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六十八章書記的人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己該怎麼辦? 華書記見葉眉沉下了臉,半天不接自己的話,知道她是心裡不舒服,但這也是由不的她的性子,這兩個位置自己是勢在必得,他就自己又說了:「那麼葉市長是不是有其他人選可供參考啊?」 ...

?說道這裡,哈縣長先看了看華書記的臉色,然後才小心翼翼的接著說:「沒想到會上,季子強帶頭鬧了起來,最後就分歧很大,會也開不下去了。」

華書記臉上就有了怒氣,無法無天了,常委會上也能出現這樣的情況,這到真是少見,一個小小的副縣長也太牛了吧,華書記問道:「你們常委人不少啊,怎麼還能容的下他一個人胡鬧,其他人都是幹什麼的?」

哈縣長臉色灰暗的說:「他已經拉了一半的人頭了。」

這一下,華書記的驚訝就掩飾不住的表現了出來,這個季子強也太讓人恐怖了,一個排名靠後的副縣長常委,他自己也差一點就下去了,應該說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要收拾他,但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能在洋河的常委會拉到一半的人來支持他,這要是假以時日,只怕洋河縣就成了他的天下了。

他心頭怨氣也就升了起來,就說:「你也太沒出息了,虧你現在還統管洋河縣政府縣委全盤工作。」

哈縣長有點委屈的說:「現在洋河縣的局勢不很明朗,大家都在觀望徘徊,我也難有作為埃」

華書記心裡一愣,他明白了,這才是哈縣長今天來的目的,他並不是為了來告季子強的黑狀,他是想要個正式的名分。

華書記有點不大舒服了,這個哈學軍,也太過心急了一點,那位置遲早都是他的,急什麼?今天還巴巴的趕過來,小題大做。

但轉而,華書記又想,季子強這個人也確實是太過精明老道,自己幾次動手都沒有傷他分毫,按現在這個情況,哈縣長恐怕很難是他的對手,要不就提前把哈縣長這事情定下來。

華書記沉默了,他要想想這個問題。哈縣長說出了自己的意圖,見華書記並不答話,心裡也有點坎坷不安起來,生怕華書記一下子生氣,那自己這事情就懸了,他看了看華書記的臉色,就忙轉換個話題說:「書記,我還差點忘了,我一個在外地的老朋友前幾天回到洋河縣,我請他吃了頓飯,他送我了個畫,我也看不懂,拿來你給看下。」說著話,就把那張白庚延的畫取了出來。

華書記一面思考著哈縣長的事情,一面隨口說:「你是來笑話我的吧,就我這兩刷子,寫幾個字還罷了,你要叫我看畫,那不是為難我嗎?」

哈縣長訕訕的笑著就要把畫打開。

華書記就放眼過去一看,哎呦,這是真品,他其實對書畫的造詣還是很深的,不用細看,憑畫質和畫意,就感覺的出來這畫真假來。

華書記就搖手說:「你不要打開,我是真的看不懂,這樣,你先收起來,過幾天我要到你們縣上去,去的時候我帶上文化局胡局長,他是行家,到時候好好給你看下。」

哈縣長愣在那,閃了幾下眼睛,很快又說:「那就先放你這吧,我拿回去也看不懂,我感覺這就是副假的。」

華書記笑笑說:「真的假的現在也說不清,我也看不出來。」

哈縣長就隨手把這畫,一卷,扔在了沙發的旁邊說:「現在什麼都是假的,我聽人家說,好多電影明星都是做美容做出來的,這個世界亂套了。」

華書記聽了哈哈大笑說:「沒想到你對明星還如此的關注啊,你愛好廣泛的很。」

哈縣長很不好意思的說:「我也是聽人說的。」

華書記就笑笑又轉入了正題說:「洋河的大局還是要以穩定為主,你那個幹部調整緩一下在搞,不要鬧的人心慌慌的,等你坐穩了,有的事情也好辦了,至於你剛才說的問題,我會考慮一下,也要和其他同志溝通溝通,到時候看情況再說。」

說著話華書記就站了起來,哈縣長心裡暗暗的竊喜,也趕忙的起來,華書記親切的拍拍他的後背,把他送到了門口,那副他們兩人都認為的假畫,也靜靜的躺在沙發上,無人關注了。

周一上班后,華書記就親自打電話給葉眉,說自己想和她商議幾個問題,葉眉就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說馬上過來。

華書記在昨天哈縣長走了以後,也仔細的想了很長時間,對最近省上的大風向變換,他也是有所擔心的,雖然樂省長上來以後,未必就會拿柳林市開刀,但以後自己對葉眉再想如過去那樣對待,只怕就有點難度了。

柳林市將來的走向也會變得撲朔迷離,自己那大權獨攬,說一不二的時代也會一去不復返,葉眉的身價隨著樂省長的主政,會變得越來越高,自己也應該早作點打算。

後來華書記就決定了,在這段情勢不明之際,自己要搶時間,早布局,洋河縣的書記確定,宜早不宜遲,遲則恐有生變,那時候再想定,只怕難度就會加大了。

他決定就在最近,把哈縣長的事情定下來,現在先探一探葉眉的口氣。

葉眉在華書記秘書的陪同下走到了華書記的辦公室,華書記站起身來,離開了辦公桌招呼說:「我沒有打擾葉市長的工作吧。」

葉眉客氣的說:「那的話,你叫我談話這就是工作,書記還這麼客氣。」

說著話,也不等華書記在招呼,葉眉自己就坐了下來。

華書記也踱到了沙發的跟前,坐了下來說:「年關將近,工作很多,葉市長最今也很少回去吧,還是抽時間多回去看看,一個人在這裡也辛苦了。」

葉眉接過秘書剛泡的茶水,抱在兩支手中,說:「顧不過來啊,等這一陣忙過了再說,老夫老妻的,也都相互能理解。」

說是這樣再說,葉眉的心裡卻真的有點酸楚,前兩天老公還來了電話,說了很多氣話,兩人吵了幾句,還是因為她回去的少,家裡照顧不到,女兒前段時間生病,老公一個人照顧,也沒給自己說,估計也怕耽誤自己工作,但電話中吵架的時候,就把這事情也作為罪行,狠狠的數落她了一頓。

葉眉為這還哭了一場,現在自己給華書記說能相互的理解,唉,說起來就臉紅。

華書記就說:「能理解就最好,工作家庭都重要啊,對了,葉市長,我最近聽到很多關於洋河縣的問題,現在吳宏德一走,洋河就成了一盤散沙了,我們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把他們的班子搭起來,不然年底事情很多,洋河縣沒有個主心骨,對工作不利。」

葉眉沒想到今天華書記叫自己來是為這樣一件事情,她一時有點措手不及,最近葉眉的關注重點一直在省上,下面的事情她考慮的也確實不多,現在突然聽到華書記這個提議,她就不好馬上回答了。

想了想,葉眉說:「班子建設是應該的,只是我還一直沒考慮過洋河的問題,這樣吧,讓我在想想,過兩天在給你回話怎麼樣?」

華書記臉上明顯的就有點不快,這不是推口話嗎?你以為我真的要和你商量,你也有點高估自己了,我不過就是給你打個招呼,不管以後怎麼樣,現在你還沒到和我分庭抗拒的那一步,不管是我在柳林市的根基,還是柳林市常委的比列上,我依然還有絕對的優勢在。

華書記就淡淡的說:「我知道你忙啊,所以我想的多了一點,也基本有個思路了,你看看這樣如何,讓哈學軍擔一點擔子起來,把全縣的工作抓上,他過去縣長的職位就讓現在的常務副縣長冷旭輝接上,這樣我們也可以省點心。」

葉眉暗暗的哼了一聲,你真會想,這都是你華書記的人,兩個位置你都不放過,人家說吃肉的也要給人留點湯,你倒好,連鍋都端了。

葉眉就慢慢的把臉也嚴肅了起來,只是她也明白一個現實情況,像這樣的人事問題,只怕華書記早有計劃,自己就算不滿意,也很難扭轉他的想法,那自己該怎麼辦?

華書記見葉眉沉下了臉,半天不接自己的話,知道她是心裡不舒服,但這也是由不的她的性子,這兩個位置自己是勢在必得,他就自己又說了:「那麼葉市長是不是有其他人選可供參考啊?」

這也是將葉眉的軍,在洋河縣只怕葉眉沒有什麼合適的人,她就是一個季子強,但不管從排序還是資歷上講,都輪不到他季子強,更何況自己還想在下一階段拿下他。

葉眉也很明白華書記這不過是一問,自己本來在洋河也沒什麼得力的人,季子強不錯,但現在時機還不成熟,自己提出來也是枉然,她就說:「要不我們在市裡也看看,多考慮幾個候選人有個比較。」

華書記呵呵一笑,這個問題他早就有所準備的,他也考慮過葉眉會這樣說,他就講到:「洋河縣我們已經連續的下派了好幾個幹部了,這樣的比列不宜過大,那樣基層會有看法,也不利於當地的發展,這次就在本地選拔,你說呢?葉市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