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六十九章小問題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季子強就有點麻煩了,他巧妙回絕,左沖右擋,終究是好漢架不住人多,猛虎敵不過群狼,在敬酒,碰酒,上級酒,關係酒,感謝酒,代表酒等等名目繁多的一陣陣猛烈的攻擊下,季子強還是被他們放翻了。 吃過飯,...

?這一下子就把葉眉的退路全部封死了,葉眉有點氣悶,想了想就說:「那麼常務副縣長華書記是如何考慮的。」

這一問,到把華書記給問住了,他沒考慮這個小問題,心想等兩位主管敲定了,那後面該增補就增補,都無關緊要的,現在葉眉突然提出,他就愣了下,才說:「那個無關緊要吧,可以等一步。」

葉眉卻不依不饒的說:「既然要搭班子,就一次搭起來,免得以後又要重來。」

葉眉說這話也是無奈之舉,目前自己還不能和華書記相抗衡,那麼要是可以達成一個妥協,讓季子強當上常務副縣長也是一個明智之舉,既可以讓季子強再上一層樓,為下一步時機到來做鋪墊,又可以讓華書記無法在短期向季子強發起攻勢,這也可謂是無奈中的兩全其美。

華書記也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葉眉咬著一個常務副縣長的用意他明白了,看起來這葉眉和季子強的關係真不錯,季子強可以為葉眉拒絕自己的橄欖枝,而現在葉眉卻為了季子強的安慰,捨得出一個縣長和縣委書記的位置來換,真是情深意長。

華書記需要一個短暫的考慮,不同意葉眉的想法也是可以的,自己就強行的讓常委會通過,但感覺這樣過於專橫了,隨著樂省長在江北省主政的傳聞在不斷的擴散,葉眉後期是肯定看漲的,自己這樣做會不會帶來一些常委的反感,但就此同意了葉眉的建議,那季子強這小子就一時半會不好動了,剛剛提升了常務,馬上又那過去的問題說事,這走到那都說不通的,而這個人又太過奸詐,錯過了這次機會,在想讓他上套著實困難。

華書記就很長時間沒有說話,葉眉也不急,本來這妥協都是很勉強的,華書記同意了,自己心裡也不會太舒服,他不同意,自己也不會太難受,葉眉就在兩可中等待著。

華書記也是進退維谷,他幾乎就想一口回絕葉眉的建議,但老誠圓滑的他,還是強力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衝動,想了想,說:「那葉市長的意思是把常務副縣長一次定了吧,嗯,這也可以的,你看這樣怎麼樣,今天我們就先談到這裡,改天上會,把這個情況讓其他同志也議議,需要的話,就一次把這三個都定了。」

葉眉心裡一股怒氣就升了上來,你老華也太不像話了,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啊,你提的人都有姓名,我提的人你問都不問,那行,等上會在說,就算你能通過他們兩個,但我也要讓你知道什麼是艱難,什麼是難受。

兩人就不歡而散,華書記也是費力的想了很長時間,剛才他一直沒有確定下來自己該不該同意葉眉的想法,現在他想了很久,還是拿不定主意,對這個季子強,他有太深刻的仇視。

季子強今天上班卻是很忙,在常委會上他一舉挫敗了哈縣長的計劃,這一舉動在小小的洋河縣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頭條新聞,歡樂的人和痛苦人並存著,希望的心和失望的心都在想著他,咒罵,讚譽,佩服和嫉恨相聚在整個洋河縣,他一下子就成為了一個集榮辱為一身的焦點了。

那些本來是滿懷憧憬,看看就能飛黃騰達的人,他們的悲傷是無以言表,帶著凄苦,他們都找到了哈縣長,一起感傷著。

而那些本來就要在洋河縣的官場中銷聲匿跡的人,突然之間又獲得了新生,他們是喜出望外和不可思議的,一個小小的副縣長,力挽狂瀾,狙殺了以一個縣長,一個副書記,一個常務副縣長為聯盟的實力群體,這不得不說在洋河縣的政壇上創造了一個奇。

他們就必不可少的要對季子強表露出崇拜和敬仰,電話,好煙,好酒,禮品,都源源不絕的送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這一下就讓季子強有點吃不消了,這是辦公室啊,再這樣川流不息的來人,自己那受的了。

他就只能躲避了,躲那去?季子強想了一會,就記起了高壩鄉現在正在維修水利,前些天,那面的林副鄉長和鄉長還專門的過來邀請過自己,說請自己下去關心一下他們鄉上的基礎建設,季子強準備到那去躲一天了,免得自己在辦公室難受。

他給縣委辦公室的黃主任打了個電話,問有沒有車,黃主任不敢怠慢的,現在的季子強已經是今非昔比了,他已經遙遙的成為了洋河縣一大勢力集團的老大,黃主任就說:「季縣長要下去經常工作嗎,車有呢,我馬上給你安排。」

季子強到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他客氣的道過謝,吃過了中午飯,他稍微的準備了一下,就下鄉去了,今天秘書小張請了一天假,說陪他老媽到市裡檢查身體去,沒有小張的伴隨,季子強還真的有點不大習慣了,在車上也沒人和他說話,就這樣悶著。

半道上季子強還打了一個電話,那面鄉長說書記張茂軍不在,進城辦事了。

季子強本來也不大待見那個張茂軍,聽說他不在更好,就說:「沒關係的,有你夏鄉長在就可以了,呵呵呵。」

路況越來越差,顛簸的厲害,化了2個多小時到了鄉上,夏鄉長和這女副鄉長林逸都在,對季子強很是熱情,他們幾個平常有書記張茂軍在,很難說的上什麼話,也很難出的了什麼風頭,那個張茂軍太過強勢了,今天就感覺好了很多,一起把季子強迎接進了鄉政府,陪著華副縣長說說工作,談談局勢,聊聊家常,那個美埃

季子強在鄉政府待了兩個小時的樣子,就說:「這次來我想看看你們水渠維修工程,所以我們就先去轉轉,一會回來在聊。」

夏鄉長看看天色昏暗,像是要下雨,就說:「要不我們給你詳細的彙報一下吧,這裡水渠工地還遠,萬一一會下雨了,路上稀泥爛滑的,怕不好走。」

林逸也說:「季縣長,你就坐這休息一下吧,平常你在縣上也很辛苦,出來了就鬆散一下自己,我們也不揭發你,嘻嘻嘻。」

季子強笑著說:「我是真想去看看的,不是做樣子,上面撥點錢也不容易,我們不能馬虎。」

那林逸就說:「看來季縣長是不放心我們啊,怕我們敷衍了事。」

季子強看看她,開玩笑說:「是不是你在裡面吃好處了,嗯,怕我去查看。」

兩個鄉長就笑著大呼冤枉,一起陪著季子強去看工地了。

也沒開車,季子強喜歡這樣隨意的走走,這樣的感覺也不錯,幾個人一路聊著,沒有一點壓力和拘束,看著野外的山景,沒多長時間,也到了工地。

一行人在夏鄉長和林鄉長帶領下,對工程做了檢查,季子強詳細詢問了修路款項的籌備情況,最後季子強再次強調了施工安全和民工生活問題,一直轉了一兩個小時,回到鄉政府的時候,已經是到下午5點多了,季子強就說準備回城了,夏鄉長和林縣長再三挽留,這可是個零距離討好上級的機會,要在平常,張書記在,他們那能像今天這樣和季縣長說怎麼長時間的話呢。

季子強也怕回去,知道這一兩天不會安寧的,就答應了,在鄉上吃個飯。

夏鄉長和林逸很是高興,就張羅晚餐,鄉上也就那條件,沒有什麼饕餮大餐,但菜的數量那是管夠的,酒那是要喝夠的,在這些地方的講究就是「關係好,要喝倒,關係深,一口蒙,關係淺,喝一點,」不把客人喝翻,主人會痛不欲生的。

季子強就有點麻煩了,他巧妙回絕,左沖右擋,終究是好漢架不住人多,猛虎敵不過群狼,在敬酒,碰酒,上級酒,關係酒,感謝酒,代表酒等等名目繁多的一陣陣猛烈的攻擊下,季子強還是被他們放翻了。

吃過飯,見時間不早了,季子強有點迷糊的的說:「今天酒喝多了,感謝你們的招待啊,我現在可以回城了吧。」

林逸就建議道:「季縣長,時間不早了,天都黑了,不如到鄉鎮府住宿一晚如何?」

季子強看看手錶,都快七點過了,冬季天黑的早,又是一個陰天,到處黑黑一片。

「我要回去的,每天事情多,等空閑一點了,什麼時候在你們這好好的住幾天1季子強暈暈乎乎的揮揮手,還是要走。

大家又勸了幾句,但見他堅持要走,只好一起把他送出來,這時候,林逸朝季子強笑著說道:「季縣長,我明天也在政府半點事情,能不能今天搭你車回去?」

「行啊,這有什麼不行的1季子強也沒多想,就同意了,他們坐上了車,打開車燈,一路就往縣城開去了。

看著季子強的車緩緩離開,夏鄉長微有一絲遺憾。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居然沒能留下縣長大人。

林逸帶來一絲寒冷,坐在了季子強的旁邊,季子強見林逸的羽絨服下,僅僅穿了一件貼身的內衣,連毛線衣服都沒有。光潔的脖子,修長而白晰,看上去很誘人。林逸的胸部好象很大,至少隔著厚厚的羽絨服還能感受到出來,這就更加證明她有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