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五十六章現今形式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長馬德森就哈哈的笑著說:「你也在政府待了很多年,你見過那個坐上手的買單呢,今天我們是誠心的請季縣長的,你就不要客氣了。」 季子強也就笑笑說:「那實在不好意思啊,讓你們破費。」 說實話,...

?於是,在吳書記驟不及防的情況下,他就轟然的一聲,倒了,紀檢委沒有輕易的放過他,除了免職以外,還對他的一些其他問題進行了雙規調查,而他那個寶貝兒子吳局長,自然就重新被關了進去,或者他現在應該很後悔了,好好的在鄉下當個無權無錢的副鄉長也惹不出這許多的事來,在鄉下,頂破天就是個夜敲寡婦門,挖人絕戶墳的道德問題,不至於搞的如此悲慘。

而在這場爭鬥中,最大的得利者當然就是哈縣長了,他搖身一變成了洋河縣的實質上的一哥了,在處理吳書記的時候,上面已經是明確發話,讓哈縣長在這個特殊的時刻,主持全縣的所有工作,在縣委書記沒有到任的情況下,黨政歸一,這就為他下一步的擔任縣委書記打下了良好的基矗

對於這樣一個結果,很多人是暗暗高興的,特別是過去哈縣長派系中人,他們也或多或少的感覺到了一些東西,知道目前洋河縣的風雲變換為他們創造了一個機遇,哈縣長是需要更多的人來更替吳書記派系的位置,以便他可以號令全縣,也為下一步的上級摸底打下基矗

幾個副縣長也是一樣,除了方菲和新來的那個副縣長姜瑜昆兩人是遊盪在哈縣長勢力邊沿以外,像常務副縣長冷旭輝,副縣長馮建,這過去都是哈縣長的鐵杆,他們也都鬆了一口氣。

這些所有的哈派人物們,不管是已經身居要職的,還是正在閑位的,他們也都一掃過去的萎靡不振,雖然在外表看不出什麼幸福的表情,但那壓抑中的興奮眼神,還是清晰的表明了他們的心態。

當然了,有人歡喜有人愁,也有一部分人是失望和沮喪的,吳書記派系的那些幹部們,他們由剛開始大好形勢中的快樂,轉化成此刻形勢明朗后的失望,看看就要調整了,這樣的等待,對他們來說已經很久了。

好幾個人都暗自前去觀察過,細細的品味過自己要是坐上那些重要崗位的感覺,現在一切都已經化為泡影,這樣的等待,何時是一個盡頭。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是接下來他們會更危險,就不說一朝君子一朝臣的那話,單單是他們過去揚威耀武,對哈派勢力不斷抵觸和打壓的那些事情,現在想想都后怕,哈縣長不是一個寬宏大量,心慈手軟的人,他不會放著那些大好的位置讓自己的對手們去坐的,要不了多久,哈縣長一定會大開殺戒,清除異己。

每一個人都開始了尋找自己的出路,過去和哈縣長結怨不深的,都開始抱著幻想,慢慢的向哈縣長靠近,其中小嘍不少,但真真具有決定意義的是副書記齊陽良,縣委辦公室主任汪真,紀檢委曲書記,武裝部部長曾偉。

這四個人的投靠哈縣長,讓哈縣長大喜過望,他們四人都是縣委常委,這就一下子填補了哈縣長在常委會上的缺失,他在加上冷縣長在常委會上的一票,就可以穩穩的站了一大半,達到了六人之多,至於方菲嗎,一個女流之輩,哈縣長感覺也是問題不大的,只要自己暗示一下,她一定會以自己的馬首是瞻,就算她不投靠自己,那也問題不大,十一名常委中,自己已經有了六票,何事不成。

但還有一些在過去的幾年裡和哈縣長勢如水火的人,只有硬著頭皮等待了,他們也清楚,現在去投靠那是找死,但不投靠也是個死,在商議過後,他很就要重新的組織起一個同盟隊伍來,把這些殘兵敗將,走投無路的都收集起來,把那些搖擺不定,敵我不明的也拉過來。

在這樣一個大的背景下,季子強也是有一個小小的山頭的,首先是組織部長馬德森,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宣傳部長孟思濤三人分別給季子強打來了電話,很客氣的說了一些客套話,顯然,他們也感覺到了季子強一直都是哈縣長和華書記打壓的對象,那麼,根據官場定律,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同志,所以他們就主動的找上季子強了,對季子強幾次的死裡逃生,他們也大為驚佩,在加上季子強具有獨特的後台背景,讓他們下定了決心,拉上季子強,靠上季子強,一起抵擋哈縣長的攻擊,有個堡壘總要好點。

快下班的時候,組織部長馬德森,政法委書記張永濤,宣傳部長孟思濤,就約了季子強一起吃飯,季子強是不能拒絕的,他比這幾個人更看的懂洋河縣的態勢,他需要和這些吳書記的老班底增加感情,以後自己會成為他們的靠山,但他們也會成為自己的支柱。

晚上季子強就按時的到了酒店,馬部長,張書記和宣傳部長孟部長,還有一個宣傳部上次見過的女孩小張也在,幾個人就一起的站起來迎接住了季子強,季子強也挨個的握了握他們那肉嘟嘟的小手,搖了幾下,回道:「久等久等1寒暄罷,大家才一起坐下。

上首位季子強本來是死活不坐的,按常委的排名,也的確是輪不到他來坐這個位置,但這幾個人如今也是落架的鳳凰不如雞了,哪裡還敢和季子強講輩分,要說到現在手上的實權,季子強一點都不比他們少多少,至少季子強還有幾個可以獨立運作的分管局在手上,他們就慘了,他們那手上的權,其實都是虛設的。

在他們的心裡,更有一層的意思在,那就是想借一借季子強的睿智和運氣,幫他們也像季子強過去躲避危險一樣,讓他們也可以避過那滅頂之災。

相互的推讓了一翻,最後還是季子強坐了上去,季子強看看桌子上,也有點吃驚,好豐盛的一桌菜,看見桌子上擺滿了各色名貴菜肴。

季子強就客氣著:「我今天既然是坐了上首,那今天就是我來買單。」

組織部長馬德森就哈哈的笑著說:「你也在政府待了很多年,你見過那個坐上手的買單呢,今天我們是誠心的請季縣長的,你就不要客氣了。」

季子強也就笑笑說:「那實在不好意思啊,讓你們破費。」

說實話,季子強今天本來就沒帶錢,真要他請,只怕他只有打白條了。

開始到酒了,服務員拿著酒瓶就走到了季子強的旁面,準備給他斟上,季子強不想喝白酒,讓服務員給自己倒啤酒。

這話就讓坐他旁邊的政法委書記張永濤聽到了,連忙制止住服務員說:「季縣長,你今天可不能作假,這樣吧,喝不喝先倒上。」

說罷,他笑了,季子強也跟著他笑了,那個宣傳部的女孩小張也笑了,這是有一個完整的句子,大家笑的是後半句他沒說出來的那半句「吸不吸先點上,干不幹先套上」。

笑了一會,大家也就不再客氣,喝了起來,幾杯酒下了肚子,小張就自然要過來給季子強敬酒了,人家是女士,有敬酒的優先權,她端起酒杯過來站在季子強旁邊說:「季縣長,以後工作中還望多指教,多關照,今天先敬你一杯。」

季子強也算是性情中人,爽快地端起滿滿一杯,也不推辭,也不多說什麼,就一飲而盡,小張看季子強喝的爽快,也趕忙喝了這杯,但她並不離開,又給季子強和自己倒上一杯說「好事成雙,還請縣長在賞一個臉。」

這時侯,季子強有點走了神,是小張那勾魂的眼神讓他走神的,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臉緋紅,季子強也怕她酒多傷身,就說:「你喝酸奶,以奶代酒,我和酒陪你。」

小張知道是領導關心自己,心裡就多了很多感動出來,在酒桌上,大部分人都是想要對方喝倒的。

但是季子強的話音一落,政法委書記張永濤說:「不能作弊,要喝白酒,縣長不能在酒桌上憐香惜玉1

宣傳部的孟部長卻很嚴肅的,一臉正經的說:「小張喝奶也成,跟季縣長碰碰奶1

在一片歡笑聲中,小張羞澀不已,沒辦法,季子強還是和小張又喝了一杯。

他們後來喝到差不多的時候,這幾個人就漸漸的說出了他們的意思來,組織部馬部長似醉非醉的說:「季縣長,現在哈學軍上來了,只怕以後我們的日子都不好過了啊,不知道季縣長有什麼打算沒有?」

政法委張書記也接上說:「唉,我們是沒希望了,不過季縣長人家有背景,大不了換個地方。」

季子強聽出了他們的試探,就算他們不試探,季子強今天也是要表個態的,他需要有人跟隨,他也不希望看到洋河縣因為派系傾軋,搞的雞飛狗跳,影響縣上的建設,危害幾十萬群眾的利益,那麼就要保持一個基本的穩定,怎麼穩定,至少在短期內要有人來和哈縣長抗衡,要有人來制約他,這個人應該就是自己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