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七十章好心情的早晨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絕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1 一句話,斷了林逸所有的念想。 這個夜晚季子強睡的挺踏實的,在夢中他還夢到了華悅蓮,兩人相擁著漂浮在藍天白雲的下面,看著腳下那起伏不定的群山綠...

?好在季子強見慣了美女,對林逸倒沒多少心思。雖然林逸長得還不賴,姿色在整個洋河縣也算得上出類拔萃的,卻也勾不起季子強慾~望的眼神。

看到季子強微微閉上雙眼,幾乎都沒有正眼瞧過自己,林逸就覺得自己有點失敗。多少人都喜歡自己的胸,連一些小姐妹們也常常誇它長得美完,彈性很好,走路的時候都能象彈簧一樣蹦達個不停。

林逸自信在政府機關里,那些上了年紀的幹部,沒一個逃得過自己嫵媚暗示,但是季子強偏偏例外,就拿上次來說,看看他就要激動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最後他還是剎住了車,林逸扯緊了一下羽絨服,悄悄地打量著季子強,現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睡覺了。

林逸上季子強的車,絕對不只是明天要回城辦事這麼簡單,她有她的想法。雖然季子強只是一個副縣長,在洋河縣還沒有多少絕對的權勢,但從前一天那一場常委會上,林逸已經看出了季子強的威力了,做為一個精明的女人,林逸已經看到了他未來的希望。

當然,她上季子強的車,並不是想陪季子強尚床,只是想借這機會,向季子強表達一下自己的意思,努力向他靠近的錫也是一個具有野心的女人,這無可厚非,在宦海這條路上,不進則退,沒有誰不想走的更好,走的更遠。

在季子強面前,她早想好了,尚床當然是最後不得已的辦法。但是她相信,只要自己向他表示了忠心,在以後的工作中,自己就多了一個支持的重要籌碼和支柱。坐上領導的車,並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林逸就有一種挫敗的感覺。

晚上十點鐘,車才進了縣城,林逸就想請季子強到家裡去坐坐,沒想到季子強淡淡地拒絕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1

一句話,斷了林逸所有的念想。

這個夜晚季子強睡的挺踏實的,在夢中他還夢到了華悅蓮,兩人相擁著漂浮在藍天白雲的下面,看著腳下那起伏不定的群山綠水,自己好像很快樂,很幸福,添上的風一點都不大,柔柔的,那樣的感覺真好。

天亮了,季子強的生物鬧鐘把他喚醒,季子強就看看錶,還不到七點,這個時候他就回想到了晚上的那個夢,他拿起手機,像往常一樣的撥通了華悅蓮的電話,這已經是他最近必做的一件功課了,那面就傳來了華悅蓮慵懶模糊的聲音:「求你了,讓我再睡一會吧,我不想起來埃」

季子強呵呵的笑了,就說:「那明天我不給你打電話了,你自己起來。」

那面華悅蓮的聲音就清晰起來:「你敢,你敢不打試下,那我就三天不接你的電話。」

季子強很委屈的說:「給你打你說我煩,不給你打你又威脅我,難啊,做男人真難。」

「嘻嘻嘻,那下輩子你做女人,我來做男人。」華悅蓮說。

季子強想了下說:「算了,還是我做男人,你沒這方面的經驗,做男人了很多功能你都不太熟練。」

華悅蓮就罵了一句說:「流氓,不和你說了,我要起床了。」

季子強嘿嘿的笑笑說:「我也準備起來了,對了,昨晚上我夢到你了。」

那面華悅蓮就:「呸,呸了兩聲說,一大早不能說夢,等中午你在講給我聽。」

季子強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季子強洗漱一番,老一套的泡茶讀報,看文件,一會上班的人都陸陸續續的來了,樓道里也有了生機,熱鬧起來,腳步聲,招呼聲,玩笑聲,鑰匙開門聲響了起來。

季子強辦公室的門這時候是敞開的,季子強是可以從那踢踢踏踏,或者咯,咯的腳步聲中大概的聽出都是誰在外面走路,他有時候,在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很興趣盎然的聽著這些聲響,做出一些很可笑的幻想。

那踢踢踏踏,腳步都抬不起來的一定是發改委的老趙,他每天都是要死不活的樣子,好像一副苦大仇深的痛苦在壓抑著他,久沒見他展開眉頭好好的笑上幾次,不對哦,記得有次是見他笑了的,好像是一個人送禮送錯了人,本來是給趙主任的,沒想到送他手上了。

那咯,咯聲音最響的一定是經委的雪莉,她那高跟鞋跟子也太細了,只有指頭那麼粗一點,季子強每次看到她,總是做好了一副要搶救她的準備,老是是會擔心的,生怕那鞋跟子會卡在樓梯的縫隙中,一個跟頭玩完了。

不過聽說這個妹妹也不簡單,和政府好幾個局級幹部都有點傳聞的,有次季子強在喝酒的時候,還隱隱約約聽誰說起,說這雪莉床上的功夫了得,據說還是難得一見,那就讓季子強不得不沉思了,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呢?

季子強正在胡思亂想,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一看是外線的,他趕忙打住剛才的翼淫,抓起話筒,就聽那面葉眉美妙的聲音傳了過來:「子建啊,在做什麼呢?」

季子強忙恭敬的說:「在想問題呢,沒做什麼?」

「奧,你想什麼?」葉眉有點好奇的問。

季子強這才有點反應過來,自己想的那事情是打死都不能說出來的,他就呵呵的笑笑說:「沒什麼,想你最近好不好。」

葉眉有點好笑了,知道這季子強在瞎掰,就說:「算了吧,少給我來這套,告訴你一件事情,昨天華書記找我了,說起了你們洋河縣的班子問題,你對這件事情是什麼想法?」

葉眉也不是想要季子強給他拿個主意,只是感覺這次事情有點麻煩,可能達不到自己預想的效果,提前給季子強說下,免得他灰心。

季子強聽到是這個事情,心裡就動了一下,他的眉毛也挑了兩挑,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華書記一定是想讓哈學軍上來吧?」

葉眉說:「是啊,還想讓你們那的冷副縣長也上一個台階。」

「哈學軍做書記,冷旭輝做縣長?嗯,果然是如此。」季子強說。

葉眉有點鬱悶的講:「我恐怕也阻止不了,昨天我們談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說了我的看法,但華書記很堅持,最後不歡而散,也沒說好,我估計他會在常委會上強行的通過了。」

季子強就沉默了一下。

飲會有什麼想不通的,就勸慰著說:「你也不要氣餒,你在洋河的表現和能力也不錯,我還會儘力的,爭取讓你做個常務。」

季子強搖搖頭,雖然葉眉是看不見的,但季子強還是像往常說話那樣做出了這個下意思的表情來說:「葉市長誤解我了,我不是考慮這個問題,我在想要是你在常委會上堅持住,或者更好一點。」

葉眉很理解季子強的這種想法,他把很大的希望都是寄托在自己身上的,自己要是不為他頂一頂,也實在是對不起他跟自己這些年的,葉眉就說:「我想好了,他給你個常務,那我也忍了,他要不給你安派一下,還想著等過一階段在把上次那事情提出來收拾你,那我也會在會上和他好好說道說道的。」

季子強心中很感激葉眉的,她在百忙中依然對自己是如此的關心,連華書記準備對自己以後的攻擊她都想到了,這不得不讓季子強心裡暖洋洋的,但季子強沒有認同葉眉的話,他說:「市長,我的意思是,不管他對我有沒有安排,我還是希望你在會上對他這個提議進行猛烈的抨擊。」

葉眉沉吟起來,這樣做有什麼意義,何必明明知道頂不住還要頂呢,難道季子強也覬覦縣長,或者是縣委書記的位置,這到不是不可以想,只是在現在的形勢下,他想這有點奢侈了吧,葉眉就說:「子建啊,明知道不可為,而為之,這是不太明智的表現,常委會上我是頂不住的。」

季子強有點輕鬆的笑笑說:「這我知道,但還是請市長這樣試一下吧,也許會有出人意料的收穫。」

葉眉有點明白了,季子強或者還有其他的方式為自己做後續,這小子鬼點子不少,那就聽他的一次,頂一頂,說不上真能頂祝

葉眉就說:「那我就試下,但有沒有效果很難說了,你也不要給予的希望過大,我儘力就是了。」

季子強趕忙謙恭的說:「謝謝葉市長,謝謝葉市長,要是有什麼最新消息能讓我早點知道,那更是感謝市長了。」

葉眉就嘻嘻的一笑說:「你小子就一張甜嘴,什麼時候來市裡見見吧,好久沒一起聊聊了。」

季子強就聽出來葉眉在說到後面的時候,有點柔情的味道,他也是心裡一陣蕩漾,想到了葉眉對自己的好,想到了葉眉那完美的身體,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他趕忙收住,說:「好的,最近閑一點了,哪天我去看望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