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三章葉眉的失敗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開會的時候,華書記拿這個說說事情,把自己再臭一頓,那…… 想到這裡,季子強一下子豁然開朗了,他明白了哈縣長的用意,自己這次要以為一副催產葯的面目出現了。 哈縣長給華書記製造出一副緊張的...

?幾個人一起點頭,哈縣長就笑笑說:「我說個假設啊,就是假設要是現在有一些人,他們聯名的給市委推薦季子強做洋河縣的書記,你們想想,會是個什麼效果。」

辦公室的幾個人就很認真的想了一下,一起都笑了,最後張書記就說:「那哈縣長,你看讓哪些人來推薦季子強呢?」

哈縣長哈哈哈的大笑著說:「你還真搞啊,我就是說的個假設,哈哈哈,行了,你們到冷縣長那聊去吧,我這一會還有幾個文件要好好修改一下。」

哈縣長也深深的知道,冷副縣長的心情應該是比起自己的焦急,一點都不會遜色多少,交給他來處理,這個事情就不用自己在費心了。

不錯,冷副縣長也知道這事情的重要含義,這次一次戰役,一次機會,抓住了,就會一步登天,抓不住,又要苦熬多年了,他就站起來,對這幾個人說:「哈縣長今天忙,我請大家一起到外面聚一聚,就是一個,不能喝醉,但菜管夠。」

說完話,他就和哈縣長意味深長的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不易覺察的彼此點點頭。

一時間,洋河縣就出現了一種奇異的情況,酒宴多了起來,人們的神色也變得焦急和煩躁起來,而很多人的表情也在閃爍這神秘和興奮,這樣的情況很快的就引起了另外的一些人的關注,這個人那就是季子強。

他不知道這種怪異的感覺從哪裡到來,但他分明有這樣的感觸,特別是在他看到糧食局趙科長的時候,季子強的感覺就格外的清晰了,趙科長是個藏不住心思的人,他越是想要掩飾自己的內心,他的表情就愈加的怪異和明顯,就像是上次那糧油大庫倒塌事件一樣,季子強在短暫的和他見面后,就看出了他心裡有話。

這就是淳樸天真和老奸巨猾的區別。

季子強今天在糧食局開完會,大家都離開的時候,季子強卻叫住了趙科長說:「老趙,來來來,我找你帶點東西。」

顯然,季子強是把哈縣長上次用的那個搪塞借口記起來了。

趙科長就眼光閃爍不定的迴避著季子強,但既然叫自己,那不等一下也不行啊,他就只好過來問:「季縣長要帶什麼東西?」

季子強笑笑說:「先上車,到我辦公室去拿。」

趙科長就只能跟上來,坐上了季子強的小車,一起到了政府季子強的辦公室,等辦公室沒有人的時候,季子強就說:「老趙,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趙科長有點惶恐的說:「什麼事情啊,你不是要帶東西嗎?」

季子強嘿嘿的笑笑說:「老趙,不會撒謊就不要學,你本來就是個很好的同志,何必學那些不好的東西呢,說吧,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我今天開會幾個小時,一直就見你不正常。」

這趙科長就摸鼻子,扣扣耳朵的彆扭了半天才說:「我簽字了。」

季子強奇怪的看著他問:「簽什麼字了,和老婆離婚?」

那趙科長撲哧的就笑了出來說:「離什麼婚啊,我們才結婚多久,你是縣長,不能這樣埋汰我。」

季子強就也笑了起來說:「那你簽的什麼字,說說?」

趙科長也很是神秘的壓低了聲音說:「本來大家都是要瞞住你的,但反正已經交上去了,我就告訴你也沒關係。」

季子強很鼓勵的看著他說:「什麼東西,什麼東西交上去了。」

趙科長就小聲的說:「縣上很多同志都感覺你不錯,大家聯名給市委寫了個推薦簽字,希望你當洋河縣的書記呢。」

季子強一聽,腦袋就嗡的一下,我的個乖乖啊,這不是害我嗎?那華書記一看到這簽名,還不得說是我在背後搗鬼嗎,這些人真是害人不淺。

季子強忙問:「這,這是誰伸的頭,誰組織的。」

趙科長一臉茫然的說:「不知道,我不知道,反正好多人都簽字了,我聽人家偷偷給我一說,感覺是好事情,就馬上籤了。」

季子強是哭笑不得,他搖搖頭,坐了下來,那趙科長見他臉上不大對頭,有點害怕了,估計這未必是好事情,搞不好把季子強什麼計劃都打亂了,他有的怯怯的問:「季縣長,你還帶東西嗎?要是不帶,我就走了。」

季子強擺擺手沒有說話,這趙科長就慢慢的蹭到門口,拉開門,撩開腳丫子跑了。

季子強坐在那裡,好長時間都沒動一下,他逐條的考慮,一個個的過濾,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這一定是哈縣長一夥搞的鬼,想把自己推到火上去烤,讓華書記對自己的怒火更加強烈。

但似乎哪個地方還是不大對頭,季子強點上一根煙,又細細的想了好長時間,是啊,肯定有哪個地方不對,他們何必這樣,現在自己已經暫時不是哈縣長的主要任務了,他現在第一的當務之急應該是上位,一但上位,自己對他來說就是小兒科了,他何必無事生非,以哈縣長對事態和局面的洞悉能力,他不應該走這一步爛棋。

大不了讓自己在華書記的印象里再差一點,但這無關要緊,自己本來就沒在華書記那裡有過好印象,最多在市委開會的時候,華書記拿這個說說事情,把自己再臭一頓,那……

想到這裡,季子強一下子豁然開朗了,他明白了哈縣長的用意,自己這次要以為一副催產葯的面目出現了。

哈縣長給華書記製造出一副緊張的事態,迫使華書記提早對他的任命。

季子強搖搖頭,他不得不佩服哈縣長的奇思妙想,看來哈縣長比自己心還要急埃

是的,季子強的名字已經出現在了柳林市的常委會上,華書記手裡拿著這個聯名簽字,在那講著,本來他是準備再等等,因為葉眉提出的讓季子強做常務副縣長這個問題太難解決,他希望最好讓葉眉做出妥協和退讓來,但沒有想到這個季子強傻乎乎的,讓下面搞了一個聯名舉薦,真可笑,可笑,而且迂腐,在中國這個地盤上,這玩意有什麼用處,他怎麼不讓老百姓再給他做個萬民傘呢?呵呵。

這對華書記來說就是一個很好的借口了,他可以通過這件事情,很自然,很順暢的就把洋河縣領導班子組合的事情在會上提出來,而且,季子強的這一簽字推薦,也必將成為所有常委們厭惡的事實,大家都喜歡陰謀詭計,但都喜歡自己搞,你別人搞最好不要讓人家看出來,看出來了大家就會鄙視你,瞧不起你,甚至是討厭你,感覺你一點都不地道。

我們的最高原則就是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

所以會議的形勢就是一面倒了,在華書記提出儘快的完善和配齊洋河班子的時候,沒有人提出異議,在華書記提出由哈學軍接替縣委書記的時候,也基本沒有人反對。

當然了,葉眉是要反對的,她就說了:「華書記,我認為哈學軍這個同志在很多事情上是存在一些問題的,我不同意他擔任洋河縣的縣委書記。」

華書記就很客氣的笑笑說:「那你認為誰最合適,不會是說這個季子強最合適吧,呵呵呵。」

這個笑話說的,幾個常委有點憋不住想笑了,但看看葉眉漲紅的臉色,都把笑容忍住了,怕激怒了葉眉,那也不是好玩的事情。

反正後來葉眉提出了很多理由來反對,但都被華書記一一化解了,最後華書記也實在是不忍葉眉的無理糾纏,就舉起了大旗,用絕對優勢的常委會投票一舉拿下了葉眉,把洋河縣的哈學軍和冷旭輝的事情定了下來。

當然了,這兩個人也只能是暫定,還要給省組織部備案彙報一下,特別是冷旭輝的縣長一職,那是要經過洋河縣人大的選舉后才能正式的任命,不過選舉那玩意嗎……呵呵……嘿嘿……哦哦。

葉眉沒有想到那個簽名推薦一下子打破了自己的計劃,她到不會想這是季子強的主意,對季子強她還是有點了解的,他絕不會出此下策,估計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他手下的人背著他自作主張搞的這個聯名。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有人在設計他,給他挖了一個坑,把他埋了。

但不管這是哪一種情況,對葉眉來說都沒有太大的意義了,她已經敗了,在常委會上,敗的很摻,很難看,讓華書記一舉獲得了兩個位置,而自己竟然沒有勇氣和沒有機會為季子強辯白,更不能為他爭取到那個本來預定好的位置。

這對葉眉來說是痛苦的,她很少有這樣慘痛的失敗,對她的打擊可想而知,她心情沉重的回到了辦公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