正在這樣想的時候,或者它已經扭曲成為其他的一個模樣了。

季子強依然很高興的,看來局面已經往好的方向在發展,所以他沒有因為柳林市常委會上自己的失利而鬱悶多少,他就說:「反正我感覺這是一個好事情。」

葉眉平靜了很多,她說:「不管以後是什麼樣,反正我們這次是失敗了,估計就這幾天哈縣長就有任命下去了,你以後的處境會更加的艱難,你要多留心。」

「好的,我會注意的。」季子強認真的說。

放下電話,葉眉使勁的搖了搖頭,她沒有季子強想的那麼樂觀,就算樂省長現在上來了,但柳林市的處境只怕也很難一時半會的改變多少,固然,樂省長是希望自己可以掌控柳林市,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對於一個剛剛上來省委書記,他也有太多的顧忌和需要平衡的東西。

就說常務副省長李雲中吧,現在也升為省長了,而華書記就是他的鐵杆嫡系,樂省長雖然是省委書記了,他也很想讓自己把華書記取而代之,但他敢於直接動手嗎?敢於在權勢未曾鞏固和穩定之前,放開手腳撤換華書記嗎?

只怕很難的,除非有一個契機,但以華書記的老謀深算,他又怎麼可能給樂省長留下一點破綻呢。

葉眉嘆口氣,她明白,自己的光明是有,只是路途艱辛,任重道遠,不知道還要等多久,或者是半年,也或者是兩三年,這都說不定呢。

周末又一次來到了,季子強決定下班后回一趟柳林市,他想華悅蓮了,下班后季子強就要了一輛車,順便的還打電話問了下糧食局的趙科長回不回柳林市,要是回去就一起走。

趙科長家在柳林,每周都要回去的,一聽季縣長問,忙說:「季縣長,我要回去的,你也回嗎?」

季子強說:「我也回去,你要回就不用坐班車了,搭我車一路走吧。」

趙科長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坐你的車,那不大好吧?」

季子強哼了一聲說:「你又不是沒坐過,裝什麼純潔,收拾一下,快過來,我等你。」

那麼趙科長歡歡喜喜的就收拾好,沒多長時間就來到了政府。

季子強在等他的時候也給華悅蓮去了個電話,說自己要回去了,讓華悅蓮洗乾淨等自己。

華悅蓮就「呸」了他一口說:「路上慢點,我會等你,不過你不能想壞事情,要想壞事情,我就不等你了。」

季子強嘿嘿的笑著說:「我不想,我不想,我就和你談談人生和理想。」

那面華悅蓮也笑了起來,又婆婆媽媽的叮囑了季子強好幾句話,兩人在掛斷了電話。

一會季子強和趙科長兩人就坐上了車,季子強還是習慣性的坐在後排,趙科長坐前面,兩人就聊著天,司機見他們也沒談工作,都在亂侃,也加入了進來,三個人嘻嘻哈哈的一路到了柳林市區。

如今的柳林城區也煥然一新了,和過去季子強小的時候對柳林的感覺有了很大的變化,天天在柳林還不怎麼覺得,離開一段時間再回來就感覺差異很大的,這裡現在造就了多條不錯的街區和好幾個迷人的公園。

至於中央大道的中心地帶,雖不敢與北京,省城相媲美,但也自有特色,值得一看。春有春光,秋有秋韻,晝有晝的熱鬧,夜有夜的迷幻。把「漂亮」、「美麗」之類的形容詞置於它身上,恐怕沒有人有疑義。

這裡複雜而豐富,當然也不是區區三五個詞語可以形容殆盡的。如果你願意,你盡可以在它前面再添上諸如此類的辭彙。

季子強對柳林有深厚的感情,這也許是因為它是自己的故鄉的緣故吧?

到了柳林,小車先把季子強送回了家,司機和趙科長也都很客氣,說什麼都不打擾季子強,他們就各自分手了。

老爸和老媽聽說他要回來的,上午都電話聯繫過,所以也做了很多好吃的,季子強今天也特意的沒有在洋河吃飯,就是想要回來吃家裡的飯菜,重溫一下過去的幸福。

老媽少不得又要絮絮叨叨好一整子,說話中有扯出來了安子若,季子強這幾個月疲於奔命的忙,也很少給安子若打電話了,有時候兩人就發個短消息,互相的問候一下,這時候老媽一提起安子若,季子強到也有點內疚,感覺自己好像也是有點對不起她,但要今天說那一點,他又一時搞不清楚。

這番就吃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華悅蓮的電話就追了過來,不要看她下午在電話里說的那麼平淡的,其實她比季子強都渴望兩人的會面。

季子強一面吃飯,一面就說:「我剛回來,在家裡吃飯呢,一會我吃完了就和你聯繫。」

華悅蓮聽他在吃飯,就沒有多說什麼了。

老媽就連忙問季子強:「子強,是不是女朋友埃」

季子強笑笑說:「你怎麼老是想把我嫁出去?」

老媽笑著拍打了一下季子強說:「什麼嫁出去,是把她娶進來。」

季子強也不再耽誤了,三無兩下吃完飯,又簡單的收拾一下,洗洗刷刷,換件衣服,出去約會了。

到了市區,季子強也一時想不出應該到哪約會,他就先把華悅蓮接了出來,兩人在街上亂轉了一會,都不知道去那好,看電影,好像俗氣的很,兩個人都在搖頭,泡酒吧,人太多,想好好的說個知心話都費勁的很,兩個人也一起否決了。

那去跳舞,好像比看電影還俗,最後兩人想了好久,還是季子強聰明,就想了一個更俗氣的地方,說找個賓館,兩人安安靜靜的聊會天。

沒想到這個如此低俗的建議竟然會通過了,雖然通過的時候華悅蓮有點忸怩,羞澀的,但還是沒有說出一個合適的拒絕理由,兩個人就戰戰兢兢,緊緊張張的和做賊一樣的找了個酒店,開了個房間,準備談理想了。

兩人剛進了房間,季子強就忘記了理想和人生了,他沒有任何的遲疑,一把就抱住了華悅蓮,用自己的熱吻堵住了華悅蓮準備說話的紅唇,兩人都忘記了一切,盡情的享受這甜蜜的感覺。

華悅蓮用自己的腳關上了房門,在季子強的懷抱里,讓他把自己抱著,一直到了沙發上,季子強卻沒有尚床,他把華悅蓮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也沒有多少前奏,季子強就動起了手,在一陣手忙腳亂后,總算是達到了目的,由於太過激動,他怎麼也沒法摘掉華悅蓮的胸衣,華悅蓮看著他的這餓狼樣帶點羞澀的說:「你就不能慢點埃真笨。」邊說就自己解下了……那種時候她不喜歡說話,要專心地感受他,她還不想自己這麼快結束,華悅蓮喘息著說:「休息一下吧!你抱我到椅子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