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七章投靠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302字

?季子強也嘻嘻的笑著,讓自己顯的醉意朦朧的說:「你們幾個怕了啊,呵呵,呵呵,我是不怕的,他們陷害老子幾次了,怎麼的,我還是我。」

這幾個就異口同聲的說:「佩服啊佩服,還是季縣長有膽氣,以後我們就跟季子強一起混,怎麼樣?」

季子強眯上醉眼,搖頭晃腦的說:「沒問題,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吃不了我們。」

幾個人都大喜過望,今天這頓飯沒白請,這頓酒沒白喝。

每個人都恭恭敬敬的又和季子強喝了幾杯。

季子強心裡也是高興的,情緒也是有些異常波動,因為他看到了曙光,似乎是哈縣長風光無限,一統江湖,但季子強心裡是清楚的,自己的步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哈縣長的死穴已經在自己的掌控下,那就讓他在逍遙,得意一段時間吧。

人一高興,酒喝的就乾脆了一點,起初季子強還適當的把持著分寸,但後來酒一上頭,就來者不拒了,他也不想做假,沒必要裝的時候,那就拿出男人本色來,季子強喝得有點酩酊醉意,但沒經受住幾個領導和那個小美女的敬酒,勸酒,纏酒,那些甜言蜜語和拍馬溜須讓季子強沒理由不喝,加上憐香惜玉,他又不忍不喝。

不知怎的,季子強喝喝的有了一種空虛的感覺,他想到了很多人,又忽然想到了方菲,感到她也很可憐,又想到了那個華悅蓮和葉眉,不知道她們此時此刻是不是也在想自己,在後來,季子強就想到了自己其實也很孤獨,就算有華悅蓮在愛著自己,但自己在事業上,在洋河縣,真正的朋友又有幾個啊。

他就不想在喝下去了,堅持要走了,幾個人勸不住他,今天也很盡興了,大家也就只好散攤,這時候已是夜色蒙蒙。

季子強沒有讓他們送自己回去,他想一個人走走,吹吹風,

慢步街頭,任夜風吹起衣襟,讓嘈雜充斥耳鼓,他厭煩而又陶醉在城市裡的夜色里。世界也許是色彩斑斕的,生活也許是燈紅酒綠的,不知什麼時侯飄起了小雨,細密的雨絲織成網把我的思緒打撈回來,我回到了現實。

洋河縣的細雨在夜風吹拂下,飄得零亂,那如浮萍般的三三兩兩的人群四散地雜亂著,對小雨無動於衷,該說的說,該笑的笑,該鬧的鬧,季子強站在一個路燈下,看著漫天的細雨,那絲絲雨花像投火的飛蛾,故意往路燈飄來,飄得燈光下細雨更加密集,彷彿爭先恐後地來討好他。

季子強就驀然覺得雨比人可愛。

人,是那樣的狡詐,他們來來往往,熙熙攘攘,沒人答理他,彷彿他不存在一般,儘管他暴露在路燈下,卻依然感到了孤獨,葉落歸根!他現在像是沒根兒了,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按說他已經功成名就了,應當開懷大笑,可他笑不出聲。

季子強邁著飄浮的腳步,彷彿走在時間的河流里,是呀,人都是滄海一粟,微不足道,一個人你再富有,官再大,最終一定還是會像落去的雨花一樣,銷聲匿跡,無影無蹤。

哈縣長對季子強也是密切的關注的,昨天下午那幾個吳派的強硬分子請季子強吃飯,哈縣長也很快就的到了信息,他不用想也是明白其中的含義,他不是一個妄自尊大的人,他在很多時候也是謹慎,小心的。

對季子強這個人,哈縣長的心態一直都很複雜,從季子強來到洋河縣的不長時間裡,哈縣長就判定出了季子強的異乎尋常的能力,這是一種同類的相似,就像狼與狼之間,他們是可以分辨出彼此的氣味和性格。

他有時候想要打壓季子強,除了自己要討好華書記,完成他的意圖之外,哈縣長總是感覺季子強有一天會超過他,特別是在季子強糾纏在那個案件上面的時候,他晝思夜想的就是儘快的除去這個傢伙。

但在另外的一些時候,他又很不情願和季子強為敵,這個人太危險,他的能力和機巧手段,都讓人膽寒,如果自己盲目的挑起了戰爭,最後在季子強放開手腳和自己對攻的時候,自己是不是能輕易的勝出,現在真不好說。

就拿這次對付吳書記來說吧,自己幾乎是一籌莫展了,但季子強卻舉重若輕的幫自己完成了這個重大的攻擊,不能不說,季子強手段高強,機智過人。

現在看起來那幾個殘存的吳派人物想要拉住季子強了,自己是不是也應該拉拉他呢,他不是想要自己幫他在華書記那裡求情嗎?自己能不能去幫他說說話?

很快的哈縣長就打消了這個有點幼稚的想法,華書記是一個很難更改主意的人,自己不能去觸那個霉頭,還是這樣先湊合這,走一步算一步,要是自己沒有猜錯的話,要不了多久,市委華書記還是會找機會把他拿下的。

那就讓他們跳騰幾天吧,自己要抓緊這難得的時機,把洋河縣的布局一一展開,你老吳不是上次會上定了要做一個幹部調整嗎,你說的多好,為我們縣上幹部素質的提高,哈哈,好,那我就來幫你完成你這未了了心愿。

哈縣長很快的召集了幾個得力的手下,開始制定起一份調整方案來,相信要不了幾天,整個洋河縣就會成為自己牢不可破的堡壘,每一個敢於挑戰自己的人,都將會被這個堡壘消滅。

季子強這連續的兩天都有酒喝,而且還是電話不斷的有人繼續的邀請,這到真是他沒預想到的,看來吳書記倒了,自己也成了一個香餑餑了。

所有反對哈縣長的勢力組織和孤鴻野鬼都渴望著緊緊的團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