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一章投資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在指揮部會議室召開了現場會,要請季子強講幾句。 季子強是連忙的搖手說:「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來看看進度,強調一下安全,你這做的不錯,講話就免了,等下次正式檢查的時候再說。」 王老闆也...

?兩人都有點曖昧的笑笑,放下了電話。

坐了沒幾分鐘,黑嶺鄉劉鄉長摸了進來,他和季子強倒是很熟悉的,季子強對他也還欣賞,這幾天他聽到了季子強在常委會上威風八面的事情,就多出了一點幻想來,他惦記上鄉書記那個位子了,你說人沒機會還好過點,有了一點想法他就天天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魂不守舍的,看看到了年根,就想來活動活動。

季子強一見他來也是很熱情的,畢竟自己沒少到人家地盤上禍害土雞,鯉魚什麼的,就給他倒了杯水,問起了他一些最近工作情況啊,有沒有困難什麼的虛話來,鄉長是胸脯拍的崩崩響,說有困難要自己克服,絕不給領導添麻煩,找亂子。

季子強也知道這劉鄉長是一張好嘴,要趕快的打斷他的話,不然他就可以給你拍起來了,季子強就說:「好好,沒困難就好,今天你來是有什麼事情啊?」

劉鄉長就訕訕的笑笑,很不好意思的抖開了包,裡面有幾個人參,還有一些天麻什麼的,季子強看看想笑,就說:「幹什麼啊,你當我是開藥鋪的,你拿這做什麼?」

劉鄉長就忙說:「這是給你家裡人帶的,我想伯父伯母上歲數了,用這些補補,延年益壽,活血化瘀,我們都年輕,用這可惜了」。

說完就從兜里掏出一個紅包來,季子強感覺裡面還裝的不少,就用手制止他,一邊說:「你那地方不富裕,你就不要送這了,這天麻我收下,其他的你帶走」。

他想這堆東西裡面就天麻稍微的便宜一點,自己就收一樣,也免得讓他下不了台。

劉鄉長不願意了,死活要給,嘴裡還說:「我家還是有些底子的,你再不收就是看不起我」。

兩人推來讓去的說了幾句,季子強也怕萬一來個人看到了不好,就像上次許老闆給自己送禮,最後讓方菲看到了,憑空的生出了許多事情,他就掉下臉說:「你把這都給我收拾起來,你沒聽說我的習慣嗎,你非要給也行,一會我就把它都轉到你們學校去。」

劉鄉長見他說了這話,也不敢堅持了,是好收起了這些東西,但幾根人蔘和天麻還是一定給留了下來,季子強也不好真的翻臉,又和他開了兩句玩笑,讓劉鄉長的尷尬少了許多。

劉鄉長送完了東西也不急著走,東拉西車攪訟縞匣谷備鍪榧塹幕吧希季子強是何等精明的人,一聽就知道,想想這鄉長還算不錯,就對他說:「你先把工作做好了,能說上話的時候,我自然會幫你說話,但工作上不去,誰也沒辦法幫你了」。

劉鄉長聽了這話,那是激動的熱淚盈眶,連續不斷的保證,然後就屁顛屁顛的離開了。

他走了沒多久時間,又來了幾個送禮的,這把季子強就搞的頭大了,只好叫上秘書小張,找地方躲去了,洋河縣就這麼大的一塊地方,你能到那躲啊,想一想后,季子強就決定到城外的幾個工地去看看,他也沒有叫城建局和規劃局的兩個局長,也就想自己單獨轉轉,不要影響過大。

小張幫季子強要了一輛車,兩人一前一後的做了上去,小張現在也感覺有點揚眉吐氣了,過去在辦公室要車什麼的,總是低聲下氣的,也不說心裡有多自鄙,至少要賠上笑臉,深怕人家不給安排。

現在的情況就不一樣了,每次人還沒走到辦公室,裡面就有人招呼起來,他一說要車的話,兩個主任都絕不推辭,這讓小張輕鬆了不少,季子強剛來那會,有幾次小張都沒有要到車,雖然季子強沒說什麼,自己從下面局裡調了車,但小張的內疚是顯而易見的。

兩人就一路的搖到了城外的幾個工地上,小張問:「縣長,我們先看哪一家?」

季子強就信手一指說:「先看王老闆他們的吧,看看最近工程怎麼樣了。」

車開到門口就停住了,工地裡面很亂,季子強就步行和小張到了建築工地,王老闆也在工地轉悠呢,一見季縣長來了,立馬就跑了過來,

王老闆拉住季子強的手,很親熱的搖晃了幾下說:「縣長來怎麼不提前說下,我好讓他們也把工地收拾一下,你看這多亂。」

季子強笑著對他說:「你先放手,我今天就是來看看,不需要大動干戈的。」

王老闆呵呵一笑,才很不情願的把季子強的手放開。

季子強有時候真的怕和胖人握手,那手油乎乎,汗津津的,對方再給你拉住不放,給他的感覺真有點同志的味道。

季子強主要來看看安全方面的問題,至於施工質量啊,進度啊,那人家比他操心,他就怕安全上出點問題就麻煩一些,季子強在王老闆的陪同下,進行了視察工作,認真檢查了施工情況,還聽取了施工單位的一個項目經理的彙報。

季子強也是泛泛的談了談自己的看法,並對建設項目提出了希望和要求,強調了「百年大計安全第一」的精神。

轉了一圈結束以後,王老闆還準備召集監理方、施工方在指揮部會議室召開了現場會,要請季子強講幾句。

季子強是連忙的搖手說:「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來看看進度,強調一下安全,你這做的不錯,講話就免了,等下次正式檢查的時候再說。」

王老闆也就不再提這話頭了,他就說:「季縣長,中午一起吃個飯吧,還長時間沒在一起坐了。」

季子強搖頭說:「我還有幾個地方要去看看,下次吧,下次。」

王老闆說:「我這今天本來有個應酬的,都是我們一些老鄉,他們見我在這裡投資,聽我講了這裡的政策不錯,也來考察一下,我想請季縣長見見面,以後要都能來,對洋河縣上的發展也很有好處。」

季子強本來就已經準備轉身走了,他並不很喜歡一些無謂的應酬,但一聽王老闆的這話,他就不想離開了,是啊,洋河縣的經濟基礎和資金存量還是很薄弱的,要是能多拉點外資通入進來,對洋河肯定是大為有利,自己今天再不想喝酒,這個宴會還是應該參加一下。

季子強就問王老闆:「他們既然都是來考察的,那我把招商局的領導也叫上吧?這頓就算我們縣上的招待。」

王老闆忙說:「不用,不用,他們就是私下來看看,投不投資還在兩可,你們就不要破費了,我反正是躲不掉要招待一次,今天還是我來。」

季子強笑笑也就不再勉強,就說:「我先到其他的工地再去看看,等看完了我們一塊過去。」

這季子強又轉了一兩個小時,城區的幾個工地都看了看,該說的話也都給工地負責人講了,時間也差不多,就和王老闆在電話裡面相約了地點,到酒店去參加宴會了。

在酒店一個大包間里,這些考察投資的老總,也剛剛聽王老闆說一個縣長要來,正在紛紛的議論著,就見季子強推門走了進來,大家一看,這季縣長歲數不大,很是精神,來了一一的和大家握手,說幾句得體的客套話,一點架子也沒有。

雖然季子強對王老闆的這些朋友還不熟,但季子強也是久經這樣的場面,他的融合力和親和力,以及對酒桌上局勢的控制力,就很快的展現出來了,一會,他就成了這桌子上的焦點人物了,都來給他敬酒,碰酒,他也一一的接待,毫不膽怯。

季子強看著這滿桌的菜,開玩笑說:「王老闆,平常你可沒這樣大方過,今天這桌下來,看起來你很是心誠啊,這些都是你的好朋友,以後也希望你們一起在洋河縣來發展,大家也能經常見面了。」

王老闆知道這是季子強在給他漲面子,就回答:「為感謝大家,撐不住也要撐,不過今天你們吃了可不是白吃啊,,我還有條件的。」

眾人一聽還有條件就問:「什麼條件,你先說,免得我們吃了不放心。」

王老闆呵呵一笑說:「現在你們酒都喝了,不放心也來不及,我的條件就是,你們也不要看眼花了,這洋河縣真的不錯,我是深有感觸的,特別是季縣長,年輕,務實,還很體恤我們這些生意人,跟他混,沒錯的。」

然後他就給大家講起了季子強為學校怎麼怎麼籌款,季子強為縣上的治安,打擊黑惡勢力,說的是天花亂墜的。

季子強也不時的說說洋河縣的未來美好景象,又找機會吹捧兩句王老闆,把這個酒宴的氣氛一下就推到了高巢,大家也是眼見為實,人家一個縣長,這樣和藹可親的,就沖著一點,就比有的地方卡,拿,索要的強。

有一兩個老闆馬上就表態說:「沒問題,等我們選好項目了第一選擇就是洋河縣,別的不沖,就沖季縣長這樣的豪爽義氣。」

季子強也是暗暗的欣喜,自己今天誤打誤撞的,接待了這一幫子人,要是真能為洋河縣留下幾個投資人,也算今天沒白來一趟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