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二章密謀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記的正常過度,但自己就不一樣了,直接跳過副書記齊陽良的頭頂,上了位,這肯定是很不容易的一次機會。 哈縣長看著大家欣喜的表情,說:「當然了,我也不會忘記你們幾個這些年對我的支持了,但現在有個問題...

?他就繼續不斷的招呼大家喝酒,吃菜。

這幾天對哈縣長來說是艱難熬人的時間,從上次自己到華書記你去以後,已經好幾天了,市裡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份等待真的是一種煎熬,他每天都在耐心的等待著從柳林市傳來的任何一丁點消息,對他來說,每一個消息都是那樣的重要,他都會費盡心思的去分析和推測那本來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消息。

今天他是一樣的,一大早就拿上了一份柳林市日報,反覆的看,反覆的找,就想從裡面找到一點的蜘絲馬跡來,只要一見會議兩個字,他都會睜大眼睛好好看看,可惜的很,有婦聯的會議,有文化局的會議,有……就是唯獨沒有常委會那幾個字。

他嘆口氣,放下報子,端起了茶杯,心裡有期望,也有擔心,要說那天華書記的語氣已經是很不錯的,但為什麼就一直沒有消息呢。

到是洋河縣這兩天有點好消息,自己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下,公安局對范曉斌的監視已經撤了,專案組也基本是停擺了,這好多次的撲空,讓專案組幾個人都灰心喪氣了,這就好,要不了多久,那個案子就要進入公安局的無頭案系列了,在到元旦,春節的一忙,治安任務一緊張,估計專案組也該撤銷了。

但這少許的欣慰還是不能更改他備受煎熬的焦慮,從上面傳來的消息好像是越來越清晰了,樂省長聽說到北京去了,這還是自己打了幾個電話,才從省政府一個老鄉那裡探到的消息,說省政府已經傳言紛紛,估計樂省長是十拿九穩的要坐上江北省第一寶座了。

省委書記和省長是有質的區別,在一個省,一個市,一個縣,書記就像是王,而省長,市長,縣長都只能算是相,或者是將,這一步的提升對許多人來說都是無法逾越的,他標誌著你對一個地方的所有方面都具有絕對的掌控,從人事,到具體的經濟措施,只要你想插手,誰也難以阻擋。

而哈縣長的遠大目光和他對事態的前瞻性也讓他明白,一旦樂省長上台,葉眉就有可能得勢,而季子強也會水漲船高,雞犬升天,拖到那個時候,自己就未必能謀下這個書記的位置了,必須在想想辦法,加把火上來。

哈縣長就悶頭想了起來,他不能等到那一天的到來,自己拼死拼活才換的今天這個局面和機會,要是錯過了天理難容。

這樣想著,又過了一會,哈縣長就抬起了頭來,露出了笑容,他很快的打電話叫來了冷副縣長和兩個局長,剛把電話放下,又接到了高壩鄉書記張茂軍的電話,他說自己在縣城辦事,下午想請哈縣長一起吃個飯。

哈縣長那有心思吃飯,就對他說:「你要在城裡,那就過來一趟,嗯,快點,我們有點事情。」

放下了電話,時間不長,冷副縣長和那兩個局長就先到了,幾個人坐了下來,都問有什麼指示,哈縣長只是笑笑說:「一會吧,等高壩鄉張書記來了再說,大家先喝點水。」

這幾個手下是莫名其妙的,但是看哈縣長面有喜色,也都估計不會是什麼壞事情,就放心的坐了下來,喝著水,吹吹牛,一個局長就說到冷縣長頭上了,說他住在自己的樓上,也不知道換個好點的床,經常是格嘰格嘰的,影響下面情緒。

冷副縣長就笑著罵到:「你老孫少給我造謠,自己經常不檢點,還說我,前幾天見你兒媳婦在給孩子餵奶,人家孩子不吃,把你急的團團轉,直接就上去對孫子說:狗兒,狗兒,吃不是,你再不吃,爺爺就幫你吃了,一會你餓了就沒有了。」

哈縣長也是忍不住就笑了起來,這幾個傢伙,在一起不是編排人家兒媳婦,就是拿什麼小姨子說事情,他搖搖頭說:「你們都不要揭老底了,你們就沒有幾個好人。」

另一個科技局的局長很年輕,他接上哈縣長的話說:「現在好人不多啊,有個笑話說,一個蜘蛛深愛著螞蟻,表達愛意時卻遭到拒絕,蜘蛛大吼:為什麼?這一切都是為什麼?

螞蟻膽怯地說:俺媽說了,成天在網上呆著的都不是好人。」

幾個人又是笑了一回,這時候,高壩鄉書記張茂軍就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敲門進來一看,哎呦,這裡面坐了怎麼多的人,都在笑,他莫名其妙的忙問哈縣長:「你們笑什麼。」

哈縣長指指這幾個人說:「他們說你不是好人。」

高壩鄉書記張茂軍傻傻的看看幾個人,不知道他們說自己什麼壞話了,就氣鼓鼓的接過秘書遞來的茶水說:「不準在背後說我壞話。」

這幾個人一聽,又是一陣的好笑。

哈縣長見人都來齊了,就慢慢的收起了笑容,人也嚴肅起來了,剛才幾個開玩笑的,包括冷副縣長在內,看到哈縣長這個表情,也一起的坐直了身子,收斂起笑容,知道哈縣長有事情要說了。

哈縣長鄒起了眉頭,一時到也不知道該從那一截先說起,他接過了張書記給發的煙,擺擺手,沒有讓他給自己點上,他來回的在幾個坐在沙發上的人面前走了幾步,才緩緩的坐下說:「想給大家透個底,你們都是跟我老哈多年的部下,本來是很值得相信的,但事情重大,我還是希望你們能保守這次談話的內容,做的到嗎?」

今天這幾個都是他絕對的鐵杆,比起那些最近投誠的人來說,這幾個更具有可靠性和忠誠度,他們都很認真的點點頭,冷副縣長也說:「哈縣長,你放心吧,這裡的幾個人都是跟你很長時間的人了,再說最近大家也知道是非常時期,你就放心。」

哈縣長也點點頭說:「是啊,是啊,要是有一丁點的不放心,我也不會把你們叫過來了。」

他從沙發上又站了起來,轉了一圈后才站住說:「我就直說吧,前些天我去了一趟市裡,老大已經表態了,最近可能就會對我這個事情正式的下文,所以請你們來,就是要告知一下。」

這幾個人都眼睛一陣的閃光,特別是冷副縣長,他更是欣喜若狂,哈縣長的上升,在整個的洋河縣,要說得利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了,因為哈縣長在前段時間和他也交過底的,只要自己上去了,這個縣長的位置就是他的。

冷副縣長也是相信的,因為憑藉哈縣長和華書記的關係,只要幫自己爭取一下,自己是完全有可能的。

這怎麼可能不讓冷副縣長興奮呢?就說哈縣長吧,他也只是從縣長到書記的正常過度,但自己就不一樣了,直接跳過副書記齊陽良的頭頂,上了位,這肯定是很不容易的一次機會。

哈縣長看著大家欣喜的表情,說:「當然了,我也不會忘記你們幾個這些年對我的支持了,但現在有個問題,而且這個問題很嚴重。」

這幾個人正在暗暗高興,一聽他這樣說,都忙收攏了心神,張書記就問:「老大,什麼問題,你說說。」

哈縣長站起來,又開始走了起來,房間就一下很安靜,只能聽到他腳下啪啪的響聲,大家也有剛才的狂喜,變得有點謹慎和坎坷不安起來,要是真的又遇到什麼挫折,那才是空歡喜一場,所有人的眼睛就隨著他來回移動的身形在轉動著眼珠。

哈縣長突然的站住了,冷冷的說:「問題是我們不能被動的等待,等待就有可能會喪失一次大好的時機,最近上面風向變化太快了,所以我們要讓這個事情儘快的落到實處。」

這幾個人就都有些茫然不解了,你說其他的事情,我們一起想個辦法還可以做到,但你要說這任命書記的事情,我們誰能做主,要能做的了主,還坐這幹什麼,直接回家給自己寫個任命書得了。

冷副縣長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縣長的意思能不能再說明白一點,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儘快的促成此事。」

毫無疑問,冷副縣長似乎最關心這個事情的,因為他報的期望最大,心情也最為迫切。

哈縣長沉吟了片刻說:「有辦法,但要靠你們幾個協助。」

冷副縣長環視了一下身邊的幾個人說:「我想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樣的,哈縣長早一點到位,我們都高興。」

其他的幾個人也是連連的點頭,高壩鄉書記張茂軍更是很粗俗的說了一句:「縣長你指示,那個狗日的敢打退堂鼓。」

要是在平時,他是不敢在哈縣長面前說這樣粗劣的語言,但張書記是能夠掌握分寸和估量局面的,他知道,現在就是要表態,就是要表現出一副敢作敢為,魯莽仗義的樣子出來,這樣才會的到哈縣長的賞識。

果然,哈縣長很凝重的對他點點頭,暗示了嘉獎,才說:「辦法也簡單,你們想想,華書記對洋河縣的誰最憎惡?」

冷副縣長就介面說:「應該是季子強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