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六十三章反戈一擊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穩的獲得了多數贊成票。 組織部長馬德森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宣傳部長孟思濤的心也就開始沉了下去,他們三人都知道,今天的勝負已分,剩下的縣委辦公室主任汪真和哈縣長本人都無疑是要支持這個提案的通過,那...

?季子強沒精打採的抽著煙,不斷飄出的煙霧幾乎把他都籠罩在裡面了,看不出他是喜是憂,但沉思是肯定的,他眼睛一直望著天花板上的吊頂,好長時間都沒有轉動一下眼球,像是老尼入定,又不像,反正是說不清他是哪一種感覺。

哈縣長也在沉思,他也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不要看剛才和季子強又是笑,又是發煙,那都是臨戰前的一種姿態,一種心理戰術,目的就是一個,向對方表明,自己是有恃無恐,是勝算在握的,也是胸有成竹的,你識相點,自己就知難而退,不識相的,那就放馬過來,一定殺你個片甲不留。

季子強對面坐的方菲,也在獃獃的發著愣,她知道,對自己的又一次難關來到了,自己都不好意思,今天她還專門到季子強的辦公室去了一趟,說自己那天也喝多了,沒收拾房間就離開了。

季子強也是很客氣的說,沒有什麼關係,但現在看到季子強那個抑鬱寡歡的樣子,方菲的心就感到很疼,她真怕季子強經受不了這樣的不斷打擊,要是真的季子強被打倒了,自己應該怎麼辦。

齊陽良副書記的講話和名單的宣讀終於結束了,他喘口氣,對哈縣長說:「我的發言就到這裡了,下面就請哈縣長談談吧。」

哈縣長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的調整好臉上的神情,讓自己更嚴峻一點,更莊重一點說:「大家剛才也都聽到了,對於這次調整,我看很有必要,也很及時,他恰好就和我們縣的發展相配套,一個好的經濟形式,也需要一支過的硬的幹部隊伍,大家就這一調整名單上的同志可以談談自己的看法。」

哈縣長用詞和巧妙,他沒有讓大家來討論這個提案,只是讓大家來討論提案中的名單,這就無形的肯定了這個提案的通過了,接下來大家只能對提案中的細節來發表看法。

這伎倆季子強是很快就覺察到了,他心裡一緊,不能讓對方在搶先發言了,那樣會形成一個今天會議的基調,給爭取否定這個議案增加更多的難度。

季子強不易覺察的看了一眼宣傳部長孟思濤。

孟部長知道該自己上陣了,他毫不畏懼的說了起來:「同志們,今天既然是大家討論,我就先談一點自己的看法,就我個人感覺,此次調整議案的時機和調整幅度過大,它的出台,一定會給正在蓬勃向上的洋河縣發展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所以我在此表明自己的態度,我是堅決反對這一提案,好了,我就說這麼多。」

會議室里一下就靜戚無聲了,每個人都感覺到了濃濃的火藥味道,季子強就心中讚歎,這孟部長到底是吳宏德手下的一員大將,今天這話說的到位,中氣十足,最為關鍵的是,他一點都沒有上哈縣長的當,他是連名單中的人一個都不評論,這樣即減少了和提名那些人員的矛盾,同時也一下就粉碎了哈縣長想要跳過提案商討的陰謀,可謂是給了哈縣長迎頭痛擊。

哈縣長的臉色就變了,他力圖讓自己神情柔和一點,但做不到,他的臉就青了起來,鼻孔中的喘息聲也重了很多,季子強冷冷的瞄了他一眼,知道今天是把哈縣長激怒了。

哈縣長的眼光也開始掃視起來,他很快就掃到了常務副縣長冷旭輝頭上,該他說話了。

於是,常務副縣長冷旭輝就發了言,表示了贊同這個議案的態度,在後來組織部長馬德森又說了話,他是堅決否定這一提案。

而縣委常委武裝部部長曾偉就接上了話,做為一個縣委常委武裝部部長,他在這裡面的排名還是靠前的,但只是一個虛名,實際在地方上的權利和利益和在座的各位相比,他是沒有多少實惠的。

他很不想發這個言,他雖然也不很懼怕哈縣長,因為他具有雙重的身份,但當哈縣長的眼光掃到他的臉上時,他還是說話了,他沒有勇氣和哈縣長保持距離,他已經上了哈縣長的戰車,想要退出這場遊戲,沒有人會同意,也沒有人會容忍。

他發言以後副書記齊陽良也說了話,無一列外的都是旗幟鮮明的站在了哈縣長的一邊,這就讓局面趨於明朗化了,雙方的人馬都已經展開,上訪的實力也基本清楚了,哈縣長已經穩穩的獲得了多數贊成票。

組織部長馬德森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宣傳部長孟思濤的心也就開始沉了下去,他們三人都知道,今天的勝負已分,剩下的縣委辦公室主任汪真和哈縣長本人都無疑是要支持這個提案的通過,那麼自己幾個人剛才慷慨激昂的發言又能有什麼效果呢,只不過給對方多留下一點點的笑資罷了。

坐在會議室的其他幾個常委,現在都不好說什麼,有的在等季子強的反擊,有的低頭做沉思狀,有的抬頭望著會議室上方上面的天花板,常委裡面,都是清一色的煙民,每個人手裡都夾著一支煙,弄得整個會議室里煙霧騰騰的,雲繞霧罩,很有點仙境的味道,每個人面前的煙灰缸里都扔滿了煙蒂。

唯獨組織部長馬德森面前的煙灰缸里都是半截半截的煙,有的還在冒著煙,一看那架勢,就知道馬德森今天的心裡很窩火,他點上煙,往往只吸一兩口,就使勁兒摁在煙灰缸里。

會場上很快就剩下四個人沒有發言了,哈縣長,季子強,方菲和縣委辦公室主任汪真和,但問題對於哈縣長來說已經不大了,剛才的局面是4比3,季子強已經是無人可用了,就算方菲不參合進來,只要縣委辦公室汪主任和自己的2票比他季子強的一票,那就夠了。

哈縣長的情緒有了轉變,宣傳部孟部長帶給他的那一點點不快,已經在己放人數佔優的形勢中,逐漸的銷蝕掉了,他臉上開始有了一點點的笑意,很淺的笑意,但也足以讓人覺查出來。

季子強看著哈縣長那微妙的變化,看著他嘴角流露出的一抹笑意,知道哈縣長要收網了,哈縣長已經準備好了來迎接勝利的到來,季子強就冷冷的笑了一下。

哈縣長不想再等了,他看了看縣委辦公室汪主任,示意讓他講話,從而來決定這場鬧劇的結束。

辦公室汪主任知道躲不過去,也只好說話了。

猶如一個炸雷,又猶如一道閃電,辦公室汪主任的表態帶來了空前的震撼,他在關鍵的時候投了反對的一票,他不動聲色的坐上了季子強的戰車,在上車前的這一瞬間,卻狠狠的給了哈縣長穿心一劍,這一劍讓哈縣長奔潰了,讓其他幾個站在哈縣長陣營的常委也惶恐了,就連組織部長馬德森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宣傳部長孟思濤,或者說就連方菲都呆如木雞了。

辦公室汪主任揚起那時常低著的頭顱,他是那樣振振有詞,是那樣洋洋洒洒,出盡了風頭,他說:「洋河縣已經迎來了這許多年少有的,來之不易的發展時刻,對於縣委在這樣一個時機來做大範圍的幹部調整,我很不理解,也很是擔憂,本人是堅決反對這樣一個提案,這是一個不負責任,欠缺考慮的提案,請大家都能夠謹慎對待。」

這就夠了,這就完全可以讓人膽寒,不在於他說什麼,只是他的那一個態度,就讓雙方明顯的態勢有了一個徹底的轉換,現在是4比4的勢均力敵,那麼季子強和哈縣長自然是各站一票,就是如此,也是5比5。

哈縣長和季子強心裡都清楚,這樣的大比列對抗,已經很難讓提議通過了,雖然還有一個方菲,但她那一票也影響不大,因為反對的人很多,多了一票的一方就算可以強行的通過提議,但在施行這個提議的時候,也會心驚膽戰的,只要這提議中調整的人以後出上一點點的事情,這次會議都將再一次的被翻出來,那時候一個破綻算是給對方明明白白的擺了出來。

從目前來看,勢均力敵意味著什麼,那就意味這這個提案的徹底流產,這怎麼能夠不讓哈縣長震驚和惱怒,他和所有的人一樣,都不可思議的看著辦公室汪主任,從來也沒有這樣認真,仔細的看著辦公室汪主任,他怎麼會這樣,他怎麼會出人意料的站在了季子強的陣營,他的反水是這樣的突然和凌厲,沒有一點拖泥帶水,不可思議,不可想象。

這個整天都低眉順眼,到處討好,見人就笑的傢伙,過去開會總是找個角落老老實實的聽人說,從來都不敢隨便的發表一點自己的看法,就是這樣一個人,今天卻突然的成為一個眾人關注和驚訝的焦點,這真是匪夷所思。

是的,誰也沒想到辦公室汪主任的這反戈一擊,真的是誰也沒想到嗎?似乎也不是那樣,季子強是應該想到了。

今天白天,在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和宣傳部長孟思濤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以後,季子強就給縣委辦公室汪主任打了一個電話,請他過來坐坐,有點小事情要和他商量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