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五十八章幹部調整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我還是希望這調整,等以後洋河縣各項工作走穩了再動。」 「呵呵,子強同志,你是多慮了,這次調整是我慎重考慮的,上面調整起來的幹部,也算是有能力有水平的同志,我相信是不會影響到洋河縣的各項工作。...

?而換上來的基本都是哈縣長自己的親信鐵杆,雖然是人數不多,但幾乎把政府和縣委的主要職能部門的一把手都囊括在內了,沒動的就是那些缺權少錢,三姑媽不愛,二舅子不甩的清水衙門。

哈縣長在季子強看調整名單的時候,一直在觀察季子強的表情,對他這樣鎮定和淡漠大為嘆服,除了自己,只怕洋河縣任何人看到這個名單都會有巨大的反應,不管是高興,還是氣憤,但季子強的臉上是看不出這些東西的,他像一灘百丈深水,從他臉上,什麼都看不出來。

季子強看完名單,緩緩的遞給了哈縣長,沒有說話,他需要調整和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準備好一會怎麼回答哈縣長的問題。

哈縣長等了一會,見季子強還是沒有說話的意思,就忍不住主動的徵詢季子強了,他問了句:「季縣長,你對這個調整名單怎麼看。」

哈縣長想,季子強應該從筆體上看的出來,這是出之自己的手稿,這也是自己為什麼要親自寫的原因,知道了是自己寫的,他就不應該會強烈反對,最多個別的小調一兩個人員。

季子強見哈縣長問他,想了一下,說:「哈縣長,不管從級別上,還是從常委排序上,這個問題恐怕都輪不到你徵求我的意見啊,呵呵。我說了能算?。」

哈縣長一點笑意都沒有,淡淡的說:「是的,按說是不需要提前和你通氣,不過我好像聽說有幾個常委和你最近很熱和,所以也想請你給做做工作。」

事實上,哈縣長不得不找來季子強,這兩天的消息面上,已經浮現出了一種氣味,那就是季子強儼然的成了吳派勢力餘黨的掌舵人了,這對哈縣長來說不算一個好消息,對季子強這個人,哈縣長有太深的體會,他不希望季子強帶上那些人和自己抗爭,古人云: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拿下了季子強,其他人就好辦的多。

季子強見哈縣長既然把話挑明了,也就不再偽裝:「哈縣長,對於幹部調整那是你的權利,我不能亂說什麼,但從目前洋河縣的工作和發展看,最近是緊要關頭,我還是希望這調整,等以後洋河縣各項工作走穩了再動。」

「呵呵,子強同志,你是多慮了,這次調整是我慎重考慮的,上面調整起來的幹部,也算是有能力有水平的同志,我相信是不會影響到洋河縣的各項工作。」哈縣長口氣強硬,沒有絲毫退讓和妥協的意思。

季子強也知道靠自己是說不動哈縣長的,這是一個蓄謀已久的計劃,也是一個哈縣長志在必得的計劃,現在和他多說無益,他就閉口不說什麼了。

哈縣長見他又不說話了,明白季子強心中的不滿,但他不滿意那是他自己的問題,就算他今天強烈反對,我也一定要把這名單拿到常委會通過,在常委會上也一定可以輕易通過,

哈縣長就冷冷說:「有不同意見也很正常,這樣吧,那我們就在常委會上讓大家議議吧。」

說完這話,哈縣長就收起了名單,心裡想,真是給臉不要臉,你能阻止的了我嗎?

從他淡漠的態度上看,這完全就是一種對季子強的藐視和無視。

季子強有點氣憤,他努力的剋制住自己的情緒,站起來說:「哈縣長要是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縣回去了。」

哈縣長沒說話,只是若有若無的點了點頭,也站起來,轉過身往辦公桌那面去了。

季子強恨恨的走出了哈縣長的辦公室。

下午的常務會也許是人最齊的一次,十一個常委,除了哈縣長之外,其他十個都坐在了會議室,由於哈縣長還沒有到場,所以會議室里也是煙霧繚繞,大家顯的很隨便,抽煙的,嬉笑的,打聽會議精神的,傳播最新洋河縣的花邊新聞的,整個就是一個鬧哄哄的樣子。

哈縣長現在每次開會都是最後來的一個,貌似這開會已經有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排名靠前的常委,總是要比排名靠後的常委要來的遲一點,不知道是為了顯示自己的身份,還是真的因為排名靠前工作太忙,誰也不會去追究,大家都很自覺的遵守著這個不成文的習慣。

季子強一坐下,旁邊的組織部馬部長就遞給他了一支煙,季子強剛要點起,抬頭就看到方菲走著眉頭,被煙熏的那痛苦的表情,季子強就搖搖手說:「今天嗓子不好,不敢抽煙。」

說完還起身把旁邊的窗戶打開了,一陣風吹來,會議室里就清爽了很多,方菲向季子強投來一種感激的目光,季子強閃閃眼皮,做出一個鬼臉,把方菲馬上就逗笑了,她笑起來更加的誘人,明艷不可方物。

這裡面在笑鬧著,哈縣長從自己的辦公室里踱步出來,要進會議室門口剎那,便突然改了剛才比較隨意的模樣,換了一副嚴肅的面孔,走到那期盼已久的位置上坐了。

縣政府的通訊員也進來給他到上了茶水,其他的常委也快速的扎斷嬉笑和吵鬧,坐正了身體,雖然大家都不是軍人,但這種整齊劃一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比訓練有素的軍人遜色多少,這就是自發和被動的區別。

會議室安靜了下來,哈縣長的眼光淡漠的的掃過了在坐的每一個人的臉,在每一個人臉上都有那麼幾秒的停留,讓你感覺他是特別的關注你,他有很多的期望在你身上寄託。

最後,哈縣長的目光就停留在了坐在自己對面的方菲身上,今天的方菲依然是嬌美和艷麗的,雖然她今天穿上了一件高檔的西服,讓自己的職業女性地位顯的比較明確,但那中規中矩的西服是掩飾不住她獨特的美麗和妖嬈,她容顏嬌艷成熟風韻十足,那阿娜多姿的身體曲線卻更是誘人,她在這一幫暮色層層,老氣橫秋的官僚中,就有些鶴立雞群的樣子。

哈縣長看著她微微的笑了笑,笑起來的哈縣長,會讓人有一種親切寬慰的感覺,方菲也對著哈縣長笑了一下,算是領會到對方的欣賞之意。

哈縣長很快的收回了眼光,解下腕上的手錶,把他放在桌子上,對大家說:「同志們,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哈縣長輕微的咳了一聲,會議開始,這樣的會議哈縣長向來都是得心應手,知道評價同志和下屬應該掌握的藝術,知道關鍵的是對症下藥,根據情況給予不同的論斷和評價。他威嚴地掃視了一下會場,以示安靜和威儀,接著喝了口水潤口,才開始了講話。

這是他每次講話的前奏,所有人都凝神屏氣,聽他說:「同志們,一年看看就過去了,今天的會議就是要大家對今年的工作做一個反思和總結,這對以後我們的工作很有幫助,現在就請冷縣長給大家談談政府今年的工作,以及明年政府的打算安排,今天就是泛泛的談下,為明年的縣工作會議做個預熱。」

這倒讓季子強有點意外了,難道今天不是為幹部調整開的會議,但看哈縣長那迫不及待的樣子,他能繼續拖下去嗎?

不錯,哈縣長是不想拖的,但那天在季子強走後,哈縣長也是思考了一陣,他想來想去還是擔心季子強會在自己端出幹部調整議案的時候,給自己來個下不來台,所以他決定在這個提議說出以前,縣給季子強一個打擊。

冷副縣長對政府這半年來的工作是了如指掌,就算不用稿子,他也可以款款而談,他就把過去這段時間政府的工作做了歸類和總結,最後從多個方面報告了新一年政府工作安排,說到了壯大主導產業,推進新型城鎮化,推進城鄉統籌,發展現代農業;繁榮商貿流通,承接產業轉移,著力增強發展活力,轉變發展方式,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實施民生工程,促進社會和諧;加強自身建設,著力提高政府管理水平……

總算是等到冷副縣長講完了這些,季子強是沒有怎麼聽清的,他還在思考哈縣長的意圖,接著哈縣長也要講一些話的,他以「解放思想,擴大開放,銳意創新,加快發展」為主題的講話,對這個政府工作報告做了進一步的闡述。

在大家都以為他要講完了的時候,哈縣長卻突然的話題一轉:「但如何才能更好的落實這些問題呢。那其中主要的一個問題就是人的問題,我們有的幹部,最近聽說很活躍嘛,但他在忙什麼呢,忙著每天喝酒,每天搞串聯,所以我現在是要奉勸一句,不要忘乎所以。」

他的表情淡淡的,給人的感覺很平常,但是,他在整個講話的時候,眼光都是鎖定季子強的,這就讓大家就聽出了他話里的味道,他是在含蓄地批評季子強,很有針對性。

剛才那些還在正襟危坐,東張西望,閑目養神的官員,都心裡一陣悸動,急忙收攝心神,仔細研判著哈縣長的話,預測著他下一步的行動,會不會是要對季子強再次的發出一次攻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