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六十二章調職會的開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界就是多種花,少栽刺,因為官途風雲變換,誰也很難說就完全可以把握的住那微妙,玄幻的變化,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都知道這個道理,不得罪人的時候,儘可能的不要樹敵,也許今天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你的言...

?現在看到這兩位在自己面前畢恭畢敬的樣子,季子強又怎麼能不感到欣慰呢,這就是權利帶來的享受,他不同於喝酒吃肉,也不同於花前月下,它給你的感覺是在整個心中,在骨子裡的自信和滿足。

當然了,季子強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價值的重要性,所以他才敢於如此託大的把這兩個人叫過來談話。

談話就在他們相互的默契中徐徐展開,在很多時候,這談話到不如說是季子強在指示,他們在聽從,而且他們還必須認真的聽……

兩天過去了,季子強還是接到了召開常委會的通知,而且在會議討論的議題也同時給予了通知,是關於洋河縣的幹部調整。

接到通知的常委們心情各異,有的興奮,有的失望,站在季子強這一面的幾個常委都很關注,

組織部長馬德森就來了電話,對季子強說:「季縣長,那你看晚上的會議怎麼辦,要我看,我們幾個乾脆給他來個罷會請假,出他一個洋相,讓他一個人在那定。」

季子強感到好笑,就在電話里說:「你把常委會當成什麼了,那是一塊陣地,我們都是戰士,就算是犧牲也要在陣地上犧牲。」

不過他也是知道組織部長馬德森說的是個氣話,也沒有太當真,兩人又聊了一會。

時間不長,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和宣傳部長孟思濤也來了一趟,張永濤說:「季縣長,這件事情我感覺很不妥當,完全就不是為洋河縣著想的,你一定要制止這種行為。」

季子強還沒說話,那孟思濤到是先悶著頭說:「怎麼制止,常委會上就我們四個人,哪裡家七個人。」

張永濤轉過頭看看季子強說:「老大,那個方縣長難道也會幫他們。」問這話的時候,張永濤是有點憂慮神情了。

是啊,要是仲現在也站在了哈縣長的一方,那這件事情真的就無法逆轉了,4比7,傻子都算的出來誰大誰校

季子強抽口煙,低頭想了想說:「方菲縣長據我判斷,這次應該是棄權,她還不至於這麼快就站到那面去,她也是個懂道理的人。」

宣傳部長孟思濤冷笑一聲說:「縣長啊,你就是心好,她也算懂道理,那上次你那事情……還有上次的常務會,她怎麼就不幫你說。」

季子強的臉上就有了那麼一絲的不快,但他不想和孟部長計較,他知道大家都是心裡急,心裡悶,有時候人心裡一煩操,說話就沒輕沒重的。

孟部長好像也馬上發現到了自己剛才說話有點無理,忙對季子強苦笑一下說:「季縣長,我也是心裡不痛快,你……」

季子強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話,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

張永濤怕孟部長有點尷尬,就岔開話題說:「那季縣長你看今天我們怎麼辦?」

季子強凝思一下說:「我也不想搞什麼串聯,但我感覺,我們自己還是要表明自己的立場,就算最後起不到如何作用,但該說的話,還是要說出來,該表的態度,還是要擺在桌面上,你們怎麼看?」

孟部長和張永濤嘆口氣,但還是一起點頭,都說那是一定的,他們絕不向對方妥協。

幾個人就又扯了一些別的,這才分手。

晚上吃過晚飯,常委們就三三兩兩的到了縣委的小會議室,相互見面,大家的表情都有那麼一點不很自然,也許都知道,今天就是各自表明立場的時刻的,這對任何一個官場中人來說,都是一個很殘酷的問題。

做官最高的境界就是多種花,少栽刺,因為官途風雲變換,誰也很難說就完全可以把握的住那微妙,玄幻的變化,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都知道這個道理,不得罪人的時候,儘可能的不要樹敵,也許今天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你的言辭諷刺和行為打壓下,他毫五還手之力,但過3年,過5年,以後呢,誰知道你會不會落在人家的手上。

就算是你退休了,那你的子女呢?難道就沒有可能在人家手下混嗎?

所以作為一個宗旨和戒律,很少有人去有意的得罪一些不想乾的人,除非是真真的利益相關,但今天和大部分哈縣長手下的常委都沒有什麼真真的利益攸關的事情,提升的都是哈縣長自己的人,好處他們也沒得到多少,最後的人情人家也都是領了哈縣長一個人的。

在這個世界上,有三種人,一種就是利人利己,這算是好人,但現在很少。

還有第二種是損人利己,這是正常人,這種人很多。。

還有第三種就是損人不利己,這是笨人,這種人也不多。

現在在坐的也都基本是屬於第二種,損人利己這種人,但哈縣長把他們推到了風頭浪尖上,讓他們莫名其妙的得罪季子強以及其他的一個很大的群體,這對它們來說真是不值。

對於哈縣長在沒有給他們相應的利益下,他們還要為哈縣長去戰鬥,可想而知,他們的心情怎麼能好。

可是不好歸不好,今天他們是沒有辦法去躲避的,本來還有一兩個想要請假裝病的,但都提前被哈縣長警告過了,他們不得不來。

大家開著不葷不素的玩笑,說著不鹽不淡的虛話,每個人的心裡很清楚,現在的風平浪靜只是一個表象,一會定然有一場惡戰,想一想都讓人啜氣。

季子強也是掐著點來的,他一進門就看到了大家無精打採的樣子,他和過去一樣,拿出煙,每個常委發一根,但好幾個常委在接他煙的時候,臉上都是窘迫忸怩,有一兩個連他眼睛都不敢看。

季子強暗暗的嘆息了一聲,從心裡來說,他不怪他們,因為他也做過違心的投票,他也深刻的體會過無奈的無力,有時候,一個政客的思想和行為是無法統一的,他不得不做很多違背自己良心和原則的事情,對他們,季子強沒有任何的憎恨,反倒是多了很多的理解和同情,活在這個世上都不容易埃

季子強身邊的宣傳部孟部長,幫他點上了一根煙,季子強為了緩和一下會議室離得尷尬氣氛,就笑著對宣傳部孟部長說:「老孟啊,聽說過年你兒子回來了,給你帶了個很漂亮的兒媳婦,是不是啊,大家都說你是幾天不出門,在家給做好吃的。」

季子強這話一說,大家都笑了,孟部長也有點訕訕的笑著說:「季縣長,你可不要聽他們亂嚼舌根,那是孩子過去的同學,就是大城市的,沒見過山,想來看看。」

旁邊的紀檢委曲書記就接了一句:「哪是沒見過山呦,是沒見過公爹吧。」

一下子,會議室就都轟然笑了起來。

但馬德森和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就有點疑惑了,都這個時候了,季子強還能開玩笑,真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做成的,這種泰然不亂和淡定自如,的確是讓人佩服。

這時候,哈縣長也就出現在了門口,他邊走就便問:「,什麼事情這樣高興啊,看你們笑的。」

季子強也在笑,大家就一時沒有回答哈縣長的問題,也不好回答。

哈縣長就很親熱的對季子強說:「你們又拿誰說事呢。」

季子強也就呵呵一笑說:「正說孟部長兒媳婦呢。」

哈縣長也呵呵的笑了起來說:「人家老孟孩子才多大,還是學生,你們這些人。」

他說著話,就把身上的煙掏了出來,遞給了季子強一根,季子強是剛把煙扔掉的,但哈縣長給煙,也不好不接,就接過來,也幫哈縣長點上,自己也就點上了。

哈縣長坐定以後,看著縣委通信員給每個人都添上了茶水,才說:「今天請大家來,討論的議題大家也都知道了吧,那我們就開始,先請齊副書記把情況和預案說說,然後大家都可以發表下自己的看法。」

說完,哈縣長點頭示意一下副書記齊陽良,副書記齊陽良就清了一下嗓子,說了起來。

組織部長馬德森很有點不齒他們的做法,自己是組織部長,這次倒好,幹部調整和自己沒關係了,他就心裡冷笑著說:「你們就瞎搞吧,我倒,你們來找不找我,我不簽字畫押,你們能把這幹部都任命了。」

齊陽良就講起來了:「近年來,洋河縣在哈縣長和在座的各位領導下,洋河縣的各項工作都取得了長足發展。基本建設已經展開,軟體建設日臻完善,社會形象越來越好,形勢喜人,前景廣闊。這些成績的取得與大家的努力是分不開的。大家承擔的責任很重、壓力很大,日常工作都很辛苦。對此,領導們都非常理解,對我們的工作和隊伍建設也都很關心。這次幹部調整,就是從洋河縣工作需要出發,從鼓勵幹事創業出發……」

他在那裡講,下面坐的所有的人,包括哈縣長在內,誰也沒有去認真的聽,這都是老生常談,沒有什麼值得專註的地方,至於說到的調整名單,名義上是他提出的,但誰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啊,所以大家的焦點不在這裡,都在關注著下一步,關於提案的通過的程序,那時候才是真真的交鋒,才是真真的會議重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